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秦蜀之路 青銅之光──秦嶺南北見證中華文明輝煌

秦蜀之路 青銅之光──秦嶺南北見證中華文明輝煌

銘文中最早出現「中國」一詞的西周青銅重器「何尊」,漢中地區的大型銅禮器亞伐方罍,造型獨特、紋飾華麗的獸面紋觥,鐫刻了中國目前發現最早、最完整訴訟判決書的「朕匜」,銘文內容被譽為「最早廉政談話」的四十三年逨鼎,填補中國早期關於偶像崇拜空白的三星堆青銅人頭像……目前正在成都博物館展出的「秦蜀之路:青銅文明展」,首次集結了成都平原、漢中平原、關中平原三地的青銅器。包括五十五件一級文物在內的二百五十餘件青銅器具,從青銅文明的角度展現了三地在青銅時期的輝煌,以及這一時期秦嶺南北文化交流的深度和廣度。

青銅,是人類冶金史上最早的合金,也是一個時代的標誌、一種文明的象徵。中國青銅文明發端於新石器時代末期,至商周時達到鼎盛。在相當長一段歷史時間裏,中國青銅器主要以兵器和禮器為主。而中國青銅文明的區域差異,則體現了各個族群思想觀念和社會面貌的獨特性。

八百里秦川互動交流

秦嶺及大巴山系將秦嶺南北分割為相對獨立的地理板塊,早期人類文明在秦嶺南北的山前台或盆地之中起源、繁榮發展,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區域文化。位於秦嶺兩側的關中平原、漢中平原和成都平原自古就是滋生文明的沃土,商周時青銅文明相繼進入繁榮時期。商代前期,商王朝積極向外擴張,其影響範圍向西到達關中平原和漢中平原,至商代後期,商文化強烈影響着成都平原。

其中,關中平原以各類青銅食器、酒器、水器、樂器構成禮儀體系,大多與商文化同類器形制相近。成都平原三星堆文明以大型青銅立人像、青銅人頭像、面具、神樹、璋形器等作為信仰與神權政治的象徵物,構成了古蜀王國大型祭祀活動的主要器物組合,顯示出濃重的神權政治色彩,反映出與中原商王朝宗廟禮儀制度絕然不同的風格和氣勢。而漢中平原由於處於溝通秦嶺南北的特殊地理位置,其商代銅器群既有地方特色,又與中原文化和蜀文化互有交流。

此次展覽雖名為「秦蜀之路」,但「秦」並不是通常意義上的秦國,而是泛指秦嶺和秦嶺以北的八百里秦川。「秦蜀之路——青銅文明展」總策展人黃曉楓說,三地青銅文明所體現的不同文化內涵和文化交流、互動的存在,既表明了三地在中國青銅文明史上的獨特地位,又為探討古代秦嶺南北的交通線路提供了新的視野和思路。

四川和陝西擁有十分豐富的青銅文明遺存,在中國青銅史上佔有重要地位。數千年來,秦蜀兩地間高度發達的青銅文明,極大豐富了中國古代青銅文明的內容,是中華文明多元一體結構的生動表現,在世界青銅文明格局中也佔據着重要地位。

走進展廳,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造型雄奇、工藝精美的國寶「何尊」。這件西周青銅重器是第一批列入國家文物局公布的禁止出國(境)展覽的文物,此次「亮相」成都博物館,也是它第一次離開寶雞青銅器博物院,在外展出。

「寶雞共有七家博物館的一百六十五件文物,其中包括三十二件一級文物,首屈一指的就是『何尊』。這也是它離開寶雞出展時間最長的一次。」寶雞青銅器博物院副書記肖琦說,何尊的珍貴之處,在於尊底的十二行、一百二十二字銘文。「銘文中『宅茲中國』是『中國』一詞的最早記載,大意為『我要住在天下的中央地區』,其中『中國』是一個方位詞,並不是如今的意思。」

國寶何尊 兩段歷史

肖琦說,這段銘文還記載了兩段歷史,一個是西周早期貴族「何」的祖先輔佐周文王統一天下,且自己受周成王訓誥的殊榮;另一個則是周成王營建東都洛陽的重要歷史事件。「這與《尚書.召誥》、《逸周書.度邑》等古文獻相印證,『何尊』成為這些重大歷史事件的物證。」

值得一提的是,「何尊」除了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外,器物的造型和紋飾也相當精美。「何尊」自上而下有三組紋飾,以動物為主題,作為溝通天地的媒介:上部飾蕉葉紋,其下有蛇、獸面紋組合;中部飾饕餮紋,獸面巨睛利齒,高浮雕的手法讓饕餮眼、眉、口、鼻、角均突出器表;下部除饕餮紋外,還有周人崇拜的鳳鳥紋,以雲雷紋填地,疏密有致,紋飾嚴謹。

