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夜奔》遊走傳統現代《我心無限》視覺變幻

《夜奔》遊走傳統現代《我心無限》視覺變幻

圖:《我心無限》將投影科技與現代舞蹈結合

六月中到上海訪石庫門的新天地,首先在大廈高層的「企業天地,翠湖展廳」觀賞了以現代劇場手法演出的《夜奔》,再匆匆趕到帳篷劇場觀賞多媒體舞劇《我心無限》。兩個節目都是今年辦到第三屆的「表演藝術新天地」的重點節目。

「表演藝術新天地」今年以「讓藝術如影隨形」為主題,於六月八日開幕,在為期十一天的節期內,共舉行了十五個涵蓋裝置巡遊、多媒體舞蹈、形體偶劇、默劇、街舞、世界舞蹈、京劇、崑劇、梨園戲、多媒體音樂、實景音樂、音樂舞蹈劇場等節目,合共演出超過二百場。是次觀賞的兩個製作《夜奔》和《我心無限》,都強調「形式創新、內容創新」,而且都採用了融合跨越的手法來呈現。

現代劇場 傳統戲曲

《夜奔》是台灣狂想劇場的製作,將《水滸傳》中「林沖夜奔」與民間傳說「紅拂女夜奔」兩個故事融合,更跨越現代劇場和傳統戲曲兩種舞台藝術並將之相融,舞台上只是傳統戲曲慣用的一桌兩椅的簡約布景。活躍於兩岸三地的現代劇場人韋以丞,和台灣的國光劇團的花旦朱勝麗(朱安麗),在長約一小時的演出中,兩人以現代的着裝演出兩位現代男女在不同生命情境下,從黑夜到黎明出走,於互不認識下相遇,於各自的人生交叉點上領悟到個人生命與社會體制間的關係,而此一領悟則來自兩人時而化身為林沖和紅拂女穿插其間帶出的訊息。

也就是說,舞台上展現的亦是現代和古代兩個不同時空的交替融合,兩人回到古代時,便以戲曲的做手、唱腔,再加上一些「配件」(如戲曲中象徵馬的馬鞭),很明確地讓觀眾感受到劇中人物角色情感的轉換。不僅如此,韋以丞從開場便不時以「戲外人」方式來與觀眾互動,「教導」大家學習一些戲曲中的表現程式動作,將觀眾帶出戲外,以現代劇場慣用的間離(疏離)手法喚起大家對這對「夜奔」男女帶出的訊息作進一步的思考。

就劇場效果而言,兩位演員都能呈現出跨越現代劇場與傳統戲曲、遊走於劇場對白與戲曲唱腔(演唱時字幕投映於背幕上)之間,純熟且遊刃有餘的表演技巧,以及戲曲歌唱功力,都進入成熟的階段。儘管此製作的原設計應是在正式劇場上演的表演,改到商廈樓層演出,空間變得窄小,燈光效果與音樂效果都難免打了折扣,尤其是天幕的設計亦難免受制於樓底天花而影響了視覺上的變化,但對將中國傳統戲曲的唱腔、身段、做手等藝術之美向新一代觀眾推介,卻是一次很好的示範。

科技影音 營造氣氛

接着觀賞於太平湖邊臨時搭建的帳篷劇場內演出的《我心無限》。這是英國湯姆戴爾劇團(Tom Dale Company)的製作,是將現代電腦投影科技與現代舞蹈結合的多媒體舞劇,然而,雖以「劇」為名,但並非敘事性以及有明顯戲劇性情節的表演;準確一點說,那是女舞者Maja Furnes在結合現代視聽影音裝置圖形與音響(音樂)下的現代獨舞表演,跨越了科技與舞蹈藝術,並將兩者相融在舞台上呈現。

就節目文字介紹所言,這是「讓舞者和觀眾一同置身於一個純白無暇的數字影像空間中,感受數碼世界中生命的循環往復……」原名《I Infinite》也就是說這種「無限可能的旅程」,中文譯名強調了演出者內心世界中「無限可能」的感受。

這個製作有幾個特點可談,一是燈光投影的變化特別豐富,頂燈加上不移動的小方格結構圖形,讓舞者的舞蹈融入其中。二是採用煙霧機在特定時間噴發一定濃度的煙霧,將特定的空間在風力的吹動下積聚,再由離開地面距離約一、兩呎高的橫向射燈映照,於是舞者橫躺在射燈光影下便在煙霧中消失,肢體升起高於射燈光影,便出現在觀眾眼前;由此便營造出恍如幻覺般的時隱時現效果。第三點,是Maja的舞蹈,無論是冷酷、柔情、激烈,還是衝動,都充滿了高能量的感染力,不僅身體柔軟變化度高,且對光影與音響的反應亦敏銳。這既然是「我心無限」,作為「非我」的觀眾,能否掌握得到這個「心」(無限啊,有點難度呢)?能否有共鳴?在官能性刺激過後能留下什麼?那自然各有答案,不過是將觀眾帶進「無限」中去聯想吧了。

《夜奔》和《我心無限》儘管展示的都是現代演藝舞台上追求內容創新,形式創意的製作,但仍很清晰地展示出分別來自台灣和英國兩個不同的文化背景,而這亦正是這兩個製作都能作為文化交流輸出節目很重要的因素。畢竟跨越相融等現代手法製作出來的現代劇場作品,要有生命力,仍必須要有文化內涵才有機會承傳下去。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夜奔》遊走傳統現代《我心無限》視覺變幻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