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1970年的政治旋渦:陳毅配合陳伯達大搞“天才論”?

1970年的政治旋渦:陳毅配合陳伯達大搞“天才論”?

“文革”中的陳毅(右三)

上廬山開什么會呢?直到到了飛機場,陳毅才聽說上廬山是參加中共九屆二中全會。

回北京治病的事,更不值得一提了。

1970年8月23日下午4時,中共九屆二中全會在江西廬山開幕。

毛澤東主持全會開幕式。

周恩來宣佈全會議程:討論修改憲法;討論國民經濟計劃;討論戰備問題。

陳毅已經有兩年多不在政治旋渦的中心了。

過去出席這樣的會議常常編在華東組,屢屢遭到華東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等一伙人無端圍攻。

這次上山后,當他被告之大會秘書組將他編在華北組時,他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氣。

現在聽了周恩來宣佈全會議程,知道這是一次務實的會議,并不是著重搞人與人之間的斗爭,更放心了許多。

周恩來宣佈議程后,按程序應是康生作關於“憲法草案”的報告,可是未等康生登台報告,林彪卻搶先發表長篇講話。

陳毅不明就里,以為林彪是黨中央副主席、副統帥,寫進“九大”黨章的接班人,他的講話是事先安排好了的,代表中央的,并沒覺得有什么“異常”。

林彪說:“這次憲法修改草案,表現出這樣的特點:就是突出毛主席和毛澤東思想在全國的領導地位。肯定毛主席的偉大領袖、無產階級專政元首、最高統帥的這種地位;肯定毛澤東思想作為全國人民的指導思想,是全國一切工作的指導方針。這一點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用憲法的形式把這些固定下來非常好,非常好!”

“我最感興趣的認為最重要的就是這一點。”

“我們說毛主席是個天才,我還是堅持這個觀點。”

林彪講完后,康生緊接著講話,表示“完全同意,完全擁護”。

他說:在要毛澤東當國家主席、林彪當國家副主席的問題上,“所有意見都是一致的”,“如果是主席不當(國家)主席,那么請林副主席當(國家)主席。如果是主席、林副主席都不當的時候,那么主席這一章就不設了。”

這時,陳毅不了解上層權力斗爭的情況,不了解毛澤東多次明確表示過不設國家主席,不了解林彪曾在這年4月間打電話給毛澤東建議設國家主席,“否則,不合人民的心理狀態”,也被毛澤東一笑置之,毛澤東一度對別人對他的頌揚表示反感,并動手刪去了即將發表的黨報重要文章上某些頌揚的話,這些幾乎是林彪的原話。

陳毅與毛澤東幾十年相處,對他的天賦和才能是真心佩服的,無條件地心悅誠服地擁護他的領袖地位,所以對林彪、康生等人頌揚毛澤東以及要毛澤東當國家主席等話缺乏警惕,不認為有什么不妥,并不知道林彪包藏禍心,想當國家主席。

林彪的如意算盤是:毛澤東自從辭去國家主席后,他對自己的選擇沒有表示過任何后悔,近年來多次明確表示國家不設國家主席,自己不再當國家主席,如能爭取把設國家主席寫進憲法,召開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時,國家主席一職,就非我林彪莫屬。

陳毅不了解林彪一伙的私下活動,不了解他們鼓噪設國家主席是別有用心的,被完全蒙在鼓里。

由於林彪臨時搶先講話,打亂了大會的進程,原定作國民經濟計劃報告的周恩來,以致沒能在開幕式上講成。

這天晚上,周恩來主持中央政治局會議,討論國民經濟計劃的有關文件和研究分組討論憲法草案等問題。

吳法憲又別出心裁地建議:明天全會各小組聽林彪在開幕式上的講話錄音,學習討論林彪的講話。

這一建議被通過。

8月24日下午起,全會各小組開始學習討論林彪在開幕式上的講話和傳閱、宣講陳伯達等人上廬山后連夜選編的《恩格斯、列寧、毛主席關於稱天才的幾段語錄》。

陳毅所在的華北組,陳伯達首先發言。

他對林彪和毛澤東大大歌功頌德了一番,用他那難懂的福建話說:完全擁護林副主席昨天發表的“非常好,非常重要,語重心長的講話。

林副主席說:這次憲法中肯定毛主席的偉大領袖、國家元首、最高統帥的地位,肯定毛澤東思想作為全國人民的指導思想。這一點非常重要,非常重要。”

