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巨貪和珅曾是反腐急先鋒 撬開家奴的嘴是高招

巨貪和珅曾是反腐急先鋒 撬開家奴的嘴是高招

和珅是清朝被揭發出來并被處死的最大的腐敗分子,但是他也曾經作為“反腐敗”的先鋒,查獲一樁樁腐敗案件,并得到乾隆皇帝的高度贊賞。那么,和珅有著怎樣的“反腐高招”?他又是如何從“反貪能臣”一步步淪為清朝最大的蛀蟲?

坐“直升飛機”,從侍衛到“相國”

提起和珅,大家都知道他是清朝第一大貪官。但是又有誰知道,和珅并非一當官就貪,他也曾有過“輝煌”的反腐經歷。他是滿洲正紅旗人,生員出身。19歲時,他襲世職,成為皇宮侍衛,并且只用了7年時間,他就登上了軍機大臣兼內務府大臣的高位。

和珅為人機敏,善於言辭,“遇事機牙肆應,尤善揣人主喜怒”,巧於應付各種情況,辦事能抓住要領,尤其善於揣摩皇上的心理、意圖。乾隆四十年(1775),25歲的和珅便做到了御前侍衛兼副都統,有機會零距離接觸乾隆皇帝,在皇上面前一展其特長。

據清朝陳康祺《郎潛紀聞》一書記載,一次乾隆帝出宮,在車中閱看邊報,看到要犯脫逃的奏報,不禁有些生氣,於是隨口背誦了《論語·季氏》中一段話:“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與?”護衛的人都不知皇帝說的是什么意思,只有和珅說,“老爺子講了,負責看守的人難辭其責。”(內臣稱皇上為“老爺子”或“佛爺”)《論語》這幾句話原意是,老虎和犀牛從木籠子里逃出來,龜甲和寶玉毀壞在匣子里,這是誰的過錯呢?

乾隆聽了和珅的解釋,不禁對和珅刮目相看,怒氣也消了。“自是恩遇日隆”,乾隆帝一再破格提拔和珅。

就在和珅任御前侍衛的第二年,他被提拔為“六部之首”的戶部的侍郎,軍機大臣兼內務府大臣。這一年他26歲。《清史稿·和珅傳》用了“骎骎向用”四個字形容和珅升遷之速,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和珅“坐了直升飛機了”。乾隆四十八年(1783),33歲的和珅被任命為協辦大學士。三年后,又被委任為文華殿大學士。清人習慣稱大學士為“相國”,於是和珅被尊稱為“和相”,其位置相當於明朝以前的宰相。

和珅的“反腐高招”:撬開家奴的嘴

乾隆四十五年(1780)正月,乾隆帝趁著擔任云南糧儲道的海寧來京覲見,向他詢問有關云南總督李侍堯違法之事。李侍堯劣跡斑斑,皇帝都有耳聞,但海寧仍為李侍堯掩護。海寧被認為對皇上不忠誠,被交軍機處嚴訊。到此時,海寧不得不說出實情,供出了李侍堯在總督任內,借辦貢品和修房屋之名勒索下屬的罪行。乾隆立即派和珅 、喀凝阿(一作喀寧阿)乘驛站的快馬趕往云南查辦李侍堯,并查封了李侍堯在京城的房屋家產。

李侍堯并非等閑之輩,在當時官場,他有著“才臣”的美譽。特別是他向皇上進獻貢品之精、之優,為其他封疆大吏所不及。乾隆皇帝曾經很倚信他,但他過於貪婪,自己壞了自己的名聲,乾隆帝不得不拿他開刀。

三月,和珅、喀凝阿到云南。和珅選擇李侍堯的“家人”(古時稱仆人為“家人”)張永受作為李侍堯案的突破口,刑訊張永受,他終於開口說話,交代了李侍堯以下罪狀:借辦貢品和派人回京城修房屋之名,向下屬勒索銀兩;將珍珠賣給下屬,收取銀兩后,又索回珍珠等等,勒索下屬銀兩共計3萬余兩。李侍堯被革職拿問,由和珅將其解京審訊。主動或被迫送銀子給李侍堯的下屬們一并革職,審問定罪后,均被送新疆伊犁充當苦役。李侍堯在云南的住所被查抄,計金銀、珠寶、洋貨、名畫共901項,也由和珅押解進京。

因成功辦了此案,和珅更得乾隆帝賞識、寵信。和珅向乾隆帝奏報,云南吏治廢弛,府、州、縣官庫多虧空銀兩,亟宜清查、整頓。乾隆帝擬委派和珅為云南總督,讓他來解決云南的問題,只是考慮到前任云南總督李侍堯是和珅查辦的,不宜由和珅接替李侍堯,乃改由福康安接任云南總督。在回京的路上,和珅就被提拔為戶部尚書、議政大臣。和珅完成使命,向皇上匯報情況,涉及云南食鹽管理、錢幣制度、邊境事務,說得頭頭是道,符合皇上旨意。乾隆帝當場表態,授予和珅御前大臣,兼都統,賜婚其子豐紳殷德為和孝公主額駙,等結婚年齡一到,即舉行婚禮。和珅查辦李侍堯案,是名利雙收。

和珅這次反貪,主要經驗是反貪要選準突破口。他選的突破口是深知內情的仆人。撬開了仆人的嘴,掌握了大量線索和證據,然后擴大戰果,查辦對象就難以守住自己的防線。和珅的“反腐高招”告訴我們,一個官員若貪腐,是瞞不過身邊人的。不法的事,他不便直接出面去做,常常要借身邊人之手。這樣,他做的見不得人的事,便為身邊人所掌握。一般情況下,身邊人會為他保守秘密;然而,當身邊人受到審查時,為自保,會供出所掌握的主子的情況。所以,撬開家奴的嘴,是徹查貪官罪行的好辦法。

從反腐能臣到貪官保護傘

乾隆四十七年(1782),御史錢灃彈劾山東巡撫國泰、布政使於易簡,說他們貪縱、營私,向各州縣索賄,各州縣倉庫儲存的銀子嚴重短缺。乾隆帝命和珅、左都御史劉墉至山東調查、審問,又派錢灃同行。

和珅查國泰的案子,一變兩年前查李侍堯案那種堅決的態度。這是怎么一回事呢?

