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非洲的選擇:轉基因食物,還是拒絕?

非洲的選擇:轉基因食物,還是拒絕?

春秋时代,富人黔敖熬粥于路旁,对饥饿者施舍说,嗟!来食!但饿者闻之曰,我正是不吃嗟来之食才饿成这个样子。于是凛然而去,最后死在路旁。从此,不食嗟来之食就成为人们自尊和独立人格的绝唱。

据《经济参考报》2013年11月报道,在非洲,存在着一场由美国和欧洲主导的关于生命和技术的长期论战,美国在非洲大举推广转基因技术,被认为占领非洲市场的阴谋举措,遭到了来自欧洲甚至非洲本土“反转”人士的抵制。

不少科学家认为,培育并推广节水型转基因作物是解决非洲饥荒的一条捷径。以一种转基因节水型玉米为例,研究人员发现,从一种常见的土壤细菌中提取一种基因植入玉米,玉米植株即使在缺水状态下也能结出果实,预计这种转基因玉米能让中度干旱环境下的玉米产量提高25%。

坦桑尼亚政府是节水型玉米的合作方之一,但其2009年出台的一项法规设定,一旦转基因产品导致伤害或损失遭到投诉,凡参与该产品进口、运输、储存或应用等环节的所有人员都将被追究责任,所谓损害包括对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的破坏。受其影响,节水型玉米项目自2009年以来陷于停滞状态,无法投入田地实验。

这个项目的正方和反方分别与美国和欧洲有莫大关系。项目的资金来源于美国国际开发署和两个私人慈善机构: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和霍华德·G·巴菲特基金会,抗旱基因技术专利来自美国孟山都公司。反对项目的“坦桑尼亚支持生物多样性联盟”是坦桑尼亚的“反转”统一阵线,该联盟的19个成员组织中,有11个总部在欧洲或与欧洲机构相关。

类似的例子在非洲并不少见。受欧洲环保组织“反转”舆论攻势的影响,许多非洲国家政府拒绝为转基因作物开绿灯,民众对于种植转基因作物也抱有诸多疑虑,目前,仅有苏丹、埃及、布基纳法索和南非这四个非洲国家允许本国农民种植转基因作物。

非洲的選擇:轉基因食物,還是拒絕?

在大多数非洲国家看来,转基因食品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在推广转基因作物种植方面也存在知识产权问题及转基因作物对有机作物的种植和出口的威胁,如果放宽转基因作物法规,跨国生物技术公司很可能形成垄断,使当地农户受制于大规模种植的欺压,从而威胁到非洲的粮食安全。

非洲,特别是南部地区的许多国家由于战乱及天灾而导致的粮食歉收使那里的人们生活受到威胁,他们在未来的几个月根本没有粮食可吃。此事被报道后,今年8月以美国政府国际发展部(USAID)的名义向非洲灾区捐赠的数千万吨转基因玉米,通过驻扎在罗马的世界食品计划组织,贴上美国的身份标签,用“自由之星”轮船运送到非洲。

但是,以津巴布韦为首的国家,包括赞比亚、莫桑比克、纳米比亚、马拉维等国却拒绝美国所提供的转基因食品。津巴布韦政府首先强调: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他们认为,政府的职责首先是保证公民的生命安全。尽管饥荒威胁到自己国家的600万公民,但他们也不能接受

USAID的玉米。津巴布韦在伦敦的一个高级委员会的发言人说,“问题的关键是,津巴布韦不允许任何转基因食品存在。因为,从科学上讲,这类食品的安全性还没有得到证实。”

津巴布韦在伦敦的这位政府发言人还举出了更多的理由来说明为什么要拒绝转基因食品。他说,如果他们一旦接受这类转基因玉米,灾民就不仅仅是供自己食用,而会用来喂牲畜。这样一来,他们出口到欧洲的牛、羊等就会受到绿色壁垒的阻拦。这样不仅国家的经济更为糟糕,而且国民会更加贫穷和饥饿。

此外,非洲人还认为,美国是在利用饥荒危机强迫非洲国家接受转基因技术,因为非洲人目前还没有能力独立评估这种技术可能对环境和健康造成的风险。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援助也是有条件的。美国的大多数食品援助是以向受援国贷款,然后再用这笔款项向美国农场主购买食品,也即把粮食作价算作对贫穷国的贷款。以这种形式给予援助实质上就是一种强迫,因为受援国对食品别无选择,否则就得不到贷款,也就购买不到食品。

美国人认为,以津巴布韦为首的南部非洲拒绝转基因(

GM)食品主要是政治原因,因为罗伯特.穆加贝任总统的津巴布韦政府不想通过接受粮食援助而在将来受控于美国和西方国家,而且穆加贝政府很大程度上是拒绝把这些食品送到反对他的政府人手上。美国

USAID的主管安德鲁.纳齐奥斯无奈地说,如果这类因政治原因作出的决策继续下去,援助计划就只能搁浅。

在这个问题上,观点比较突出的是去年世界粮食奖的得主,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的佩.平斯特拉普.安德森。他说,如果非洲人对援助说不,成千上万的津巴布韦和南部非洲人就会挨饿。“穆加贝拒绝援助的原因纯粹是政治。他(穆加贝)只是想表示,他不需要西方国家的帮助。”

