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港區政府調整最低工資標準

港區政府調整最低工資標準

最低工資委員會勞資雙方昨日達成共識,將現時32.5元時薪上調兩元至34.5元,惠及近15.4萬基層打工仔,最新工資水平將於明年5月1日實施。有經濟學家認為,調整雖略高於過去兩年累積通脹的4%,但水平算合理,又預測上調工資將加劇勞工錯配現象,有些較「辛苦」的行業如清潔,需要更高工資才可吸引入行,相反保安行業則繼續沿用最低工資水平。大公報記者 張月琪

最低工資時薪由32.5元上調兩元至34.5元,升幅達6.15%。據政府統計處去年數字顯示,將有15.4萬打工仔受惠,其中主要為零售、飲食、物業管理、保安及清潔服務等行業。有勞方消息人士指,勞工界希望幅度比通脹有實質增長,今次增幅有6%,雖然未達35元,但仍算可接受。

政府游說終達共識

最低工資水平每兩年進行一次檢討,今次檢討早於今年四月便已展開,委員會曾向工會及僱主團體等收集意見,諮詢期間意見參差,有僱主曾表示時薪32.5元已過高,反冀凍薪,工會則提出調升至36元至100元不等。

勞資雙方前期磋商分歧頗大,勞工界爭取調高至36到41元不等,而商界只願加薪五角至33元。委員會上周五再召開會議,將分歧收窄至一元間,惟經過近六小時會議仍未達成共識。消息人士表示,雙方於時薪34元至35元之間爭持不下,部分委員支持由學者提出的34.5元水平,但有勞方代表堅持35元不退讓,令會議未能取得共識。據了解,會議後政府曾派員游說,有工會亦曾召開會議再討論,終決定讓步至34.5元。

最低工資調升,對基層「打工仔」來說,當然是一件好事,但實際上,其效果只能說一句「聊勝於無」而已。事實是,眼前消費物價上漲,普通茶餐廳早餐二十八元、午餐最少三十八元,調升後的時薪連午飯吃飽肚子也不夠,更不要說房租和交通費、子女學費等開支了。

港區政府調整最低工資標準

事實是,政府的最低工資政策自推行以來,成果上應該說是正面的,最低限度為低學歷、低技術的基層勞工提供了一個最基本的保障,令一度曾經低至每小時二十多元以至十八、九元的極低工資在市場絕跡。

然而,隨着經濟環境和就業市場的轉變,今天,最低工資卻出現了一個「高不成、低不就」的尷尬局面,如酒樓洗碗碟和清潔工人等,由於要長時間站立或雙手泡在熱水中工作,以本來三十二元五角的時薪是根本請不到工人的,實際時薪早已去到三十七、八元的水平,也尚且未能請到足夠人手,今次所謂調升對這些行業來說根本是不切實際的,但現行時薪還是要相應調整,否則就更留不住人了。

另一方面,在最低工資推行的同時,與之「相輔相成」的標準工時立法問題卻遲遲未能解決,在一些行業出現了變相壓低工資的現象,如一些連鎖快餐店和零售店等,經常要工人加班加點,但工資卻不按標準計算,資方表面上是給予最低工資或高於最低工資,但員工實際所得卻低於最低工資的數字,這是有欠公允的。

同樣,在現行通脹和物價下,就是經過調升後的最低工資三十四元五角時薪,對一些要養家活口、子女供書教學的基層家庭來說,還是捉襟見肘以至入不敷支的。以本港作為亞洲都會級城市和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基層工人並未能分享到經濟繁榮和社會財富再分配的成果。就以最低工資為例,每次作出調升,一些行業就會嚷着成本上升而要加價,將工資成本更大比例地轉嫁到消費者身上,結果是調升最低工資,工人所得無幾,反而成了資方加價的藉口,推高通脹,令廣大市民和基層勞工未見其利、先蒙其害。

最低工資政策有其存在的必要,推行以來效果也大致正面,但在如何真正改善基層勞工生活和切合勞動力市場需要方面,應有作出全面檢視和改進的必要,而不是勞資雙方每兩年一次為「兩蚊」爭拗一番。

港區政府調整最低工資標準

明年五月一日實施

按《最低工資條例》要求,委員會須於本月31日前遞交建議予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行會決定後再交予立法會審議,經檢討後的最低工資水平會在翌年五月一日實施。

經濟學家關焯照認為,最低工資有莫大的「漣漪效應」,除工資以外,牽涉到物價及成本等問題,他分析指,過去兩年通脹率分別約為2%,累積兩年後物價水平粗略為4%,今次加幅逾6%比累積兩年的通脹較高,或會引起更多成本上漲情況。

關焯照指出,本港勞工市場出現錯配情況,較需勞力及較厭惡的工作,愈來愈少人願意做,例如清潔工作及飲食行業等,現時以最低工資已經難以請人,最低工資一旦上調,此類行業亦要跟隨調整,否則會面對人員流失問題。不過,最低工資仍能保障議價能力低、較多人願投身的工作,如保安及物業管理等。

根據中新網、大公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港區政府調整最低工資標準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