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高手是持續性自律,妳是間歇式自虐

一位寫作圈的年輕朋友,常和我交流,他文筆不錯,才華滿溢。

但從筆兩年,仍粉絲了了,爆款平平,來向我求教。

我說寫作這東西太個性化,沒什麽好建議,但有一點,就是尋找個榜樣。

小夥問我的榜樣是誰,我說了一個自媒體作家的名字。

高手是持續性自律,妳是間歇式自虐

對方很驚訝:

“徐老師,妳仰慕他啊?他的文章都是陽春掛面,沒啥看頭,每次就寫千把來字,回答些讀者的問題而已......”

我說:“可妳知道嗎?人家每天都會寫篇,堅持了15年,有幾個人能做到?這就是我佩服的地方。”

那作家,是我MBA教授的朋友,5年前,在深圳聚過幾次,情況比較瞭解。

他不僅要寫作,還要管理生意。

十幾年來,每天6:00準時起床,跑步,寫作,閱讀,工作,直到晚上10:00,喝杯小酒,睡覺覺。

正是這種機械的,枯燥的日常,支撐了他在自媒體領域,成為個讓人馬首是瞻的人物。

而且最有意思的是,有次我問他:“這種極致的自律是如何修煉的?”

他很詫異地回我:“這不是什麽自律,就是種生活方式而已。”

我當時就被雷到了,我們無法忍受的人間煉獄,竟是別人的茅廁角,如此日常,不需要動員。

其實想想,見過諸多優秀之人,貌似都是如此:

團建之後,仍趕回公司伏案做報告;

節假日仍然無休止地寫作;

無論多晚,必須敲完最後封回復,才能安然睡去。

這些高手的勤奮和自律,不需要額外的補貼,不需要意誌力的調動,不需要去曬朋友圈,不需要自我感動,更不需要自我說服和強迫。

他們的自律,完全是種巡航狀態,持續、穩定、沒有磕絆,自然而然......

想必,這就是高手和庸者的分水嶺。

話說那位請教我的年輕人,兩年內總計文章也就40多篇,雖有質量不錯的,但還撐不起他想要的名分。

那些文章,如同個個散點,極不規則地分佈在時間橫軸兩側。有時兩個月發不出篇,有時又周連發5篇。

這種落差極大的節奏,想必也對應他的心境,有時雲中漫步,悠然南山,有時又雞血滿格,躊躇滿懷。

這應該也是大多數人的常態吧?總是遊走於熱血沸騰和得過且過之間。

鏡中的小肚腩,讓妳懊惱似火,發了毒誓,下了KEEP,朋友圈曬了3天,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狹窄的知識面,讓妳自慚形穢,花了重金,購書堆,半年過去,折頁永遠停留在序言......

老闆的惡嘴臉,讓妳覺得夠了,妳要主宰命運,於是報了打線上課程,20分鐘的學習,感到身心俱疲,好吧,吃兩把雞,補償下......

多少人不都這樣嗎?挫折之後,狂虐自己兩把,只消風聲剛過,便雲淡風輕。

這種場景,味上演,猶如推巨石的西西弗斯,嘿休嘿休地推上去,嘩啦嘩啦地滾下來,無限循環,永無止境。

而很多人,卻又脹滿了野心,想靠這點激情澎湃,就去兌換人生頂點,哪有這麽便宜的事?

這世界上有兩種力量,種如璀璨煙花,種如流深靜水,前者短絢彌散,後者捐捐不息。

高手是持續性自律,妳是間歇式自虐 

就像前文那位作家說過的段話:

寫作這東西,貌似拼的是才華,其實拼的是穩定,如果這是妳的職業,妳就不能靠靈感來維持,就像個麵包店的師傅,客人都在櫃等了,妳卻說,不好意思,我今天沒靈感,做不出來......

