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香港仔水上生活二三事

香港仔水上生活二三事

圖:香港仔避風塘毗鄰,今天已有不少高樓

同是漁村,位於距離屯門三聖村約一小時車程的香港仔,卻別有一番風味。現在香港仔已成為一個新興的住宅區,高樓林立,但這裏已上岸的漁民仍記得曾經的盛況——水上的生活,水上的規矩,以及喜愛的燒味。

香港許多知名的漁村中,香港仔可以說是最有歷史地位的,因香港之名源自這裏。據《新安縣志》記錄,這一帶本是香港村,一八四一年英軍於赤柱一帶登岸,香港村有個名為阿群的漁民用水上人家的方言,介紹此處是「香港」(音,「康港」),自此,「香港」便有了英文名「Hong Kong」。

即使時代變遷,但對於香港仔的居民來說,岸上與水上依舊恍若兩個世界。一名住在香港仔的朋友阿廷說過:「雖然我從小就在香港仔長大,但是對於漁民的生活完全不熟悉,甚至從未跟漁船出過海,最大的生活交集就是阿媽經常向漁民買水產。」事實上,相較於陸上居民,世代生活在艇中的水上居民,也是香港原居民群體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因為缺少交流,水上人家的生活對於岸上生活的人來說,顯得愈發神秘。黎志棠、黎志邦兄弟對水上人家關注研究多年,並一一記錄,向外界展示了大多數人所不熟悉的水上生活。

由酒艇到海鮮舫

莫以為水上生活單調,僅僅是對着茫茫大海。事實上,水上的生活依舊多姿多彩,不同的艇各司其職,如住家艇、水艇、粉艇等,滿足漁民日常的生活補給。住家艇,顧名思義是水上人家居住的艇;水艇則是為他們提供淡水補給的艇;粉艇猶如流動小食攤檔,最美味的是粉艇上的魚蛋粉、雲吞麵等,湯底用足料大地魚熬製,清甜鮮美。

除日常起居外,水上人家每逢節慶也會舉辦宴席,這時漁民會到「歌堂船」(亦稱「酒艇」)慶祝。這種船的上蓋棚,可用於賓客欣賞戲曲(以粵曲為主)助興。而且水上人家吃的大多是流水席。據漁民陳叔回憶:「以前宴席通常最少都會辦一整日,因漁民的時間各有不同,很難遷就,所以不同的人在不同時間到席,早到的賓客食完出海工作,一早出外捕魚的親朋則於下午歸來後才參加。」後來因漁民生活逐漸富裕,裝修華麗的「海鮮舫」應運而生,而作為「海鮮舫」前身的「歌堂船」逐漸消失。

黎志棠、黎志邦介紹,過去有三家海鮮舫,分別是珍寶、海角皇宮和太白,每到晚上霓虹燈亮時,富麗堂皇的海鮮舫招牌倒映在海面,襯托點點漁火,是一片富饒的漁港夜象。早年海鮮舫停泊在湖南街海傍,直至一九七八年後避風塘填海,海鮮舫改泊在深灣西面近鴨脷洲處的現址。現時香港仔依舊保留兩家海鮮舫,珍寶和太白,有接駁的舢舨接送食客往返於香港仔海濱公園和海鮮舫。

遇颱風或失家當

水上人家平日裏也有娛樂,例如打麻將。「一船拖鞋」是黎氏兄弟分享的一個充滿趣味的故事。漁民閒時會相約到某一家人的艇上打麻將消遣,偶爾起癮也會小賭一把,與此同時,巡邏的水警收到線報會前往捉拿賭博的漁民,但大多時候,水警見到的只有一船的拖鞋,拖鞋的主人卻不知所終。因為漁民一般在船上習慣赤腳,出門才穿鞋且以拖鞋為主,當漁民收到消息水警即將到達,立即四散,拖鞋便被遺留在現場。有「賭」,亦有「黃」,香港陸上有「一樓一鳳」,水上有「花艇」,但隨時代變遷,這些往事也變成了故事。

水上生活雖然充滿歡樂,但也充滿了風險。香港每年都會受到颱風吹襲,在岸上的居民都時有受到颱風影響致財產損失,在水上生活的居民更首當其衝,嚴重的時候還會因颱風而丟失性命。黎志邦說,據資料記載,在天文預測和資訊發布不發達的年代,水上居民只能憑經驗預測天氣。一九○六年的風災是香港歷年人命損失最嚴重的一次,死亡人數約一萬五千人,約佔當時香港三十二萬人口的5%,且其中九成為水上居民。而按照往日水上人的習慣,會買金飾和金條作為儲蓄,收藏於船的艙底,被稱為「艙底石」。所以,漁船對於水上人來說除了是生產工具,還是保護家庭和財產的重要處所,一旦不幸遇上風災或海上意外,一切將付之流水。

有水上人家自稱「玻璃家庭」,因為每天都要承受較高的生活風險。但生活於這些浮家泛宅的居民,當年大多不願意上岸生活,偶爾有部分漁民會選擇在岸邊建造棚屋居住,他們大部分仍願意擁有一艘「住家艇」停泊於避風塘內,作為家庭的居所,減少女性出海面對的風險。

黎志棠分析,一來因為水上居民對此種生活模式還有強烈的歸屬感,習慣水上的生活;二來是對房屋沒有概念。有趣的是,水上人還有「暈街浪」的說法。曾經有漁民說:「飼養在船上的狗隻,當牠們走到岸上,會四肢發軟不敢舉步,何況世代居於水上的人。」

漁業演變創商機

六十三歲的周其仲身為正宗「香港仔」,而且是香港漁業歷史的見證人。「爸爸以前在陽江做『傍船』,即海上保鑣,一九四九年解放後來到香港,初時在塔門落腳,未幾移居香港仔,我是由香港仔岸上的接生婆助產出世。」周其仲說,他有三兄兩姐,另有兩哥一姐是同父異母,三哥最初做魚販,向漁民收魚再向魚欄批發,四哥則做蝦艇。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漁船開始機械化,漁業日趨繁盛,漁民出海捕撈愈航愈遠,三哥見機不可失,開始經營「雪艇」生意,向牛奶公司購入冰磚,鑿成小塊賣給漁民,以保持漁獲新鮮。他續說:「當時我讀初中,暑假就幫哥哥扯大纜,將牛奶公司的生雪吊落躉船上。」他與兄長抓緊漁業演變的脈搏,發展商機。

隨時代發展至七十年代初,香港仔九成漁船相繼裝上柴油引擎,其兄乘勢轉行售賣油渣,建造香港仔第一艘鐵殼配油船,以流動應召方式為漁民補充燃油,周其仲中學畢業後,協助打理生意。到八十年代,香港工業愈來愈蓬勃,漁業開始式微,漁民逐漸轉至工廠打工,遷到岸上居住,但不擅辦理買樓手續,於是他和兄長化危為機,介紹及協助相熟漁船客戶買樓。

時至今日,他成了區內著名的地產代理,是香港仔的傳奇。香港仔帶挈他風生水起,他也從不忘本,不斷回饋香港仔社區,積極推動漁民文化,如籌辦天后誕巡遊、神功戲等,並積極傳揚香港仔的歷史,也與黎志棠、黎志邦兄弟一起令這裏的漁民文化得以流傳。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香港仔水上生活二三事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