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畫史的二十六個着重號—讀《煙霞丘壑:中國古代畫家和他們的世界》

中國畫史的二十六個着重號—讀《煙霞丘壑:中國古代畫家和他們的世界》

圖:莊周的思想對中國繪畫哲學影響頗深。圖為陶冷月一九四五年作《莊周夢蝶》(蘇富比供圖

尚剛的《煙霞丘壑:中國古代畫家和他們的世界》是北京大學出版社二○一八年推出的新書。作者在「自序」中說,這本書脫胎於一九九八年台北幼師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出版的《林泉丘壑》,二○○七年,《林泉丘壑》出修訂版,又過了逾十年,「北大社相信此書價值仍存」,便有了這本《煙霞丘壑》,書的內容上作了調整,還增加了一篇《元朝御容》。全書一共寫了二十六篇,將一部中國古代畫史娓娓道來。就像歷史有許多寫法一樣,美術史也有許多寫法,畫論式的,教科書式的,點將簿式的,還有近年來流行的圖像研究等,尚剛這本《煙霞丘壑》可謂別具一格,它是學者心語式的,有些像作者研治中國畫史的心得札記,又暗寓脈絡、不失系統。

從「解衣般礴」說起

高手過招,起手便見功力。對於歷史寫作而言,從哪裏起筆,顯露出全篇的基本格調和布局。《煙霞丘壑》的第一篇是「解衣般礴」。稍諳中國畫史者,展卷當會心一笑。這個典故出自《莊子.田子方》,說的是一位狂放的畫家,面對國君的詔令,不僅姍姍來遲,而且作畫時竟脫掉上衣,光着膀子,盤腿而坐,更有意思的是,國君不以為忤,許之為真畫家。

一般認為,儒與道是中國文化最重要的兩大派別,不過,若從對傳統藝術的影響而言,老莊恐怕要大於孔子。特別是繪畫,在傳統社會常被作為文人排遣心靈的工具或人際交往的手段,與治國平天下的抱負相去較遠,更易偏老莊一路。因此,在中國文化中,「解衣般礴」被認為是一個傑出畫家應有的作派,中國的文論畫論對此十分推重。這是中國畫史精神歷程的起點。

尚剛以此作為全書的開篇,可謂抓住了中國畫的關節點。誠如書中所言,「狂放、奇特的個性總能使文藝家取得僅憑造詣無法企及的聲譽,顯然,文藝家也深諳此理,因此,狂、癲、絕成了藝術史上常見的現象。」不過,真理往前邁一小步就可能變成謬誤。在這個問題上,尚剛是清醒而理性的。在他看來,「百姓喜愛的文藝家雖然往往狂放,但前提是先得有真才華、有好作品,比如李白,沒有僅因瘋癲而名垂青史。再有,狂放一定要發乎天性、真率自然。矯情、造作終歸不靈」。

也就是說,「解衣」也好,「般礴」也罷,關鍵在於有真才華、真性情。否則,就是沽名釣譽、故作姿態的「表演」,這當然是不可取的。書中舉了清代的畫家楊芝的例子。楊芝喜作大畫,還說,「安得三十丈大壁,磨墨一缸,以田家除場大帚蘸之,乘快馬以掃數筆,庶幾手臂方舒,而心胸以暢之。」但可惜的是,楊芝並沒有被列入知名畫家之中。他的這種狂放也就成了一個笑話。

讀到此處,不免想到,近年來,書壇畫壇醜怪現象不絕如縷,有的人可能也想學古人「解衣般礴」一番,於是便有了「射墨書法」、「頭髮寫字」等難登大雅之堂的畫法,這些不是比楊芝更荒謬,更值得警惕和反思嗎。

給美術史畫重點

如前所述,《煙霞丘壑》全書分為二十六個獨立的篇章,每篇述及一個或幾個畫家,都是畫史上的片斷。但這不是一本文集,看似零散的文字中暗含中國畫發展的基本脈絡,尤其是其藝術品格的形成的線索。換言之,這二十六個篇章,其實是尚剛給中國畫史下的二十六個着重號。

