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何為證據》第一章、佔中與雨傘運動(華發網獨家連載之六)

《何為證據》第一章、佔中與雨傘運動(華發網獨家連載之六)

《何為證據:揭露香港亂像的幕後黑手》

第一章:佔中與雨傘運動

第四節:雨傘運動

 

雨傘運動開始於 2 0 1 4 年 9 月 2 8 日下午 5 點 5 8 分,金鐘夏愨道員警開始向抗議人群發射催淚彈,一共 8 7 發。

那晚我與老同學一起,眼看催淚瓦斯從前面兩三百米飄來,為了找安全位置躲避,惟有退回夏愨道; 但眼睛也難倖免,沾上催淚瓦斯,不停流淚。

一些像是志願者的年輕人各自拿著紙箱,盛載手指頭大小的瓶裝鹽水發給人群作清洗用途。另有人則發放瓶裝水和手術口罩。晚上 1 1 點 3 0 左右,我們沿著夏愨道離開,在與美利道相交的路口看到兩輛貨車正在卸下紙箱,這些紙箱與志願者手拿的一模一樣。

2 0 1 4 年 9 月 2 9 日,特首宣佈暫停政改的第二輪諮詢。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表示此時不適宜開展諮詢工作。佔中人群譴責這是拖延政策,最終是要建立對候選人進行審查的普選機制。

2 0 1 4 年 1 0 月 1 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將佔中界定為非法運動,暗示香港政府不可向泛民主派妥協。社論標題為“ 珍惜良好發展局面,維護香港繁榮穩定 ”。內容是反對佔中運動。它將佔中定性為“ 嚴重影響社會穩定、對香港社會經濟生活起負面作用的非法集會 ”。社論顯示,中央政府將動員各行各業支持特區政府依法處理,支持香港員警堅決恢復秩序。

同一天,學民思潮衝擊了金紫荊廣場的升旗儀式。“ 這天是國慶日,佔中組織者黃之鋒和大約 2 0 名抗議者在儀式期間進行靜默抗議。他們在升旗時背對國旗,雙手作出十字手勢。”在升旗儀式的場地外,更有數百名穿黑衣、佩黃絲帶的抗議者穿越人行道,湧入廣場外的街道,手上還拿著標語不停呼喊“ 普選 ”,有時還要求香港獨立。

2 0 1 4 年 1 0 月 2 日,學聯致信特區政府,要求就政改發展進行協商。信中,學生表示“ 梁振英已經沒有公正心和執政的認受性。香港人在過去三十年反復感受到的失望和欺騙必然會讓他們走上街頭抗議。”同一天,特首和政務司長會見媒體,宣佈將在合適的條件下會見學聯代表。

2 0 1 4 年 1 0 月 2 日,中國領導首次就佔中運動發表講話。外交部長王毅強調這是中國的內政問題,暗示在這問題上不會容許任何外部勢力的干涉。《 南華早報 》稱,政府辦公室大廈安排了許多員警。大陸相關部門暫停赴港旅行團的預訂。2 0 1 4年1 0 月 1 日,世界各地,包括台灣、倫敦和澳門等,舉行支持活動集會。人權組織稱大陸一些同情佔中的活躍分子已被扣留。

2 0 1 4 年 1 0 月 5 日,香港數間大學的校長、社會和政界人士敦促抗議者離開現場。包括行政會議召集人、資深的前政府高層、一位前任大法官、一些大學高層管理人士和商會領導都公開要求抗議者撤出現場,尤其是要撤出金鐘政府辦公大樓附近。建制派人士明確告知佔中者,如不放棄運動,損失將會波及整個社會。

2 0 1 4 年 1 0 月 2 0 日,政府採取法律措施,香港最高法院頒佈臨時禁制令,要求非法集會參與者離開旺角和金鐘的中信大樓入口路段。

第二天,學聯和政府政改三人組就政改發展開展對話。會談通過電視向公眾播放,雙方都試圖說服對方。學聯代表強調特區政府未能遵循國際民主標準,沒有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正確傳達香港民眾的期望。他們堅持要求獲取最終民主計劃的時間表和路線圖。學聯沒有提出任何建議,只要求修改基本法並實行公民提名。政務司長林鄭月娥領導的政府代表作出四項回應,還承諾向國務院港澳辦遞交臨時報告。會議最終沒有創造任何妥協空間。

