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詩仙李白的悲催政治生涯:皆因“站錯隊”?

詩仙李白的悲催政治生涯:皆因“站錯隊”?

西元758年,一名57歲的男子從潯陽出發,懷著萬分不甘又無奈的心情前往夜郎。這名男子被後人譽為詩仙,他就是唐代著名的詩人李白,字太白,號青蓮居士。

那一年,李白病體初愈。因為此前他參加永王東巡,在西元757年被判流放夜郎。李白究竟到沒到過夜郎(今貴州轄內),至今仍有爭議,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流放夜郎意味著,詩人李白的仕途從此打上句號。西元762年,也就是1253年前的12月,官場失意的一代詩仙在安徽當塗縣去世,終年61歲。據說《臨終歌》就是他在病榻上所寫。

《論語·子張》載:“子夏曰:‘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滿腹經綸的李白也希望走上仕途,卻又從未參加過科舉。直到他將近不惑之年時,才通過“公舉”被召入翰林院,因不能見容於權貴,兩入翰林卻都沒呆多久,便棄官離京,最終卻又捲入永王與唐肅宗的帝位之爭中。

時至今日,對於李白這位偉大的詩人,包括其身世和籍貫在內,仍有諸多的謎底待解,國人對李白的研究也從未停止。日前,第十七屆中國李白研究會年會暨李白國際學術研討會召開,工人出版社也出版了《李白家世及生平探秘》一書。記者採訪了相關研究人員,為讀者講述一代詩仙李白在從政路上到底遭遇了什麼。

位於安徽省馬鞍山市當塗縣的李白墓

詩仙李白的坎坷仕途在安徽省當塗縣太白鎮青山西麓的太白行政村穀家自然村西,有一處遠近聞名的旅遊景點:李白墓園。園內有牌坊、太白碑林、眺青閣、太白祠,李白墓、青蓮書院、十詠亭、盆景園等景點,年接待遊客30萬人。2006年5月25日,李白墓作為唐代古墓葬,被國務院批準列入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

然而,李白在西元762年去世時,其墓地位於龍山,小的讓人覺得寒酸。以至於詩人項斯(字子遷,晚唐著名詩人)路過當塗時寫下了這樣的詩:“夜郎歸未老,醉死此江邊。葬缺官家禮,詩殘樂府篇。遊魂應到蜀,小碣豈旌賢?身沒猶何罪,遺墳野火燃”。55年後,李白之墓才移到龍山對面的大青山。晚唐詩人範傳正說:“(李白)舊墳高三尺,日益摧圮。力且不及,知如之何?”

李白老年的落魄,恰與其仕途不順、在帝位之爭中站錯隊而被發配夜郎有關。工人出版社新近出版了《李白家世及生平探秘》一書,作者楊採華先生介紹說,李白發配夜郎被赦免後,投奔其在當塗任縣令的族叔李陽冰。當時連年天災兵禍,百姓生活困苦,縣令李冰陽也無法援助李白一家五六口人。“但是詩人多薄命,就中淪落不過君。”這是另一個偉大的詩人白居易對李白悲慘命運的嘆息!

籍貫不明斷了科考路

後人熟知的李白,是唐代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被譽為“詩仙”,與杜甫並稱為“李杜”。李白其人爽朗大方,愛飲酒作詩,喜交友,是浪漫、瀟灑、不羈的代表。

李白24歲時,他便離開故鄉(四川江油)而踏上遠遊的征途,稱做“仗劍去國,辭親遠遊”。雲遊期間,李白結識了孟浩然等友人,留下了不少令人叫絕的詩作。但是,令人費解的是,才華橫溢的李白從未參加科舉考試。是李白怕自己考不上?還是李白不想走上仕途?