書中首先選擇的人物,大多是站在美術史的一道道分水嶺上的。比如顧愷之,「在中國繪畫史上,顧愷之夙享盛名是有典型意義的」,他不但是早期畫史上的一座高峰,也是早期中國畫論的代表人物。吳道子被蘇東坡認為美術領域「古今之變,天下之能事畢矣」的人。李思訓父子和王維是山水畫走向成熟的代表。徐熙和黃荃是花鳥畫的第一代大師。謝赫是中國美術史上「極有光彩的大人物」,他的「六法」奠定了美術理論評論基石,至今仍在被不斷解讀。此外,蘇東坡對士大夫繪事熱情的激發和身體力行、李公麟的「白描」、米芾父子的山水、陳洪綬之於版畫等,都是了解中國畫「繞不開」的內容。《煙霞丘壑》以不大的篇幅,扼要精當地一一寫來,裁剪出了一部具體而微的中國畫史。

更重要的是,尚剛關於中國畫史的一些論斷,看似不經意地出現在書中,好似一道道波浪線,給讀者畫出了重點。比如,在《閻立本及其父兄》這一篇中,尚剛述完閻氏的藝術成就之後,又專門以不少筆墨寫了閻立本的政治地位。在李世民時代,閻立本雖然已官至主爵郎中,品級不低於今日之司長,但仍被稱為「畫師」。他應召為皇帝作畫時,「俯伏池畔,對景寫生,瞻望座中諸公,赧愧難當」,回家就告誡孩子,「我自幼讀畫,文辭與他們相垺,現今卻僅以繪畫知名,做小廝雜役的差事,恥辱莫大於此,你們記住,不要學畫。」在唐高宗時,閻立本當到了右丞相,仍被譏為「右相馳譽丹青」。

由此,尚剛談及畫家的地位問題。「在唐以前,畫家常被視為畫工,這與其承命而作及作品的政治功用直接聯繫。畫家地位的提高取決於畫家和作品的獨立品格,這種獨立品格形成氣候,在中國還要等到宋代。」這就提醒讀者,需注意唐宋之際中國畫在品格上的轉變及其深遠的影響。

說到中國畫的獨立品格,首推其文人氣息。有人認為,中國畫史就是文人畫史。此言或過於疏鬆,但關於文人畫的內容,確為《煙霞丘壑》書中最精彩的篇章。作者對文人畫作了通透的理解,既指出了其格調高奇之一面,也分析了它的問題。

蘇東坡畫論之得失

尚剛認為,文人畫是最有意味的。文人衣食無憂,繪畫對他們而言,是一種養生自娛的方式,「往往信筆隨心,不拘繩墨,甚至會以新奇、僻澀自讚自賞。這和必須遵從君王意旨的一般宮廷畫家不同,也與認真揣摩買主趣味的多數民間畫工有區別」。因此,文人畫得以用一種更加自由的方式表露畫者的內心和情感,這樣的作品當然就具有強烈的象徵意義。而且,文人畫融入了讀書人的綜合人文素養乃至精神氣質,這使它更顯出一種清逸脫俗的格調。

更重要的是,尚剛還指出了文人畫的「問題」。「文人士子一般不做專業畫家,對難以精妙表現的人物、結構相當複雜的界畫之類往往棄置不顧,而山水、花鳥、『四君子』等雖嫌單調、狹窄,但畫來更易措手,從而成了他們尤其喜愛的題材。畫法上,大多偏於瀟灑的寫意,排斥嚴密的工筆,而形象又常常不拘形似。細膩的寫實畢竟要功力、需時日,儘管不少優秀的文人畫家具備這種能力,但在『暢神』『士氣』『自娛』的影響下,仍願以脫略形似做號召。至於多數只會『墨戲』的畫家,因為能力的欠缺,自然樂得回應。」也就是說,真正的寫意高手應是熟諳技法之後的超越。但就像「後現代」在表象上有時和「前現代」相似,一些繪畫技能功底薄弱的人,更熱衷於拉起寫意、象徵的幌子遮擋自己的軟肋。看清畫壇,確實需要一雙慧眼,尚剛這本書對此大有裨益。

