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反對派企圖用橫洲項目牽制特首管理權

反對派企圖用橫洲項目牽制特首管理權

立法會選舉後,反對派不斷炒作橫洲土地發展事件,先是抹黑「官商鄉黑勾結」,後又以所謂的內部文件攻擊特首與「權貴利益交換」。新界東候任立法會議員、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朱凱迪更放言,將在立法會開幕後提出特權條例徹查事件。

顯而易見,橫洲發展計劃已被嚴重「政治化」,甚至是「妖魔化」。反對派關心的已非發展本身,能興建多少公屋亦非重點,其真正用意是,如何才能利用事件去削弱特區政府、行政長官的管治威信。橫洲發展已成為新一波的「倒梁」工具。

香港社會焦點正迅速向第五任特首轉移。人們普遍關注四個問題——現任特首會否爭取連任?對於即將進行的第五任特首選委會界別分組選舉,不同政治力量將展開怎樣的部署,最終將由哪些人組成第五任特首選委會?反對派會否如同第三任、第四任特首競選般,再度派代表競逐第五任特首?誰將代表建制派爭取成為第五任特首?

這四個問題固然值得關注,但是,相比而言,以下四個問題更需要討論。

第一個問題是,如何客觀評價現任特首?

現任特首是否應當爭取連任以及能否連任,都與他在現任內的表現緊密相關。目前存在着兩種偏向,一是所謂「梁粉」顯然為現任特首評功擺好,一是主張「ABC」(Anyone But CY Leung)者則明顯看現任特首是「一團黑」。不能指望已然形成偏見者轉為持平而論,就需要以客觀公正自詡的媒體能比較公允地評論。客觀公允地評論現任特首,需要客觀地回答下列問題。

現任特首是在怎樣的背景下出任的?他如何處理香港與內地關係?他如何處理關於普選特首的政改?反對派竭力反對他,是因其所謂的「紅色」政治背景抑或他的政治表現?建制派對他反應不一,是因他處理政治問題的方式抑或他的經濟民生政策?他的個性和政治才幹是否適合做特首?

反對派企圖用橫洲項目牽制特首管理權

結構性矛盾不斷惡化

第二個問題是,如何評價香港回歸後上任的三位特首?

只有把現任特首與兩位前任比較,才能對現任做客觀公允的評價。評價三位特首,必須以特區成立以來「一國兩制」的實踐為背景。首位特首的最大功績是,及時推動「一國兩制」由忽視「一國」向經濟上講「一國」轉變。同時,提出香港經濟必須向知識經濟轉型。第二位特首的主要政績是,繼續推動香港與內地經濟一體化。同時,未能妥善處理香港政制發展與經濟轉型的關係。

必須指出,香港政治、經濟、民生各方面深層次結構性矛盾不斷惡化,不能簡單地歸咎任何一位特首的管治和施政。香港的問題,是香港社會的問題,是香港居民的問題,其中包括香港政治人才匱乏的問題。

作為特區和特區政府的首長,歷任特首都面對「兩個嚴峻挑戰」和「一個嚴重困擾」。「兩個嚴峻挑戰」是:如何或能否引導香港傳統核心價值觀適應「一國兩制」與時俱進?如何或能否把握香港深受西方若干國家影響,卻已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這一事實之間的矛盾?「一個嚴重困擾」是:無法組成一個政治理念一致的管治班子。「兩個挑戰」的嚴峻程度,隨着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全面深刻調整而愈益惡化,「一個困擾」的嚴重性卻無法在可預見的未來減輕!

第三個問題是,能否理清當前香港政治、經濟、民生問題錯綜複雜的頭緒?

不能不指出,現任特首在今年施政報告中刻意迴避政治矛盾,而以香港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為重點。動機是好的,卻未必符合實際。從「旺角暴亂」到第五屆立法會新界東選區一個議席補選,再到本土激進分離勢力進入第六屆立法會,特區政府在政治上陷入被動。

第五任特首不僅面對香港政治、經濟、民生深層次結構性問題空前惡化,而且面對建制派陣營分化加劇,甚至呈現局部分裂的局面。短期內如何維持穩定?中長期如何推進變革?如何既謀求穩定又推進變革?

