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七警事件——吳鵬飛:我建議,香港的司法權要抓在自己手裏

七警事件——吳鵬飛:我建議,香港的司法權要抓在自己手裏

官最近的一個判例,震驚了內地,令中國人民十分愕然。七名執行公務,依法驅散占中鬧事分子的員警,被判入獄,不得緩刑,不得保釋,必須立即收監。這七名員警中間,有兩名只是在現場執勤,對其他員警果斷驅散占中頑固分子,只是看了幾眼,也一樣獲刑。而港毒分子曾健超,非法“占中”期間,曾向11名警員潑灑尿液,襲警和拒捕罪成立,可最後判決的刑期僅僅是監禁5周!並且可以保釋,也就是交了錢,就可以放人。

 相信絕大多數國人,都會被這個荒唐、無恥的判決氣得發抖,也領教了西方人的法律公正。但是,大陸有一些法律黨人士,居然為之叫好,稱這是真正的司法獨立。你們看,我們國家確實有這樣一小撮人,凡是於國家民族不利的事情,他們必然擊節叫好,枉披了一張張中國人皮,不像是人養大的人。我想,可能直到這時候,多數國人才知道,原來香港的法官,絕大多數是英聯邦國家的公民,感情都不是中國人啊。簡單說,香港的司法權掌握在外人手裏。

 實際上,香港上一屆非常任法官共計18人,僅陳兆愷一人是純中國籍,絕大多數為英聯邦國籍。本屆17人常任和非常任中,僅有2人為中國香港籍,其餘均為雙重國籍或他國國籍。判決七名警員有罪的法官,叫杜大衛。1957年生於英國,1979年在英國諾丁漢理工學院取得文學士(法學)學位,1994年在香港大學取得法學碩士學位。1982年在英國及香港取得事務律師資格,1994年在香港獲大律師資格,1994年獲委任為常任裁判官。

 大家應當知道,這樣的法官,在港英時期對待員警暴力執法卻是另一種態度。省港大罷工,港英員警製造了駭人聽聞的“五卅慘案”和“沙基慘案”屠殺數十人。1952年“三.一”事件,員警開槍打死一名工人,百多人被捕。1956年九龍暴動45人被警方槍殺。1967年香港華資企業工人罷工,員警殘酷鎮壓,188人被捕。1967年大舉逮捕左派人士,關入集中營加以虐待。在所有這些鎮壓活動中,被逮捕者多數被毆打,被判刑,員警則被大大嘉獎。

 們來比較一下,“占中”期間,警方雖然拘捕了近千人,但截至2015年12月,被定罪的只有74人。“占中”者衝擊立法會大樓並用鐵馬撞破大樓玻璃及大門,又擲石及搬動渠蓋用來破壞,這種刑事罪行若在港英時代的話,其刑罰最少判監一年以上,以及判罰所毀壞公物應賠款,包括重新裝修及安裝費等等,所需費用最少也要一百萬元以上。然而,主審法官卻輕描淡寫地對四個“占中”破壞者作出裁決:判150小時社會服務,另各付堂費五百元。

 凡此種種,不能不讓人陷入深思。司法權如果掌握在西人手裏,香港在大是大非問題上就會是非不分,黑白顛倒,對港毒分子的縱容和包庇,就可能愈演愈烈。而員警遇到港毒分子尋釁滋事,就不再敢挺身而出與之鬥爭,長此以往,正義不彰,邪氣上升,靠全國人大一件件釋法干預來救濟,太被動,太瑣碎,太麻煩,也顯得不夠正常。因此,最好的辦法就是對基本法進行一次規模化的修訂,總結基本法運行20年的經驗,推出基本法的第一個修正案。

七警事件——吳鵬飛:我建議,香港的司法權要抓在自己手裏

 美國1787年有了憲法,到今天230年,平均每8年半通過一次憲法修正案。基本法20年了,系統修訂理所當然。基本法,是建立在國家憲法,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司法獨立,漸近政改,政策50年不變等基本原則之上的。這些原則體現了實事求是的精神,表達了祖國的博大胸懷和高度善意,為穩定香港社會,回應國際關切,確保主權收回,實行平穩過渡,發揮了重要歷史作用。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所有這些原則都建立在一定的前提下。

 我們要旗幟鮮明地表明,任何權利和義務都是對等的。一國兩制,不能只談兩制不談一國;港人治港,前提是你們要治理好香港,如果治理不好,港人治港就不是不能改動的原則;高度自治,但是不能搞港毒;司法獨立,但是不得損害國家利益。也就是說,如果這些重要的原則和基礎被損害的時候,必須進行調整,修改,甚至收回。如果情況變了,大陸仍不加以調整,作繭自縛,問題就可能愈演愈烈。因此,我個人有以下基本法修改建議,供參考。

