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何為證據:揭露香港亂像的幕後黑手》第一章、佔中與雨傘運動(華發網獨家連載之二)

《何為證據:揭露香港亂像的幕後黑手》第一章、佔中與雨傘運動(華發網獨家連載之二)

《何為證據:揭露香港亂像的幕後黑手》

第一章、佔中與雨傘運動

第一節:佔中現場


《何為證據:揭露香港亂像的幕後黑手》第一章、佔中與雨傘運動(華發網獨家連載之二)

佔中活動現場(網絡圖片)

2 0 1 4 年 9 月 2 8 日,警員向佔中示威者射出第一顆催淚彈後,我中學 w h a t s a p p 群組晚上七時半彈出訊息,兩個舊同學相約九點到中環看看。畢業後,三十多年一起聚首的次數,十隻手指也能數出來,香港地小工作忙,各人生活圈子不同。三人中阿樂在歐洲跨國企業當亞洲區總經理,阿龍是世界著名工程公司亞太區副總,生活頻撲,一個月出差半個月。但 6 0 後對香港有獨特感情,近四十年香港沒有大規模暴亂,警方也極少施放催淚彈,我們關注香港會變成怎樣,當晚憂心忡忡。

地鐵車廂,一群一群年輕人與我們一樣趕往中環; 我看到有四、五批人拿了好幾箱瓶裝水,沿途不停打電話,好像向朋友告訴位置,再問水應送往那裡。我不以為意,事後才知道他們是把物資送往佔中現場。

當晚金鐘地鐵站全面封閉,最靠近現場的便是中環站。我們從雪廠街慢慢走向幹諾道中,再到文華東方酒店。2 0 0 3 年 4 月 1 日天皇巨星張國榮便從這裡的 2 4 樓躍下,當年也是香港的黃金歲月。

跟老同學見面時,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緊張與無助。面前三、四十輛警車泊在駐港解放軍總部,車頂警告燈不停閃動,紅色藍色交替發亮,仿似荷裡活的災難電影,異形或外星人就在前面; 不同的是,我們前面沒有外星人,只有一排一排穿上防暴裝備的員警,頭戴安全帽,手拿 1 . 5 米高的透明防暴盾牌。

突然漂來刺鼻味道,不消半分鐘,眼淚從眼眶湧出,面頰也紅了起來。這是我第一次聞到催淚煙; 阿樂一早配有潛水鏡和口罩,我和阿龍只有“ 硬食 ”( 硬著頭皮接受 ) 。意料不到,幹諾道中竟有人免費派瓶裝水、尾指般大小清洗眼睛用的生理鹽水、手術口罩; 有些還放在路旁任人拿取。沿途,有人不時提供前面的情況,員警怎樣佈防、用什麼裝備等等。當時迷迷糊糊,只懂得隨著群眾一起躁動,事後回想,是否有人幕後指揮,是誰出錢出力?

施放催淚煙的密度大概是十至十五分鐘一次。

每一次施放時,市民便一窩蜂向後跑,催淚煙消散得八八九九,人群又一擁而上返回原位。周而復始,人群的情緒也逐漸進入歇斯底里。叫喊,粗言穢語和噓聲一浪接一浪,群眾都被這種集體情緒所牽動; 員警變成大家的共同敵人。

我的感覺略有不同,與我關係親密的子侄屬紀律部隊,有曾做員警的,也有現役警員; 我所屬教會亦有高級警司、高級督察和督察。我參加的足球隊有十幾位是交通警察。我不停地提醒自己,謹言慎行不要衝擊警方防線。

到了淩晨一時三十分左右,情況依舊,前行受阻。這時我們也想回家,催淚煙已吃過,也感受過佔中初期民眾的情緒變化,看到了佔中組織的後援物資分派。加上,家人和朋友都用電話發短信來催促離開。我們沿著幹諾道中向中環方向離開,到了愛丁堡廣場和天星碼頭多層停車埸接壤之處,看到有兩輛輕型貨車正在卸貨,一箱一箱放在地上,原來就是剛才分派給途人的物資。