在文人畫發展中,蘇東坡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他的一些觀點奠定了評價文人畫的基本邏輯和標準。比如,蘇東坡有「常理」「常形」說。按照這一理論,繪畫的題材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有「常形」的,比如人物、禽獸、建築、器用等,另一類是無「常形」而有「常理」的,比如竹木、水波、煙雲、山石等。蘇東坡認為,像他這樣的高明的人應該表現「常理」,「常形」留給畫工畫匠就可以了。更為人熟知的是他這幾句詩:「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賦詩必此詩,定非知詩人;詩畫本一律,天工與清新。」對此,尚剛沒有一味贊同,而是作了辯證的分析。他認為,蘇東坡在扭轉風氣,豎起文人畫的大旗方面當然有其功績,但後世受其影響,片面追求率性、揮灑,也易入魔道,淪為末流。

繪畫中感受藝術精神

前文提及,本書可視為作者的讀畫心語。在行文上,此書一大特點是見畫又見人。中國古人論學,講究文如其人、知人論世。其實,所謂字如其人、畫如其人,未必是說藝術與道德存在可互相推理的關係。據說奸臣如秦檜、嚴嵩,字就寫得很不錯。本書提到的董其昌,為人實在不敢恭維,「其人私德不修,橫行霸道,武斷鄉曲,縱容豎子奪人使女、擄掠民宅」,但書畫名重當代,「雖秀媚柔弱,但風流蘊藉,平淡天真,韻味十足。」而且,董其昌在畫論上也有創見。「著名的『南北宗論』即令不是他的發明,也以他的闡述最為清晰、完備。」他提出的「但以意取,不問真似」,「唯以造物為師,方能過古人」,這些理論不僅對於矯正吳門末流之失大有益處,而且具有普遍的理論意義。

但這並不意味着藝術與藝術家的人生修為無關,相反,繪畫尤其是文人畫實際上寄託了畫者的精神。有的書法理論家認為,可以像讀心電圖一樣從書法起伏的線條中讀出書寫者的情感、思想和心態。畫也是一樣的,從朱耷筆下那些翻着白眼的鳥、魚中,從既似「哭之」又如「笑之」的「八大山人」落款中,也可以讀到他心中的憤懣,以及一個和時代格格不入的人生。

《煙霞丘壑》中,作者用了許多有趣的故事,力圖寫出這些著名畫家在歷史煙雲中的人生。這對於讀懂他們的畫是有幫助的,也讓本書超越於美術史「內部」的局限,展現出社會文化史的格局。尤其是新增補的《元朝御容》一章,結合元朝的政治、風俗等,對現存二十四幅畫像作了介紹和分析。御容有繪製的,也有織造的。或許因為涉及本書作者專攻的工藝美術範疇,論述也更為純熟。

書中指出,「御容雖然只是紀念性的肖像,但其製作還浸染着當朝帝王的真實文化傾向。繪御容是唐宋以來的傳統,富有濃郁的漢族傳統文明的特色,展示着皇帝對漢族傳統文明的親近。織御容卻為蒙古獨有,聯繫着蒙古統治集團對絲綢的熱衷,體現了皇帝對蒙古文化的依戀。」這樣,從御容製作的不同方式,就可以看出一朝天子的文化心理。仁宗、英宗、文宗對漢族傳統文明最親近,他們在位期間,御容製作繪多於織,採用織的方式是文宗時代所製的武宗御容,而武宗恰是一個標準的遊牧騎士,他的御容採用織造,應當是文宗對於其父秉承草原習俗的尊重。

在這一章的結尾,尚剛說,元朝的皇帝「經邦治國便難以率性由心,皇帝製作御容卻是帝王家事,不必矯情做作,因此,與時政比較,皇家御容製作方式更能準確體現帝王的真實文化傾向。」可見,元朝的御容製作隱含着「大文章」。其實,哪一幅名畫背後沒有「文章」呢。這也是畫史具有永恆魅力的原因所在吧。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中國畫史的二十六個着重號—讀《煙霞丘壑:中國古代畫家和他們的世界》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