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打造超級畫廊,低迷中的出路?

打造超級畫廊,低迷中的出路?

十年的市場低迷期中,國內的畫廊體量呈現兩極分化態勢:節約成本的新興小畫廊增多,而成熟畫廊經過大浪淘沙,地位較為穩固。面向未來,打造超級畫廊成為許多老牌畫廊的新策略——能否得到好藝術家的認可,是否與頂級收藏方建立合作,能否帶動起國內藝術家在全球的運作等方面均考驗著畫廊的話語權。為此,老牌畫廊正在不斷進行結構性的調整:推出IP特展、擴大空間、對接國際成為經營者近年來的新策略。

洗牌后步入跑馬圈地期

自上世紀90年代代理當代藝術家的國內畫廊誕生開始,20多年來中國畫廊業的發展成為一道獨特的景觀。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創始人鄭林是重要的見證者和參與者:1997年在亞洲金融風暴的關口,他在曼谷創立了第一家唐人畫廊;2006年第二家唐人畫廊入駐北京……眼下唐人畫廊已經在香港、北京、曼谷有多個空間。

談及當代藝術近十年來的整體行情,鄭林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從2008年下半年經濟危機爆發開始,當代藝術結束了三年來的井噴狀態,價格大幅跳水。藝術家的市場價縮減到之前的1/3至1/5。在鄭林看來,2016-2017年是十年來畫廊業成交情況最差的兩年。“雖然金融危機期間價格跳水,但還有很多人趁低價買賣。低的時候有人敢吃螃蟹,高的時候有人跟風。但在低迷的僵持階段,買的人更少了,成交量緊縮。以前的藏家買個幾千萬元的都有,現在買個幾百萬元的都算是很好的藏家了。”

在十年的大浪淘沙中,許多畫廊紛紛倒閉,堅持下來的老牌機構則在陣痛中不斷進行適應和調整。從展覽數量上看,2007年北京唐人畫廊的展覽數高達17個,是當年舉辦展覽最多的畫廊,但2009年銳減至5個。

成立于2009年的白盒子藝術館與唐人在北京的空間相毗鄰,同樣也經歷了畫廊業近十年的演變。白盒子藝術館副館長曹茂超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指出,雖然當代藝術市場低迷,但近十年卻是國內畫廊業態最豐富的一段時間。“市場變數不穩定,畫廊體量趨于兩極分化:一邊是成熟畫廊地位穩固,不斷拓展,一邊是節省運作成本的小畫廊和非盈利空間紛紛涌現。”在曹茂超看來,眼下正是老牌畫廊韜光養晦、積蓄能量的階段。

國內的畫廊業雖然經歷了低迷期的調整,但全新的格局還未完全形成,因為沒有出現所謂的巨無霸畫廊業態。有業界人士把當下生動地形容為“洗牌后的跑馬圈地階段”,是機遇也是挑戰。

老牌畫廊謀求“超級”話語權

北京畫廊協會會長、蜂巢當代藝術中心館長夏季風在近日召開的2018藝術市場價值榜專家評審會上強調了“超級畫廊”的概念。“中國現在的畫廊太平均化了,還沒有形成像西方那樣的巨頭畫廊、超級畫廊。”在他看來,背后折射的問題在于:中國的畫廊行業有時候和藏家購買的需求不匹配,沒有超級畫廊,沒有超級藝術家,這和中國畫廊發展時間較短有關係。

數據顯示,國外超級畫廊的現金流和影響力是巨大的:2007-2013年的全美博物館藝術家個展中,由五家頂尖畫廊代理的藝術家幾乎包辦了其中1/3的展覽。藝術批評家皮力表示,21世紀藝術市場最大的變化就是超級畫廊的出現。“超級畫廊的出現就是全球化的產物,它們在全球都有自己的分支,代理的藝術家也是全球范圍的。”

