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人民幣10月入籃,鞏固香港離岸人民幣中心地位

人民幣10月入籃,鞏固香港離岸人民幣中心地位

香港金融管理局27日發佈的半年度報告指出,由於市場預期人民幣匯率會持續疲弱,2016年上半年香港人民幣資金池進一步整固,同期人民幣貿易結算及銀行貸款也下跌。未來離岸人民幣業務的發展將繼續面對市場預期人民幣匯率表現疲軟所帶來的阻力。

報告顯示,在人民幣匯率仍面對貶值壓力下,香港的人民幣資金池於2016年上半年進一步收縮。人民幣客戶存款及存款證總額在6月底降至7962億元人民幣,跟6個月前相比下跌了21.2%。當中,在個人客戶存款及企業客戶存款的減幅擴大下,人民幣客戶存款於上半年減少16.4%。由於存款證發行量減少及有較多的存款證到期,存款證餘額同期減少46.8%。

其他離岸人民幣銀行業務也有所放緩。人民幣貸款餘額於6月底下降3.4%至2873億元人民幣。香港銀行處理的人民幣貿易結算金額上半年減至23652億元人民幣,較2015年下半年減少35.0%。當中,由香港匯出至內地的匯款的減幅超過由內地匯入香港的匯款的減幅。儘管如此,香港作為全球離岸人民幣結算及交收中心的地位仍然穩固,人民幣即時支付結算系統的日均成交金額於2016年上半年高企於8690億元人民幣。

與此同時,部分反映年初市場普遍擔憂全球經濟放緩,以及內地的供給側改革有可能遏制企業的擴張計畫,進而減少融資需求,香港離岸人民幣債務市場持續萎縮。2016年上半年,離岸人民幣債務發行總額為1269億元人民幣,按年下降29.4%。因此,截至2016年6月底,未償還離岸人民幣債務證券總額按年下降16.8%至5492億元人民幣。

報告指出,所有類別發行人的非存款證債務發行均有所下降。內地借款人的回撤幅度最大,其2016年上半年的新債發行量按年減少85.8%至36億元人民幣。該下降在相當大程度上是由於人民幣對美元走弱,導致投資者對點心債券的興趣轉弱,以及內地借款成本下降。允許本地及國際投資者進一步參與在岸銀行間債券市場的新規例,也可能促使更多內地企業於在岸債券市場融資。海外借款人減少發行的幅度相對較低,2016年上半年,其非存款證人民幣債務發行總額為525億元人民幣,按年下降18.7%。在海外發行人當中,澳大利亞借款人占2016年上半年發行總額的20.4%,而2015年同期為11.8%。來自英國及北美的借款人所占的發行比例顯著上升。

報告同時指出,香港作為全球離岸人民幣結算及交收中心的地位仍然穩固,人民幣即時支付結算系統的日均成交金額保持在高位。儘管離岸人民幣活動在近期放緩,但內地持續開放資本帳及實施“一帶一路”計畫,將有助香港離岸人民幣業務的發展。

人民幣10月入籃,鞏固香港離岸人民幣中心地位

人民幣被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後,經歷了“十月懷胎”,將於10月1日正式生效。業內人士預計,它的效果將是“慢熱”的,目前不會帶來劇烈變化,但長期必將鞏固香港離岸人民幣中心地位。

恒生銀行執行董事兼環球銀行及資本市場業務主管馮孝忠認為,人民幣作為SDR貨幣生效後,短期內對香港的整體貨幣市場的影響較小。但長期來看,當它真正的使用量出來後,就會產生較大的影響。

同時,香港銀行也在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很多銀行正在加緊人民幣清算方面的準備工作,但還是要看市場的變化,要看“一帶一路”、貸款、資本市場會否應用人民幣。作為SDR貨幣,人民幣的使用還需要內地的推動,馮孝忠說。

香港資深投資銀行家溫天納認為,人民幣國際化對香港作為環球首席離岸人民幣中心及中國首席國際金融中心的定位始終有幫助,若香港能在創新方面加一把勁,定會有更大的發揮舞臺。