隨后就大講特講關於“天才”的問題。

引用林彪的話說,“十九世紀的天才是馬克思、恩格斯。二十世紀的天才是列寧和毛澤東同志”,“毛主席這樣的天才,全世界幾百年、中國幾千年才出現一個。毛主席是世界最偉大的天才”,“現在竟然有人胡說‘毛澤東同志天才地全面地繼承、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提高到一個嶄新階段’這些話是一種諷刺。”

“有人想利用毛主席的偉大和謙虛,妄圖貶低毛主席、貶低毛澤東思想。”

“有的反革命分子說毛主席不當國家主席,喜歡得跳起來了。”

不難聽出,他所說的“有人”,指的是張春橋,張春橋講過“是一種諷刺”之類的話。

這些富有煽動性的發言具有很大的欺騙性,蒙蔽了全組相當多的不明真相的人。

這可是中央政治局五個常委之一的黨內有名理論家的發言,陳伯達“文革”以來又一直以正確路線代表的身分出現,而他所不點名攻擊的人許多人頗有同感,誰會懷疑他心術不正?陳毅對毛澤東是了解的,對他的信仰始終沒有動搖,即使自己現在暫時受委屈,不被理解,也依然如此,對張春橋等人的劣跡也相當了解。

出於對毛澤東的真情和對張春橋等人的義憤,陳毅作了即席發言。

他說:完全同意伯達同志的發言。

否認毛主席是偉大的天才,說這種話的人是反革命。

他們是什么居心?用心何在?不能不引起我的義憤。

我犯過三次大錯誤,是犯錯誤的人,我愿站在林副主席這一方面參加戰斗。

說這種話的人,就是完全否認革命的歷史,只有帝、修、反的走狗才能講出這樣的話。

這種人應該開除黨籍、交群眾批判。

在文化大革命四年之后發表這樣的言論,是一種罪惡,不管他是公開的,還是背后講的。

這種人利用了毛主席對犯錯誤的人的寬大,是不能容忍的。

接著,組里其他人一個個相繼發言,憤怒譴責有人否認毛澤東是偉大的天才,阻撓他擔任國家主席,提出要把這些人批倒批臭。

為了說明毛澤東的偉大和駁斥某些人對他的貶低,陳毅作了補充發言,全面論述了毛澤東歷史上的功績,證明他的偉大,希望他兼任國家主席。

陳毅萬萬沒想到,他的這些發言闖下了大禍,不知不覺中同陳伯達等人的講話調子相近。

8月25日,華北組的第二號簡報在全會印發,立刻引起軒然大波。

簡報中說:大家擁護林副主席的講話,認為對九屆二中全會具有極大的指導意義。

聽了陳伯達等的發言,知道了黨內竟有人否認毛主席是當代最偉大的天才,表示了最大、最強烈的憤恨。

這種人就是野心家、陰謀家,是極端的反動分子,“應該揪出來示眾,應該開除黨籍,應該斗倒批臭,應該千刀萬剮,全黨共誅之,全國共討之。”

簡報中還特地加了一句:“陳毅也發了言”。

吳法憲所在的西南組,葉群、李作鵬所在的中南組,邱會作所在的西北組,由於這幾位干將的帶頭鼓動,煽風點火,他們又是宣講有關“天才”的語錄,又是吹捧林彪的講話,起勁鼓吹設立國家主席,暗示有人反對和貶低毛主席,全會氣氛一下變得緊張起來,紛紛聲討那些反對毛主席的壞人,要將他們揪出示眾。

