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城與人的美好故事

城與人的美好故事

圖:《香港‧人》是多位本地作家的力作

安徒生《誰是最幸運的》的小故事可愛純真,看了這個故事,不意接着讀到純真可愛的《香港.人》(羅國洪、朱少璋主編,匯智出版社二○一八年七月出版)一書,這書由二十七位香港作家每人鍛鑄一篇作品而成。安徒生的故事寫道,每一朵玫瑰都珍惜自己獨特的經歷,都認為自己最幸運。有一朵玫瑰,哀傷的母親把它輕輕放在夭折女兒的胸膛上,母親的吻和玫瑰花,似乎使女孩的心重新再跳動似的。有一朵玫瑰感到十分光榮,一個鋤草的老人把玫瑰花灑上鹽巴保存下來,做成乾花。還有兩朵玫瑰,覺得彷彿得到了不朽的生命,畫家給玫瑰作畫,詩人為玫瑰寫詩。

別忘了,這一朵玫瑰,喚起貧窮老婆婆美好的心情,讓她憶想起消逝已久的青春年華。太陽、雨露、風兒,以至讓玫瑰依傍生長的籬笆,莫不競相爭做玫瑰媽媽。最後,風兒的話最融洽,它說—每個人都有份,並且每個人都得到自己的一份。我得到所有玫瑰花的故事,我把這些故事在廣大的世界裏傳播出去!請告訴我,它們之中誰是最幸運的?

《香港.人》一書的諸位玫瑰媽媽,以妙筆生花,精心栽種獨特的玫瑰。生命如花,親切動人,玫瑰籬笆上,每一朵玫瑰都是最幸運,最有聲有色的。

呂永佳、吳美筠、胡燕青、黃秀蓮、張婉雯、樊善標、黎翠華不約而同,寫自己的親人,平凡質樸的生命,交織人生悲喜,平淡卻十分耐看。樊善標欲繪母親肖像,這幅肖像終歸「不肖」,雖這麼說,總算得上是「母親既肖又不肖的畫像」。

文中,時間線軸綰合不同時期父母一起生活的畫圖。先是父親經營藥材店,繼而業主收回店舖而結業,到了最後突然中風,送院不治;母親與父親的生活先是各自以家和以店為中心,轉而重合於家中,時生摩擦,到最後家中僅餘母親獨居。似乎是經過冷靜觀察寫成的文字,卻生動吸引。黎翠華以母親做頭髮鏤彩攡文。父親健在時,留意母親的一舉一動,母親到住家式髮型店做髮,父親也在旁鎮日「駐守」,父親病逝,母親頓成未亡人,生活的大轉折,作者輕車熟路,駕馭文字:「左流右竄的泉水狼狽奔逃,跌落深淵,再出現,是山下一個平靜的湖,經歷許多沖擊之後的平靜,風來時才能興起一點點的波瀾。」

最後,母親不辭山長水遠,仍堅持從新界粉嶺到港島東,到吳太太那裏做頭髮。這個空間,鋪墊着昔日時光的重重光影,母親「身處其中,忘了是何年何月,間中抬眼瞄一瞄鏡子,以為還看到坐在沙發裏讀報的父親」,這真是下筆波瀾不驚,讓人一瞬間瞧見生活的紋理。

本書可說以「寫實人物」為主,邱心(陳潔儀)的文章則虛實交織。文中鬧市中所見的赤腳道人,奇裝異服,真幻莫辨,連敘述人「我」和水水這一對母女,也富有「虛構人物」的靈動傳神。這麼一面鬧市行走,一面深刻思考,是一幀耐人尋味的畫稿。

本書所描寫的對象滿滿當當,包括畫家林風眠(鄭政恆文),文人兼學者小思(朱少璋文)、也斯(王璞文),填詞人林夕(朱耀偉文),歌星梅艷芳(劉偉成文),球王姚卓然(潘步釗文)等,以上人物,都成就了自己的事業,並為香港做出貢獻。鄭政恆《林風眠的痛苦》約莫一千六百字,簡勁有力。畫家留法,曾在上海、杭州生活,一九七七年移居香港,直到一九九一年逝世。居港十多年,林先生以賣畫為生,重繪舊作以外,展開「人生百態」組畫的創作。林先生「藝術作品的美和力,最終,收結於苦難與同情之中,畫出了崇高而真誠的句點」。讀至此,城與人的親切之感油然而生。多麼美好的香江小城,多麼美好的生命烙印。安徒生藉風兒說的話一點不差:每個人都有份,並且每個人都得到自己的一份。玫瑰的馨香美好,屬於每個生命,每個生命都可親可敬。

本書作者,大部分筆耕經年,都交出了可喜的寫作成績,而匯智出版社成立二十周年,特地出版此書,的確是獻給城與人的美好故事。

附記:《香港.人》其他作者,包括王良和、可洛、林浩光、梁科慶、黃志華、陳德錦、麥華嵩、麥樹堅、游欣妮、鍾玲、鄺健行、鄺龑子和羅貴祥等。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城與人的美好故事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