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大學「學生會」已變成「政治怪胎」

大學「學生會」已變成「政治怪胎」

大學學生會成立的本意是團結同學、促進學校發展、溝通各方,是一個學生民主自治組織。但日前香港研究協會的民調發現,只有不到一成的大學生滿意學生會的表現,而不滿意率則高達四成。

如此懸殊的比例說明了什麼?至少說明了兩個問題:第一,大學學生會已經無法代表學生,更遑論能為學生謀取何種福祉;第二,大學學生會已經淪為政黨利用和操控的棋子。種種事實說明,香港某些大學的學生會已經變質,既不服務學生,也不溝通各界,而是成為打壓異己、踐踏民主、撈取政治利益的一個「政治怪胎」。

過分政治化招同學不滿

香港大學學生會選舉,出現令人驚嘆的一幕。一個學生會內閣的候選人,由於堅持尊重法治、尊重「一國兩制」的立場,早前竟然遭到反對派政客的公然侮辱;反對派媒體,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攻擊、抹黑該名候選人。出現這種情形,令人產生一種錯覺:選的不是學生會,而是反對派的「近衛軍」。

為何會出現如此惡化的現象?正如那句諺語: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各間大學的學生會「淪陷」多有時矣。如果說公眾對學生會變質只是某種模糊的印象,那麼香港研究協會的調查則是以量化的方式,徹底揭開了學生會的真面目。

調查發現,學生會的認受性嚴重不足,四成受訪者對學生會表現表示「完全不滿意」及「不太滿意」,表示「滿意」的僅佔比8%。對學生會持「負面」印象的主要原因是「未能滿足學生需要」(37%),其次是「學生會過分政治化」(33%),再次是「未能代表學生意見」(14%)及「不能維護學生權益」(13%)。

至於問及每學期參加所屬大學學生會舉辦活動次數時,有61%學生表示沒有參加過,參加過一、兩次的佔比為32%。數據反映出大學學生會舉辦的活動欠缺吸引力。

調查結果的數據,真可謂觸目驚心,它說明了兩個鐵一般的事實:

第一,大學學生會已經無法代表學生。儘管學生會選舉打着「全民投票」的旗號,但回顧過去這麼多年來本港九間大學的學生會選舉,投票率都徘徊在一成左右,只有極少數能超過兩成,這與美歐有名大學的投票率動輒逾五成的情況相比,已是差天共地。只有一成多的投票率,能否真正代表學生?一個國家如果選舉領導人,只有一成投票率,能否被認同與接受?答案不問自明。

實際上,低投票率並非偶然現象,而是學生會長期以來表現拙劣所形成的「惡劣循環」。從另一角度來講,如果學生會真的受到廣大學生的認同與支持,又豈會只有一成投票率?恰恰是因為學生會充斥着功利、算計、勢利、虛偽、奸滑,才被同學唾棄,這種學生會定必人人避之則吉。

學生會淪為暴力「作惡者」

第二,學生會已經淪為政黨操控的棋子。調查結果清晰顯示,學生對學生會最大不滿之處,在於「過分政治化」、「未能代表學生意見」。的確,過去數年,反對派及外國政治勢力的魔爪長軀直入延伸到大學校園,大學學生會不僅沒有維護校園應有的寧靜與良好發展,反而成為政治勢力的「亂港馬前卒」。

廣大學生看到,為期79天的非法「佔中」,坐在台前的是學生會頭目;暴力血腥的「旺暴」,衝在最前線的也是學生會頭頭;衝擊立法會、拒絕法庭命令、辱罵內地同胞、收取利益、叫囂「港獨」的,也是學生會頭目。乃至於每一場重大選舉、反對派每次發起的示威遊行,大學學生會也成為中流砥柱。與其說這是大學學生會,毋寧說這是反對派的「近衛軍」,它們扮演的角色絕非服務學生、推動大學發展、溝通各界,而是踐踏法治、挑撥社會分化、製造暴力事件的「作惡者」形象。

事實已一再說明,香港一些大學的學生會已經變質,絕非學生的代表,而是「政治利益」的代表;對外是「政治打手」,對內又是「打壓異己」,更是夾雜着各種功利與算計、虛偽與野心。外國勢力及反對派會美其名曰學生會「承擔社會責任」、「推動香港民主」,但實質上,它們已經悖離了學生會應有的宗旨。若再不回到應有的正確角色與立場,學生會也再無存在必要矣!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大學「學生會」已變成「政治怪胎」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