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從「萬里長城」到「血肉長城」

從「萬里長城」到「血肉長城」

圖:抗日戰爭時期一九四○年「百團大戰」,八路軍戰士在淶源東團堡長城烽火台上歡呼勝利

萬里長城,是我國現存歷史最為悠久的建築之一,是中華民族的驕傲和重要精神象徵。看到長城,彷彿就看到我們的祖先,就有了精神力量。在中華兒女心中,「萬里長城永不倒!」兩千多年來,長城保衛著一代代中國人和平生活,捍衛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形成獨特的「長城文化」,直至寫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從「萬里長城」到「血肉長城」,多層次地反映了我們的民族性格、價值取向:熱愛和平,反對戰爭,不畏犧牲,維護統一。一九八四年,鄧小平、習仲勳兩位領導人都親筆題詞:「愛我中華,修我長城。」進入新時代,人們對長城有了進一步認識,例如北京市實施長城文化帶、大運河文化帶、西山文化帶建設。

立國有疆 豈在殺傷

關於長城,比較共同的看法,是表現中國古人愛好和平和居安思危的文化意識。其實長城的文化內涵十分豐富,要分層次去認識。

第一層內涵,是熱愛和平,反對戰爭。杜甫是詩人,不是政治家、軍事家,但他《前出塞》樸實的詩句,恰恰流露出一般中國人的國家觀和對戰爭的普遍看法:「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殺人亦有限,立國自有疆。茍能制侵陵,豈在多殺傷?」意思說,要射殺馬上的敵人,不如射殺他坐下戰馬。戰馬倒下,敵人就喪失了戰鬥力。要擒拿賊寇,先拿下他們的頭頭。頭頭沒有了,群龍無首,就容易擊破了。作者接著說,我想說的是:不到萬不得已,盡量不要殺人;立國各有疆界,為什麼要一方侵略另一方,逼得另一方非要殺人不可呢?就像戰國《管子》:「長城之陽,魯也;長城之陰,齊也。」齊、魯兩國以長城為界,長城以南為魯國,以北為齊國。杜甫最後結論是:要千方百計制止侵略和戰爭,盡量不要以殺伐以暴抑暴;即使戰爭已經不可避免,也要盡可能減少戰爭傷亡。杜甫道出我國古代兵學的根本要義。

被中外軍事家一致奉為經典的我國戰國時代兵書《孫子兵法》,在開篇卻大談特談戰爭的兇險:「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戰爭是國家的頭等大事,戰場是生死攸關的地方,關係著國家和人民的生死存亡,不可不廣泛深入考察,學習兵法可不是為窮兵黷武啊!實在不得已要興兵,又設置了諸多限制條件。首先要論證在道、天、地、將、法五方面,是否具備充足條件。其中「道」,是人民是否與你上下同心、同仇敵愾;如果是,大家會與你同生死,共患難,這樣才能保證一旦戰爭爆發,不會危機四伏。這一切都說明,我們中華民族自古一直是熱愛和平,只要和平有一絲希望,就盡量不要大動干戈。

秦皇漢武 叱吒風雲

第二層內涵,就是不畏犧牲,維護統一。萬里長城最早始於戰國時期,北方諸侯方國為自己的防禦,特別是抵禦北部遊牧民族南下侵擾,而各自修築邊牆。著名的如齊長城、趙長城、秦長城等等。這些分段長城的修建,嚴格說都是在周代上述思想指導下進行的,即制止侵略,盡量減少敵我雙方傷亡。

長城相對於城郭的城牆而得名,自始便稱為「長城」。例如上引《管子》。山東至今還留存一部分齊長城遺址。秦始皇統一全國,把這些斷斷續續的邊牆連接起來,形成「萬里長城」。《史記.秦始皇本紀》:「乃使蒙恬,北築長城而守藩籬,卻匈奴七百餘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史記.蒙恬列傳》具體記載當時所修長城的規模,西起臨洮(今甘肅岷縣),東至遼東(接近今山海關),綿延萬餘里:「築長城,因地形,用險制塞。起臨洮,至遼東,延袤萬餘里。」北京東北郊平谷區慕田峪長城,保留了部分秦長城遺跡。漢代接續修建維護,長城防禦體系逐漸完備。

