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我國鼓勵科技創新稅收政策體系

我國鼓勵科技創新稅收政策體系

近日,美國商務部對中興通訊激活拒絕令一事,讓自主創新的議題備受關注。不少人提到的“缺芯少魂”一詞,也讓自主研發計算機操作系統的問題,進入公眾視野。

如果說芯片是計算機和互聯網信息世界的硬件“神經中樞”,操作系統則是讓計算機硬件具備“靈魂”的基礎。作為最基礎、最底層的計算機軟件,操作系統十分重要。有了操作系統,冰冷的機器才有“生命”,人們才有機會賦予其更多功能。長期倡導自主開發操作系統的倪光南院士做過比喻,操作系統就好像地基,應用程序就好像地基上的房子。誰掌控了操作系統,誰就掌握了小到一台電腦、大到一個網絡的“開關鍵”,甚至可以在需要的情況下去掌控所有的用戶信息和操作行為。因此,操作系統事關信息技術競爭力,更關乎國家信息安全。

研發出一款國產操作系統,像微軟Windows系統一樣供廣大用戶使用,是我國科技人員的夙願。經過刻苦攻關,我們取得了包括銀河麒麟、普華操作系統等在內的一部分成果。不過,研發一款通用的操作系統並廣泛應用,難度超乎想象。以Windows系統為例,有人甚至用美國阿波羅登月計劃來形容其研發工程之龐大。而且,Windows還經曆了多個版本的更新,每一次升級也耗費了不少成本。

然而,一款操作系統的成功,蘊藏著巨大價值。它能構建起一個包括硬件開發者、應用軟件開發者和用戶在內的上下遊生態鏈條和產業空間,圍繞操作系統形成“生態圈”。同時,這也為後來者構築了壁壘:即使研發出新的操作系統,也很難再去改變既有格局。正如有人說的,除非出現顛覆性的機會,否則很難改變這種現狀。蘋果的iOS系統和穀歌的安卓系統,就是在Windows依然統領傳統個人電腦的情況下,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崛起從而“稱雄”移動終端操作系統領域。處身雲計算、大數據時代,類似操作系統這樣基礎性的核心要素仍會存在,也意味著新的機遇。

“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奮力自主創新、實現信息領域核心技術的突破,才能真正維護網絡安全,加快推進網絡強國建設。當年王選院士立足創新前沿、自主攻克漢字激光照排技術,“科技頂天,市場立地”,使得中國人“告別鉛與火,迎來光與電”,不僅改造了傳統鉛字印刷行業,還創造了一個全新的電子出版產業。回溯改革開放40年,正因唱響了自主創新的主旋律,我們才創造出網絡大國、科技大國的氣象,也才擁有了向網絡強國、科技強國進發的底氣。今天,我們亟須開啟新一輪全球視野下的自主創新浪潮,讓芯片、操作系統以及高端制造裝備等關鍵領域不再有“卡脖子”的隱憂。

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在近日召開的全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下定決心、保持恒心、找准重心,加速推動信息領域核心技術突破”。築牢自主創新的理念和信念,攻堅克難、久久為功,我們的科技強國之路必將越走越寬廣。

對創新這件事來說,當下是一個相對容易的時代,因為政策舉措、金融環境、法治體系都在為創新提供著有力支撐;當下也是十分困難的時代,因為偽創新摻雜其中,搶奪著真創新的資源、蠶食著人們對創新的信任。如何分辨創新的真與偽?“頂天立地”是一個標准。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主席萬鋼日前表示,一些重大專項的技術放到大眾創新、創業當中,應用到老百姓生活最近的地方,應用到“最後一公里”。說的也是“頂天立地”的道理。

“頂天”,就是不斷追求技術上的新突破;“立地”,就是技術研發必須面向實際應用。或在前沿領域中有重大發現,或在商業模式上有深刻改變,這本身就是“創新”二字的應有之義、更是強調“頂天”的原因所在,道理淺顯易懂,無需多言。反倒是“立地”,值得好好說說。

為何強調“立地”?因為傳統的先研發、再轉化模式已然跟不上時代發展。當下的科技創新主要由兩種方式引發,一是以市場和消費者需求為導向開發產品,二是通過新技術新產品的開發引導市場發展和消費者行為。也就是說,市場和消費者的巨大需求給科技創新出題,科技創新確定了有意義有價值的攻克方向,科技創新取得的成果又回歸改善民生,不斷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從空間冷原子鍾到大數據觀測站、從煤炭的高效清潔利用到新藥的研發與創制……近年來我國科技創新的每一項成果都不“高冷”,都是來源於改善民生、服務於改善民生,恰恰證明了“立地”的重要作用。

