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國民教育

最新發佈

國際學校教升國旗唱國歌學尊重

立法會正在審議《國歌法》,學界不少人認為,國歌有助確立國民身份認同。滬江維多利亞學校創辦人兼總校長孔美琪表示,學生在升國旗及唱國歌過程中,會「有樣學樣」,從成人身上學習對國歌和國旗的尊重。該國際學校在九七回歸時,把收錄了不同版本國歌的光碟派給學生,讓他們回家練習,結果人人識唱《義勇軍進行曲》。

科普童話 吸引兒童探索

童話是很多少年兒童喜愛閱讀和寫作的文類,我指導孩子寫童話時,留意到孩子都喜歡王子公主類的或動物的童話,但配合時代,我鼓勵他們構想科普童話。這一類有科學新知的童話,它的情節、人物和內容都應滲入科學的知識,加以幻想,所以在構思這類童話前,我們要多閱讀,具備相關的科學知識或概念,從而引發聯想。例如我寫的《樹影鵂鶹》,講述小鵂鶹(貓頭鷹)的成長故事。融入香港郊野公園科普生態知識的童話,期望培養小讀者認識香港大自然生態,及對生命的熱愛。一些人工智能、機械人、機械狗的故事,通過有趣故事傳遞相關的科普知識,引發小朋友對科學的興趣和聯想。有些科普童話,幻想成分較重的,我們也稱之為科幻童話;但總建基於一些科學知識,而某些內容,如移居太空、複製人等,可能在不久的未來,想像成真。

用詩歌處理食材

今日一泡清茶頗感恬淡、品香為主,讓我不由得翻起梁秉鈞(也斯)的詩集《普羅旺斯的漢詩》。在詩人看來,這裏面有相當一部分內容給予了他安慰,在不安定的日子中令他抒懷,它們和這泡茶一樣,明亮卻不輕浮,不沉重卻也能夠打動人心。梁秉鈞對這些詩作深有寄託,雖然他曾在詩中寫道「在不可逆轉的生命過程裏/也總有柔美的事物」,但問題是他從來不滿足於柔美,而是從柔美見出生活的不易,用人生那些苦澀的味蕾重新品嘗出真情實意,挖掘人在極具體的日常裏所具有的閃光點。

從《香港文學》看香港文學

七十年代初期以來,與《大拇指》、《詩風》鼎足而立的寫實主義派別,是《海洋文藝》。在《海洋文藝》上常發表作品的,仍然是阮朗、舒巷城、何達、夏易、海辛等人,不過新一代年輕作家也逐漸浮現,如陶然、東瑞、彥火、陳浩泉、金依、張君默等。這一批作家,多數是後來從內地南來香港的作家,他們在內地接受教育,與第一代左派作家有思想淵源,然而並不相同。至於新時期以後來港的內地作家,思想則與左派拉開了距離,不過他們在觀念上仍然是來自於內地。/趙稀方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