事態發展大大出乎張春橋、姚文元等人預料,他們驚恐萬狀,趕緊在江青的陪同下去向毛澤東告急,訴說他們對陳伯達、吳法憲等人的懷疑。

毛澤東對全會各組出現的講“天才”、要求設國家主席和要“揪人”的少有的一致行動,有高度警覺,認為這很不簡單,顯然是有預謀的,不能等閑視之。

這天下午,毛澤東當機立斷地找林彪、周恩來、陳伯達、康生等中央政治局常委逐一談話,要他們正視這一最新事態發展。

隨后毛澤東主持召開有各組組長參加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正式宣佈:剛才,他和幾位常委商量,認為現在全會各組討論了不該討論的問題,這不符合全會原定的三項議程。

關於國家主席的問題,大家不要再提了,誰要提誰去當,反正他不當。

如果再繼續這樣搞下去,他就下山,讓你們鬧,再不然就辭去黨中央主席職務。

他嚴厲地批評陳伯達等人在小組會上的發言違背了黨的“九大”的方針,提出應按“九大”精神團結起來,不要搞分裂,不要“揪人”。

根據毛澤東的意見,會議決定全會分組會立即休會,停止討論林彪在開幕式上的講話,收回華北組第二號簡報。

陳毅因為早已離開權力中心,不了解林彪一伙和江青一伙的明爭暗斗,當聽了華北組組長回來傳達毛澤東對陳伯達等人的批評,決定各小組立即休會、停止討論林彪講話以后,才知道問題嚴重,自己竟輕信了陳伯達的話,稀里糊涂地犯了錯誤。

但他還沒看到問題的復雜性,不知道陳伯達還有后台,不知道這伙人為爭奪個人權力進行的宗派活動是有組織有計劃的,現在這些人正在組織撤退。

8月31日,毛澤東在陳伯達所編《恩格斯、列寧、毛主席關於稱天才的幾段語錄》這份材料的空白處,寫了批判陳伯達的犀利潑辣的《我的一點意見》,在全會印發。

文章指出:這個“稱天才”的材料是陳伯達搞的,“欺騙了不少同志”。

“我跟陳伯達這位天才理論家之間,共事三十多年,在一些重大問題上就從來沒有配合過,更不要說很好的配合。”

“這一次,他可配合得很好,採取突然襲擊,煽風點火,惟恐天下不亂,大有炸平廬山,停止地球轉動之勢”。

“至於無產階級的天下是否會亂,廬山能否炸平,地球是否停轉,我看大概不會吧。”

關於“天才”問題,他說“主要地不是由於人們的天才,而是由於人們的社會實踐。”

“這個歷史家和哲學史家爭論不休的問題,即通常所說的,是英雄創造歷史,還是奴隸們創造歷史,人們的知識(才能也屬於知識范疇)是先天就有的,還是后天才有的,是歷史的先驗論,還是唯物論的反映論,我們只能站在馬列主義的立場上,而決不能跟陳伯達的謠言和詭辯混在一起。”

“希望同志們和我們一道採取這種態度,團結起來,爭取更大的勝利,不要上號稱懂得馬克思,而實際上根本不懂馬克思那樣一些人的當。”

毛澤東批判陳伯達的《我的一點意見》,9月2日發到華北組。

全組圍繞這篇批判文章進行了熱烈討論,對陳伯達開展了深入批判。

陳毅清楚,他這回闖禍是單槍匹馬的,頂多是受騙上當、缺乏對那些野心家的辨別能力,跟那伙人沒有任何聯系,毫無相同之處。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他從石家莊上廬山,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對那伙趾高氣揚的人避之惟恐不及,哪會同他們拉拉扯扯。

所以,當林彪一伙挨了當頭一悶棍,正在緊急佈置撤退,告訴他那些手下干將不要再堅持設國家主席了,不要再提“天才”,驚恐萬狀的時候,陳毅倒是不急不慌。

但他并不輕視自己的嚴重錯誤,更不推卸責任。

在9月2日學習討論毛澤東《我的一點意見》的小組會上,陳毅主動作了深刻檢討。

他說:陳伯達在小組會上煽風點火,他立即響應。

這不是上當的問題,而是有他自己的想法。

他說:“我完全忘了自己是一個屢犯錯誤的人,來廬山本來應該是多聽同志們的發言,接受教育,可是我不是這樣,而是在陳伯達發言之后,我以為是我改正錯誤的機會,我立即響應。”

