華發網繁體版

前沿

最新發佈

《紅樓夢》之戲曲元素考

《紅樓夢》自面世以來,將所有傳統寫法一一打破。它展現給讀者一個豐富的文體世界,真可謂“文備衆體”。小說中關于戲曲的描述,如同詩、詞、謎、令一樣,對于人物性格的刻畫、命運的暗示、情節的發展、主題意旨的揭示,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和意義。作者以其神來之筆寫作萬豔同悲的紅樓一夢,故事曲折多變,場景豐富多彩,人物刻畫栩栩如生,通部小說充滿了戲劇化的特征。

淺論《文心雕龍•明詩》篇

《明詩》是劉勰《文心雕龍》“論文敘筆”的第一篇。本文認爲,彥和對詩歌的特質及其功能的認識,沒有突破先秦兩漢“言志——政教”的詩論範式。然而,當他把目光轉向詩歌創作領域,探求詩歌創作奧秘時,在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儒家正統觀念的束縛,有了自己獨特的發明——提出了以“感物吟志”爲核心的詩歌創作理論。

反認他鄉是故鄉——試論莊子的死亡觀

“生的希冀與死的不可逆”的二律背反一直是人類生活的主題,人類從降生之初就苦苦地掙紮在終將走向死亡的陰影裏,如果說生存就是爲了死亡,死亡是生命的終結形式,那麽作爲靈性個體的生命意志意義何在,可以說,人類的所有文化都是指向生命意志自身的,這無疑也是所有宗教與哲學、科學與藝術所追求的終極關懷,而如何看待死亡,便成了一個不可回避的诘問。本文試圖全面解讀莊子的死亡觀 ,以期對當今人們正確對待生死問題産生裨益。

“三生石上舊精魂” ——論《紅樓夢》情與空的二元觀念

三生石畔的甘露之恩是《紅樓夢》中一幹“風流冤家”紅塵曆劫的緣起,男主人公賈寶玉經過“情”的體悟,目睹了諸芳流散的悲傷,美的被損害,愛情的毀滅,最終選擇了“空”,然而由于他對“堪歎古今情不盡”的執著,始終也沒有接受佛教的寡欲思想。本文旨在從情僧形像的塑造探析《紅樓夢》情與空的二元觀念。

下一页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