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香港抗戰時期的《文藝青年》

香港抗戰時期的《文藝青年》

圖:《文藝青年》是左翼文壇為了團結動員香港文藝青年所辦的刊物

如果說南來左翼作家忽略了香港本土作家,其實也不然。說起來,左翼文學其實很重視對於香港青年的培養工作。這裏姑以文藝期刊《文藝青年》為分析對象,觀察左翼文壇在香港的戰時動員以及文學再生產。

在南來作家主導香港文壇的情形下,想找到一份刊載香港本地作家作品的刊物殊為不易,《文藝青年》(1940年9月-1941年2月)因之得到香港本地學者的相當注意。黃康顯說:「一九四○年創刊,一直維持到一九四一年的《文藝青年》,卻有許多以香港為背景,及以香港市民為對象的作品,該刊是由一群名不經傳的文藝青年主辦,作者亦名不經傳。」〚 黃康顯《香港文學的發展與評價》,香港秋海棠文化企業,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五日初版。第三十六頁。〛鄭樹森認為:「《文藝青年》是很值得注意的發表園地,它是香港年輕人參與極深的一份刊物。」

「在《文藝青年》中寫文章的,基本都是本地的年輕學生……《文藝青年》卻肯定是相當本地化的。」「《文藝青年》的作品本地色彩很濃厚。」〚鄭樹森,黃繼持,盧瑋鑾《早期香港新文學資料選》(一九二七─一九四一),第六頁,天地圖書有限公司一九九八版。〛從這些評論看,《文藝青年》雖然受到香港本地學者的重視,但他們對於這份刊物的了解其實是很有限的。

上述說法似是而非,《文藝青年》的確發表了很多香港本地青年的作品,但這個刊物並非無名之輩所辦,也不是單純的香港青年的刊物,而是「文協香港分會」屬下的「文藝通訊部」(簡稱「文通」)的機關報,是左翼文壇為了團結動員香港文藝青年所辦的刊物。

「文通」成立於一九三六年八月六日,負責香港青年的宣傳工作。開始的時候,「文通」在《中國晚報》、《循環日報》等不同報刊上開展「文藝通訊」活動,產生了一定的社會影響。後來「文通」覺得需要有一個專門的陣地,經中共香港市委文化委員會同意,文協理事會的林螢聰、陳漢華、麥峰、楊奇和彭耀芬等人開始籌備《文藝青年》。為了逃避在香港登記出版,《文藝青年》號稱社址在「曲江風度北路八十號」,這是一個假地址,真的「香港通訊處」設在楊奇所工作的《天文台半周評論報》的地址:德輔道中國民行407號。

四個人在《文藝青年》的分工是:陳漢華負責對外聯繫,楊奇、麥烽負責編輯出版,彭耀芬負責發行和財務。文協領導黃繩、黃文俞及楊剛等。《文藝青年》的定位是,面向香港,動員、輔導、團結香港的文藝青年。它以刊載短小文章為主,反映香港社會及抗戰前線的不同面向。

從《文藝青年》第一期的文章上,我們能夠清楚地看到這個刊物的宗旨目標及政治傾向。《文藝青年》第一篇文章是發刊詞《我們的目標─代開頭話》,這個簡短的發刊詞把刊物的目標歸為三句話:一是「做成文藝戰線的尖兵」,二是「做成文藝青年學習及戰鬥的園地」,三是「團結廣大的文藝青年群」。目標很明確,就是在全民抗戰中,號召大家成為文藝戰線的尖兵,尤其要在香港這個「被稱為文化沙漠的荒島」上,闢出文藝的綠地,動員、團結起香港的廣大青年。

《文藝青年》最有影響的一篇指導批評香港青年的文章,是當時「文通」的負責人、《大公報.文藝》編輯楊剛所寫的《反新式風花雪月─對香港文藝青年的一個挑戰》。此文在《文藝青年》的第二期發表後,在香港文壇引發了強烈影響和廣泛討論。