楊採華是漢詩學會理事,著有《屈原及其辭賦新解》等書,《李白家世及生平探秘》是其新著。對於李白為何沒有通過科舉走上仕途,楊採華的研究結果是:李白的“黑戶”身份斷了他的科考之路。

對於李白的出生地,有人認為是西域碎葉城(位於今天的吉爾吉斯斯坦),也有人說在唐劍南道綿州(巴西郡)昌隆(後避玄宗諱改為昌明),其家世、家族皆不詳。楊採華舉例說,李白在《贈張相鎬》中說:“本家(家本)隴西人,先為漢邊將。”在《上安州裴長史書》中說:“白本家金陵,世為右姓,遭沮渠蒙遜之亂奔流鹹秦,因官寓家。”《新唐書》說李白是山東人。範傳正卻在李白碑碣上說:“公名白,字太白,其先隴西成紀人,絕嗣之家,難求牒譜……。”

李白的籍貫不能確定,又無牒譜資料可查,他家潛居廣漢不能冒籍也不能附籍。楊採華表示:“用今天的話說,李白一家人是‘黑戶口’。在開元、天寶年間,沒有戶籍的人是不能參與科考、不能從軍的。”唐玄宗曾頒佈《禁客許附貫敕》說:“諸州貢舉,皆於本貫籍分明者,然後依列,不得於所附貫便求申送。如有此色(這類問題),所由州縣,即便催科,不得遞相容許。”這道皇帝詔書既杜絕了地方上許多附籍貫的考生,還扼斷了地方官員徇私枉法之道。可這詔書也有不足之處,它將李白這樣有才華而沒有籍貫或籍貫不明的有志青年拒之科考大門之外。於是,李白縱有生花之筆,經天緯地之才,也不能進入科考大門博取功名。

歷經曲折才經舉薦入仕

從24歲開始四處遊歷,到被召進翰林院,李白經過了十多年。其間,李白有過一段婚姻,他與原宰相許圉師之孫女結婚,並居於許家。用現在的話來說,這段婚姻是門不當、戶不對。不過,有研究稱李白其實是李唐宗室子弟,是大有身份之人。

“從相關典章制度看,盛唐青年人進入仕途的途徑:一是科考,一是從軍,一是舉薦,一是買官。在這幾條途徑中,科考與參軍都要嚴格以戶籍檔案為依據,否則,沒戲!”楊採華介紹說,唐代科考取士制度並不完善。於是,朝廷又採用了舉薦入仕的途徑,州郡太守(刺史)有權舉薦孝廉及山林隱逸奇才,負責將這些人選送為王朝效力。李白在《上安州裴長史書》中自敘說,昔年,我與東嚴子隱於岷山之陽長達數年之久,不曾來往過城市之中,我們遠居在大山深處豢養飛禽數以千百,這些鳥兒與我們朝夕相處,時常飛到手上啄粟。廣漢太守聞之驚異,他來山中考察後稱贊我們慈善惠及禽獸,頌德於朝野並舉薦我們進入仕途,可我們倆卻置之不理。李白陳述的這件事,大約發生於開元初年,他被舉薦的同時也拒絕了舉薦。

李白的心態終歸是發生了變化,為了走上仕途,他也開始結交權貴。李白進長安後結識了衛尉張卿,並通過他向玉真公主獻了詩。李白在長安還結識了賀知章,賀知章頗為欣賞《蜀道難》和《烏棲曲》。李白瑰麗的詩歌和瀟灑出塵的風採令賀知章驚異萬分,竟說:“你是不是太白金星下凡到了人間?”

對於李白入仕的時間,有一說是天寶元年(西元742年),楊採華認為是在西元733年。楊採華介紹說,開元二十一年(733年)秋,在元丹丘、玉真公主、賀知章等人的幫助下,李白第一次進翰林院成為翰林供奉,這與魏顥所謂“白久居峨嵋,與元丹丘因持盈公主達,白亦因之入翰林,名動京師”之說較為一致。此外,杜甫有首《飲中八仙歌》,詩中說:“李白鬥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這首詩寫於開元二十三年(735年),可見李白在此之前已入翰林。

《上陽臺帖》為李白書自詠四言詩,也是其惟一傳世的書法真跡,現存故宮博物院。詩為:山高水長,物象千萬,非有老筆,清壯可窮。落款:十八日上陽臺,太白。

兩入翰林均未久待

“第一次進入翰林院僅過去一年多,李白便出走了。”楊採華說,在長安結識賀知章等“飲中八仙”。這個名稱是杜甫取的,他寫有一首《飲中八仙歌》,用詩的形式給這8個人畫了8幅漫畫。多年後,李白追憶這段浪漫的宮廷生活時,在《流夜郎贈辛判官》詩中說:“昔在長安醉花柳,五侯七貴同杯酒。氣岸遙淩豪士前,風流肯落他人後……”這時的李白是多麼瀟灑倜儻。