回家已是半夜三點。

激動過後總會冷靜下來,加上長期從事調查研究,養成事後重行分析探討的習慣; 對於親身經歷的中區情況,首先令我疑惑難瞭解的是防暴員警的拙劣表現,稍有防暴常識的人均會清楚知悉,施放催淚彈是驅散群眾的最低暴力行徑,而催淚氣體容易飄散,群眾被驅散後,防暴員警必須隨即前行佔領示威場地,以防示威群眾去而復返。但縱觀當晚,在第一枚催淚彈於傍晚近六時施放後,警方前後共施放了87 枚,但一直沒有嘗試佔領群眾示威場地,形成群眾與警方的拉鋸戰,混亂場面無法有效壓制。其次,透過電視螢幕所見,有個別群眾竟拾起仍在燃燒的催淚彈擲向防暴員警,如此行徑若非曾受特殊訓練或者戴上耐熟手套,一般人肯定不敢如此,究竟這些個別的特殊群眾是否已預知警方將施放催淚彈,因此早作準備,激化示威對抗場面。最後,在前往中區沿途所見,加上示威場地附近大量供應的瓶裝水、生理鹽水,一再顯示 9· 28 當晚有組織已預知將會發生騷亂對抗場面,警方極可能施放催淚瓦斯,因而準備大批應急物資。種種跡象似乎都顯示當晚絕非群眾自發的偶然事件,究竟幕後黑手是誰?

7 9 日雨傘運動期間,旺角一直是最混亂也是最複雜的地區,予人龍蛇混雜的感覺。佔領旺角,不屬於佔中三子、不屬於學聯、不屬於學民思潮、屬於M K 仔,旺角的戰場,極具 M K 特色,有別於金鐘、銅鑼灣的據點。由於彌敦道四通八達,多輛巴士成為主要路障,有紋身司機更以車做路障; 防範警方清場的,還有一個個巴士站牌及垃圾桶,成為彌敦道據點的特色; 巴士上更貼滿市民要求真普選、公民抗命、梁振英下台等數不完的訴求,成為別具特色的“ 民主牆 ”。

表面看來,佔領旺角的行動,每個人都是自由個體,每個人都是領袖、每個人都是組織者。但據資深傳媒友人告訴我,9· 2 8當晚的佔領旺角,極可能有人在背後精心策劃組織。

旺角是香港著名的不夜天地區,暢銷報章為了爭取銷路,每日零時以前便會將頭輪內容,包括馬經、娛樂、副刊等擺在旺角的夜檔報攤銷售,但奇怪得很,9·2 8 當晚的八、九時,便有報章代理公司人員,通知各個攤檔,當晚會有事發生,頭輪紙不會派送。結果,晚上十一時許,便有三百多人搶佔街道,發生佔領事件。

這些負責派送頭輪紙的,他們自己也形容說,他們是“ 爛賭、爛食、爛做、爛滾、爛打、只是不爛瞓 ”屬於低層的複雜人士。他們找工作不易,派送報章便是他們的重要收入優差,平常絕不會有任何失誤。是甚麼因素令他們可以預知會有事發生?聯想起佔中期間長期坐鎮現場的黎智英,他的報章銷量極高,負責派送的代理公司更兼營其他多份報章的派送,循此思路,黎智英極有可能在當晚八、九時以前,已經預知“ 佔領旺角 ”行動。

【作者:張達明   圖文整理:華發網&伊阿索】


《何為證據》第一章(1)「佔中運動」讀後感

《何為證據》第一章(2)“雨傘運動”讀後感:香港“雨傘”,美國“製造”

《何為證據》第一章讀後感:佔中與雨傘運動

《何為證據》第一章讀後感:“港獨”學生是這樣煉成的!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何為證據:揭露香港亂像的幕後黑手》第一章、佔中與雨傘運動(華發網獨家連載之二)

讃 (6)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