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赫魯曉夫質問毛澤東:老大哥為何不能批評你們?

赫魯曉夫質問毛澤東:老大哥為何不能批評你們?

毛澤東與赫魯曉夫(資料圖)

赫魯曉夫,對于生活在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的中國人民來說,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在擔任蘇共中央第一書記期間,他三次訪華,與中國結下了千絲萬縷的聯系。其中,既有對華友好的一面,也有結怨的一面。可以說,三次訪華的曲折經歷、是是非非,折射出建國后中蘇兩國一段特殊而又復雜的歷史進程。

首次中國之行

進入中蘇友好合作新階段

1953年3月5日,斯大林去世,赫魯曉夫在9月召開的蘇共中央全會上當選為蘇共第一書記。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爭取中國以及毛澤東的支持,赫魯曉夫開始調整對華政策,在政治、經濟和外交領域全力支持中國。1954年,中國決定舉行共和國成立五周年慶典。一開始,蘇共中央決定由米高揚率團參加,后來,赫魯曉夫決定親自前往中國。

對于首次中國之行,赫魯曉夫是非常重視的。在訪華前夕,赫魯曉夫決定給予中國以巨大的援助。他親自著手審理每一個援華工程項目,對于蘇共領導層的反對意見,逐一進行了批駁。就在9月25日出發前夕,蘇共主席團還在為蘇中各項協議進行激烈的討論。部長會議主席伏羅希洛夫在其他主席團成員簽字同意的情形下,堅決不同意。赫魯曉夫第二天就召開主席團會議,質問伏羅希洛夫:在飛往北京之前,你卻固執起來,表示反對。你為什么反對?伏羅希洛夫回答很簡單:我認為,我國人民沒有力量承擔在中國所承擔的這種事業。赫魯曉夫以十分強硬的態度使伏羅希洛夫確信自己是正確的。他認為,如果不給中國的社會主義工業化以援助,那么蘇聯這樣一個高級代表團到北京去,同毛澤東進行會談,就是沒有意義的。在赫魯曉夫的堅持下,伏羅希洛夫十分不情愿地簽字同意。9月29日,赫魯曉夫率蘇聯政府代表團到達北京。

9月30日,毛澤東與赫魯曉夫共同出席了在懷仁堂舉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周年慶祝大會,受到了與會者暴風雨般長時間的熱烈鼓掌歡迎。周恩來致詞說,感謝偉大的蘇聯人民,我們的偉大盟國蘇聯給了我們以慷慨無私的援助,這是我們的事業能取得勝利的重要因素。接著,赫魯曉夫發言,整個大廳的人都起立鼓掌。赫魯曉夫在致詞中說,蘇聯政府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請求,為實現中國的經濟建設計劃,給予了廣泛的援助。同時。他宣佈在1959年年底以前,蘇聯將參加141個大工業企業的建設和改建工作。會后,大廳里莊嚴地響起了“莫斯科——北京”的歌聲。

10月3日,在中南海頤年堂,毛澤東與赫魯曉夫舉行了首次正式會談。在會談中,毛澤東首先發言。他說,今天我們可以談談,交流一下意見。一般地說,我們之間的問題或意見都是隨時提出,隨時解決,沒有積累下什么問題。今天我們有這個極好的機會,再交換點意見。國際形勢總的說來對我們是有利的。首先是各國人民積極地行動起來了,抬起頭來了。帝國主義的威風被煞下去了好多,不再像以前那樣囂張、盛氣凌人、輕舉妄動。實際上,他們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赫魯曉夫接著說,帝國主義卻沒有睡大覺,而是天天在蠢蠢欲動,在圖謀不軌,想達到他們的罪惡目的。誠然,他們的氣焰的確沒有以往那么囂張,但他們確實還在活動著。毛澤東說,十根指頭被切去了一兩根,而且切去的是大拇指,手力畢竟不如從前了,大大削弱了,甚至是減去了一半的力量。總之,形勢是好了,對我們是有利的。

赫魯曉夫轉換話題,主動問道:你們對我方還有什么要求?芽毛澤東答道:我們對原子能、核武器感興趣。希望你們在這方面對我們有所幫助,使我們有所建樹。赫魯曉夫聽到這里愣住了,因為他不曾考慮過這個問題,思想毫無準備。他稍停了一下說,搞那個東西太費錢了,我們這個大家庭有了核保護傘就行了,無須大家都來搞它。毛澤東說:我們之間在對外方面和國際活動中,多進行磋商,協調步調,一致對外;在對內方面和生產建設上,則互相幫助,互通有無,互相協作,這不是很好么!

