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何為證據》第二章、“政治運動”教授 — 鄭宇碩(華發網獨家連載之九)

 

《何為證據》第二章、“政治運動”教授 — 鄭宇碩(華發網獨家連載之九)

《何為證據:揭露香港亂像的幕後黑手》

第二章、“政治運動”教授 — 鄭宇碩

第二節:苛刻的“老闆”

 

鄭宇碩借助其學術聲望,經常邀請一些國內外的學者組織研討會,作為其研究助手,我負責接待相關學者、組織交流會成為了必修技能。

據他的一個前助手講起:

有次,鄭宇碩邀請自己母校 — —南澳大利亞弗林德斯大學的教授來作學術報告,一番辛苦後,鄭宇碩安排教授吃飯。

席間,鄭宇碩問教授想喝點什麼,教授直言道白葡萄酒。

鄭宇碩問了服務員價格後,眉頭緊皺。隨後,他故作玩笑的說,“ 白葡萄酒價格太貴了,還是喝點茶水吧 ”,其後,整個席間吃的十分尷尬與掃興。

還有一次邀請前蘇聯的學者,助手的描述給我的印象太過深刻,以至所有細節都歷歷在目,據他的助手回憶道:有天,在辦公室忙碌了一整天的他剛準備下班,鄭宇碩把他叫住,掏出一張百元紙幣和另外幾張零鈔,要他去機場接一個前蘇聯教授。助手心想,一百多塊錢也不夠來回打車呀,時間還那麼緊。雖然心裡不情願,但他還是按鄭先生的要求把客人接了回來。

但過後幾,助手發現鄭先生每次見到他都好像很不開心,看助手的眼神與對助手說話的語氣都飽含怒氣且欲言又止。

實在捉摸不透這幾天與鄭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助手仔細回想,確實沒有,聽過前幾任鄭先生的助理講述學院的小道消息,知道鄭脾氣暴躁、固執,可助手確信自己並沒有惹到他,所以,看著他的小情緒,雖然困惑也沒放在心上。

直到有天中午,助手和鄭一起去食堂就餐,在等電梯時,鄭好像有什麼要說,卻幾次的猶豫欲言又止。助手裝作沒有注意到的樣子,內心卻十分好奇鄭想說些什麼?會讓這個性格古怪、目空一切的人這樣扭扭捏捏。

最終,鄭還是沒忍住,在電梯將要到達時,助手聽到鄭小聲說:“ 上次安排你去接機的一百元應該沒有花完吧?剩下的錢呢?”

聲音雖小,助手卻字字聽得真切,一是本就做好了要傾聽,二是震驚一直讓鄭不舒服的竟是這樣一件事情!

進入電梯,助手說不出是什麼感覺,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不自覺的望向了鄭,看到他幾日來緊蹙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好像心頭一塊巨石落了地一般。

助手只能冒出了一個感覺:“ 我的 b o s s,竟然這麼摳!”

除此外,還有鄭對助手鄭文龍的苛刻事件。鄭宇碩在香港城市大學的資助下( 每年撥款5 0 萬元港幣 )成立了當代中國研究中心,日常工作包括舉辦學術會議和編制 2 本學術期刊等,兩本期刊分別是《 香港社會科學學報 》和《 J o u r n a l o f C o m p a r a t i v e A s i a n D e v e l o p m e n t 》簡稱(J C A D),鄭負責期刊的編輯與管理工作。1 9 9 5 年發生鄭宇碩抄襲事件後,當代中國研究中心更名為當代中國研究計劃。

前幾年揭露鄭宇碩抄襲事件的鄭文龍曾是他的助手,為什麼鄭文龍會揭發鄭宇碩,原因可能是多樣的,不過鄭對鄭文龍十分苛刻肯定是重要原因。

鄭宇碩當時安排羅金義負責《香港社會科學學報 》的編輯工作,羅金義承擔了全部的編輯工作,是鄭宇碩的“ 馬仔 ”。

羅金義因此向鄭宇碩推薦自己的同學鄭文龍來做鄭宇碩的助手,鄭文龍承擔了鄭宇碩大部分的日常瑣事工作,羅金義體諒老同學工作的繁重,多給鄭文龍發了些工資。

鄭宇碩知道後,大發雷霆,十分震怒,堅決辭退了鄭文龍。

而羅金義在《香港社會科學學報》的辛苦工作,也同樣沒有換來應有的尊重與回報。羅金義在學報的編後語中暗指了這一點。1 9 9 7 年羅金義更在《明報》上直接發文影射鄭宇碩的為人與惡行。

鄭宇碩得知後,也是惱羞成怒,罵羅金義為“ 反骨仔 ”。

【作者:張達明   圖文整理:華發網&伊阿索】


《何為證據》第一章(1)「佔中運動」讀後感

《何為證據》第一章(2)“雨傘運動”讀後感:香港“雨傘”,美國“製造”

《何為證據》第一章讀後感:佔中與雨傘運動

《何為證據》第一章讀後感:“港獨”學生是這樣煉成的!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何為證據》第二章、“政治運動”教授 — 鄭宇碩(華發網獨家連載之九)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