有點寫作經驗的人,應該明白這話的深意。

靈感這東西,誰都會有,誰沒點特殊的經歷,或者獨到的觀點?某次天作之合,篇美文即可應運而生。

可最難的是穩定的輸出。那意味著,無論心情好壞,刮風下雨,頭疼腦熱,姨媽串門,小孩早戀......樣樣妳都得丟下,頭紮入字海,物我兩忘,天天如此。

所以,任何事只要加上“天天”兩個字,就老厲害了。

就像村上春樹,天天早上4:00起床,跑10公裏,然後寫4000字的文章,幾十年來,雷打不動。

很多人說村上寫作有天賦,唉,人家根本不用拼天賦好嗎?就憑這種自律和穩定,足以碾壓大多數人。 

反觀大眾寫手,開始寫字前,莫不是先調試下心情,選個舒適的環境,來幾次深呼吸,再泡上杯咖啡,然後不停自我建設:

“我要開始寫了,我現在就要開始寫了,今天我定要寫篇爆文!!”

剛剛矯情沒會,微信頻頻閃爍,吃雞戰友呼喚,淘寶到貨通知。

好吧,今天先到這裏,再選良辰吉日,繼續奮鬥......

妳看,這就是高手與庸者的區別,有句話說得好:

“作家不能有了靈感才寫作,這才叫職業精神吶。”

不僅是寫作圈,在商界更是如此,這種持續性自律簡直就是標配。

看看李嘉誠,無論幾點睡覺,清晨5點59分必起;然後讀新聞,打個半小時高爾夫,去辦公室工作,氣呵成,延綿生。

喬布斯,更不用說,年輕時就開始每天淩晨四點起床,九點前把天工作做完,自律得像個瑞士鐘表。

中國企業家明星,雷軍,更是持續性勞模,但他還總是山望著那山高。

次,他去訪問韓國三星集團,談及首爾高峰期堵車,三星幾個副總裁都很木然,表示無感。

追問後才得知,這幾個副總裁幾十年來,都是早上六點到公司,晚上十點回家,經常見識首爾的夜景,卻罕見首爾的熙熙攘攘。

雷軍也被雷了,感慨到:“真是沒有隨隨便便的成功。”

所以,這個世界可怕的是什麽?

比妳優秀的人,比妳更勤奮更自律。

那麽,這個世界最可怕又是什麽?

這些優秀而勤奮的人,還總覺得對自己下手太輕,自己勤奮的級別太低。

這讓我想起電影《阿飛正傳》中的詞:

“有種鳥是沒有腳的,它只能直飛呀飛呀,飛累了就在風裏面睡覺,這種鳥輩子只能下地次,那次就是它死亡的時候。”

也許妳會質疑,說那些大人物,之所以勤奮,是因為在那位置上,是不得已的事。

我覺得應該反過來看:正是因為他們自覺而持續的勤奮,才能將他們送到那個位置上。

所以,如果妳身在職場,人微言輕,家境平平,那麽持續性的自律和勤奮,就是妳不多的出路之

我在500強時的位領導,和我年紀相仿,所以他剛到任時,我頗有點不服。

可他那股勤奮勁,卻又讓我膽寒。早上最早來,晚上10點才走,老闆的交待不離手。

最難忘的是,次年終總結會,全公司去外地召開,大家喝得呼風喚雨,汙穢滿地。

宴會結束,各種敘舊相約,要麽地攤擼串,要麽酒吧幹吼。

可那位領導,人回到酒店整材料,老半夜還電話問我數據。

當時我就服了,我要是500強老闆,不讓他當領導,讓誰當啊?

所以,我們經常抓著自己的頭發,遍又遍地問:我也曾經很努力啊,為啥晉升的總不是我?

其實,區別就在這兒,妳的勤奮總是過去完成時,人家的勤奮是現在進行時,永遠的現在進行時。

我知道妳想說啥:“什麽過勞死,什麽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我只想回答兩點:

、就多數人的勤奮程度而言,根本還配不上“過勞死”這麽光榮的稱號;

二、人生就是場選擇,妳選擇了安逸,就別去抱怨自己的平庸。

想起電影《霸王別姬》個橋段:

小癩子帶著小豆子看名角兒唱戲,他滿眼仰慕地問:

“我什麽時候才能成個角兒啊?”