最后,毛澤東問道:你們是否準備到我國某些地方,特別是南方去看看?赫魯曉夫答道:一定要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毛澤東高興地說:那你們就到各地去走走看看,隨你們的便,愿意去哪都可以,就像在你們自己家里一樣。于是,毛澤東決定對赫魯曉夫的參觀游覽不做規定和安排,由他隨意與我方干部往來。

10月11日,赫魯曉夫結束了南方的參觀考察后回到北京,毛澤東再次與赫魯曉夫會晤。在這次談話中,赫魯曉夫試探性地建議中國參加經濟互助委員會組織。毛澤東回答地很干脆:沒有這個必要,這對中國的經濟建設沒有多大實際意義。赫魯曉夫聽后,立即放棄了原來的建議,并對毛澤東說,中國是一個大國,具有獨立發展的一切條件,不像東歐那些小國。

10月12日會談結束,雙方發表了聯合宣言。同時簽署了七個文件:蘇軍從旅順口海軍基地撤退,1955年5月31日之前將該基地交由中國完全支配;將1950年、1951年創辦的四個中蘇股份公司中的蘇聯股份自1955年1月1日起完全交給中國;簽訂中蘇科學技術合作協定;蘇聯為中國提供五億二千萬盧佈長期貸款的協定,等等。

這次赫魯曉夫以擴大援華為目的,親自率團訪問中國,一反斯大林時代由中共領導人前往莫斯科拜謁的慣例,反映了一種對華關係的平等姿態。赫魯曉夫的一系列舉動,使毛澤東感受到了與蘇聯交往中前所未有的平等氣氛,得以一吐長久壓抑心中的充當斯大林“小伙伴”的怨氣,在對蘇交往中真正挺起了腰板。毛澤東后來談到這一點時曾說:“第一次與赫魯曉夫同志見面,就很談得來”。可以說,赫魯曉夫的首次中國之行,贏得了毛澤東的好感,進一步拉近了與中國的距離,中蘇兩國進入了友好合作的嶄新階段。

秘密中國之行

兩國兩黨關係出現裂痕

1958年7月21日,蘇聯駐華大使尤金在中南海游泳池向毛澤東轉達了蘇聯領導的一個要求:就是希望在中國沿海建立長波電台和兩國建立共同核潛艇艦隊。毛澤東很惱火,當即嚴辭拒絕,并讓尤金轉告赫魯曉夫,如果講條件,我們雙方都不必談。如果他同意,他就來,不同意,就不要來,沒有什么好談的。毛澤東的態度,使赫魯曉夫感到問題嚴重,立即決定秘密來華向毛澤東解釋。7月31日,赫魯曉夫又一次來到北京。

從7月31日至8月3日,赫魯曉夫與毛澤東舉行了四次會談。會談初期,氣氛相當緊張。赫魯曉夫剛到北京,就直接來到中南海頤年堂,向毛澤東解釋相關情況。赫魯曉夫說:您一夜沒有睡覺,當我收到這個消息后,我也一夜沒有合眼。為了取悅毛澤東,赫魯曉夫向毛澤東談了一些他取消斯大林時期對中國的錯誤舉措,毛澤東對此表示贊同,態度也較為和氣。

