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基礎仍需鞏固

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基礎仍需鞏固

2018年4月,我國國內工業生產穩中有升。具體來看,4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7.0%,增速比上月加快1.0個百分點。二季度作為開工季,前期需求明顯釋放,企業生產的積極性較強。進一步的分析可以從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消費、投資、淨出口)方面進行。

消費方面,4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28542億元,同比增長9.4%,增速比上月回落0.7個百分點。同時,隨著償貸壓力增大,可能會略微抑制居民消費能力。不過值得注意的是,4月中央政治局會議再次提出“擴大內需”,消費升級將成為擴大內需的重要組成。

投資方面,1-4月,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增長7.0%,較1-3月回落0.5%。地產投資1-4月同比增長10.3%。在金融監管及房地產調控雙重壓力下,房企傳統的融資渠道受到限制。但值得注意的是,國家對租賃房和保障房的支持,在一定程度上放緩了房地產投資增速的下滑。基建投資在規范PPP項目及規范地方舉債融資行為的背景下,1-4月仍增長12.4%。制造業投資受益於專用設備、通用設備及汽車等相關制造業投資的改善,1-4月高端制造業投資快速增長,高技術制造業和裝備制造業投資同比均增長7.9%。

淨出口方面,4月出口增速由降轉升,出口12705億元,增長3.7%。今年1季度,全球貿易複蘇力度放緩,淨出口對中國經濟的拉動已由去年四季度的0.6%下降為一季度的-0.6%。

基於此,未來需不斷增強“三駕馬車”的經濟增長拉動能力,推動消費升級擴大內需,加大投資需求適當放松實體融資環境,尋求淨出口新的增長點,持續推動國民經濟持續健康發展。

總的來看,4月份國民經濟延續了穩中有進、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從內外兩個大環境來看,可以說是外部壓力增大,內部經濟更加求“穩”。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基礎仍需鞏固。

從外部環境看,世界經濟新一輪增長周期高點已過,2018年以來歐美日等發達國家PMI已出現向下拐點,通脹水平出現分化,美國通脹水平已觸2%的加息目標,但歐日通脹仍在低位徘徊,年內美國與歐日貨幣政策仍將繼續分化。鑒於中美貿易關系存在不確定性,料年內美國加息速度不會進一步加快,加息3次仍是市場普遍預期。因此,2018年中國將很難繼續享受全球經濟增長帶來的外需增長紅利。

從內部環境看,年初至今,政策托底經濟的力度漸弱,政策的靈活性增強。去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是未來三年三大攻堅戰之首,年初至今政策在保持調結構防風險的大方向下,更加強調“穩”。4月以來,23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到“擴大內需”,25日貨幣政策定向降准,27日資管新規將過渡期延長,5月3日財政部表示要加大財政資金運用效率,國家在宏觀層面的一些“微調”,顯示出政策從“穩”的態度,這將一定程度上緩解經濟的波動。

從總量角度看,以GDP為核心的指標將繼續保持平穩;從結構上看,雖然有些領域有向下的壓力,但是也不能忽視在有些領域改善也是非常明顯的。關鍵的問題是要分清楚,改善的力量和向下力量哪個更重要。

第一,改善的領域是哪些?工業生產的改善是非常明顯的,工業增加值數據也一直超市場的預期。今年雖然一度因為春節較晚導致的複工較晚而讓市場擔心,但是一旦這個因素過了之後,工業生產還是表現的不錯。為什么工業生產不錯?畢竟從2014年開始,經曆了幾年時間,工業去產能去庫存是非常徹底的,而目前在庫存不高,工業企業利潤不低,總需求並不太差的情況下,工業生產自然會保持不錯。也就是說,工業生產是真正的經曆了此前的調整,現在已經處於非常健康的狀態。

第二,不好的是什么?投資增速不好,特別是基建投資。當然,投資趨勢下行已經有好幾年了,首先下行的是制造業投資和民間投資,而當時房地產投資和基建投資還可以,一定程度上對沖了制造業投資和民間投資。近期制造業投資和民間投資其實已經底部企穩了,基建投資下滑的就比較快。