如今可以見到明確稱為「萬里長城」的文獻,最早是西晉孔衍所撰《春秋後語》:「秦始皇滅六國後,天下一統。有童子雲:亡秦者,胡也。乃遣太子扶蘇、將軍蒙恬,領兵役萬,始築萬里長城。」

發生在秦漢長城上最值得紀念的事件,是雄才大略的漢武帝親歷長城,向逃竄漠北的匈奴單于發出最後通牒。《漢書.武帝紀》:「元封元年(公元前一一○年)冬十月,詔曰:南越、東甌,咸伏其辜;西蠻、北夷,頗未輯睦。朕將巡邊垂(陲),擇兵振旅,躬秉武節,置十二部將軍,親帥師焉。行自雲陽,北歷上郡、西河、五原,出長城,北登單于台,至朔方,臨北河。勒兵十八萬騎,旌旗徑千餘里,威振匈奴。遣使者告單于曰:『南越王頭,已縣(懸)於漢北闕矣!單于能戰,天子自將待邊;不能,亟來臣服!』」要戰,朕在此恭候;不敢戰,速來稱臣!

與強大的秦漢中央王朝遙相呼應,遙遠的西方正是古羅馬帝國。歷史巧合的是,羅馬帝國在佔領英國不列顛島期間,在該島北方修建了「哈德良長城」(Hadrians Wall)。它與安敦尼長城、日耳曼長城(德國長城),共同組成了古羅馬長城體系。一九八七年,有一千八百年歷史的哈德良長城,與中國萬里長城,一同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但哈德良長城是古羅馬帝國入侵他國之後的產物,形同邊界,作用是防止人家反攻倒算;中國長城是在自己的國土上,捍衛人民和平生活的設施。正如中國的「王朝」與西方的「帝國」,在英文翻譯時可能差不多,但實際含義卻大相徑庭。這也可以說是第三層內涵。

戰略底線 經濟界線

中國古代長城,不少朝代是體現當時的戰略底線、經濟分界線。這是第四層內涵。長城以北是北方遊牧民族,長城以南是中原地區以漢族為主的農耕民族。雖然當時國家概念,與現代意義的國家概念不盡相同,但可以肯定的事實是,長城以外,仍然是秦、漢等各個朝代的領土。長城是限定國家的戰略底線、經濟分界線。正如《後漢書.鮮卑傳》蔡邕對漢靈帝所說:「天設山河,秦築長城,漢起塞垣,所以別內外、異殊俗也。」長城又稱「紫塞」。晉崔豹撰《古今注》:「秦所築長城,土色皆紫,漢亦然,故雲『紫塞』也。塞者,塞也,所以擁塞夷狄也。」長城南北,戰國時期,是中原各諸侯國與北方獫狁、山戎等遊牧民族界限;秦漢與匈奴是敵國關係;明代則是國內北方蒙古族地區與中原地區的界限。

第四層內涵,就是千百年形成的長城文化積澱。北京密雲區司馬台長城也稱「幽州台」。唐代詩人陳子昂《登幽州台》:「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就是到此一遊,有感而發。長城誕生之後不久,開始形成綿延兩千年的「長城文化」,如今已成為沿線各地寶貴的歷史遺產。

關於長城的史籍、詩文多得很,概括看,秦漢、魏晉時期一面講修長城、戍邊之苦,例如著名的孟姜女哭長城故事;一面是克敵制勝的豪邁,例如南朝劉孝標詩《出塞》:「薊門(今北京地區)秋氣清,飛將出長城。絕漠沖風急,交河(今新疆地區)夜月明。陷敵摐金鼓,摧鋒揚旆旌。去去無終極,日暮動邊聲!」漢樂府詩有《飲馬長城窟行》專題,其中有東漢蔡邕:「青青河邊草,綿綿思遠道。遠道不可思,宿昔夢見之。」三國陳琳:「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請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邊城多健兒,內舍多寡婦。……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西晉陸機:「驅馬陟陰山,山陰馬不前。往問陰山侯,勁虜在燕然。」