于是赫魯曉夫開玩笑地說:現在我要發起一場進攻了。毛澤東問:那么請解釋一下,什么是聯合艦隊?赫魯曉夫滔滔不絕地就海軍建設問題講了半個多鐘頭,毛澤東對赫魯曉夫的遮遮掩掩、繞山繞水顯得十分不耐煩,便轉向鄧小平,向他要同尤金會談的記錄。然后毛澤東打斷赫魯曉夫不著邊際的解釋斷然地說:我不能聽你說。你當時在莫斯科。只有一個俄國人同我談,那就是尤金。因此我問你,你說向我“發動一場進攻”的根據是什么?赫魯曉夫回答:我并沒有那樣做。毛澤東越聽越惱火,憤然起身,指著赫魯曉夫:那誰應該受到攻擊,毛澤東還是尤金?赫魯曉夫回答:是不是我長時間的解釋使您感到厭煩?毛澤東說:一點也不。你談的是最重要的事情。

赫魯曉夫進一步解釋道:我的確同尤金說過,毛澤東同志歡迎在戰爭的情況下我們共同努力合作。在1954年我們訪問期間和您1957年在莫斯科期間,您都談過這件事。不幸的是,直到現在,我們還沒有在這件事上採取過任何行動。因此,我指示尤金說明情況。毛澤東說:尤金不止一次地講到要建立聯合艦隊,我問尤金,誰將擁有這支艦隊,中國人,蘇聯或者是共同擁有?比如,如果在一支艦隊中有100名海軍,你我各自擁有的比例是多少?赫魯曉夫回答:艦隊不能兩個國家所有。艦隊要有人指揮。當兩個國家指揮時,就不可能進行戰爭。如果你們向我們提出這樣的建議,我們同樣會反對的。毛澤東稍稍松了一口氣說:假如是這樣的話,那么所有的烏云都散去了。赫魯曉夫笑著回答:本來一開始就沒有烏云。我們不會侵犯中國的主權,這是我們黨的一個基本態度。毛澤東說:但是我們一晚上都沒有睡覺。結果,想睡覺也是徒勞的。在這個問題上我不再擔心了。

第二個問題是在中國建設長波電台的問題。赫魯曉夫解釋道:我想談完海軍的事情,再談電台的事。我認為尤金對指示的這一部分做了不正確的說明。毛澤東回答:但是當時有七八個人在場。我當時說那不是一種合作。當聽說這一建議時,每個人都震驚的直喘氣。赫魯曉夫說:尤金是個誠實的人,他非常崇敬中國和您本人。他是蘇共中央里的老實人,做了許多事情來加深我們兩國的友誼。所有這一切,都是由于他錯誤地理解指示而產生誤會的結果。我也給您帶來了難以處理的問題。如果您發現問題已經超出了共產主義觀點的界限,那么您就應該睡個好覺,告訴自己這是個誤會,并試圖重新澄清一下。您看,我在催促您了。毛澤東回答:我說過,這也許是一場誤會,我希望是誤會。我當時就說過,我們可以給你們整個中國的海岸,但就是不同意搞聯合艦隊。赫魯曉夫開玩笑地說:您可以去睡覺了。毛澤東回答:現在我不激動了。我們應該就會談發表一個公報。也許我們可以嚇唬一下帝國主義者。它們會被嚇著。赫魯曉夫馬上附和道:這是個好主意。讓他們猜一猜赫魯曉夫和毛澤東究竟談了些什么。

在隨后幾天會談中,由于長波電台和共同核潛艇艦隊問題已經解決,雙方轉而談分歧不大的國際形勢,因此氣氛比第一天的會談融洽一些。不過,還是有些爭論。赫魯曉夫就蘇共二十大批判斯大林一事問毛澤東:你們為什么往我們后院拋石頭?毛澤東堅定地說:我們不是拋石頭,是拋金子。赫魯曉夫斷然道:別人的金子我們是不要的!毛澤東回答:不是你不要別人的金子的問題,是我們要助你們一臂之力。關于國際關係問題,赫魯曉夫建議:對亞洲,對東南亞,你們比我們清楚。我們對歐洲比較清楚。如果分工,我們只能多考慮考慮歐洲的事情,你們可以多考慮考慮亞洲的事情。毛澤東堅定地說:這樣分工不行。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實際情況,別的國家不好去干涉。會談期間,毛澤東也講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中國人是最難同化的。過去有多少個國家想打進中國,到我們中國來。結果呢?那么多打進中國的人,最后還是都站不住。赫魯曉夫聽后面無表情。

