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程派名劇香江上演

程派名劇香江上演

圖:程硯秋便裝照 

京劇四大名旦之一程硯秋(一九○四至一九五八年)的再傳弟子李海燕為紀念祖師爺逝世六十周年,特於本月中旬親率中國京劇院二團來港公演三場程派名劇,計有:程硯秋本人十分喜愛的《鎖麟囊》、近年比較少演的《梅妃》,以及由程硯秋弟子李世濟亦即李海燕老師按照程派特色創編的《武則天軼事》。

將自身缺陷化成特色

程硯秋幼年家境清寒,為求生計,投身梨園,初歸榮蝶仙門下。童年唱戲時,嗓佳聲美,可惜由於「倒倉」(變聲)後演出過勞以致敗嗓。本來敗嗓後的程硯秋根本再沒條件「吃戲飯」;幸而他得遇伯樂和名師。他的伯樂,是名士羅癭公。他十分賞識程硯秋,認為他是一塊唱戲的好材料,於是從榮蝶仙手上贖回程硯秋,然後為他四出奔走聯繫,出謀獻計,並且聯同一班文人,協助他提升自身的文化水平。最重要者,羅癭公託請王瑤卿將程硯秋收歸門下,讓他親領這位「通天教主」的益澤。不過,程硯秋從這位名師身上得益最深的,倒不是一招一式的點撥,而是針對他的嗓音缺陷,創設一種有異於正常乾旦的唱腔。

王瑤卿擅於因材施教,懂得教導弟子揚長避短。他與程硯秋兩師徒琢磨了一種使用「立音」的唱法,要訣是不使用一般的橫嗓,反而把聲音豎立起來;唱高音時,使用「腦後音」,唱法上比一般旦角唱得後一些。唱低音時雖然宛如一縷游絲,但絕非漂浮無力,反而是連綿不絕,清楚送到劇場觀眾席的最後一排座位。至於高音,他亦唱得清實不濁、嘹亮不黏,宛似大河巨江。

猶記得上世紀二十年代,北平(今北京)某報舉辦旦角選舉,程硯秋雖然先後兩次屈居梅蘭芳之後而名列亞軍,但讀者在投票表格內的「唱功」一項,給程硯秋打了一百分滿分,而梅蘭芳單就這項反居其後,足見程硯秋的唱功完美無缺。能夠把自己的缺陷弱點靈巧化為美若天成的特色,在劇壇大放異彩,程硯秋的確配得百代流芳。

與梅蘭芳良性競爭

除了羅癭公和王瑤卿,程硯秋第三位恩人是梅蘭芳。程硯秋雖然也曾拜入梅門,但與其說兩者只具師徒關係,倒不如說是一種亦師亦友關係。嚴格來說,梅蘭芳沒有給程硯秋多少言教,所給的主要是身教。由於梅蘭芳長居旦角之首,程硯秋立志以他作為競爭對象,因此除了全力演好傳統舊戲,更不斷編演新戲,增加自己的吸引力。本來已經是自強不息的梅蘭芳,面對這位亦徒亦友從後追趕,當然不敢自滿鬆懈,更加要續排新戲,不斷提升自己,以作策應。必須強調,雙方儘管競爭激烈,但從不攻訐,更不至反目,而這種良性競爭所結下的美果,就是為京劇界留存了多齣旦角名劇。我們甚至可以大膽論定,如果沒有程硯秋,京劇旦角就形成不了這一回的三贏局面:程硯秋本人固然贏,梅蘭芳當然也贏;可別忘記,歷代戲迷更是大贏家。

程硯秋終其一生,編排過幾十齣新戲,當中較為人熟識者計有:《梨花記》、《花舫緣》、《紅拂傳》、《金鎖記》、《清霜劍》、《碧玉簪》、《聶隱娘》、《荒山淚》、《春閨夢》、《女兒心》、《英台抗婚》、《文姬歸漢》(在今屆戲曲節重演的同名粵劇,就是據此京劇版本而改編),以及今次由李海燕擔演的《鎖麟囊》和《梅妃》。雖說程硯秋最擅演受屈女子所發出的種種悲鳴,但其他人物,例如《鎖麟囊》裏富家小姐遭遇水災而淪為保姆的薛湘靈及《梅妃》裏失卻君皇寵愛的妃子,亦演得活靈活現。