第一,大陸政治家可以參與香港特首的競選。香港回歸以來,特區政府在基礎建設,公共服務,經濟發展,改善民生等方面作為不大,普通香港人沒有從回歸中體會到獲得感,相反倒是李嘉誠等大資本家如魚得水,大發橫財。港人治港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是,香港不缺金融貿易企業管理人才,但缺乏獨當一面,縱橫捭闔,具有超強治國理政能力的政治人才,而大陸這樣的人才比比皆是,基本法應該考慮,為大陸省部級政治家參加特首競選鋪平道路。

 第二,特首應當被授予更為廣泛的行政權力。由於香港社會一直運行在總督獨裁的模式下,所謂是三權分立只是一個二級治理結構。回歸以來,中央政府充分放手,實際上給予了香港高度自治的政治權利,恰恰是三權分立的模式,使港府成為一個弱勢政府,處處受到掣肘,很難有所作為。應當考慮給予特首足夠授權。政改設計的關鍵,是要在全國人大下設一個特首候選人審查機構,對特首候選人,要求擁護憲法、基本法,是成年香港居民,中國國籍。

 第三,中央人民政府要設立副總理級的特派員。特派員直接對中央政府負責,長駐香港,負責外交、國防,並淩駕於香港行政、立法、司法之上,成為代表國家行使最終裁判權的特區最高首長,比如可以防止以上荒謬判決國家不能立即糾正,造成惡劣影響。特派員定期回京述職,向全國人大和中央政府報告工作。特派員由總理提名,人大批准,國家主席任命,任期四年。如表現不理想,也可中途撤換。他的工作的考評,應由中央政府組織進行。

 第四,成立中共香港特委,廣泛吸收香港人民入黨。要樹立依靠廣大香港人民治理香港的思想,依靠上層人士和大資本家治理香港的政策應該做出相應調整。作為中國的領土,應該明確允許中共設立地方機構,成立中共香港特別行政區委員會,在香港廣泛建立基層黨組織,吸收香港人民加入進來,不能讓香港只有反黨仇中厭華的聲音,熱愛黨熱愛祖國的聲音也要堂堂正正響起來,共產黨,應該光明正大地在香港獲得宣傳自己理想和主張的機會。

 第五,必須要求香港就二十三條限期完成立法。要通過有計畫的大規模的宣傳,告訴香港人民,依照基本法的要求完成二十三條立法,是香港對祖國的神聖義務,是不可推卸的責任。任何在香港從事港毒、臺毒等分裂活動的勢力和言行,必須受到法律的嚴厲追究和制裁。任何外國組織,不得在香港這塊中國的土地上,從事顛覆中國國家政權、中國共產黨的敵對活動。要給香港人民解釋清楚,此項立法,和保障新聞與言論自由沒有任何衝突。

七警事件——吳鵬飛:我建議,香港的司法權要抓在自己手裏

第六,對香港的司法制度要加以全面改造。基本法應該考慮設立一個逐步轉換的過程,規定在一個十年期限內,常任法官和非常任法官,必須全部由中國國籍的法官擔任。應該由全國人大基本法會員會提名法官,特首任命。香港的法律應該進行大規模重修,建立法典,要在一個規定的時間內,完成轉換,不再適用普通法,從而逐步與大陸法系相銜接。香港的終審法院,其法官必須全部為中國國籍,並且擁護和宣誓效忠國家憲法和香港基本法。

 第七,要有一個香港與內地經濟一體化的時間表。基本法在修訂時,可以考慮有一個明確的時間安排,比如在未來二十年,逐步實現香港與內地經濟的一體化,法律制度的銜接,海關讓人民自由進出。香港原來的港口與窗口優勢,人才與制度優勢,購物與娛樂天堂的優勢都已經不復存在,香港正在被邊緣化,照目前深圳和香港發展的速度,再過十幾年,香港的GDP可能只及深圳的一個區了。很顯然,香港的出路,就在於和內地經濟貿易實現一體化。

 第八,香港應該向中央人民政府繳納稅賦。回歸時為了表現祖國人民的深切關懷和無限珍惜,表示祖國母親對遊子的疼愛和殖民宗主對香港的剝奪的根本不同,不要求香港向國家交一分錢,是一項氣度恢弘的制度安排。但是,20年過去了,香港不應該無限期享受祖國人民的免費午餐。香港也包括澳門,應該和其他省區一樣,作為祖國大家庭平等的一員,作為比較發達的地區,應該分擔國家駐軍,國防建設,外交等費用,這將有助於培養港人的國家意識。

來源:吳鵬飛說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七警事件——吳鵬飛:我建議,香港的司法權要抓在自己手裏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