寶雞市文物局副局長劉宏斌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何尊」被發現的背後,還有一個令人驚心的故事。一九六三年,陝西省寶雞市賈村鎮村民陳堆在自家後院發現一件長滿銅銹的青銅器,順手帶回家當儲糧罐。後因經濟拮据,陳家人把這件青銅器以三十元人民幣的價格當作廢銅賣掉了。「『何尊』險些被送往冶煉廠回爐冶煉。幸好原寶雞市博物館的佟太放來廢品收購站『碰運氣』,一眼認出這是一件西周時期的青銅尊,向館長匯報並獲得上級部門批准後,以三十元的價格將其買回,成了寶雞市博物館一九五八年成立後收藏的第一件青銅器。」

銅器銘文刻下密碼

此次參展的青銅器不僅數量多、等級高、種類全,而且幾乎匯集了中國青銅器中饕餮紋、鳳鳥紋、雲紋等最主要的紋飾,巧奪天工的造型體現了古人精湛的青銅鑄造藝術,內壁或底部的銘文刻下了解讀歷史的「密碼」,獨特而又有共性的器形則留下文化交流的證據,每一件都值得細細觀摩品味。

一九八一年在陝西省漢中市洋縣小江鄉張村出土的獸面紋觥,讓觀眾可以想像數千年前貴族們觥籌交錯的生活。觥主要流行於殷代中期至西周早期,為盛酒所用。此次展出的獸面紋觥為獸面偶蹄類圓雕動物形象,造型奇特罕見。器蓋作獸首形,器身前流後尾,圓腹下有四蹄足;蓋脊及獸面上鑄小獸及夔,蓋面飾以雲紋為地的夔紋;器身飾以雲紋為地的變形鳥紋,尾部飾卷體夔紋。黃曉楓說,別看獸面紋觥器型不大,但當時要鑄造這樣一件器物,可能比鑄造一些大型青銅器更複雜。「青銅器『一器一範』的鑄造方式,讓每件青銅器都是獨一無二的。」

漢中地區目前發現的最大銅禮器亞伐方罍,出土時是一對,兩器尺寸大小略有不同,但形制與裝飾方法基本一致,皆應是屬於「亞伐」族氏的同組用器。本次展覽中的亞伐方罍為較大者,器蓋為廡殿四阿式,裝飾以雷紋為底的倒置卷角獸面紋;罍體直頸、圓肩、弧腹、凹底,頸部一周裝飾以雷紋為底的連體獸面紋,與器蓋紋飾上下呼應,左耳內側壁鑄有銘文「亞伐」。

「欣賞這件43年逨鼎,除了看外部器型,內部銘刻的中國最早監察官的故事也值得一觀。」此次展覽的執行策展人魏敏說,二○○三年陝西寶雞眉縣楊家村窖藏出土了十件「43年逨鼎」,形制、紋飾基本一致,鼎內均鑄有銘文,內容相同。此次展出的這件編號為丙的逨鼎銘文達三百一十六字,記述了周宣王四三年(公元前七八五年),「逨」因治理林澤有功,周宣王欲冊封他為監察官的故事。這說明,早在西周時期就已設有監察官,而鼎上的文字則詳細記錄了周宣王對監察官「逨」進行「任前廉政談話」的場景。

事實上,由於寶雞多地出土的青銅器上大多有銘文,為人們研究當時歷史提供了有力證據。在典籍記載裏,匜是在洗手時盛水從上向下澆手的盥器,與下邊用於承接洗手水的盤組成一套沃盥之器。此次展出的「朕匜」,器蓋連文,器腹底鑄銘文六行、蓋內鑄銘文七行,大意是一個叫牧牛的人狀告他的上級,被審理此案的官員伯揚父認為是誣告並進行判決。一百五十六字的銘文銘刻了中國目前發現最早、最完整的訴訟判決書,被冠以中國「青銅法典」的美譽。

此次展出的青銅禮器「禁」,還講述了中國最早的禁酒令故事。魏敏說。殷商貴族嗜好喝酒,王公大臣酗酒成風,荒於政事。為汲取商因縱酒而亡國的教訓,周公命令康叔在殷商故土衛國宣布禁酒令,傳達了「無彝酒」「執群飲」「禁沉湎」等禁酒思想,是為《酒誥》。「禁」這一青銅禮器,應該就是誕生於這一背景之下。

展覽上,四川省如廣漢三星堆博物館藏青銅人頭像,金沙遺址博物館藏銅人面形器,茂縣牟托一號石棺墓、青白江雙元村春秋戰國時期船棺墓群、彭州戰國窖藏等出土的青銅器等,也展現了商周至戰國時期蜀地青銅文明的璀璨。

「秦蜀之路:青銅文明展」將展至十一月十一日,後期還會有多件重磅展品加入。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秦蜀之路 青銅之光──秦嶺南北見證中華文明輝煌

讃 (8)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