他表示這次“配合陳伯達煽風點火”,又犯了罪,慚愧無比,請求給他嚴厲處分。

9月4日上午和晚上,陳毅在華北組又連續作深刻檢討,表示讀了毛主席的《我的一點意見》,完全擁護,完全同意。

說那篇文章既是揭露陳伯達的,也是針對他的,說大家批判陳伯達,對他也有最深刻的教育。

同時他也說明,“我不知道主席指示不當主席,也不知道22日主席的指示。這不是減輕我的罪。因為我不知道,陳伯達一號召,我就跳出來了”。“我確實不知道修改憲法的經過,不知道主席有五次不當國家主席的指示,這樣說并不是推脫自己的罪責。”

受蒙蔽的豈止陳毅,陳伯達的講話利用了大家對毛澤東的樸素感情和崇高威望,具有很大的欺騙性,使許多人看不清他的真實面目跟著犯錯誤。

現在,大家結合學習毛澤東的《我的一點意見》,一面深入揭發批判陳伯達的嚴重錯誤,一面也沉痛檢討自己上當受騙的深刻教訓。

一度驚恐不安的張春橋、姚文元等人,重又恢復了鎮定,露出了得意忘形的笑容。

一直躲在幕后的老謀深算的康生,也由幕后轉到了前台,頤指氣使,盛氣凌人。

他明明知道陳毅是不了解情況而上當的問題,卻偏要採用移花接木、任意栽贓的卑劣手段,落井下石,胡謅什么廬山這場斗爭是什么“二月逆流與八月紅流合流”,是什么“二陳合流”。

陳毅承認自己有錯誤,而且主動做了檢討,但他不是同毛澤東離心離德,更不是同陳伯達一伙人穿連襠褲,怎么談得上“二陳合流”呢?他不能接受這些強加給他的罪名。

他親自撥通康生住處的電話,要同他理論一番。

可是康生心里有鬼,只冷冰冰地應付一句:“有話以后再說”,就撂下了話筒。

陳毅沒有再找康生,打定主意有話也不同他說。

事情明擺著,康生要把他同陳伯達扯在一起,是想借毛澤東的手把他打倒,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但是,康生的險毒用心沒有得逞,毛澤東不但沒有把他同陳伯達連在一起,甚至沒有具體提及他,只籠統地說有許多人上當受騙。

一連幾天,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央領導人相繼找林彪、陳伯達、黃永勝、吳法憲、葉群、李作鵬、邱會作等談話,要他們中間的一些人作檢討,承認錯誤,氣氛相當緊張,陳毅這里卻是相對平靜的。

這說明,毛澤東心里有本賬,誰是誰非一清二楚。

正當陳伯達和黃、吳、葉、李、邱等一伙焦頭爛額,如坐針氈,為檢討過關而苦思冥想的時候,陳毅卻無事可干,閑得心慌。

本來上廬山之前腹部就隱隱作痛,上山后也一直未見好,現在有了閑暇,注意了服藥調理,適當活動筋骨,打拳和散步,陳毅的癥狀倒也平穩了些。

一連幾天晚飯后,陳毅都要警衛秘書宮恒征帶上手電筒陪他出去散步。

一天晚上,宮秘書終於憋不住了,不禁嗔怪道:“老總,我們每天晚上鉆山溝溝,走小路,你眼睛不好,肚子又鬧毛病,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碰著絆著哪里了,我可擔待不起!”

陳毅便一臉無奈地耐心解釋:“老宮呀,我不是不想走大路!走大路碰到熟人的機會多,我這樣的處境,人家不招呼不好,招呼吧,又給人家添麻煩。

我現在是想念老戰友老朋友,可又不愿意會到他們,來這人跡罕至的山溝溝里散散步,不是兩全其美之計嗎?”

