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與港珠澳大橋有緣

與港珠澳大橋有緣

圖:港珠澳大橋蔚為壯觀,對香港意義重大(資料圖片

上周港珠澳大橋通車,筆者應邀到中央電視台做直播嘉賓評論員,到了北京才知道不是直播上午由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主持的通車儀式,而是當天下午的港珠澳大橋通車專題報道。長達兩個半小時的節目,大多數時間是主播與在大橋不同地點的多名央視記者做聯線報道,中間加插有關大橋的設計、建造過程的介紹,我和另一名評論員楊禹開腔點評的時間並不多,但坐在直播台上專注觀看現場報道和背景介紹,令我對大橋有了比較全面的了解認識,我和這座大橋也算多了一層緣分。

初次與這大橋「結緣」是在二十四年前,當年我在某報當記者,聽聞珠海市當局對建造伶汀洋大橋(當年不叫港珠澳大橋)非常積極進取,有所動作,於是前往珠海了解,剛好香港貿發局代表團到珠海訪問,我便跟隨貿發局一行到市政府,一位市政府官員介紹說,珠海方面已經開始動工興建伶汀洋大橋,我頗感意外,舉手追問動工地點,這位市府官員對有記者在場顯得有些意外,但還是告訴我,在淇澳島。會後我立即前往位於香洲東北面的淇澳島,果然見到一個大型建設地盤,好幾輛運泥車在工作,回到香港我將所見所聞寫成一篇報道。當時並不知道,這個涉及粵港澳三地的跨海大橋方案,根本八字未有一撇。

前幾天無綫電視台播出「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專題」訪問着名企業家胡應湘先生,胡先生早在八十年代提出建伶汀洋跨海大橋,不過港英政府並不支持,而對胡先生建橋提議反應最積極的是當年的珠海市委書記梁廣大,最初的建橋方案中,珠海的起點就在淇澳島。不過當年港澳尚未回歸,香港與內地的經濟實力差距很大,僅憑胡應湘的熱心和梁廣大的配合,伶汀洋大橋一直停留於紙上談兵。三十多年過去,伶汀洋上一橋飛架南北,港珠澳變通途,胡應湘先生的大橋夢終於夢想成真,欣慰之情溢於言表。而我有幸坐在央視直播室見證這一歷史時刻,感覺冥冥之中與這座大橋真是有緣。二十多年前在淇澳島見到的建設工程,原先是作為跨海大橋的引橋,二○○一年完工後變成一座珠海市內陸大橋。

通車儀式翌日我回到香港,飛機降落前從空中俯瞰港珠澳大橋,如蛟龍出海,只見龍頭,不見龍尾,極為壯觀!這一刻令我對於特首林鄭月娥在通車儀式上致辭說「香港能參與這項壯舉感到無比自豪」,非常理解和認同。不過本港不少媒體報道通車儀式,卻特別聚焦特首林鄭月娥一襲粉紅套裝及其與國家主席習近平並排進場,網上網下更充斥各種對現場細節「微言大義」的分析和猜測,這種港式報道風格,可讀性自然是有,但信不信由你。

其實與廣大市民最有切身利益、媒體最應該深入解讀的是,港珠澳大橋建成通車,對於三地有何意義?我在央視節目中提到,港珠澳大橋通車對香港其中一個重要意義,是除了深圳以外,有了第二個陸上交通相連的城市珠海。當時因為時間關係未能就此展開解釋,其實,港珠澳大橋令香港的陸上對外交通得到結構性的突破改善,特別是將珠海、中山、江門等西部多個比較富裕城市逾千萬人口納入香港一小時生活圈,對港人的出行、對香港經濟乃至粵港澳大灣區經濟所帶來的正面影響,將是重大而深遠。一九八八年日本斥資五千多億日圓在神戶與淡路島之間建設明石海峽大橋,歷時十年建成通車,連同另一條大鳴門橋,將本州和四國連接起來,大大改善了兩地交通條件,這項工程對整個關西地區經濟發展起到重要作用,當中大橋帶動的遊客收益就為GDP增長貢獻百分之○點二,對於經濟低迷多年的日本,實在非常難得。香港的GDP增長百分之○點二是多少?是五千三百多億港元。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與港珠澳大橋有緣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