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亨利與影子

亨利與影子

圖:影子常隱匿於人的背後

每到午夜三點鐘,中環就變成一座空城。亨利.黃走在街上,聽到背後有人咳了一聲。他抬起沉重的眼皮四下看看:周圍沒有一個人,只有前面那個灰色的燈柱孤零零地站在街邊。可能是自己的錯覺吧?當他走過燈柱時,又聽到一聲咳。肯定不是錯覺。但這次是在他的前面!

亨利.黃在中環一家會計師行工作。在辦公室,老闆和同事們都習慣叫他的洋名,「亨利」、「亨利」地叫了十幾年,以致現在已無人記得他的中文名字了。他記得阿爸說,這個洋名的風水八字好。

今天,亨利在公司又忙了一整天,加班幹到深夜。白天的中環,車水馬龍,那麼輕的咳嗽聲只有在深夜才會被聽到。面對着潮濕的夜氣,他壯着膽子問了一聲:「誰?」

「我。」怯生生的回答,又補了一句:「你的影子。」

原來是地上的影子在說話!亨利趕忙向旁邊站了幾步,免得踩到它。影子順勢靠着牆邊站了起來。

好久沒見到自己的影子了。它怎麼變得又黑又瘦,還佝僂着背。在大學的時候,他是游泳隊隊員,在校際比賽中還拿過獎牌呢。亨利揉揉眼,把影子拉到光線亮一點的地方:「你是不是病了,瘦得像條鹹魚?」

「咳咳。你總是第一個到辦公室,最後一個離開。每天至少做十二個鐘。周末和節假日也要回辦公室。這個星期你連續四天、每天做十八個鐘、十九個鐘。我天天陪着你OT(加班)、捱夜、吃外賣,再好的身體也頂不住這樣剝削啊!」

「多去曬太陽啦。阿媽常講:多見陽光,身體健康。」

「你見過影子曬太陽嗎?」

亨利只得乾笑兩聲。影子總是背着陽光,站在陰暗處,難怪它看什麼事都是負面,像個幼稚的「憤青」。但亨利不怪它。從幼稚到成熟,誰沒有一個成長過程呢?

記得小時候,阿爸特地在晚上帶着他、阿妹和細佬,去尖沙咀海邊觀賞對岸中環摩天樓的燈光。漫天的燈光就像天上的銀河倒落在海港,靚到爆!美極了!

阿爸指着對岸的燈光:「樓越高、燈越亮的地方,掙的錢就越多!」他告訴兄妹三人,能在中環打工的都是「專業人士」,像會計師、律師、牙醫什麼的,總之是那些白領中的白領。

那晚,阿爸的話在亨利心頭點亮了一盞燈……直到亨利成了「中環人」之後,他才明白,在那些大樓的燈光後面是成千上萬個白領男女,就是因為他們天天晚上要加班,因而維多利亞海港的夜空才會有那麼美麗的星光。

做會計師,OT是家常飯。其實,有OT是好事,說明公司招攬的生意多。有生意做就有錢收。再說,香港哪家公司不加班?「客戶是上帝啊!」亨利既是鼓勵自己,也是講給影子聽:「客戶要得急,又經常改主意,因此我們就得加班做。填工時單時,老闆會看到我們做了多少工時。」

「咳,你以為老闆真的關心嗎?」員工加班,公司不需付加班費,也不用補假,所以客戶和老闆當然要讓員工多多加班啦。影子奇怪,這麼明顯的事,亨利為何看不到?它忍不住譏諷了一句:「在工時單上老闆看到的只是一條數字,而不是一條人命!」

亨利每天的工作就是處理數字,卻從未想過自己在他人眼裏也是一個數字。影子的話像一根魚刺,卡在喉嚨裏讓他無法嚥下去。

在亨利的眼中,會計師是一個高尚的職業,是上流社會的一員。窮人是請不起會計師的,有求於會計師的都是本地或內地的富人。別看他們是數學白痴,卻比會計師更能算計。他們越是心急,亨利就越能感受到自己的價值和權力,得到越多的滿足感。

