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旅遊

最新發佈

闖西關

來到廣州,我不再獨自旅行,由姑姑一家接待。往返港深交通向來便利,從深圳羅湖轉動車直達廣州火車東站,還有四通八達的直通巴士。去年首版《米芝蓮指南廣州》出爐,之後高鐵香港段開通,我就專程坐高鐵去「按圖索驥」探訪美食店,還記得表妹菲菲一臉傲嬌地說:「老廣(如我)才不在乎摘不摘星。論食,何需別人教,我就是一本行走的指南。」的確,老廣識飲識食,與生俱來,加上她是土生土長的「西關小姐」,底氣十足。

往事如煙如霧如夢

小時候,我家住的普朗朗街,那條街不算長,總共也就三十多號,我們住在二十九號,應該是尾段了。家的左邊有一條“哈裏夢街”拐過去,隔兩家又有一條“布得利街”(Jalan Putri,即公主街之意),與普朗朗街平行而去。哈裏夢街一直下去,經過一處老榕樹,小販聚集處,再下去,便是坤都街(Jalan Guntur)。越過去,便是一片農田。而這一邊,普朗朗街的盡頭,也有一條向左拐的街,“皮影戲街”。這條街的後頭,也是一大片農田。好多年後我回去看望,所有的農田已經化為城市的一部分,原本的田野消失得無影無蹤,不禁有些失落感,悄悄萌生在心頭。

我心目中的「塔拉莊園」

去查爾斯頓前我對那裏一無所知。因此當我們從亞特蘭大驅車出發時,我毫無目的,更談不上有什麼興奮或渴望的激情了。 一路上,我不時望望窗外,更會不時偷看開車的老人。老人70好幾,是教會長老,也是此次行動的組織者。我發現他每隔幾秒、最多幾分鐘總要把手指伸入嘴中,有時感覺他似乎在很專心地撕咬手指。這麼大的人還咬手,在中國、至少在我們家是一定要捱嘴巴子的。這樣想着,便會覺得這似乎是此行的最大發現和快樂了。

施巴新──沉醉毛姆筆下國度

自狄更斯以來擁有最多讀者的小說家毛姆有一部《葉之震顫》,裏面彙集了七篇南太平洋的故事。恰好到巴布亞新幾內亞前後半月有餘,把這本小書塞進旅行袋,內心想的則是跟着他遊賞一番,尋找藏在字裏行間的那些光影變化的潟湖、信風吹過高地葱蘢的綠意,以及寰球旅行家到訪最後一站的人文風情。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