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巴西可能進入可保持中等增速的經濟增長期

巴西可能進入可保持中等增速的經濟增長期 

巴西《經濟價值報》報道,特在接受《經濟價值報》和旗手電台訪時表示,如盧拉最終無法參加大選,則各方政治力量都將因勢而動。目前尚不能斷定盧拉政治生涯已經終結。

特再次否認謀求連任,表示將於今年5月宣政府支持的候選人人選,相關人選必須支持政府各項改革措施。目前巴西民意撕裂嚴重,反對激進化極端化政策的聲音不斷上升,巴需要能夠平衡各方觀點、實現社會團結的候選人。特表示,關於巴西航空工業公司和波音公司洽談收購,歡迎波音公司參股巴航,但政府絕不會將所持巴航股份轉讓給波音公司,巴航仍是國企。

關於巴西電力公司私有化,目前各方對這一問題認識不斷加深,將為推進巴電私有化形成較好氛圍。政府將於近期推出75個特許經營權轉讓和私有化項目。

關於改革進程,政府不會再就養老金改革條款向國會做出讓步。如改革獲通過,則巴主權信用評級很可能於年內提高。目前國會方面對稅制改革態度轉好,預計將在休會後開始討論改革提案。此外,對於近期政府撤銷巴西聯邦儲蓄銀行4名副行長職務引發爭議,特認為應堅持政府對國企高層的任命權。

2018年巴西將迎來四年一度的大選。在步入大選年之際,巴西正從危機走向轉機。但是,由於一系列經濟政治難題仍未找到解決方法,巴西大選仍有相當不確定性。不過,總體來看,從2019年起,巴西有可能進入一個可保持中等增速的經濟增長期。

多家巴西機構27日公的數據顯示,2017年巴西經濟走出了之前負增長的陰霾,並且至少獲得1%的增幅。去年巴西經濟的官方統計數據將在3月1日由巴西地理統計局發

伊塔烏銀行、桑坦德銀行、瓦加斯基金會等11家巴西機構均表示,去年巴西經濟至少增長1%。瓦加斯基金會研究員西爾維婭·馬托斯說,農牧業對去年經濟增長貢獻最大。

這些機構表示,盡管巴西經濟可能受到政治局勢、政府財政狀況不佳和失業率較高的影響,但今年經濟增長明顯。同時,今年內居民收入和投資有望保持增長,這將繼續鞏固經濟發展勢頭。

巴西經濟在2015年和2016年均出現負增長。分析人士指出,農業產量增加、通脹率降低、基准利率下調等因素促進了消費、投資和出口,從而使巴西經濟逐漸走出衰退。

巴西經濟雖然開始走出衰退周期,但談論穩固增長尚言之過早,其經濟增長依然面臨不少攔路虎。

首先,兩年大衰退給巴西經濟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據估計,巴西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到2022年才能恢複到2014年的水平,而工業則需8年時間才能恢複到2013年的水平。

其次,公共財政收支狀況依然惡化,初級財政赤字(未計算債務利息支出)居高不下。

巴西政府確定2017年公共財政赤字指標為1590億雷亞爾(1雷亞爾約合2元人民幣),比上一年增加14%。截至2017年7月的12個月間,初級財政赤字已接近GDP的3%。政府不得不放棄大部分可支配性開支(包括投資),以確保工資和養老金等必要開支所需。不少領域的公共服務陷於癱瘓,公共投資急劇下降。如果繼續推延那些旨在平衡財政賬目的改革方案特別是養老金改革,巴西財政狀況將進一步惡化,而這一方面拖累經濟發展,另一方面也將導致市場悲觀、外資抽逃,誘發金融動蕩。