《文藝青年》的確是一個輔導性的刊物,它開闢了多層次的青年輔導路徑。「小辭典」主要進行最簡單的文學知識介紹,「青年文談」則發表不少專論,從較為宏觀的中外文學高度輔導青年寫作。《文藝青年》還有「文青筆勤務」欄目,具體回答青年有關寫作方面的疑問。從第五期開始,《文藝青年》成立「試靶場」,「用來獻給初拿起來文藝的筆槍,在工廠,在學校,在商店的青年朋友的,希望要學習寫作的朋友努力這塊園地。」

《文藝青年》創刊伊始,編者發表了不少自己的創作作品,第一期就發表了麥峰《異鄉人》、楊奇《三角洲的怒浪》、林螢聰《小波濤》、彭耀芬的詩《同志,你的血不是白流的》,麥峰、楊奇、林螢聰和彭耀芬都是《文藝青年》的發起者。編者親自上陣,估計是因為刊物創辦伊始來稿較少,同時編者的作品可以給後來者在思想和文體上樹立榜樣。

《文藝青年》最早的徵稿是「七月文藝通訊競賽」作品。「七月文藝通訊競賽」由「文通」發起,開始於一九四○年。這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和七月三十日,《大公報》文協周刊上分別發表了徐歌的《響應七月文藝通訊競賽》和楊奇的《七月文藝通訊與競賽》,呼籲青年「用用文藝通訊的形式,深刻地反映香港社會每個角度發生的可歌可泣的事件。」這個「文藝通訊」專欄原來刊載於《中國晚報》、《循環日報》等不同報刊上,後來才移至《文藝青年》上。「七月文藝通訊競賽」的作者,以內地南來青年居多,也有香港本地青年參加。

從第四期開始,《文藝青年》進一步舉辦了「學校.工廠.競賽」活動,目的是進一步動員香港本地青年拿起筆來,表現香港。「由於文藝戰線的戰伙不僅是一些作家、知識分子,而是散布在學校、商店、工廠的廣大青年群,而且他們中間都有着許許多多最熟悉的事情,需要向外面報道、暴露。」「競賽」內容主要有兩項:「一,學校生活寫生競賽」、「二,工廠文藝通訊競賽」。《文藝青年》號召凡在香港的學校和工廠的青年朋友都可以參加,字數以一千至二千五百為限,擇優在《文藝青年》上發表。「學校.工廠.競賽」很受歡迎,得到讀者們的響應和推動。到了第七期,刊物就收到了寫學校和工廠的稿件各五十三篇,由此《文藝青年》決定把第八期和第九期辦成「學校.工廠.競賽」專輯。

「學校.工廠.競賽」由於把徵文題目具體落實到香港的工廠和學校,參加者就變成了以在香港工廠工作的工人和學校上學的學生為主,多本地港人。鄭樹森所說的「《文藝青年》的作品本地色彩很濃厚」〚鄭樹森,黃繼持,盧瑋鑾《早期香港新文學資料選》(一九二七─一九四一),第六頁,天地圖書有限公司一九九八版。〛應該主要指這部分作品。由於描繪自身的學習和工作環境,這部分作品的確較為生動地呈現了香港本地社會的面貌。從內容上看,這些文章的作者擁有香港生活背景,能夠真實地呈現他們在香港學校和工廠的經驗,這是很可貴的。

香港新文學自創建以來,題材上多婚姻家庭或個人主義的作品,即使在三十年代從內地拿來過「普羅文學」的口號,也沒有切實的作品出現。就此而言,《文藝青年》上能夠集中出現一批描寫香港學校和工廠的文學作品,具有相當的文學史價值。在此過程中,《文藝青年》的政治引導應該起到了較大作用,學校作品較多批判殖民主,工廠作品則較多表現階級壓迫,這些主題應該都與左翼的思想有關。從藝術上看,這些作品參差不一,多數較為幼稚。

《文藝青年》上也並非全是香港的文學業餘愛好者,也有較為出色的香港本地作家,那就是彭耀芬、劉火子及黃谷柳等人,他們大體是追隨內地左翼作家的香港作家。

香港是一個具有特殊性的地方,多年來受英國殖民統治,在政治和文化上與內地游離。香港本地作家能夠追隨左翼文壇,在香港倡導抗戰,宣傳民族國家觀念,打破原有香港文壇的封閉性的,這是殊為不易的。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香港抗戰時期的《文藝青年》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