8月3日,赫魯曉夫離京返回莫斯科,臨行前,毛澤東到機場為赫魯曉夫送行,但沒有同車,送行時也沒有搞什么儀式,冷冷清清。雖然媒體高調公佈中蘇首腦在一系列問題上取得完全一致,但難以掩蓋兩國兩黨關係的裂痕,特別是隨著炮轟金門、中印邊境沖突等事件的發生,兩國兩黨分裂的關係逐漸表面化,毛澤東與赫魯曉夫的關係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公開爭論、互相指責甚至漫罵的破裂境地。

第三次訪華

中蘇兩黨走向公開大論戰

195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周年,是一個大慶的日子。中共中央邀請蘇聯等十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領導人率黨政代表團參加中國國慶活動。此前,剛剛與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舉行完戴維營會談的赫魯曉夫立即趕往北京,參加新中國成立十周年慶典。在華期間,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與赫魯曉夫進行了會談,雙方圍繞台灣問題、中印邊境沖突、釋放美國犯人等問題展開了激烈的爭論。毛澤東與赫魯曉夫措詞強硬、互不相讓。

就在這次會談前夕,毛澤東對赫魯曉夫批評中國的國內政策十分不滿。1958年11月30日,赫魯曉夫在與波蘭領導人哥穆爾卡會談時,表示了對人民公社的反感。他說:“中國人現在正在組織公社。在我國這在30年前就曾有過,對這個我們膩了。可是中國人嘛,就讓他們去嘗試吧。當他們碰得頭破血流時,就會有經驗了。”蘇聯對三面紅旗的批評,激怒了毛澤東。毛澤東給時任對外聯絡部部長的王稼祥寫信指出:“一個百花齊放,一個人民公社,一個大躍進,這三件,赫魯曉夫是反對的,或者是懷疑的。我看他們是處于被動了,我們非常主動,你看如何?這三件要向全世界作戰,包括黨內大批反對派和懷疑派。”而赫魯曉夫對中國事先不通氣就炮轟金門一事耿耿于懷。

9月15日,赫魯曉夫訪美,28日回到莫斯科,29日便乘專機飛往北京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周年慶典,開始了他的第三次中國之行,也是最后一次。

在會談前一天舉行國慶宴會上,雙方就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本來毛澤東要準備講話,后來拿到赫魯曉夫的講話稿時,里邊有這樣一段話,就是:不要用武力去試驗資本主義世界的穩固性。毛澤東當場就決定不講話了,臨時改由周恩來講話,宴會搞得十分尷尬。據蘇聯外交部長葛羅米柯回憶,在整個宴會上,他一直同自己的主賓赫魯曉夫并排坐著,卻沒有說上十句客套話。

10月2日,毛澤東與赫魯曉夫在中南海頤年堂舉行正式會談。會談一開始,赫魯曉夫要求翻譯把他與艾森豪威爾的會談內容口譯一下。然后,提出台灣問題。赫魯曉夫說:艾森豪威爾的一個思想是,台灣問題不能永遠消除,但可以推遲解決,他們不想那里因為台灣問題而爆發戰爭。毛澤東說: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美國人從台灣撤軍,我們之間就沒事了。剩下來的就是我們同蔣介石的事了,我們可以通過談判解決問題。赫魯曉夫問:我甚至不知道中國還扣押了5名美國人。這是真的嗎?照我們看來,一句話,最好釋放您們關在監獄里的美國人。毛澤東立即表現出明顯的不高興,他生氣地回答:當然,放是可以的,我們就是現在不放美國人,要到一個適當的時間再放。赫魯曉夫回應道:那好吧,這是你們的內部事務,我們不干預。但是你們的態度傷害了我們的感情,使得交換意見復雜化了。