若想更好地面向實際應用、讓“立地”的要求落地,有這麼幾件事必須做好:做好創新項目前期調研摸底的事,通過多渠道、全方位調研摸底,全面了解市場現狀,找准發展中面臨的難點和瓶頸問題,以問題為導向開展下一步的創新活動;做好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完善資金鏈的事,結合區域經濟與科技發展特點,建立一批面向區域產業集群發展需求的新型開放性應用研究機構,實現科技項目資源與產業集群有效對接;做好瞄准民生、貼近民生、跟蹤民生的事,使其成為科技創新最好的導航儀。“社會一旦有技術上的需要,這種需要就會比十所大學更能把科學推向前進。”事實證明,由實際需要而誕生的成果比純粹的學院式科研成果更能促進人類進步。

更重要的是,必須讓創新成果從實驗室走向生產線、面向市場實現最大化的商業和社會價值。為此,要著力構建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相結合的技術創新體系,把創新鏈上的相關單位協同起來,形成一個完整的創新體系;推動建立一批能適應科技變革要求、彙聚創新要素、激發創新資源的科技創新平台,以多樣化的創新載體完善科技成果轉化鏈條。

事實上,我國近年來出台的一系列政策瞄准的正是這個方向。日前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進一步明確,在落實好科技人員股權獎勵遞延納稅優惠政策的同時,對因職務科技成果轉化獲得的現金獎勵給予稅收優惠。如此,可以增加科技人才收入,鼓勵更多的科技成果產業化,讓科技更多更廣泛地轉化為實際生產力,進而形成“科技創新—成果轉化—科技創新”的良性循環。在此基礎上,我們對創新取得新突破、生活出現新面貌也就有了更多美好的期待。

4月26日,主題為“變革的動力:女性參與創新創造”的第十八個世界知識產權日如期而至。為此,國家知識產權局特別舉辦了開放日活動,以慶祝這個全世界創新創業者的節日。“這是一個有著深刻內涵的主題,體現了女性在推動人類文明進步方面所作出的傑出貢獻。”國家知識產權局局長申長雨說。

從發現兩種新元素釙和鐳從而開創了放射性理論的居里夫人,到為青蒿素治療人類瘧疾奠定重要基礎的屠呦呦;從“試管嬰兒之母”喬治亞娜·西加爾·瓊斯,到一生都致力於破解原子物理難題的何澤慧……巾幗不讓須眉,在創新創造的賽場上從來都不缺少鏗鏘玫瑰的身影。

“國家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和對侵權行為的懲罰力度正在不斷加大,我深感我們處在中國創新創業最好的時代,處在中國知識產權的春天裏。”開放日上,作為女性知識產權從業人員代表、聯想集團知識產權總監陳媛青的一席話道出了創新創業者們的心聲。陳媛青告訴記者,經過17年的發展,聯想集團已經建立起國際化協同的知識產權管理體系,通過並購和自身積累,在全球范圍內擁有專利和專利申請超過26000餘件,國際化商標超過7000件。聯想的發展離不開創新,離不開知識產權。

知識產權保護是創新創造的保護傘,是企業發展的定心丸。近年來,隨著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深入實施和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蓬勃興起,知識產權保護已經成為一種廣泛的社會需求,不僅大企業需要,小微企業、“草根”創客同樣需要,但知識產權保護的專業性、複雜性、艱巨性,為維權工作帶來了困難,迫切需要建立一種簡單、便捷、高效、低成本的維權渠道和方便可及的維權模式。“為此,去年以來,我們積極推動集快速審查、快速確權、快速維權於一體的知識產權保護中心建設,推動知識產權行政保護‘一站式’服務。”申長雨介紹說,截至目前,全國已經建立了19個知識產權保護中心。

據統計,2017年,我國專利行政執法辦案量6.7萬件,同比增長36.3%;商標行政執法辦案量3.01萬件;版權部門查處侵權盜版案件3100餘件,收繳盜版品605萬件;海關查獲進出口侵權貨物1.92萬批次,涉及侵權貨物4095萬件。

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舉措持續落實,創新的種子不斷結出碩果:京東方有了即便是最困難的時候,技術研發投入也要佔營收比例7%左右的創新定力;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取得了以4024件PCT國際專利申請獨佔2017年PCT國際專利申請人頭名的驕人成績……