此外,美国和倾向于美国的一些援助官员还指责国际非政府援助组织,在非洲挑起毫无价值的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过分关注,从而让援助陷于僵局。如果这样,将来就不会有人再提供援助。对这一说法印证的是,联合国负责协调粮食援助的机构———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救援计划。后者预算至少应向非洲灾荒地区援助5亿700万美元购买粮食,但迄今它只收到了1/4的援助款。

津巴布韦政府首先强调的是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他们认为,政府的职责首先是保证公民的生命安全。尽管饥荒威胁着本国的600万公民,他们也不能接受USAID的玉米。据英国《新科学家》杂志报道,津巴布韦设在伦敦的一个高级委员会的发言人说,“问题的关键是,津巴布韦不允许任何转基因食品存在,因为从科学上讲,这类食品的安全性还未得到证实。”

这位发言人还列举了更多的理由说明为什么拒绝转基因食品。他说,一旦接受了这类转基因玉米,灾民就不仅仅是供自己食用,而且会用来喂养牲畜。这样一来,他们出口到欧洲的牛羊等牲畜就会受到绿色壁垒的阻拦,国家的经济状况就会更糟,国民也会更加贫穷。

此外,非洲人还认为,美国是在利用饥荒危机强迫非洲国家接受转基因技术,因为非洲人目前还没有能力独立评估这种技术可能对环境和健康造成的风险。更重要的是,这种援助也是有条件的。美国的大多数食品援助是以向受援国贷款,然后再用这笔款项向美国农场主购买食品,亦即是把粮食作价,算作对贫穷国家的贷款。以这种形式给予援助实质上就是一种强迫,因为受援国对食品别无选择;否则就得不到贷款,也就购买不到食品。

随着救援危机的发展,近期在《津巴布韦先驱报》上又发表了一篇可视为代表政府立场的社论,提出了当地人的另一种担心,转基因食品中的外源性基因可能污染当地的蔬菜。

但是美国方面认为,粮食和蔬菜之间的杂交是不可能的。

津巴布韦人又说,但是,玉米种子可以撒落在田间,污染土地。而且农民可以有意地种植它们,这就会造成转基因的漂移和污染,而这一事实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是有报道的。即使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基因漂移对环境和人造成了伤害,但这种基因污染和漂移可以影响当地食品向欧洲出口,因为当地玉米和其他种类的食品被污染后,也成为了GM玉米和GM食品,而众所周知的是,由于不喜欢GM食品,欧洲人和欧洲食品厂家并不接受GM食品。

非洲的選擇:轉基因食物,還是拒絕?

这一说法遭到了英国人的反驳。他们说,在欧洲并没有限制出售用GM饲料喂养的动物肉类、乳类和蛋类食品。

但最有力的理由是美国人提的:我们已经吃了6年GM食品,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为什么到非洲人那里就有问题呢?

对这场转基因食品的援助危机,英国一个叫作“慈善行动援助”的组织的负责人安里斯·韦恩·威尔逊的观点则显得不偏不倚。根据《自然》杂志的报道,威尔逊认为,即使是GM食品,也不应当拒绝,因为那关系到人们的生命。但是,另一方面,不能把食物危机(饥荒)当作推销GM技术的筹码。因为人们在饥饿的时候就可能失去说不的权利。而且,如果美国要使他们的GM食品受到欢迎,就必须得到当地政府和人民的理解。如果这样,美国的GM食品以后可能会在非洲以低于美国市场的价格出售,这当然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当然也有人对美国的这一做法提出了率直的批评,他们认为美国利用非洲的饥荒剥夺了非洲人自己决定是否需要GM技术的机会。是否需要GM技术应由非洲人说了算,而且如果现在就让非洲人接受GM技术,有可能欲速则不达。

赞比亚国立科学和工业研究所的生物技术专家尼瓦尼卡解释得更充分,“我们不能在没有建立生物安全管理规则的情况下就引进GM技术。即使价格再昂贵,我们也宁可从那些我们知道的无GM作物的地方购买食品。”

科技世界网美国哈佛大学的卡尔斯托斯·祖马说,问题的关键不是GM食品是否安全或有害,而是目前各国的转基因食品管理规则大相径庭,因为有些国家对GM食品设置绿色贸易壁垒,而问题是不应当有这种歧视性的贸易规则。

现在的情况是,一方认为自己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而另一方认为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但是双方并没有放弃协商,而且有几种双方都可以妥协的结果。

比如,在玉米分发之前把它碾成面粉,这样一来这些玉米就不可能用于种植,也用不着担心它们在非洲当地造成污染。还有些专家建议美国把GM食品换成非GM食品,从南非和印度这样的国家买进非GM食品,再去援助非洲,这样两方面都可能接受。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的平斯特拉普·安德森提出了另一种方案,由非洲当地来相互援助。比如,埃塞俄比亚今年很多地方大丰收,使得粮食价格下降了20%,因为多余的粮食无法外运。如果能运到这个大陆的其他受灾地区,可谓一箭双雕。