接著,赫魯曉夫又提出了中印邊境問題。赫魯曉夫指責中國說:你們真的想要我們支持您們同印度的沖突嗎?就我們來說,那是愚蠢的。塔斯社的聲明是必要的。西藏事件是你們的錯。你們控制著西藏,你們應該在那里有情報,應該知道達賴喇嘛的計劃和企圖。如果我們處在你們的位置,我們就不會讓他跑掉。如果他在棺材里就更好了,可是他現在在印度,也許會到美國去。這難道對社會主義國家有利嗎?毛澤東回答:這是不可能的,我們當時不能逮捕他。我們不能禁止他離開,同印度的邊界線那么大,他可以從任何一個地方跑走。

赫魯曉夫繼續問:為什么在同印度的邊界上你們殺了人?毛澤東回答:他們首先攻擊我們,越過邊界,持續開火12個小時。赫魯曉夫說:盡管印度首先進攻,但是,中國沒有死人,而印度卻死了人。毛澤東氣憤地回答:你們給我們扣了兩頂帽子:中印邊界沖突我們犯了錯誤,達賴喇嘛逃跑犯了錯,我們給你們扣一頂帽子,叫機會主義。請接受吧。

赫魯曉夫毫不相讓,搬出了歷史舊怨。他質問毛澤東:為什么你們能批評我們,老大哥就不能批評你們。在同尤金的一次會談中,你非常尖銳地批評了蘇共中央,我們接受了這個批評。更有甚者,米高揚同志在中共八大上講話時,你離開了會場。這是一個示威的舉動,米高揚同志也可以離開。事實上,我也可以收拾我的提包,然后離開,但是我不會那樣做。還有蘇共中央政治局的一些同志回來說,有一句套話叫“社會主義陣營以蘇聯為首”,但實際上,對蘇共中央的觀點連起碼的尊重都沒有。你們不是說我們太傲慢了嗎?

此時陳毅坐不住了,他明確地告訴赫魯曉夫:你現在的行為依然是機會主義。赫魯曉夫說:如果你認為我們是機會主義,陳毅同志,你就不要把你的手伸給我,我不會同你握手的。陳毅說:我也不會,我告訴你,我不怕你發怒。赫魯曉夫回答:你不要從你元帥的那個高度啐唾沫,你沒有那么多的唾沫。我們也不是能被唾沫啐到的人。

快到最后,毛澤東緩和一下緊張氣氛,說:聲明已經發表了,不談了,算了吧!我、劉少奇同志和周恩來同志,都說過你們的問題,但這是一小部分的問題,是九個指頭和一個指頭之比。我們的基本路線是一致的,只是在個別問題上有分歧。現在可否這樣認為?赫魯曉夫說:我們一直是這樣認為的。毛澤東說:在原則問題上、個別問題上的分歧,不應該影響我們的團結。赫魯曉夫回答: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中國支持了我們,而我們也支持了你們。今后還是這樣的。

應該說,10月2日的這次會談,對毛澤東與赫魯曉夫以及中蘇兩國來說,都是十分不愉快的。所以,赫魯曉夫后來通知中國政府銷毀這次會談紀錄,但實際上,蘇方并未銷毀。10月4日蘇聯黨政代表團離開北京回國。離京前,赫魯曉夫對毛澤東說,蘇聯黨政代表團懷著坦誠的心回國,我們的友誼不應因具體問題的一些分歧蒙上陰影。毛澤東回答,完全同意你們的意見。

這次會談,雙方最后都表示了團結的愿望,但事實上,無論是毛澤東對赫魯曉夫,還是赫魯曉夫對毛澤東,都不可能有什么好印象了。此后,隨著蘇聯撤回援華專家、撕毀援建合同,中蘇兩黨走向了公開的大論戰。赫魯曉夫也因一系列政策失誤,于1964年10月16日下台,退出了中蘇交往的歷史大舞台。

(來源說明:本文所用資料,是由沈志華先生提供的俄羅斯檔案館解密檔案。其中,1959年10月2日的會談記錄在中國已銷毀。此前相關文章,大多是引述當事人的回憶。本文是在利用大量珍貴的原始會談記錄基礎上寫成。 )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赫魯曉夫質問毛澤東:老大哥為何不能批評你們?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