宮秘書沒再說什么,繼續打著手電筒往山溝溝里鉆。

遇到難走的地方,他就停下來用電筒光照著,好讓陳毅走穩走好,伸出手來扶一把。

9月6日,九屆二中全會閉幕。

毛澤東作了重要講話,談到高級干部的理論學習時說:現在不讀馬列的書了,不讀好了,人家就搬出什么第三版(按指陳伯達選編的稱天才語錄中收了恩格斯為馬克思《路易·波拿巴政變記》德文第三版所寫序言中的話)呀,就照著吹呀。

那么,你讀過沒有?沒有讀過,就上這些黑秀才的當。

有些是紅秀才喲。

我勸同志們,有閱讀能力的讀十幾本。

基本開始嘛,不妨礙工作。

要讀幾本哲學史,中國哲學史,歐洲哲學史。

一講哲學史,那可不得了呀,我今天工作怎么辦?其實是有時間的。

你不讀點,你就不曉得。

這次就是因為上當,得到教訓嘛,人家是哪一個版本,第幾版都說了,一問呢?自己沒有看過。

在談到廬山會議這場斗爭時說:廬山是炸不平的,地球還是照樣轉。

極而言之,無非是那個味道。

我說你把廬山炸平了,我也不聽你的。

你就代表人民?我是十幾年前就不代表人民了。

因為他們認為,代表人民的標志就要當國家主席。

我在十幾年以前就不當了嘛,豈不是十幾年以來都不代表人民了嗎?我說誰代表人民,你去當嘛,我是不干。

你把廬山炸平了,我也不干。

你有啥辦法呀?在講到團結問題的重要性時說:不講團結不好,不講團結得不到全黨的同意,群眾也不高興。

所謂講團結是什么呢?當然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基礎之上的團結,不是無原則的團結。

提出團結的口號,總是好一些嘛,人多一點嘛。

包括我們在座有一些同志,歷來歷史上鬧別扭的,現在還要鬧,我說還可以允許。

此種人不可少。

你曉得,世界上有這種人,你有啥辦法?一定要搞得那么干干凈凈,就舒服了,就睡得著覺了?我看也不一定。

到那時候又是一分為二。

黨內黨外都要團結大多數,事情才干得好。

閉幕會上,中央宣佈了對陳伯達進行審查。

毛澤東的講話和中央宣佈對陳伯達進行審查,說明中央對犯錯誤的人是講政策的,是有區別地對待的,對多數人都是採取教育挽救的態度,同時給他們指明了努力方向。

這給了陳毅很大教育,終於使他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緩過一口氣來,沉重的思想包袱略有減輕。

全會臨近結束時,陳毅、徐向前等幾位老帥曾打電話向主持軍委辦事組工作的黃永勝提出,近來他們都是這呀病那呀痛的,服了藥也不見好,人也日漸消瘦,能否會開完了讓他們直接回北京檢查一下身體?電話那頭,黃永勝硬邦邦地撂過來一句話:“哪里來的,回哪里去!”

第二年夏天,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因病同陳毅住在同一個醫院,問起一直困擾著他的一件事:“二陳合流”究竟是怎么回事?陳毅便把廬山會議華北組討論林彪講話的情況說了一遍,末了氣憤地說:“這是康生一伙人落井下石!現在有人說我講了要跟陳伯達戰斗在一起,團結在一起,勝利在一起的話,那是惡意造謠!”

喬冠華為陳毅抱不平,鼓動說:“陳老總,您去找主席,把事實徹底澄清,這樣不是更好嗎?”

陳毅搖搖頭說:“中國有句古話,‘止謗莫如不言’。

有許多事,你越去解釋,越說不清楚。

我現在不說,我相信最終會弄清楚的!”

【華發網根據《陳毅的非常之路》、人民網採編】(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1970年的政治旋渦:陳毅配合陳伯達大搞“天才論”?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