但是世界粮食计划组织在南非的发言人刘易斯·克莱门说,把玉米磨成粉既耽误事,又可能出问题,因为这样做浪费时间、增加成本。USAID的副主管罗杰·温特则强调,美国很少把玉米磨碎再送到市场,因为在美国磨碎玉米要增加1/3的成本,“如果他们要在当地磨碎,那是他们的事”。

对于提供非GM食品,美国的态度是强硬的。他们说,即使非洲国家想要非GM食品,美国也不可能给予,因为美国农民一般都无法区分GM食品和非GM食品,除非绿色市场强行要求。

在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南部非洲的一些饥荒国家的立场开始动摇了。赞比亚试图说服美国,不要把获得美国的贷款与购买美国的GM食品联系起来。而马拉维、莱索托和斯威士兰等国则不提出任何条件,同意接受美国的任何食品。

但是,津巴布韦、莫桑比克和纳米比亚的态度是,只接受非GM食品的援助。而在其港口停泊这些转基因玉米的莫桑比克正在为必须从它的领土上转运转基因玉米而担心。

现在美国和津巴布韦都还在协商,寻求进一步解决问题的办法。津巴布韦政府发言人说,他们的粮农专家正在等待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建议。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赞比亚独立报》曾报道说,当日在首都卢萨卡以西50公里的一个镇上,一些灾民哄抢了一个国家仓库,抢走了封存在那里的部分转基因玉米。查核的结果是丢失了500包转基因玉米,其中的132包由警察追回。这是自美国援助非洲GM食品而被赞比亚政府拒绝后,赞比亚灾民第二次哄抢转基因食品。眼下南部非洲几个国家与美国的僵持局面还不知会以什么结果收场,弄不好会演变为一场政府不要灾民要的闹剧。

此前,世界卫生组织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将密切关注转基因食品的发展,以确保公众最大程度地受益于新科技产品。声明指出,目前市场上流通的转基因食品是经过了严格检查的,因而不会危害人体健康。

尽管穆加贝在津巴布韦进行的土地改革中驱逐了一些白人农场主,因而与英国发生了很大的矛盾,但欧洲尤其是英国并不完全同意美国人的意见,即把津巴布韦为首的南部非洲国家拒绝捐赠GM食品看成是穆加贝的政治算盘。

以英国为首的欧盟国家是GM食品最大的怀疑者和反对者。在他们看来,非洲人这次宁可挨饿也不要美国的GM食品的确是有原因的,既有政治上的,也有经济上的。但政治原因却不是美国所认为的那样。8月8日,英国《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贫穷与转基因作物”的社论。社论说,乍看起来,非洲一些国家在饥饿之下拒绝GM食品有些匪夷所思,但实际上反映出人们对GM食品的怀疑并没有消除。这种怀疑并不仅仅是针对GM食品对人和环境的潜在危害。

社论列举了方方面面的原因,其中有一个问题尤其尖锐:转基因食品是否是消除贫困和解决全球人口吃饭问题的适宜手段。支持者当然会竭尽全力让公众相信转基因食品的无害,但这种说服在欧洲会显得异常艰难。然而对全世界来说,这一技术对现在和可以预见的未来的影响正在日益增强。由此便产生两种结果,富裕国家可以使粮食更为充足因而压低价格,而贫穷的国家则会削弱其农业生产。

因为,对穷国而言,要有相当长的时间转基因技术才会显露成效,而且要耗尽这些国家的资金和财力。《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生物安全条款也承认,贫穷国家首先需要的是发展评估新的农业技术的能力,即对于他们是否适用和有效。而在撒哈拉以南,南非是惟一能适应市场的商业需求而培育和种植GM作物的国家。其他国家目前只能被迫在紧急情况下(如饥荒)接受这一技术,但是对他们无法做到知情同意。

另一方面,美国的援助机构并不能防止这些GM食物被送往黑市销售,而那些非受灾地区的人也可能得到这些种子并在当地播种。因而这些转基因作物很可能在违约情况下进入当地的农田。

非洲当地对转基因作物蔓延后的贸易的担心也是有理由的,因为欧洲消费者一直拒绝GM食品,许多国家如日本、德国等已经全面为转基因食品加贴标签。因此,一些非洲国家已被欧盟视为非GM食品的出口来源。非洲人也认为,他们赚钱的非GM食品市场在欧洲,因此他们愿意保留自己的选择。

当然,人们也肯定希望美国不会借助饥荒这一危急事件把GM作物强行推广到非洲,从而打开GM食品一直在那里受到限制的市场。美国担负着全球约60%的粮食援助,而这种援助很多是与美国政府向农场主采购食品相捆绑的,因而面临饥荒的地区也不得不接受GM食品。这对于非洲难道真是一种两难选择吗?

根据等采编【版权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华发网官方立场】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引進來 » 非洲的選擇:轉基因食物,還是拒絕?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