創新與知識產權從來都是相輔相成的,只有在知識產權保護下的創新,才是更為有效的創新。“保護知識產權就是保護創新,用好知識產權才能激勵創新。”申長雨表示,未來,要切實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積極推進知識產權保護體系建設,完善知識產權嚴保護、大保護、快保護、同保護工作體系。特別是要加快推動《專利法》修法進程,建立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把違法成本顯著提上去,把法律威懾作用充分發揮出來,讓侵權者付出沉重的代價。

隨著中國經濟迅速發展和創新能力的提高,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愈加顯得迫切。對此,不僅外資企業有要求,中國企業更有要求。2017年,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共受理發明專利申請138.2萬件,其中國內申請超過90%;商標申請量達到574.8萬件,其中國內申請量佔到96.36%,顯示了國內市場主體和創新主體對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強烈需求。

人民有所呼,改革有所應。近年來,中國始終高度重視知識產權保護工作,從行政、經濟、司法等多個方面著手,深化機構改革,優化知識產權制度,提高知識產權制度的整體運行效率。

在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上,中央作出了組建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和重新組建國家知識產權局的重大部署。這一改革旨在解決長期以來存在的專利、商標、原產地地理標志分頭管理和重複執法的問題,完善知識產權的管理體制。申長雨認為,這在縱向上,有利於打通知識產權創造、運用、保護、管理和服務的全鏈條,推動知識產權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在橫向上,有利於發揮專利、商標、原產地地理標志的組合效應,更好地支撐創新驅動發展和擴大對外開放。

針對科技型中小企業固定資產少、融資難等突出問題,中國大力推進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工作,引導眾多初創企業依靠知識產權金融服務走上創新發展之路,加快推動科技與金融、產業的有效融合。國務院印發的《“十三五”國家知識產權保護和運用規劃》提出,“到2020年,年度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金額達到1800億元”。

“這筆貸款正好用來投入下一個產品的研發,說是雪中送炭一點也不過分。”不要房產抵押、沒有擔保公司,南京春榮節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瞿紅怎麼也想不到一項關於機房數據中心節能的專利居然為公司換來了400萬元貸款。“因為是科技小微企業,很難從銀行貸款。現在創新氛圍好,專利可以直接質押貸款,讓科技小微企業看到了希望。”

知識產權司法體制改革也在不斷深化,創新知識產權審判權力運行機制和訴訟制度,更好地適應新時代知識產權司法事業的新要求新特點。

2017年公佈的《關於加強知識產權審判領域改革創新若幹問題的意見》中要求“加強知識產權法院體系建設,研究建立國家層面知識產權案件上訴審理機制”,知識產權案件審理不斷專門化、管轄集中化。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對跨國公司知識產權毫無偏見的尊重,以及在中國建立專門的知識產權法院以保護知識產權的決心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今年3月,上海知識產權法院收到一封來自德國SAP股份公司副總裁凱倫·威廉姆斯的感謝信。

此前,SAP股份公司發現多家國內培訓機構在經營活動中未經許可使用其享有著作權的計算機軟件和培訓教材後,先後向上海知識產權法院提起兩起訴訟。法院依法審理後,分別判決兩被告賠償SAP股份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118萬元及155萬元。

這只是中國堅持對國內外企業的知識產權一視同仁、同等保護的冰山一角。依法平等保護中外創新主體的知識產權,贏得了中外企業的一致好評,也吸引了外資的湧入。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3.56萬家,同比增長27.8%;實際使用外資8775.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7.9%,實現平穩增長。

“我非常贊賞中國在加強知識產權制度建設以及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方面所作的努力。知識產權環境的改善,更好地吸引了國內外的投資。”美國高通公司高級副總裁馬克·斯奈德表示,越來越多的國外企業更加認可中國的知識產權制度環境,選擇在中國解決知識產權爭議,認為中國的法院能夠解決疑難知識產權糾紛。

同時,中國也希望外國政府加強對中國知識產權的保護。安傑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鄒雯認為,督促外國政府加強對中國知識產權的保護十分必要。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出海,國內在保護在華外資企業的同時,也需要外國政府基於對等原則對中國企業的合法知識產權給予保護。

為幫助中國企業在海外更好地獲權、維權,國家知識產權局先後與23個國家和地區的專利審查機構簽訂了“專利審查高速路”(PPH)協議,PPH合作網絡已具規模;設立中國企業知識產權海外維權互助基金,為企業海外知識產權維權提供資金保障;建設專業的海外知識產權信息平台,為企業“走出去”提供參考。