中銀香港發展規劃部高級經濟研究員應堅說,香港離岸人民幣中心是境外建立最早、規模最大、產品最豐富及功能最齊全的人民幣市場。香港開展人民幣業務近12年,全球一半以上的人民幣資金沉澱於此,各項有實際交割的人民幣交易一向較為活躍,包括外匯兌換、衍生產品交易及債券交易等。

“香港一定會抓住人民幣加入SDR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應堅預計,人民幣“入籃”生效後,香港銀行業將加大行銷力度,為國際客戶提供多種金融服務。事實上,香港銀行業一直在不失時機地拓展人民幣業務。過去幾年,財政部每年均以外國央行為對象,發行專項人民幣國債,吸引了越來越多外國央行進入香港市場。

匯豐銀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王冬勝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將人民幣“入籃”比作“煲湯”。他認為,人民幣納入SDR生效後,國際對其需求需要時間“慢慢煲”,不過會先慢後快,當人民幣普及了,其國際化步伐會更快。

業內人士認為,“入籃”並未衝擊匯率,反而會穩定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

馮孝忠稱,目前“人民幣定價透明度比較高”,每天的定價與美元及其它貨幣走勢相關,市場估計的匯價也跟人民銀行公佈的匯價相差不遠。

他“不覺得有太多的市場投機”,市場投機大多是分析員在講,而交易員看不到,看不到因為人民幣“入籃”有什麼大的投機、沽空,成交量也沒有放大。

溫天納認為,作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第三大股東和新的SDR貨幣發行國,中國有必要保持匯率政策的穩定、透明以增強政策可信度。SDR標籤始終有助於增強人民幣的國際接受度,推動其作為儲備貨幣的使用。

人民幣10月入籃,鞏固香港離岸人民幣中心地位

溫天納說,人民幣所占權重意味著IMF成員國將通過所持SDR份額自動形成對人民幣約309億美元的需求。這對人民幣國際化及普及化極為重要,亦能穩定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

專家認為,人民幣作為新生的SDR貨幣,其使用需要推動。

溫天納稱,內地正在推動SDR,自4月起,中國人民銀行與國家外匯管理局同時以美元和SDR發佈外匯儲備數據。國際方面,IMF從10月1日起將在其官方外匯儲備資料庫中單獨列出人民幣資產。二十國集團(G20)和IMF也在探討擴大SDR的使用範圍,如發行SDR計價債券。不少環球及內地政策性金融機構均有意發行SDR計價的債券,環球市場對人民幣的需要會“有序”增加。

SDR是IMF於1969年創立的一種國際儲備資產,其價值由一籃子儲備貨幣決定。IMF每隔五年對SDR進行一次評估。

去年11月30日,IMF宣佈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自2016年10月1日起生效。這標誌著人民幣儲備貨幣地位得到國際機構的認可,人民幣將被認定為可自由使用貨幣,與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一起構成SDR貨幣籃子,人民幣在其中將占10.92%的權重,超過日元和英鎊排在第三位。

展望未來,離岸人民幣業務的發展將繼續面對市場預期人民幣匯率表現疲軟所帶來的阻力。一旦市場對內地經濟重拾信心,及內地開放資本帳和“一帶一路”計畫取得新進展(如深港通的推出),離岸人民幣業務料將恢復強勁增長。此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籃子在10月納入人民幣後,料將有望刺激人民幣資產需求,從而進一步推進離岸人民幣業務。

離岸人民幣債務市場的短期前景仍不明朗。供應方面,雖然離岸人民幣借款人在來年面臨顯著的再融資壓力,在岸市場較低的利率仍是影響內地企業決定發行離岸債券的主要因素。與此同時,內地債券市場對海外發行人和投資者逐步開放,或會提供多一種人民幣融資途徑。至於需求方面,由於人民幣對美元近期呈現弱勢,美元本位的投資者對持有點心債券的意願可能降低。然而,雖然最近的趨勢在近期逆轉的機會甚微,但長遠而言,人民幣加入SDR或會刺激對以人民幣計值的資產的需求,從而營造一個更有利於市場發展的環境。

根據新華網、環球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人民幣10月入籃,鞏固香港離岸人民幣中心地位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