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文學正變得越來越遊戲化?

技術時代,文學的未來在哪?在嚴鋒看來,文學是最早的虛擬現實,今天的虛擬現實是技術對文學的種延伸。陳村則好奇,當人們本能地趨向於圖片、視頻這樣的內容使用時,文字會不會退到邊緣去?

如今,當人們談論文學時,技術越來越成為個繞不開的話題。過去20年來,依托互聯網技術的發展,網絡文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興起,以百萬計的網文寫作者改變了文學的形態、風格乃至讀者的閱讀習慣。

文學正變得越來越遊戲化?

技術時代,文學的未來在哪?日前,第12期陜西北路網文講壇邀請了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嚴鋒、上海紐約大學計算機科學教授張崢與上海網絡作協會長陳村,圍繞“技術時代的文學”這主題,共議文學的未來發展。

從兒時的彈射模型飛機、無線電,到自制望遠鏡,談起“技術”,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嚴鋒有著說不完的故事。近些年來,只要出國,他還依然每次都會購買個先進的望遠鏡觀測天空。1992年,嚴鋒成為復旦第個自己組裝電腦的學生。“當時的電腦沒有聲卡,我輾轉打聽到可以去廣州的家店購買。那時候我的工資是每月105元,而張聲卡就要1500元。”揣著父親和他兩個人湊出來的錢,他南下廣州。也是在這家小店中,他第次看到有人在玩電子遊戲,“還記得是《銀河飛將2》,個太空戰題材的遊戲。那之後,我也開始玩電子遊戲。遊戲和之前的飛機、無線電、望遠鏡樣,有些共通的地方,都寄托了我對飛翔的渴望。”

嚴鋒用“泛遊戲時代”形容他對當下社會的觀察。他既是電子遊戲的名“玩家”,也是遊戲文化的觀察者和研究者。“電子遊戲被稱為‘第九藝術’,我是在國內最早提倡‘遊戲文化’的。遊戲面有很多文學的因素,從文學可以看遊戲,從遊戲也可以看文學。”他舉例,文學中有“敘事角度”,而遊戲中的“視角”也非常重要;《魂鬥羅》《超級瑪麗》等最早的遊戲都是第三人稱視角,對文學來說,第人稱敘事的出現也是晚近才有的現象。

回到技術時代的文學發展,嚴鋒認為,文學正越來越走向遊戲化,電子閱讀就像在做種電子閱讀遊戲。“電子閱讀是所謂的超文本閱讀,又是多文本的閱讀,有圖像、聲音、鏈接、跳轉,打破了傳統閱讀的界限。讀者拿著鼠標點擊的時候,和玩遊戲沒有區別。”研究發現,電子閱讀和傳統閱讀在大腦活動上也存在差異,“電子閱讀和傳統閱讀都會激活大腦中的文字區、閱讀區和記憶區,但電子閱讀同時還激活大腦中的決策區,是種更全方位的大腦活動。”

文學正變得越來越遊戲化? 

“遊戲化”的電子閱讀,被嚴鋒形容為某種程度上的“返祖現象”。電子閱讀帶來的影響,有著積極的面,如讓大腦反應更加靈活,對於物體的運動、感知、挑選等方面更加靈敏;但受“多屏閱讀”的影響,大腦的專註力、長期記憶方面將有所減弱。“當閱讀變成了在文本、聲音、圖像中獵奇、跳轉,並且大腦保持高度興奮的時候,其實我們回到了原始的叢林。”嚴鋒說,最早的時候,在叢林中,哪有豹子的聲音、哪有其他部落的訊號,原始人類都需要在短期內做出迅捷的反應,這並不是長期記憶;進入農耕時代,隨著印刷、文字的發展,人類可以在相對安全的環境下,保持長期的、思維的致性,“現在,這種狀態又被打破了,網絡是個黑暗森林,我們尋找信息,就像在捕獵。”

無論如何,文學、閱讀正因為技術而發生變化。網絡時代,動輒數百萬字的網絡文學,據了讀者的絕大部分註意力。過去幾年,網絡文學呈幾何級數爆發,屏幕上充滿了由網絡小說改編而來的影視作品,網文被戲稱為可與美國好萊塢大片、日本動漫、韓國偶像劇相媲美的“四大文化奇觀”。

“那麽多人拿著手機勤勤懇懇閱讀網絡小說,每天看每天看。”上海網絡作協會長陳村好奇,“網絡上有很多水樣的文字,最終會不會造成白話文的大變革?”不過,他也擔憂文學的“邊緣化”。在早期論壇時代,陳村曾當過10年“版主”,那時候就看到,張圖片的點擊量比文字多十倍,視頻的流量又高於圖片,“當人們本能地趨向於這樣的內容使用時,文字會不會退到邊緣去?”

在嚴鋒看來,文學是最早的虛擬現實,今天的虛擬現實,是技術對文學的種延伸,“原來需要用文字來勾畫的內容,如林黛玉的形象、氣質、舉止,可以通過虛擬現實技術,活色生香地出現在眼前。而當未來,如果人工智能已經可以面向每位用戶模擬、定制、生產文學,文學的尊崇地位或許不會再有,但文學永遠是切藝術的基礎。技術的出現,或許會對文學創作產生些新的啟發。”

來源:環球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文學正變得越來越遊戲化?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