不過,亨利懶得給影子解釋。他看出影子的思維仍停留在他的大學時期,而沒有跟着他一起成長。因此,如今他們之間已沒有多少共同語言了。

中環的夜色越來越迷茫。路過服裝店時,亨利如常在櫥窗前停下。女模特兒今天換了一身白色的套裝,胸前別着兩朵紫色的蘭花,冷艷襲人。世上只有她能在深夜等着他下班吧。正當他們四目相望時,亨利聽到影子在背後問:「老闆讓你把那條數做得漂亮點,是什麼意思?」

亨利出了一身冷汗,渾身的睡意都嚇跑了。他正在為一家上市公司審計財務報表。老闆的話是暗示他誇大收益,掩蓋虧損,以便讓公司的業績看上去是盈利的。

最近一年,這家公司的股價一直走低。不過,待到公司公布業績時,股民看到公司的盈利在增長,就會紛紛買入股份,令公司的股價大升。倘若有人預先知道股價的走勢,那麼他就可以從股市中大賺一筆。

「我不記得老闆講過這個話。你從哪裏聽來的?」亨利盡量讓聲調平淡。

「昨天晚上,老闆在他的房間跟你講話時,我在椅子下面聽到的。」影子的口氣很肯定。

亨利想起小時候養的那條大黃狗。有一天他不小心打碎了一個花瓶,怕被家人罵,就向阿媽說,花瓶是大黃狗打碎的。站在身邊的大黃狗好像聽懂了他的話,用一種怪怪的眼神望着他,「汪汪」叫了兩聲。那天阿媽罵了大黃狗,阿爸還用藤條打了牠兩下。從那以後,大黃狗再也不理亨利,再也不像過去那樣前前後後跟着他。

阿媽總說大黃狗通人性,聽得懂人話。幸虧大黃狗不能把看到的事講出來……但影子會把聽到的事講出去嗎?一旦講出去,傳到財匯局或警方的耳朵裏,那將導致可怕的後果!亨利感到頭頂冒冷氣。他追問影子:「我們離開房間時講的話,你也聽到了?」

聽到亨利的聲音變得嚴厲起來,影子躲進樹影裏:「不,不。你們關燈後,我就不在了,也就聽不到你們講什麼。」

影子的回答並沒有讓亨利放心。十幾年來,影子在辦公室、會議室、茶水房和衛生間,不知聽到了多少事、多少秘密。它知道的太多了。誰能保證它的嘴巴不會亂講?

亨利的臉色讓影子感到害怕。它抓住路邊的鐵欄杆,說:「跟着你天天加班,身體越來越差,說不定哪一天過勞死。」它不止一次見到有人在辦公室暈倒,還聽說其他會計師行有人過勞死。「我,我要離開你。」它鑽到欄杆的另一邊,想把自己與亨利分開。

「你不能離開!人不能沒有影子!若沒有你,同事們會怎樣看我?他們會把我當成無魂的人!」亨利揪住影子的腳,用力把它拉扯回來。

影子有氣無力地躺在亨利的腳下,滿身是傷,但嘴裏仍唸唸不休:「讓我離開吧,讓我走吧,求求你!」

一隻貓出現在街口,弓着背,豎着兩耳,一對幽綠的瞳珠在黑暗中漂浮。亨利心裏很亂,像有兩隻爪子在撓他的心口。再過一兩個鐘,天就亮了,中環就復活了。他暗暗地從口袋裏拔出一支筆,猛然撲向影子,把筆尖狠狠刺進它的胸部,再穿過它的身體,戳入地上的磚縫……亨利本想大哭大嚎發泄一下,可是哭不出聲,只把嘴角彎了彎。

影子被亨利壓在身下,喘不過氣,昏了過去。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它被救護車的尖叫吵醒。在嘈雜的人聲中,它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那是公司的秘書小姐:「他太搏命了,同事都說他早晚要……唉,這麼年輕就走了!」

兩個穿白制服的人抓住亨利.黃的腳和肩膀,把他抬起來。影子知道,這是分開的時候了……

.方元 香港作家,建築藝術評論家,著有散文集《蘇格蘭之夏》、建築藝術評論集《一別鍾情》和《一樓兩制》等作品。

【作者:方元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亨利與影子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