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地域文化

最新發佈

早晨好,藍毗尼

釋迦牟尼到底留下多少舍利?因為釋迦牟尼的舍利,當年印度的八大王國劍拔弩張,一場亙古未有的舍利戰爭一觸即發,八個國王各自派兵把釋迦牟尼火化現場包圍得風雨不透,軍隊摩拳擦掌,旗鮮械耀,只看熄火之後舍利的情況。幸虧有高僧大德出面協調,在釋迦牟尼眼前,豈能兵戎相見?佛祖教導忘者又焉能擁有釋迦牟尼的舍利?終於決定,把釋迦牟尼的舍利分成八份,每個國王珍藏一份,每個王國建一佛塔,作為珍藏佛祖舍利之殿。那當是世界上第一次建塔。世界第一塔就是佛塔,佛塔也是梵文,自流傳入中國後,塔的式樣、結構也千姿百態,但在佛教中,那都不能稱塔,佛教中只有安放舍利的塔可稱為塔,沒有舍利的只能稱其為「支提」也是梵文。

翡冷翠初印象

認識佛羅倫斯(Florence),是在徐志摩的詩作《翡冷翠的一夜》,「翡冷翠」其實是意大利語Firenze的音譯。翡翠者,翡為紅,翠為綠,「翡冷翠」者,紅冷綠也。我不禁想起李清照的《如夢令》那一名句「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紅綠假借於人世間,言喻男女,卻又夾纏不清,糾結得很。詩人徐志摩筆端的文字機巧,真是妙不可言。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