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張乾琦:吾心所息,吾家所棲

張乾琦:吾心所息,吾家所棲

圖:張乾琦是現時馬格蘭唯一華人攝影師 © Magnum Photos

提起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 Photos,下稱馬格蘭),人們首先想到的是嚴肅的紀實攝影,抑或是針砭時弊的政治影相。然而,對於常年在外漂泊的攝影師來說,「家」,永遠是他們心中最柔軟的地方。

正在香港藝術中心舉行的馬格蘭攝影師群展,以「HOME」(家)為題,展出包括張乾琦(Chien-Chi Chang)、Elliott Erwitt、久保田博二(Hiroji Kubota)、Mark Power等十六位攝影師的一百九十幅作品。作品以寫實題材為主,展現各位攝影師眼中的「家」。他們採用主辦方之一FUJIFILM提供的同一型號相機(FUJIFILM GFX 50S)進行拍攝,風格各異,同時亦緊扣主題。參展攝影師之一、現時馬格蘭唯一華人攝影師會員張乾琦,在展覽開幕前一晚由奧地利飛抵香港,並接受大公報記者專訪。

「專情」從未變

與張乾琦約在他下榻的酒店大堂見面,時差作祟,他看上去很疲憊,本就不善於辭令的他說話更輕柔了,要挨得很近才聽得清楚。張乾琦告訴記者,雖然自己不是攝影專業出身,但在美國讀書期間,導師鼓勵他從事感興趣領域的事業,之後便專心從事攝影工作。一九九五年前後,他的朋友認為他拍的照片符合馬格蘭的要求,建議他將作品投稿至馬格蘭,此舉令張乾琦順利成為會員,他亦是首位加入馬格蘭的華人攝影師。他曾獲得「尤金.史密斯獎」以及「美國年度新聞攝影獎2003」等報道攝影界重要獎項。

張氏過往攝影作品,如《鏈》、《囍》、《唐人街》等系列,大多是關於一些現存的社會現象,或是亞裔的生存狀態,但他並不認為這些已有的作品能準確地描述自己的創作。他說:「我的作品並不全然是反映社會現實的,我認為自己的作品是一環扣一環的模式,如果有一天作品全部發表,呈現在世人面前時,會是不一樣的景象。」他認為作品在不同時間會有着不同的詮釋,跟個人的經驗有相當的關係。

張乾琦很實誠,話不多但句句正中要害;張乾琦也很高冷,被記者「尬問」會表現出「無可奉告」的模樣。訪問進程過半,記者通過他分享的幾段過往,愈發感受到他的真性情。

如果說攝影師是專責捕捉好時光的人,那麼將這場景凝結在相紙之中的,便是曬相師傅。張乾琦告訴大公報記者,他由十八年前至今都是與同一位沖曬師傅合作。師傅來自法國,年紀與張氏相若,一直在紐約一間沖印店工作。

如今張氏與妻子和兩個孩子長住奧地利,每每沖洗放大底片時,他仍會選擇親赴紐約,將底片及一份「小樣」提供給這位老友。他道出「專一」的緣由:「在沖洗相片時,我與沖印師不斷交換想法,我的沖印過程有三步,第一步是將作品大致做成五十吋大小並投影在牆上,與沖印師討論;接下來沖印師將作品變成十六乘二十吋,再約時間面對面探討;最後才是將作品放大成展覽需要的尺寸。沖印師會將作品做到我滿意為止。現在有這樣專業技能的人不多。」不僅是沖印相片,張乾琦亦將影像資料交與同一個人剪輯,「那種默契的養成,是很需要時間的。」十餘年如一日,他早已習慣這樣的「默契」。

作為攝影師,張乾琦幾十年執着地從事攝影工作,是何種力量驅使他堅持攝影?他回答:「對我而言,攝影更大程度上是一種『需要』,對於創作的需要。」同時,對攝影師而言,照片是一種用以表達的語言。「現在這個時代人人手裏都有相機,但並非人人皆為攝影師。真正掌握這門語言是很難的。」如何掌握?張乾琦認為須達到「一拿起來電話就知道對方是誰」的狀態,明辨各種攝影師的作品,方才掌握這門語言。

也許不少人曾羨慕那些經常需要外出公幹的職業,殊不知「一直在路上」給人帶來的疲憊感有多大─讓人感到煩躁、疲憊地倒時差、無比想念家中熟悉的床……作為一名經常接到各種拍攝任務、需要四處旅行的報道攝影師,張乾琦覺得長期在外旅行對一名攝影師帶來的影響不可忽視,除去經常跨越各個時區所帶來的生理和心理上的不適,張乾琦發現「一直在路上」帶來的最大困擾往往作用於家庭:「一旦接到任務,你必須放下手中的一切,然後就來到了一個『離開』和『到達』之間的責任中地─這時,時差效應所帶來的不僅僅是睡眠不足……」這令他倍加珍惜在家陪伴妻兒的時光。

有「心」便是家

在「HOME」展覽中,張氏呈獻的是《唐人街》系列,對他而言,居住在唐人街二十多年,此地也成為他的「家」的一部分。而談到更具體的概念,張乾琦認為:「家有時是父母在的地方,有時是孩子在的地方,有時是朋友在的地方。」

對於張乾琦而言,父母、孩子都是家的一部分,這次的專訪,也讓記者看到專注紀實攝影的他心中柔軟的一面。「對於我們攝影師來說,我們始終嘗試在工作與家庭之間找到某種平衡;這是我們的核心所在。如果沒有孩子、家庭給我的支持的話,我所拍的照片終究會缺失一些重要的人文要素。」他坦言,自己在創作風格上不免受到有孩子的「家」的影響──兩個非公開的短片與孩子相關,在更大的影像背景下跟孩子相關。

他續稱,如果沒有小孩,或許他的一些作品根本不會存在。他講到一件聲音裝置,靈感源自「為孩子挑選禮物」:「每當去到一個新的地方,我都會為選禮物發愁,後來我就請當地的媽媽錄製當地童謠或是搖籃曲,做成視頻及聲音裝置,作為給兩個孩子的禮物。」孩子是否仍聽這些音樂?張乾琦笑答:「孩子長大了,不願意聽這些了。」

「家說不完,這個話題太大了。」訪問尾聲,他邊伸懶腰邊說:「今晚的願望是能睡着覺。」長期在外工作,家庭是他應對時差的終極解藥,「After all, 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此心安處是吾鄉。)

FUJIFILM與Magnum Photos合辦「HOME」大型攝影展,於香港藝術中心包氏畫廊舉行至本月二十七日晚上八時,免費參觀。詳情可瀏覽網址home-magnum.com。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張乾琦:吾心所息,吾家所棲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