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王澤:《老夫子》延續快樂人生

王澤:《老夫子》延續快樂人生

圖:網上拍賣的封面原稿《搖滾老夫子》,以六十五萬元成交

「我覺得我非常的幸運,非常的幸運。」在談到自己的人生時,第二代老夫子作者王澤坦白地告訴記者。與其說王澤所說的幸運,是因為他繼承了父親——第一代老夫子作者王家禧的「衣缽」,或是王家禧用兒子王澤之名為筆名,打造了一個風靡華人世界的漫畫形象,倒不如說,這份幸運源於老夫子帶給人們的快樂,而王澤不僅成長在這份快樂中,更接過父親的畫筆,為人們延續着這份快樂。

「舊情復熾:老夫子AND蘇富比」展售會正在香港蘇富比進行。在二○一四年蘇富比舉辦首個王澤(王家禧)親筆手稿展覽,造成華人收藏漫劃界熱潮的四年後,老夫子重臨香港蘇富比。這一次,王澤帶着父親手稿,來到最後一次老夫子大型公開展售會,在掀起港人共同的美好回憶的同時,也講述了二人的父子情。

《搖滾老夫子》苦中作樂

現存最早《老夫子》封面原稿——《搖滾老夫子》(一九六四年)剛於蘇富比網上專場拍賣以六十五萬港元成交,這個價格超過估值的五倍有餘,刷新了《老夫子》漫畫原稿拍賣紀錄。王澤說,《搖滾老夫子》是父親王家禧創作過程中極為重要的一幅手稿,畫面中的老夫子、秦先生和大番薯三人吹號打鼓,熱鬧非常。這幅作品不僅記錄着那個年代港人對披頭四樂隊(The Beatles)的喜愛,更承載着父親在生活困苦時不忘苦中作樂,從搖滾音樂中給自己和家人帶來動力的拚搏記憶。

王澤說,在父親一九五六年移居香港時,家業繁重,有三個孩子嗷嗷待哺,「幾乎每一天都要擔心明天怎麼過」,只能通過畫漫畫賺錢。而當時流行英國披頭四樂隊的搖滾樂讓父親找到靈感,創作出一幅幅受到各地華人喜愛的經典漫畫。王家禧自己也熱愛搖滾音樂,經常模仿貓王,還曾與朋友組成樂隊,擔任鼓手。

「搖滾音樂給了父親很多動力,因為這個動力,他可以繼續去搏鬥。」在介紹《搖滾老夫子》時,王澤說,這幅畫對他很重要,正因為搖滾給了父親這份動力,才讓他能支撐起這個家庭。

王澤與父親的感情很深,王家禧創作漫畫時總是以長子王澤作為筆名。從小受到父親影響,王澤也加入到畫家行列,他改良了舊派繪畫方式,創作出帶有多彩顏色的立體塑型繪畫。

此次展售會上同時展出了多幅王澤的壓克力彩畫《弦外之音》影子系列,其中的一幅畫創作於二○一七年王家禧去世之前,畫面中神似「老夫子」的父親躺卧在一棵樹上。在兒子的眼中,這幅畫記錄了父親的晚年。

王澤說,父親在世時,他就畫了這幅畫,但在一年後父親過世。有一天他躺在床上,突然發現,那個身形剛好與父親的樣子差不多,只是當時已惘然。

《老夫子》漫畫風靡華人世界近半個世紀。這部作品內容健康,在風趣幽默的同時還反映時弊,在不知不覺地會心一笑中融入讀者生活,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王澤說,創作是不會停止的,無論是父親還是他,身處的年代總會給作者無限的靈感和空間。

「過去,我父親比較熟悉的手法就是四格、六格,幽默式的,可以說幾乎全部內容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小情趣。」隨着時代不同,日常的小情趣也有了「微調」:「老爸畫吃碗仔麵,兒子畫吃意粉牛扒……對於我來講,我比我父親的題材範圍寬好多。」

創作不停 空間更大

王澤筆下的老夫子更有一番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環遊世界的老夫子、遇見外星人的老夫子……在發揮得更加自然的同時,也把幽默展現得更加酣暢淋漓。「不同的作家有不同的專長,老夫子的標誌就是搞笑。」

不僅題材,漫畫的載體也更加多元。以前王家禧多為漫畫書或報刊雜誌供稿,而王澤則有更大的發揮空間,不再局限於印刷品的規格限制。「現在我鍾意畫任何的長條的,圓的方的,大的小的,什麼東西都有。」

在王澤看來,創作與作者的經驗、經歷、感覺和成長背景都有關係,發揮也很重要,因此創作沒有局限。

王澤說,他從未給自己下定義。幾乎是受父親影響,父親每一天都很隨意地畫些東西。「所以有時候我的東西不一定看起來搞笑,但筆法靚欣賞筆法就好,不必看內容。」

「比如說雪是白色的,可能你只用白色去畫,如果讓一個藝術家去畫雪,他可能會用很多種顏色去畫,如果問一個詩人,雪是什麼顏色,他可能會有三百種不同的形容。」但對於王澤而言,他幽默地說,雪有三千種顏色。

王澤說,他從沒想過讓老夫子去諷刺什麼,老夫子的存在是幽默風趣。「有一種快樂是拿別人開刀,有一種是讓自己摔倒,被別人笑。」在他眼裏,自我幽默是最重要的。他坦言,經常會被自己笑到:「自己在那裏畫着畫着,畫到一半開始笑,一笑就不停,就一直畫不了。」就算讀者不覺得好笑,王澤覺得,也許是讀者當天的心情不好,但並不會影響他的創作熱情,或者他的自我幽默。

老夫子的形象深入香港人心,但王澤卻說,他也不是很清楚為何老夫子會這般受歡迎,更沒分析過為何會讓那麼多人記住老夫子。也許是幽默讓老夫子成為了一種社會印象。

王澤說,也許以後會有很多人繼續畫老夫子,雖然各人的個性不同,風格不同,手法不同,但老夫子還會保持一個不變的角色——快樂。

無論是在介紹作品,還是在接受採訪時,鶴髮的王澤始終帶着孩子般燦爛的笑容。「我覺得我非常的幸運。」在說起自己的經歷時,王澤真誠地告訴記者。他說,他不在乎別人怎麼稱呼自己,而他最想做的事情,是閉着眼睛畫畫,也許在他閉眼作畫的那一刻,父親和老夫子的身影能融在一起,不僅有普世的快樂,還有真摯的親情。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王澤:《老夫子》延續快樂人生

讃 (8)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