2 0 1 4 年 1 0 月 2 4 日,學聯、學民思潮和佔中運動的動力似已衰竭。他們已經不能很好協調運動步伐。佔中者計劃“ 在被佔領的區域向佔中參與者進行投票,提出建議加入特區政府向國務院港澳辦遞交的報告 ”。投票計劃建議人大常委會廢除 8 . 3 1 決議,建立多黨派參與的平台去處理政改爭議,建議取消 2 0 1 6 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和在特首選舉加入公民提名。

2 0 1 4 年 1 0 月 2 5 日至 1 1 月 2 日“ 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 ”發起第二次簽名運動。目的為向公眾表明及希望公眾支持員警開放佔領的道路,恢復香港的法律和治安。大聯盟宣稱此次簽名運動破了紀錄,收到 1 8 3 萬個簽名。

在1 0 月 2 7、2 8 日這兩天,香港法律界指控佔中運動侵蝕法治精神。律師會和大律師公會相繼表示,關心經過佔領後一個月高等法院頒下的禁制令仍然被公開蔑視。兩個組織分別發出聲明 : 公開支持和準許大規模不遵守法院命令,毫無疑問地侵蝕法治精神。公民抗命被公開批評、指控,顯示佔中運動逐漸褪色。

1 0 月 2 8 日,學聯再次去信政務司司長,要求跟進之前的訴求。此外,學聯更要求特區政府安排約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及官員。特區政府拒絕了要求。當天,戴耀廷和陳建健民宣稱他們會返回大學上課教書,但否認退出佔中。

“ 真普聯 ”在毫無先兆下靜悄悄地退出了六方平台。 1 1 月 2 日,學聯、學民思潮、佔中運動、泛民政黨和公眾代表組成了一個五方平台,商討用五區變相公投,即立法會五大選區各一名泛民議員請辭後再作補選,而將補選掛勾一個單一議題,給選民用選票揀選。按戴耀廷的說法,“ 變相公投是希望有程序讓市民議決是否接受人大決定 ”。學聯和學民思潮強烈推動公投,但泛民聯盟內部有所保留,害怕議員辭職重選會有一定風險,一旦輸了泛民便失去在議會上關鍵的少數否決權。他們也懼怕變相公投就算是些微勝出,亦會反映佔中不獲大多數香港人的支持。

1 1 月 3 日,立法會泛民議員誓言杯葛 2 0 1 4 施政教告。他們不單不出席諮詢大會,更要求特首梁振英辭職下台。這些要求領導人辭職的手段在各種顏色革命中司空見慣。

2014 年 11 月 7 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致信前特首董建華,請求他採取措施打破膠著局面。他們發表公開信 , 請求董建華安排與中央官員會面。董拒絕並回復稱,只要學聯反對 8.31 決議,他不會有任何辦法打破僵局。2014 年 11 月 10 日,學聯致信請求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及中央官員進行會面。這是一個月內學聯第三封要求與中央官員見面的信函。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拒絕了學聯的請求,重申在8.31 決議上支持北京的觀點。2014 年 11 月 9 日

習近平與梁振英會面時表示,對香港目前的局勢有了充分瞭解。習近平囑咐梁振英治理香港要遵循法律和基本法。第二天,最高法院決定將臨時禁止進入的範圍,擴大到旺角被非法佔領的區域及金鐘中信大廈的入口。法院命令員警逮捕或驅逐那些妨礙執達吏法院執行命令的示威者。這是法院發出的最嚴厲信號,與前一天習近平對梁振英的要求相一致。

2 0 1 4 年 1 1 月 1 1 日,行政長官暗示特區政府與學聯會面已經沒有實現的可能。學聯也認為他們不會通過特區政府來滿足要求。他們希望和中央政府直接對話。隨後,1 1 月 1 5 日他們致信總理李克強,請求與中央官員見面。當晚,學聯代表被禁止登上飛往北京的飛機。

