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陳浩天,個場係中國人嘅!」

「陳浩天,個場係中國人嘅!」

原圖︰作者提供、大公報

「陳浩天,個場係中國人嘅!搞港獨,過主啦!」

2018年7月22日,維園《城市論壇》現場,港獨陳浩天被香港電台邀請為台上嘉賓,台下愛國伯伯們不齒叛國者,連番聲討,其中最慷慨最激昂的,莫過於84歲的劉伯伯。

「呢度我哋中國人地方,後生嘅未經歷過英國人嘅統治,以為白鬼就係好人,白鬼嗰套啱晒,傻更更搞香港獨立,畀人利用,點對得住反英殖犧牲咗嘅人!」

愛國是血性,也是人性。

久慧在城壇現場足足一年,頭兩個月,劉伯伯都不願意告訴我他姓什麼,終於有一天招手喚我過去,久慧欣喜,兜風耳劉伯伯終於願意跟我聊天。

「伯伯,你怎麼戴著口罩,不舒服?」

維園伯伯 血性愛國

「阿妹,我身體不要緊,我告訴你一個名字,你有機會一定要寫出來,我的巴士司機工友,名字叫章集,文章的『章』,集會的『集』,六七年他帶著我們一班工友爭取權益,反英國人。不幸腳部中了彈,幾日後竟因為肺炎在醫院過身。我們只是沒了工作,他卻沒了性命,50多年了,也只剩下我在維園幫他繼續下去!」

久慧內心大慟,抗英義士被遺忘,八旬見證人垂垂老矣,天寒暑熱,即使生病疲累,尚有一口氣就來維園呼喊,聲嘶力竭,又有幾人聽到?

「伯伯,章集待你很好?」

「我們其實不熟。」

「為何銘記五十年?」

「阿妹,你生在太平盛世,不明白那種苦況,沒有國就沒有家!我幼時正逢日治時期,國難家散,哥哥被拉伕做苦工,姐姐走散,從此音訊全無。媽媽被日本人徵召建啟德機場,我年幼跟著媽媽,見到工地有點柴碎,拿個籃子拾起來,被日軍的走狗看到,兜巴星打得我滿嘴血!」

歷史活化石,莫過如此。

「其他工友們還好嗎?」

伯伯苦笑。

「愛國工運裡,章集失去了生命,你們失去了什麼?」

伯伯再次苦笑。

黃媒力捧港獨嘍囉

「失去了自己一生事業。我們這些普通勞工沒唸過書,都是從低做起,司閘員、售票員,幾經艱難才做到巴士司機。工運後入了黑名單,只能在外面到處打散工,即使能做回司機,也難免被壓低工資,有個老闆說,我肯請你已經對你不錯,除了開車,每日也要搬整車火水!」

最近常聽黃絲說「滴水穿石」,唯恐無人知曉,頻穿黑衣,黑口黑面,如喪考妣。

「伯伯,你在《城市論壇》多久?」久慧不禁問。

「二十多年了。」劉伯伯很淡然,說的彷彿只是太陽東升西落,一晝而已。

環視四周,滿論壇都是記者,圍著又「黃」又「獨」的嘉賓問個不停,這天的陳浩天像個「萬世巨星」,紅館開騷不過如此吧。

記者們可曾留一點眼角餘光給這班老人家?

「總有好心記者聽我講,既不瞞也不騙,一開口就說清楚,阿伯,我們採訪也沒用,沒機會出街的,沒人有興趣知道維園阿伯的故事!」

那到底香港「言論自由」的狀態是什麼?就是傳媒這個「第四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沒有了「第四權」媒體鋪天蓋地的宣傳,沒有香港外國記者會(FCC)「水鬼升城隍」的「國際性抬舉」,陳浩天只是個無人問津,在路邊舉「香港民族黨」招牌的傻佬。鬼都不理他!

而真正有故事的愛國伯伯,在「第四權」的輿論摧殘下,變成一班無理性,只會大吼大叫的暴力長者,只等着時間流逝,自然淘汰,歸於塵土,維園多張空櫈。

FCC濫用自由可恥

更甚者,香港外國記者會用「第四權」(The Fourth Estate)的「言論自由」做擋箭牌,佔全港納稅人便宜,公然在中國香港政府物業裡,搞港獨、反政府、分裂國家!

但凡FCC有一點羞恥之心,就快點滾出香港人的Estate!

後記:

過去一年最心酸的回憶,就是某次論壇在九龍城賈炳達道舉行,久慧聽到兩個路人對話。

「咦,點解《城市論壇》移到呢度?」

「仲使問,梗係為咗避開維園阿伯啦!」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作者:鄭久慧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陳浩天,個場係中國人嘅!」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