中國也在不斷加強知識產權國際交流合作,推動構建更加開放包容、平衡有效的知識產權國際規則,讓創新創造更多惠及各國人民,實現互利共贏,促進共同發展。

王彬穎表示:“中國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之間的合作,近年來得到不斷提升和加強。中國積極參與到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各專業委員會的工作,在政策對話方面也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2017年4月,全球著名的科技博客TechCrunch刊登了美國知識產權法協會前主席韋恩·索邦的文章《中國意外成為知識產權強國》稱,中國現在可能還不是知識產權保護和執法的全球領導者,但正朝著這個角色迅速逼近。

當前,保護和激勵創新稅收優惠體系是全方位的,惠及面較廣。“普惠式與特惠式政策相結合,針對性較強,既在整體上營造積極進取、開拓創新的社會氛圍,又在重點行業和領域內有所突破。”李旭紅說。

我國鼓勵科技創新稅收政策體系,主要包括減輕高新技術企業稅負、鼓勵研發經費投入、鼓勵研發設備投資、鼓勵科技成果轉化等方面。比如,對國家需要重點扶持的高新技術企業,減按15%的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企業為開發新技術、新產品、新工藝發生的研究開發費用,未形成無形資產計入當期損益的,在據實扣除的基礎上,按照研究開發費用的50%在所得稅前加計扣除。

同時,對於引領新經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的軟件和集成電路產業、技術先進型服務外包企業,也實行了專門的增值稅、企業所得稅等優惠政策,積極支持戰略性新興產業快速發展。“比如,集成電路技術水平越高可以得到的免稅期越長,除了免稅還可以減半征收或者給予15%或10%的優惠稅率。”李旭紅說。

除了企業所得稅優惠,集成電路企業在增值稅領域有一項與其他行業相比具有相當競爭優勢的稅收優惠政策,便是增值稅允許留抵退稅。“所謂留抵退稅,即當購進成本所產生的增值稅進項稅金大於銷售產品所產生的銷項稅金時,對形成的差額予以退稅。”李旭紅解釋。

根據日前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從5月1日起實施三項增值稅改革措施,這也將惠及眾多科技企業。三項措施之一是將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標准統一上調為500萬元,並在一定期限內允許已經登記為一般納稅人的企業轉登記為小規模納稅人。這對很多中小型科技企業來說是一個重大利好。

福建創智彙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去年銷售收入124萬多元,按照現行政策已超出一般納稅人的認定標准。“公司主要從事軟件產品的開發和銷售,按照現行規定認定為一般納稅人之後,因為進項抵扣非常少,整體稅負將直接逼近17%。如果根據國家新政策選擇保持小規模納稅人身份,可繼續執行3%的征收率,減少了大約14%的稅額,節稅率超過80%,公司可將節省下來的資金投入到新產品和新技術的研發和推廣中。”該公司負責人林永傑表示。

“國家在推廣自主創新示范區的同時,不斷加大對科研人員創新的激勵。”李旭紅說。比如,在原有國家級、省部級以及國際組織對科技人員頒發的科技獎金免征個人所得稅政策基礎上,陸續出台了科研機構、高等院校轉化職務科技成果以股份或出資比例等股權形式給予個人獎勵,獲獎人可以延期繳納個人所得稅。

加大對科技成果轉化的政策激勵,有利於激發創新活力,提升經濟競爭力,促進民生改善。日前,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在落實好科技人員股權獎勵遞延納稅優惠政策的同時,對因職務科技成果轉化獲得的現金獎勵給予稅收優惠。

新規明確,對依法批准設立的非營利性科研機構、高校等單位的科技人員,通過科研與技術開發所創造的專利技術、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生物醫藥新品種等職務創新成果,採取轉讓、許可方式轉化成果的,在相關單位取得轉化收入後3年內發放的現金獎勵,減半計入科技人員當月個人工資薪金所得計征個人所得稅,減輕稅收負擔,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提速。

“科技成果轉化個人所得稅政策關係到廣大科研人員的切身利益。此前對於科技成果轉讓、許可的現金獎勵,完全按照個人工資薪金繳納個人所得稅,導致科研人員實際獲得感不強。根據新明確的優惠政策,實際稅收負擔將大大減輕,充分體現了國家對於促進科技成果轉化的高度重視。”北京理工大學技術轉移中心副主任陳柏強表示,這項政策的實施將有利於調動科研人員積極性,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提速。

李旭紅表示,從實踐來看,促進創業創新的稅收優惠政策還有進一步優化、加強的空間,將會在今後稅制改革和調整完善中逐步加以解決。

根據人民日報、中國政府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引進來 » 我國鼓勵科技創新稅收政策體系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