從開元二十二年(734年)秋,李白負氣出走翰林院。到天寶二年(743年)再入翰林院,李白整整10年沒有進入長安,所謂“十年罷西笑”及“一去已十年,今來復盈旬”便是證據。

不過,李白在翰林院並未久待。李白一開始頗得玄宗信任,他在《贈從弟南平太守之遙二首》也透露說:“承恩初入銀臺門,著書獨在金鑾殿。龍駒雕鐙白玉鞍,象床綺席黃金盤。當時笑我微賤者,卻來請謁為交歡……”。玄宗於宮中行樂,李白奉詔作《官中行樂詞》,賜宮錦袍。後來李白對御用文人的生活日漸厭倦,開始縱酒以自昏穢。嘗奉詔醉中起草詔書,引足令高力士脫靴,宮中人恨之,讒謗於玄宗,玄宗疏之。

楊採華舉例說,對於李白在翰林院的這段日子,晚唐詩人皮日休說得更明白:“吾愛李太白,身是酒星魂。口吐天上文,跡作人間客……召見承明廬,天子親賜食。醉曾吐禦床,傲幾觸天澤。”(《李翰林白》)

李白最終在天寶初年從翰林院被“放逐歸山”的原因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認為:李白醉草詩文時讓楊貴妃“捧硯”,太監高力士“脫靴”,因而引發報復。不過,楊採華認為,李白實際上是得罪了當時的右相李林甫。

《資治通鑒·唐紀》稱:“李林甫為相,凡才望功業出己右及為上所厚,勢位將逼己者,必計去之。尤忌文學之士,或陽與之善,啖以甘言而陰陷之。世謂李林甫:口有蜜,腹有劍……”天寶初年,李林甫屢興大獄,設計陷害丞相張九齡、左丞相李適之,並先後羅織了京兆尹“韓朝宗案”、長安令“柳升案”等等,波及數千人。為了防止刺客奪命,李林甫夜夜身著女人裝,扮成婦女。李白曾作《雪讒詩贈友人》:“彼婦人之倡狂,不如雀之強強。彼婦人之淫昏,不如鶉之奔奔……”此詩中的“婦人”並非指楊貴妃,實則指經常男扮女裝的李林甫。李白在《答高山人兼呈權顧二侯》中稱“謬揮紫泥詔,獻納青雲際。讒惑英主心,恩疏佞臣計。彷徨庭闕下,嘆惜光陰逝。未作仲宣詩,先流賈生涕。”佞臣,只能是奸臣李林甫。

天寶五年(746年)初春,李白寫了《送裴十八圖南歸嵩山》後不久,自己也被放逐歸山,離開了翰林院。

陷帝位之爭被流放

李白最終陷入落魄,要從安史之亂說起。西元755年,安史之亂爆發時,李白避居廬山。這場唐朝的內亂原本沒李白什麼事兒,但怪就怪他的名氣太大了。唐玄宗在馬嵬坡遭到兵變,被逼無奈殺了楊國忠與楊貴妃。此後,唐玄宗與太子李亨分道揚鑣。玄宗入蜀,李亨則在靈武自即帝位,是為唐肅宗,遙尊玄宗為太上皇。

要說這李亨登基也不合法,但玄宗先遭安祿山叛亂,又在馬嵬坡被逼殺掉貴妃,已經是心灰意冷,對自己突然被太子尊為太上皇,也就沒說啥。但他的兒子可就不這麼想了。玄宗第十六子永王李璘打著靖難的旗號,招兵買馬,揮師東下,其實是趁機擴大地盤,想借亂世當皇帝。

楊採華分析說,唐玄宗在奔西蜀途中發了詔書,下放軍國大權至諸親王及地方軍政一把手,讓其招兵買馬、擴充軍隊平息叛軍。太子李亨卻不聽玄宗詔令,擁兵隴西,僭登帝位搶班奪權。而永王李璘出師東巡之時,得知李白隱居廬山,遂數次下達聘書,李白幾經猶豫,終於決定下山入其幕府。在永王東巡時,李白寫下《永王東巡歌》十一首。永王不久即敗北,李白也因之被捕入獄。