大體而言,程硯秋的新劇,儘管故事不一,情節各異,但總是為遭逢不幸的婦女發出悲鳴,又或歌頌女性堅毅不拔的品格。以《鎖麟囊》為例,主角薛湘靈因憐憫貧女趙守貞而贈與內有珠寶的鎖麟囊,後因水災,湘靈不幸與夫家及娘家失散,流落他鄉;為求生計,在某大戶人家當保姆。恰巧鄰家少奶正是她當年施恩樂助的趙守貞。對方為報恩義,協助湘靈與夫家團圓。程硯秋透過這個簡單故事印證善有善報的亙古道理。

扼要而言,《鎖麟囊》一劇由於情節簡單,演員可予發揮的機會不算很多,而叫好之處僅憑劇裏湘靈的幾個唱段,例如在戲裏初段,她對鎖麟囊有所感懷:「怕流水年華春去渺,一樣心情別樣嬌。非是我無故尋煩惱,如意珠兒手未操。……」又例如她出嫁那天在春秋亭巧遇貧女趙守貞時唱道:「春秋亭外風雨暴,何處悲聲破寂寥。隔簾只見一花轎,想必是新婚渡鵲橋。……」類似的幾個唱段,如果唱得乏味失彩,整齣戲就很容易唱溫。這齣戲每個程派弟子都應該懂得唱,但唱得精彩,就確實難尋。

《貴妃醉酒》與《梅妃》相輝映

梅蘭芳與程硯秋在良性競爭的歷程上,各自尊演一齣有關唐明皇與妃子的愛情故事。梅有《貴妃醉酒》;程則有《梅妃》,而兩戲倒有互相輝映之效。後者描述梅妃失去唐明皇寵愛並因安史之亂而身故;其後唐明皇在夢中見到當年曾予寵幸的妃子,彼此共訴離情。戲裏面的一段【二六】:「下亭來,只覺得清香陣陣;整文褂,我這廂按節而行。初則似,戲鞦韆,花前弄影;繼則似,捉迷藏,月下尋聲。……」以及一段【南梆子】:「展鸞箋,不由得,寸心如剪;想前時,陪歡宴,何等纏綿。論深情,似不應,藕絲輕斷;難道說,未秋風,團扇先捐?……」,都是著名的唱段。可惜近年這齣戲程派弟子比較少演。今次難得李海燕擔演梅妃,戲迷理應捧場。

程硯秋親傳弟子雖然比不上梅派多,但也不少,當中藝業精進而足可獨當一面者,計有:趙榮琛、李嬙華、陳麗芳、王吟秋、張曼玲,以及屬於「私淑」的新艷秋和李世濟;目前活躍於舞台的再傳弟子則有張火丁、遲小秋、李海燕、張志雲等。趙榮琛是唯一屬於乾旦的領軍人物,除演戲外,並先後着有《翰林之後寄梨園》及《粉墨生涯六十年》兩書。他與乃師關係密切,甚至可以婉轉提出老師唱詞裏可予商榷之處而不致落得「以下犯上」的劣名,而此舉亦充分體現王陽明所指的「事師無犯無隱,而遂謂師無可諫。非也,諫師之道,直不至於犯,而婉不至於隱耳」的諫師之道。簡單來說,趙榮琛是廣弘程派的一面重要旗幟。

另一方面,李世濟在演戲授徒之餘,以程派弟子身份創編《武則天軼事》,為程派增添第二代的劇目。不論藝術效果屬優屬劣,都一樣值得鼓勵。記憶中,香港近年並沒有演過此劇。今次有緣觀賞,倒也難得。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程派名劇香江上演

讃 (6)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