現如今,國內老牌的畫廊在逆市中站穩腳跟后,也在向打造超級畫廊方向邁進。唐人畫廊近些年的發展路徑便體現了國際化的嘗試。據鄭林介紹,首先是對空間進行升級:“2014年開始,把香港作為重要陣地,重新啟動大的新空間;將曼谷的唐人畫廊搬到與四面佛臨近的核心位置,對硬件軟件加以升級。”依據不同地域,展覽也有不同側重:“去年開始全面建立與國外藝術家合作機制。香港空間是國內外藝術家展覽數量幾乎各佔一半,藝術家的水準是對接國際的。曼谷唐人是東南亞藝術家佔據百分之七八十,希望聯動整個東南亞的收藏體系。北京兩個空間中,國外藝術家的展覽一年有一兩個。”曹茂超在接受采訪時也談到白盒子藝術館的發展策略:將國外優秀藝術家、國內成熟藝術家、潛力青年藝術家三個板塊共同推進,與國外合作展覽也逐漸增多。

鄭林表示:“打造超級畫廊,要看畫廊的實力。看畫廊有怎樣的藝術家,有怎樣的活動關係,看看在國際上有沒有頂級的收藏機構在合作范疇之內,能不能帶動起國內藝術家在全球的運作。畫廊最強調的是話語權制度。”

經營者呼籲政策利好

畫廊展覽類型上也體現了經營者提升話語權的考量。為了堅持畫廊的學術性,裝置藝術展近年來呈現遞增的趨勢。鄭林表示:“裝置藝術始終比架上繪畫要難賣,但當下大家對裝置這種藝術門類認可越來越高,越來越專業,相關的展覽必不可少。此外,我們與一些美術館之間有著良好的關係,美術館是愿意購置裝置作品的。”

在首都師范大學美術學院客座教授、在藝App創始人謝曉冬看來,做IP化特展、打造爆款IP也是國內畫廊“超級化”的路徑。2017年,強調沉浸式互動體驗的“花舞森林”特展在佩斯北京與深圳歡樂海岸創展中心引發了排隊熱潮,獲得了數千萬元的門票收入。正在尤倫斯展出的陳冠希“音術”展也吸引了大量的粉絲。謝曉冬指出,將藝術與IP、娛樂結合是畫廊擴大市場的絕佳路徑。

談及打造超級畫廊的難點、發展的困局,業界人士指出畫廊業態缺乏透明化,以及稅收政策的限制。與拍賣行明確標價不同,畫廊展出的藝術品往往需要顧客咨詢工作人員才能獲得,不透明交易成了畫廊業一種默認的“行規”。然而,Artsy 2017年畫廊調查綜述表明,在線列出定價等信息的畫廊增加了它們接受質量查詢、進行銷售,甚至以更高的價格進行銷售的幾率。謝曉冬也表示:“我堅信一點,如果整個畫廊行業明碼標價,在藝博會上的銷售額至少提高50%。”

從畫廊經營者角度出發,他們更期待稅收政策上的利好。世紀翰墨畫廊創始人、北京畫廊協會監事林松詳細地列出一筆賬單:“畫廊的營業稅大約是5%-6%,這是固定的。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是20%-40%。假如畫賣出40萬元,畫廊有15萬元的利潤,我掙15萬元,如果以40萬元上繳20%的稅要繳到8萬元,就剩7萬元了。畫廊還要繳營業稅,如果開發票的話還要交5%-6%。另外,還有各項其他費用,按照嚴格的合理稅收制度繳稅,畫廊賣一張畫可能要賠20%。”林松表示,國外的超級畫廊該納稅就納稅,但一開始的階段政府的支持力度還是非常大的,專門的藝術家居住區、工作區都非常便宜,也不用繳稅。甚至還有一些商品賣給藝術家都是很便宜的。我們現在對文化支持力度比以前大多了,但是尚未細化到那種程度,這個跟國外比是欠缺的。

【來源: 北京商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打造超級畫廊,低迷中的出路?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