唐代則以唱響為國戍邊、奮不顧身的豪情壯志為多。例如盛唐邊塞詩人高適《薊門五首》之五:「黯黯長城外,日沒更煙塵。胡騎雖憑陵,漢兵不顧身。古樹滿空塞,黃雲愁殺人!」《信安王幕府詩》:「雲紀軒皇代,星高太白年。廟堂諮上策,幕府制中權。盤石藩維固,昇壇禮樂先。……大漠風沙裏,長城雨雪邊。」

長城抗戰 民族復興

明清兩朝國家戰略,都是發展江南經濟文化中心,與保衛以北京為首的北方政治、軍事中心並重。明朝長期存在的心腹之患「南倭北虜」,正是針對兩個中心的。明代抗倭鬥爭中湧現出戚繼光、譚綸等為代表的一批民族英雄。戚繼光既是軍事家,也是極富才華的詩人。他的詩文集《止止堂集.橫槊稿》《韜鈐深處》詩:「小築慚高枕,憂時舊有盟。呼尊來揖客,揮塵坐談兵。雲護牙籤滿,星含寶劍橫。封侯非我意,但願海波平!」表達了不計功名利祿,但願消滅倭寇的報國情懷。因屢立戰功,嘉靖三十二年(一五五三年),受張居正推薦,升任都指揮僉事(約相當於今省軍區副司令員),統帥登州、文登、即墨三營二十五個衛所,防禦山東沿海的倭寇。在山東肅清倭寇之後,三十四年(一五五五年)調任重災區浙江的統兵官參將,防守寧波、紹興、台州三府。第一戰便是龍山所之戰,促使戚繼光提出對明軍從兵源到武器到戰法,進行系統改革,奏請嘉靖皇帝給予了特殊政策。於是親赴俗稱慓悍的浙江義烏,招摹農民和礦工,組織訓練了一支四千人的新軍,就是著名的「戚家軍」。浙江的倭寇平息之後,剩餘的倭寇大部逃竄到福建沿海。戚繼光又奉命南下平倭,在福建連戰連捷,三年基本消滅了福建倭寇,從此為害中國東南沿海數百年的倭寇得以平定。

在解除倭寇對東、南部沿海威脅之後,戚繼光又調任薊鎮總兵官(拱衛京師的北方邊防司令),率部抵禦蒙古餘部侵擾北京,南征北戰,一人而繫天下。如今見到的萬里長城,比如北京軍都山八達嶺長城,主要是明長城,其中有明初徐達主持修築的,也有這時戚繼光主持修築的。

清朝實現了各民族和平相處,康熙皇帝說,漠北蒙古族兄弟就是抵禦沙俄南侵的活的長城:「昔秦興土石之工,修築長城;我朝施恩於喀爾喀(蒙古喀爾喀部,即外蒙古),使之防備朔方,較長城更為完固矣。」

到上世紀三十年代日寇發動「九一八」事變後,日軍很快轉向進攻熱河、察哈爾省一帶,力圖先佔領長城北部地方,再攻破薊鎮、宣鎮長城防線,直逼華北、中原,長城又成為中華民族抵禦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防線。在承德失守後,在義院口、界嶺口、青山口、喜峰口、鐵門關、羅文峪、冷口、古北口、多倫、張家口等一百多個長城關口、蜿蜒一千多里的長城沿線,中國守軍嚴陣以待。一九三三年三至五月,展開了著名的「長城抗戰」。當時在古北口、喜峰口等地,敵人炮轟長城上的中國守軍,把長城炸開缺口。中國軍民奮起抵抗,直到流盡最後一滴血。危難時刻,軍民們把戰友們的遺體垛起來,堵住被炸開的缺口,中華兒女以自己的血肉之軀,保衛祖國神聖河山。這就是當初文學家田漢《義勇軍進行曲》歌詞,「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的由來。她表現了中華民族與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和在自力更生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從此,磚石築就的萬里長城,發展為象徵民族精神的「血肉長城」。新中國以《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萬里長城,血肉長城,激勵中華兒女居安思危,並堅決戰勝一切入侵之敵!

(作者為中國歷史文化學者、北京市檔案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從「萬里長城」到「血肉長城」

讃 (6)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