李白被下獄後,在一首詩中說“空名適自誤,迫脅上樓船”,意指自己是被永王脅迫的。楊採華認為,李白從軍永王說不上是內心的妥協,這是他順著中丞宋若思、右相崔渙兩位大臣給他搭的梯子走下臺階的舉措。這首詩作於李白服刑中,他只能按著宋、崔兩人的“啟發”繼續把假話說下去。否則,新的牢獄之災又將等待著他。李白在《致賈少公書》說:“王命崇重,大總元戎。辟書三至,人輕禮重。”由此可見,李白從軍永王時,很享受“三顧茅廬”的待遇,並不存在“脅迫”一說。

永王敗北後,右相崔渙宣慰江南,收羅人才。李白上詩求救,駐紮在潯陽的中丞宋若思把李白從監牢中解救出來,並讓他參加了幕府。崔渙為“永王事件”牽連的人開脫罪名,卻得罪了同僚和下屬,被罷去右相之職,並貶為太守。接替崔渙辦理“永王事件”的官員李峘,將已結案件推翻重審,並重新拘捕釋放人員。宋若思讓李白先藏起來,不久,藏在潛山縣司空原舊居的李白被逮捕,後被判流放夜郎。

李白晚年被判流放夜郎,但李白是否到過夜郎至今仍存爭議。

是否到過夜郎爭議不斷

雲貴高原東北部莽莽蒼蒼綿延千里的大婁山脈中段,有一個縣城叫桐梓。在春秋戰國時期,桐梓即屬於古夜郎國鱉國範疇,秦漢時期屬於先後設置的夜郎郡領域,史學界把桐梓稱為“唐宋夜郎”。桐梓有個夜郎壩,四圍皆山,其峰其巒,錯落連環,是個海拔600多米的山間盆地,目前是夜郎鎮鎮政府所在地。

李白是否到過夜郎?學界至今仍有爭議。有人認為李白在流放途中就接到赦免的詔書,有人則認為李白曾在夜郎居住過3年。貴州當地研究李白的學者黃光榮對記者說,桐梓留存有不少和李白有關的地點,如太白詩碑、太白碑亭、百碑臺、太白書院、太白望月臺、謫仙橋等。

李白中途遇赦得返,並未到過夜郎的觀點,最早見於北宋人曾鞏所寫的《李白集三十卷序》。曾鞏根據李白的詩、書、自敘分析李白遭流放後,“上峽江,至巫山,以赦得釋”,並未到達夜郎。主張李白“未至夜郎”的一個主要依據是李白本人有《流夜郎半道承恩放還》一詩。

黃光榮認為,李白確實到過夜郎。僅清王琦編注的《李白全集》收集的李白詩,就有32首是關於夜郎的,如“三載夜郎還,於茲煉金骨”、“傳聞赦書至,卻放夜郎回”、 “萬里南遷夜郎國,三年歸及長風沙”、 “我寄愁心與明月,隨風直到夜郎西”等。

西元759年,李白被赦免之時,已經58歲。兩年之後,季廣琛出任宣州刺史,他與李白曾同為永王幕僚。在官軍收復宣州的鼓舞下,已經60歲的李白不顧年事已高,決定再次投軍掃除東南之亂。他來往於金陵、宣州間,有《餞李副使藏用移軍廣陵序》、《宣城送劉副使入秦》詩。李白欲投李光弼軍未果,寫有《聞李太尉大舉秦兵百萬出征東南,懦夫請纓,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還,留別金陵崔侍禦》。此次投軍未果,既可說是懷揣報國之志的浪漫主義詩人李白的最後一次自我請纓,也可說是李白從政之路的最後一次嘗試。隨後,李白即返回當塗縣其族叔李陽冰處,並於第二年卒,葬今安徽省馬鞍山市當塗縣龍山,後移墓地於青山。

【來源:北京青年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詩仙李白的悲催政治生涯:皆因“站錯隊”?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