《何為證據》第一章、佔中與雨傘運動(華發網獨家連載之六)

(網絡圖片)

由於激進青年的參與,雨傘運動變得更加複雜。2 0 1 4 年 1 1 月 1 9 日,一批蒙面暴徒聲稱需要阻止俗稱“ 網路 2 3 條 ”的《版權 ( 修訂 ) 條例草案》,用佔中以來最暴力的行為擾亂公眾秩序,衝擊政府設施。他們打破了一扇玻璃大門,並和員警扭打在一起。很快,佔中組織者表示與這些暴力的抗議者沒有任何關係,隨後要求佔中參與者遵守非暴力抵抗原則。社交媒體內容顯示,激進派“ 熱血公民 ” 和“ 鍵盤戰士 ”為事件主謀。

2 0 1 4 年 1 1 月 2 4 日,立法會議員們開始著手解決佔中僵局。所有泛民立法會議員致信政務司長和財政司長,希望恢復五步過程並廢除 8 . 3 1 決議。

第二天,政府採取行動清理旺角的佔領運動。在獲得法院強制令後開始清理行動。員警協助執達吏移開路障。只待學生領袖離開,公眾、遊行者數量減少,政府就開始清場。

2 0 1 4 年 1 1 月 3 0 日,學聯和學民思潮發動圍堵政府總部( C G O),堵塞通向 C G O 的通路。1 2 月1日淩晨,在龍和道,抗議者和警方之間爆發了衝突; C G O 當日臨時關閉。學聯和學民思潮隨後承認行動失敗。

同一天,黃之鋒和他的同袍計劃絕食抗議,要求重啟政改。特首辦隨後回應稱,“ 對於憲法完善的任何討論都應該基於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相關闡釋和決議。”學民思潮則要求政府接受對重創的政改發展程序進行協商,因為程序不按實際和客觀的要求,並且違反了法律程序。黃的絕食吸引了國際媒體的注意。“ 在週一,黃在美國時代週刊讀者評選‘ 年度人物 ’投票中排名第三,僅次於美國弗格森示威者和印度總理納倫德拉? 莫迪。”2 0 1 4 年 1 2 月 6日,在公佈年度人物的前一天,黃之鋒結束了他的絕食抗議,‘ 年度人物 ’得票顯示他獲選的可能性極小,再絕食下去也不會有更多國際媒體關注。

2 0 1 4 年 1 2 月 3 日,佔中三子和超過 6 0 名抗議者向警方自首 ( 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除外 ),學聯和學民思潮回覆,他們尊重佔中發起者的決議,但明確表示他們不會加入自首行列。

2014 年 12 月 11 日,香港政府清理了金鐘被佔領的區域,雨傘運動結束。學聯以不妥協語氣表示,會繼續抗議,包括在第二輪公眾諮詢中給官員施壓,或立法會進行提案投票時組織大規模抗議示威。

2 0 1 4 年 1 2 月 1 5 日,銅鑼灣完成了清場。

2 0 1 5 年 4 月 2 2 日,政府公佈改革辦法的諮詢報告和提案。政務司長林鄭月娥稱“ 這是一份交給立法會的最終的、公平的憲制改革提案 ”。

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擁有超過三分之一的關鍵少數票,可以行使否決權。然而,讓世界震驚的是, 2 0 1 5 年 6 月 1 7 且在立法會投票時,建制派議員收到錯誤訊息,絕大多數離開了議事廳。7 0 位立法會議員中只有 3 7 人參加投票,結果 2 8 票反對,僅 8 票贊成,還有 1 票棄權。

【作者:張達明   圖文整理:華發網&伊阿索】


《何為證據》第一章(1)「佔中運動」讀後感

《何為證據》第一章(2)“雨傘運動”讀後感:香港“雨傘”,美國“製造”

《何為證據》第一章讀後感:佔中與雨傘運動

《何為證據》第一章讀後感:“港獨”學生是這樣煉成的!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何為證據》第一章、佔中與雨傘運動(華發網獨家連載之六)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