師傅說:“人吶,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

來源:良大師

位寫作圈的年輕朋友,常和我交流,他文筆不錯,才華滿溢。

但從筆兩年,仍粉絲了了,爆款平平,來向我求教。

我說寫作這東西太個性化,沒什麽好建議,但有點,就是尋找個榜樣。

小夥問我的榜樣是誰,我說了個自媒體作家的名字。

對方很驚訝:

“徐老師,妳仰慕他啊?他的文章都是陽春掛面,沒啥看頭,每次就寫千把來字,回答些讀者的問題而已......”

我說:“可妳知道嗎?人家每天都會寫篇,堅持了15年,有幾個人能做到?這就是我佩服的地方。”

那作家,是我MBA教授的朋友,5年前,在深圳聚過幾次,情況比較瞭解。

他不僅要寫作,還要管理生意。

十幾年來,每天6:00準時起床,跑步,寫作,閱讀,工作,直到晚上10:00,喝杯小酒,睡覺覺。

正是這種機械的,枯燥的日常,支撐了他在自媒體領域,成為個讓人馬首是瞻的人物。

而且最有意思的是,有次我問他:“這種極致的自律是如何修煉的?”

他很詫異地回我:“這不是什麽自律,就是種生活方式而已。”

我當時就被雷到了,我們無法忍受的人間煉獄,竟是別人的茅廁角,如此日常,不需要動員。

其實想想,見過諸多優秀之人,貌似都是如此:

團建之後,仍趕回公司伏案做報告;

節假日仍然無休止地寫作;

無論多晚,必須敲完最後封回復,才能安然睡去。

這些高手的勤奮和自律,不需要額外的補貼,不需要意誌力的調動,不需要去曬朋友圈,不需要自我感動,更不需要自我說服和強迫。

他們的自律,完全是種巡航狀態,持續、穩定、沒有磕絆,自然而然......

想必,這就是高手和庸者的分水嶺。

話說那位請教我的年輕人,兩年內總計文章也就40多篇,雖有質量不錯的,但還撐不起他想要的名分。

那些文章,如同個個散點,極不規則地分佈在時間橫軸兩側。有時兩個月發不出篇,有時又周連發5篇。

這種落差極大的節奏,想必也對應他的心境,有時雲中漫步,悠然南山,有時又雞血滿格,躊躇滿懷。

這應該也是大多數人的常態吧?總是遊走於熱血沸騰和得過且過之間。

鏡中的小肚腩,讓妳懊惱似火,發了毒誓,下了KEEP,朋友圈曬了3天,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狹窄的知識面,讓妳自慚形穢,花了重金,購書堆,半年過去,折頁永遠停留在序言......

老闆的惡嘴臉,讓妳覺得夠了,妳要主宰命運,於是報了打線上課程,20分鐘的學習,感到身心俱疲,好吧,吃兩把雞,補償下......

多少人不都這樣嗎?挫折之後,狂虐自己兩把,只消風聲剛過,便雲淡風輕。

這種場景,味上演,猶如推巨石的西西弗斯,嘿休嘿休地推上去,嘩啦嘩啦地滾下來,無限循環,永無止境。

而很多人,卻又脹滿了野心,想靠這點激情澎湃,就去兌換人生頂點,哪有這麽便宜的事?

這世界上有兩種力量,種如璀璨煙花,種如流深靜水,前者短絢彌散,後者捐捐不息。

就像前文那位作家說過的段話:

寫作這東西,貌似拼的是才華,其實拼的是穩定,如果這是妳的職業,妳就不能靠靈感來維持,就像個麵包店的師傅,客人都在櫃等了,妳卻說,不好意思,我今天沒靈感,做不出來......