巴西財政部長恩克·梅萊雷斯日前對養老金改革久拖不決發出警告。他說,如果不對養老金體系進行改革,那么10年後政府此類支出預算的比例將從目前的50%增加到80%。

第三,沉重債務負擔制約經濟增長並潛藏金融風險。

據巴西國庫的數據,2017年巴西公共債務達到3.6萬億雷亞爾,比2016年增加14.33%。另據巴西中央銀行剛剛公的數據,2018年底公共債務GDP的比重預計將接近80%。而IMF去年10月公的預測報告說,巴西政府債務2022年將達到GDP的96.9%,高居新興經濟體大國首位。巴西參議院所屬獨立財政研究所的預測則更為悲觀,該機構認為政府債務2020年就將達到GDP的100%。

公共和私人部門的沉重債務對經濟增長構成嚴重制約。不僅如此,公共債務被全球主權信用評級機構當作衡量各國償債能力的主要標准之一。瑞信銀行日前發的研究報告稱,自2015年9月巴西失去投資級之後,多達770億美元的外國投資和信貸撤離巴西。今後內債違約風險可能導致金融市場動蕩。

最後,投資持續短缺阻礙經濟穩固增長。

多年來國內投資嚴重不足一直是巴西經濟增長乏力的主要原因。巴西經濟要想取得3%~4%的增長,必須保持20%的投資率。連續兩年經濟衰退導致私人投資已降至本世紀以來低穀,2013年企業和家庭投資率曾達到19%,2016年底已降至13.7%。2016年公共部門投資率因政府砍掉巨額投資資金,已降為1.8%,而2017年的投資率較2016年更加糟糕。

前幾年,由於嚴重的經濟和政治危機,巴西失去了對外資的吸引力,外商直接投資(FDI)連年下降,2015年比上一年減少12%,2016年再降23%,吸收外資總額僅為500億美元,而2011年曾達960億美元,6年間幾乎減少一半。2017年,在中國投資帶動下,外國直接投資才開始出現回升態勢。

雖然地理氣候條件優越、自然資源豐富,但巴西並不是那種主要依賴初級產品及其出口的資源型國家。巴西工業體系健全、金融系統發達、經濟多樣化水平較高,而且國內市場龐大、人口結構和素質比較優越,兼之經濟體量大、法制基礎好,因此仍是一個極具綜合發展潛力的新興市場國家。

不過,由於其政治、經濟和文化上的特殊國情,以及一些戰略和政策選擇上的失當,巴西經濟一直沒有擺脫大起大落的弊病,因此始終未能走上長期可持續發展之路。

2018年巴西將迎來四年一度的大選。在步入大選年之際,巴西正從危機走向轉機。選擇新的國家政治領導人將為巴西打開“機會之窗”,令巴西人充滿期待。但是,由於一系列經濟政治難題仍未找到解決方法,預定10月舉行的大選仍有相當不確定性,未來幾年巴西的經濟發展前景尚難明斷。不過,總體來看,從2019年起,巴西有可能進入一個可保持中等增速的經濟增長期。

巴西頗有影響力的經濟雜志《審視》周刊新年伊始訪了10位著名的巴西國內外經濟學家和政治學家,他們勾勒出未來5年巴西經濟的3種不同發展前景,既反映了巴西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又預測了其中的主要趨勢。

10位專家的樂觀前景是在2019~2022年間,巴西GDP年均增長4.2%,到2022年達到8萬億雷亞爾;悲觀前景是巴西在此期間可能再次陷入經濟衰退,2022年GDP只有6.4萬億雷亞爾,比目前水平還低2%;介於兩者間的前景是GDP年均增長3.3%,2022年達到7.7萬億雷亞爾。第一種實現的可能性是10%,第二種是25%~30%,第三種則是介於60%~65%之間的大概率事件。

從巴西目前的政治經濟環境和大選後可能的走勢看,即便主張改革的政治勢力上台,也將缺乏足夠的政治實力來推進全面和深入的改革,大刀闊斧地革除經濟弊端,更大的可能是受制於財政困境和“開支上限法”的規定而推行緊縮性的調整。未來幾年,巴西經濟的發展軌跡可能是在調整中謀求適度增長。

根據中新網、駐巴西經商參處 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引進來 » 巴西可能進入可保持中等增速的經濟增長期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