其實這種切換是非常容易理解的。政府的政策都是逆周期的調控,制造業投資和民間投資是市場化的力量,基建投資則反應了政策的力量。房地產投資其實介於市場化力量和政策化力量之間,既有市場化的部分也有政府調控的部分。當經濟開始下滑,市場化力量對經濟支撐力度減弱的時候,政府開始逆周期調控,大規模上馬基建投資並放松房地產市場,以此來托底經濟。2017年開始,政府發現市場化的力量例如工業生產,出口等開始改善後,政府也就不需要托底經濟了,自然也就會撤出政府化的支撐經濟的力量,例如打壓房地產,開始約束地方政府債務以降低基建增速。所以基建投資的下滑是政府主動而為。

這裏要說一下房地產市場,由於兼具市場化和政府化兩股力量的博弈,雖然政府一直在打壓,但是從市場化方面看,確實房地產市場又非常強,所以兩股力量較量後,房地產呈現較強的韌性,比單純政府化力量決定的基建要好一些。

第三,雖然每個月的消費速度也有波動,但是整體看,消費還是非常的平穩,這可能是中國經濟保持平穩的最大因素。毫無疑問的是,這幾年中國經濟確實是在轉型,和消費相關的領域,吃穿住用行享樂都表現的不錯。每到周末,大的購物中心停車都是麻煩的事情。消費占經濟的比重很高,又表現的平穩,中國經濟數據自然也就非常的平穩。

當然,也又不少分析側重於消費群體的某一個局部,強調各種原因可能導致消費平穩難以延續,但我覺得目前的中國社會,高收入人群,中等收入人群和低收入人群的階層劃分已經非常明顯和清晰。不同的人群,消費的標的差別很大,因此把不同的人群放一起比較並沒有太多的意義。當然,不管什么人群,這幾年都出現了消費升級,也都遵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的人性本質。消費要大幅下降的前提是收入的大幅下降和消費沖動的約束,目前看是不可能的。

綜合上述的分析,我認為從經濟結構上看,還是出現了分化:

(1)經濟中市場化的力量在恢複。例如,工業的超預期改善,民間投資和制造業投資的底部企穩,畢竟前期調整的比較充分,現在改善是有基礎的。出口也是市場化的力量,得益於全球經濟複蘇的大背景,大趨勢也是改善的。

(2)政府主導的力量更多是逆周期的調控,市場化力量不行的時候,政府主導的力量要起來托底經濟,現在市場化力量改善了,政府主導的力量也要適度的退出,畢竟刺激是有副作用。所以,基建的下滑是政府主動調控的下滑。

(3)房地產具備市場化和政府主導雙重特點,表現出較大的韌性;消費處於轉型大背景,也非常的平穩。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必須堅持質量第一、效益優先,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提高全要素生產率,著力加快建設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10月28日,在由上海交大高金學院(SAIF)主辦的SAIF金融論壇上,中國社科院副院長蔡昉就下一步如何提升全要素生產率提出了三點建議:

一是利用農民工市民化的多重效應。穩定勞動力供給,保持庫茲涅茨過程,培育中等收入群體,擴大國內消費需求;

二是出清低效、落後和過剩產能。蔡昉表示,落後產能以夕陽產業、病態企業甚至僵屍企業形式存在,占用有限資源和稀缺生產要素,降低經濟整體全要素生產率,扭曲資本和勞動等要素價格,推高企業和增長成本,使得傳統經濟發展方式得以延續。對此要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三是要靠社會政策托底走出兩難。創造性破壞不能保護落後產能,不保護落後崗位,但必須保護勞動者;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是改革開放發展分享的成功經驗,也是十九大提出的要求;越是社會政策托底有力,越能做到退出無虞。

蔡昉表示,全要素生產率可歸結為配置效率,直接來自產業間和企業間的重配。技術進步並非齊頭並進,而是讓最先最成功創新者使用更多要素和資源,此次十九大報告中納入了全要素生產率,是創新的結果、衡量和途徑。

此外,蔡昉表示,立足於2020年實現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意味著今後三年是集中的攻關期,這是在兩個翻番目標基礎上、面向曆史交彙期提出的更根本的要求,比翻番的任務更艱巨。

根據新華社、光明網、東方財富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財經 » 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基礎仍需鞏固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