有點寫作經驗的人,應該明白這話的深意。

靈感這東西,誰都會有,誰沒點特殊的經歷,或者獨到的觀點?某次天作之合,篇美文即可應運而生。

可最難的是穩定的輸出。那意味著,無論心情好壞,刮風下雨,頭疼腦熱,姨媽串門,小孩早戀......樣樣妳都得丟下,頭紮入字海,物我兩忘,天天如此。

所以,任何事只要加上“天天”兩個字,就老厲害了。

就像村上春樹,天天早上4:00起床,跑10公裏,然後寫4000字的文章,幾十年來,雷打不動。

很多人說村上寫作有天賦,唉,人家根本不用拼天賦好嗎?就憑這種自律和穩定,足以碾壓大多數人。 

反觀大眾寫手,開始寫字前,莫不是先調試下心情,選個舒適的環境,來幾次深呼吸,再泡上杯咖啡,然後不停自我建設:

“我要開始寫了,我現在就要開始寫了,今天我定要寫篇爆文!!”

剛剛矯情沒會,微信頻頻閃爍,吃雞戰友呼喚,淘寶到貨通知。

好吧,今天先到這裏,再選良辰吉日,繼續奮鬥......

妳看,這就是高手與庸者的區別,有句話說得好:

“作家不能有了靈感才寫作,這才叫職業精神吶。”

不僅是寫作圈,在商界更是如此,這種持續性自律簡直就是標配。

看看李嘉誠,無論幾點睡覺,清晨5點59分必起;然後讀新聞,打個半小時高爾夫,去辦公室工作,氣呵成,延綿生。

喬布斯,更不用說,年輕時就開始每天淩晨四點起床,九點前把天工作做完,自律得像個瑞士鐘表。

中國企業家明星,雷軍,更是持續性勞模,但他還總是山望著那山高。

次,他去訪問韓國三星集團,談及首爾高峰期堵車,三星幾個副總裁都很木然,表示無感。

追問後才得知,這幾個副總裁幾十年來,都是早上六點到公司,晚上十點回家,經常見識首爾的夜景,卻罕見首爾的熙熙攘攘。

雷軍也被雷了,感慨到:“真是沒有隨隨便便的成功。”

所以,這個世界可怕的是什麽?

比妳優秀的人,比妳更勤奮更自律。

那麽,這個世界最可怕又是什麽?

這些優秀而勤奮的人,還總覺得對自己下手太輕,自己勤奮的級別太低。

這讓我想起電影《阿飛正傳》中的詞:

“有種鳥是沒有腳的,它只能直飛呀飛呀,飛累了就在風裏面睡覺,這種鳥輩子只能下地次,那次就是它死亡的時候。”

也許妳會質疑,說那些大人物,之所以勤奮,是因為在那位置上,是不得已的事。

我覺得應該反過來看:正是因為他們自覺而持續的勤奮,才能將他們送到那個位置上。

所以,如果妳身在職場,人微言輕,家境平平,那麽持續性的自律和勤奮,就是妳不多的出路之

我在500強時的位領導,和我年紀相仿,所以他剛到任時,我頗有點不服。

可他那股勤奮勁,卻又讓我膽寒。早上最早來,晚上10點才走,老闆的交待不離手。

最難忘的是,次年終總結會,全公司去外地召開,大家喝得呼風喚雨,汙穢滿地。

宴會結束,各種敘舊相約,要麽地攤擼串,要麽酒吧幹吼。

可那位領導,人回到酒店整材料,老半夜還電話問我數據。

當時我就服了,我要是500強老闆,不讓他當領導,讓誰當啊?

所以,我們經常抓著自己的頭發,遍又遍地問:我也曾經很努力啊,為啥晉升的總不是我?

其實,區別就在這兒,妳的勤奮總是過去完成時,人家的勤奮是現在進行時,永遠的現在進行時。

我知道妳想說啥:“什麽過勞死,什麽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我只想回答兩點:

、就多數人的勤奮程度而言,根本還配不上“過勞死”這麽光榮的稱號;

二、人生就是場選擇,妳選擇了安逸,就別去抱怨自己的平庸。

想起電影《霸王別姬》個橋段:

小癩子帶著小豆子看名角兒唱戲,他滿眼仰慕地問:

“我什麽時候才能成個角兒啊?”

師傅說:“人吶,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

來源:良大師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高手是持續性自律,妳是間歇式自虐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