這一系列問題指向另一個重要問題,亦即第四個問題:在建制派中,誰適合擔起第五任特首的重擔?

對第五任特首的要求

現任特首是否應當爭取連任?是否適宜連任?也同這最後一個問題相關聯。香港特別行政區一任接一任特首,一屆又一屆政府如同接力長跑,最佳狀態是各盡其力、各展其能。倘若一任或一屆跑下來已呈疲態,則適當的選擇是交棒。有「鞠躬盡瘁」的志向是應予肯定的,但是,不可力不從心。

反對派企圖用橫洲項目牽制特首管理權

「人貴有自知之明」,一個「貴」字點破了「人難有自知之明」。明眼人都知道,不止一位屬於建制派的政治人物或公眾人物,已表達問鼎下任特首之意。他們或許不容易做到自知之明,香港社會,尤其媒體,應務必客觀公正地評析。

第五任特首人選,應當做到:在「本土自決」和「港獨」問題上,鮮明地表示捍衛「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政治立場,並提出切實可行的解決辦法;在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全面深刻調整的大環境下,重新思考香港定位,既保持香港作為全球最開放經濟體的特徵,又推動香港積極參與國家的對外開放戰略;對待香港傳統核心價值觀,既維護其仍適合香港政治轉變、經濟轉型、社會進步的元素,又引進適合「一國兩制」與時俱進的新元素;對待香港與內地經濟一體化,既堅定不移,又深化部署,引導香港居民明白香港必須融入國家經濟的道理,引導香港企業加入國家產業鏈、價值鏈。

第五任特首既要啃民生問題「硬骨頭」,又要管控階級對立。

但只要對事件的來龍去脈有一個基本的認識,便不難發現,反對派所提出的種種所謂「證據」或「疑問」,要麼是避重就輕斷章取義,經不起邏輯推敲,要麼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抹黑。

反對派攻擊的其中一條「罪狀」是,梁振英「罕見」地親自主持與橫洲項目工作小組,而小組其後又與地方人士「摸底」,最終橫洲建屋量縮減到四千個,因此當中就存在「利益交換」雲雲。這是典型的反對派式誤導。

首先,橫洲項目從未削減最終建一萬四千單位的目標,所提及的四千單位僅僅是第一期數量;其次,如此巨大的發展項目,涉及規劃、基建、交通、環保等多個政府部門,需要由高層去協調推進,由特首主持跨部門工作小組何怪之有?最後,「摸底」這種「非正式溝通」向來存在,政策推行不可能不考慮現實困難,強行推出政策而又不事先諮詢利益相關方,豈不成了「漠視地區聲音」?若真的如此,那才是真正的「失職」。

實際上,反對派以橫洲土地規劃發展來攻擊梁振英「官商勾結」,根本是打錯了算盤。公道而言,大概沒有人比梁振英更在意發展土地,也沒有人比梁振英勇於推動房屋建量。在其任期內,不論是提出的建屋量還是實際落實數字,都是近十年來最多的。如果沒有梁振英的大力推動,沒有他千方百計去「覓地」,是不可能有現今及可見未來的公屋數量。再者,到底誰在阻撓發展鄉郊土地?當年朱凱迪以菜園村事件去反對發展新界土地,反對派政客不斷阻撓特首的施政報告,如今又站出來攻擊特首「不發展土地」,實在是虛偽至極。

增加土地供應絕非易事,需要全方位細緻的工作,更需要執行的決心。正如特首辦日前回應事件時指出,政府須仔細考慮有沒有可讓公眾信納的方法克服困難,但並不表示政府會因這些反對意見而放棄計劃。

當然,反對派攻擊特區政府與特首,根本目的不在於建屋量本身,而在於要利用選後形勢達到混淆視聽、削弱特首管治威信的目的,為新一屆立法會「開局」贏得先機,所欲提出的引用特權法徹查,就是證明。但「倒梁」也需要站得住的理據,這種「妖魔化」新界土地發展的做法,無助縮窄社會分歧,只會不斷激化社會矛盾,最終必將反噬政客自身。

根據中新網、大公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反對派企圖用橫洲項目牽制特首管理權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