據許國英《清鑒易知錄》一書記載,錢灃知道國泰是和珅黨羽,便提前幾天出發,到了良鄉,停下來微服察訪。見官員的仆人乘良馬經過,他跟蹤了一段路,得知仆人是和珅府上的。不久,那仆人回頭,路遇錢灃。錢灃搜其身,得國泰給和珅的密信,信中多隱語,大意是已借銀填補官庫虧空。錢灃立即向朝廷奏報。和珅知謀已泄,不敢公然回護國泰。

《清史·和珅傳》雖然沒有明說和珅向國泰通風報信,但寫道:“和珅陰袒國泰,既至盤庫,抽視銀數十封,無闕,即起還行館。”和珅到官庫,抽查了幾十錠銀子(官銀50兩為一錠)。他一不看銀子的成色,二不稱銀錠的分量,草草抽查幾十個銀錠,就起身返回下榻的行館。這分明是走過場,分明是應付朝廷,應付輿論,保國泰過關。

左都御史劉墉堅持原則,御史錢灃更是下決心排除干擾,追查到底。他要求封庫,和珅不得不同意。次日把庫銀仔細查一遍,發現銀子成色與官銀不同,都是從商人那里借來充抵的。國泰等人的罪行得以查實。國泰、於易簡被判斬立決,乾隆帝下令改為斬監候,關進刑部大獄。新任山東巡撫明興遞上奏疏,說排查山東各州縣倉庫,總共短少銀子200多萬兩,皆國泰、於易簡在任時所造成。乾隆帝命國泰、於易簡二人在獄中自殺。

和珅所以要庇護國泰,所以要冒著很大的風險在兩個堅持原則的官員面前庇護國泰,就是因為國泰是他的黨羽。他們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

和珅當官久了,很會揣摩乾隆帝的旨意,并善於利用皇帝的喜怒達到陷害人或包庇人的目的。不投靠他的,他就設法使皇帝生此人的氣,以陷害之;向他行賄的,即使冒犯了皇帝,他也為其斡旋,或者故意拖延,不處理此人,等候皇帝消氣。大官們都把和珅當靠山,搜刮底下的人,來孝敬和珅。

和珅的家奴也“連累”了和珅

和珅的職位太多,權太大。王春瑜主編的《中國反貪史》一書說,“他集軍事、行政、財政和民族、外交、文化、教育大權於一身,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權大了,不受制約,就為所欲為,忘乎所以;就作威作福,不可一世。

清人昭梿《嘯亭雜錄》一書寫到了和珅在下級官員面前的神氣:山東歷城縣令某某,到京求見和珅,作為日后向人夸耀的資本。他向和府看門人賄賂2000兩銀子,才被允許跪在和府大門口等候。和珅回府時,在車中見到了跪者,并得知他乃七品芝麻官,於是呵斥道:“縣令是何蟲豸,亦來叩見耶!”

和珅查辦過一些貪污案,但沒有吸取貪官李侍堯等人的教訓。他既沒有管好自己,又沒有管好自己的仆人,以致重蹈了李侍堯等人的覆轍。他查李侍堯案時,從審問其仆人入手,順藤摸瓜;數年之后,別人也從和珅的仆人入手,檢舉仆人,敲山震虎。這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李侍堯的家奴“出賣”了李侍堯,和珅的家奴也“連累”了和珅。

乾隆五十一年(1786),御史曹錫寶上奏皇帝:和珅仆人劉全生活奢侈,建房超過規定的標準。乾隆帝看出曹錫寶是想彈劾和珅,但不敢明說。於是命人傳問曹錫寶,要求曹“直陳和珅私弊”。曹錫寶拿不出證據。而和珅也預先讓仆人劉全毀屋重建,以致查無實據。曹錫寶因“檢舉不實”受到降三級、革職留任的處分,而和珅也很快被免去崇文門監督的職務。

嘉慶四年(1799)正月,乾隆帝駕崩。嘉慶帝旋即下詔宣佈和珅二十大罪狀,并賜死。

和珅第二十條罪狀為:“家奴劉全,家產至二十余萬,并有大珍珠手串。”古時有一句俗話:“宰相家人(仆人)七品官。”七品官怎比得上“宰相家人”氣派、奢華?和珅縱容、包庇仆人,成了他的大罪之一。

和珅的家產被查抄出來的到底有多少?至今沒有完整、準確的說法。當時大清國一年的財政收入,有說6000多萬兩銀子,有說7000多萬兩銀子。和珅的財產,有說相當於全國10年財政收入的,也有說相當於15年、16年、18年甚至20年全國財政收入的。 說他是清朝被查處的第一貪,并不過分。他家的財產,全部折成銀子,不是以萬兩計,不是以百萬兩計,而是以億兩計。

【來源:人民網】(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巨貪和珅曾是反腐急先鋒 撬開家奴的嘴是高招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