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蔣介石父子1949危機檔案:搶運黃金

蔣介石父子1949危機檔案:搶運黃金

國民政府原本計議以發行金圓券為手段,企圖挽救江河日下之幣信以及財政金融危機,無奈金圓券發行的同時,國共內戰愈演愈烈,龐大戰費支出仍然無日或已。

一九四八年、四九年間曾任國民政府聯勤總部預算財務署長的吳嵩慶,其子吳興鏞博士在所著之《黃金檔案:國民政府黃金運台──一九四九年》一書中指出,國民政府當局為了應付龐大的內戰軍費,“把‘國幣’金圓券準備金的大部分給抽走,用做為軍費”。換言之,在一九四八年下半年,由於國民政府向美國數度求援無門,美國拒絕再予國民政府軍事及經費援助之后,出於無奈,只好動用最后的一點“棺材本”──發行金圓券的黃金準備,十二月前后,國民政府把國庫黃金二百六十萬兩從上海“轉移”到了台北,這是被國民政府搶運到台灣的國庫黃金中的第一批。

長期追隨俞鴻鈞的機要幕僚何善垣,也曾在《俞先生生平言行補述》一文中,生動地描繪他追隨俞鴻鈞參與搶運國庫黃金的過程:

三十七年共×叛亂,舉國騷然,先生鑒於情勢迫切,密將庫存黃金運台,其時予兼機要科主任,凡公文撰擬、繕寫、用印、封發,均一人任之,即於總裁室后之一小室中辦理,而外間接洽戒嚴、航運等事,則由發行局陳副局長延祚負責,一切行動,均保持極度機密,啟運之夕,由軍方施行特別戒嚴,斷絕交通,以故當時外間無人知有此事,啟運后第三日,申報中始刊登一簡短消息,謂某夜中國銀行曾運出物資若干箱云云,語焉不詳,其所以言中國銀行者,因中央銀行黃金庫存,與中國銀行比鄰,同一門巷出入,以故人不能辨其誰屬也。

蔣經國很清楚,蔣介石已經沒有放手一搏的賭本,他惟一的一點籌碼,就是存放在上海幾家國家銀行,原本專供金圓券發行準備之用的黃金。這不僅僅是蔣介石投入國共內戰最后的“棺材本”,更是全中國要維持國家財政正常運行,惟一的一點本錢了。但為了應付前線十萬火急的龐大軍費需求,等到蔣介石再下令把國庫中剩余的黃金──“國幣”金圓券的準備金的主要部分,悉數抽走之后,令人憂慮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在國庫大失血無法扼止的情況下,蔣介石又將原本用於金圓券發行準備的巨額國庫黃金悉數南運,搬離了上海中央銀行總行倉庫。失去了黃金準備,使得原本幣值即已一瀉千里的金圓券,於此刻更如同潰堤水壩,完全失控,幣值與幣信一夕崩盤破產,人民對國民政府的信賴也完全毀於一旦,金圓券成為廢紙,人民財產付諸東流,國民政府成為人民普遍唾棄之全民公敵。

吳興鏞敘述:

這筆準備金,一移出上海作為軍費,金圓券就像當時國軍一樣,“兵敗如山倒”,如雪崩似地狂貶,從四八年八月到四九年六月,前后十個月,貶值約兩萬萬倍。一個新幣如此快速貶值,影響如此眾多人民的生活,是世界所罕見的。一枚價值美金五角的銀圓,金圓券發行初是兩元一枚,到另一新幣(銀元券)上場前一日,就要五億元一枚。老百姓生活怎么過得下去?多少人饑寒而亡?因此,運台的金銀美鈔上是沾有中國人民的斑斑血淚。一位大陸的醫學教授在二○○四年的來信中,是這樣寫的:“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時,我已年近三十,利用金圓券收刮民間硬通貨,強運台灣的情況,恍如昨日,多少小康人家傾家蕩產,十分痛恨。”

蔣經國與俞鴻鈞奉蔣介石之命,搬運上海中央銀行庫存黃金白銀到台灣的行動,先后有好幾波。

一九四九年元月十日,蔣介石下野前十二天,此時淮海戰役徹底失敗,局勢對國民政府相當不利。蔣介石心知自己大位不保,就在這一天,密令蔣經國與俞鴻鈞盡速將存放在中央銀行的黃金、外幣移存台灣,作為與共軍繼續作戰的糧彈資金準備。蔣經國在這天的日記上寫道:“今日父親派我赴上海訪俞鴻鈞先生,希其將中央銀行現金移存台灣,以策安全。”

隔了六天,胸懷孤臣孽子之心的蔣經國,在一月十六日的日記簿上,寫下這么一段歷史紀錄:“父親約見俞鴻鈞、席德懋二先生,指示中央、中國兩銀行外匯處理要旨,蓋欲為國家保留一線生機也。”

元月十九日,蔣介石在臨下野之前兩天,安排俞鴻鈞為中央銀行理事,并指定為常務理事。

從好幾份蔣介石的往來函電可以確知,國民政府中央銀行內部為了是否同意搶運黃金的問題,衍生了相當大的矛盾,隱隱約約之間,有一股微妙的抗拒力量。而蔣介石似乎早就預感搶運黃金的工作會遭遇麻煩,因而派遣蔣經國前往上海督軍,并由俞鴻鈞擔任陣前指揮,親自抓運金工作。

例如,劉攻蕓即認為蔣介石為下野之身,委實不宜繼續下令搬移國庫存金,但是,基於大形勢的考慮,也採取了置之不理的態度,靜觀時變。

蔣介石《事略稿本》一月二十七日的言行記錄了他“接見林祟鏞局長,商談中央銀行現金運送廈門辦法。公聞劉攻蕓總裁對此事進行,面有難色,殊為駭異,喟然曰:‘世人能明理識義,始終如一者,誠難得也。’”

而在上海積極從事搶運黃金工作的俞鴻鈞,於一月二十八日自上海發給蔣介石一份密電,暗示蔣介石他要“請經國兄催辦”。催誰辦?俞鴻鈞自然指的是新任的中央銀行總裁劉攻蕓。他說:“(一)、滬國行存金尚有八十二萬余兩、銀元二千六百萬元,以前因存兌金銀,故不得不酌予留存,現在政策變更,無此需要,亟宜早日運出,免滋延誤。除密洽劉總裁迅辦外,擬請由經國兄電話催辦。(二)、前奉交“革命償債委員會”匯票二紙,已托由德懋兄匯往紐約中國銀行專戶存儲,候命指撥。因國行原賬戶已結清取消,另開專戶諸多不便也。”

為何要密洽“劉總裁”?因為蔣介石已經下野,當家作主的是“代總統”李宗仁。而一月二十八日,距離蔣介石命令俞鴻鈞、蔣經國搶運黃金,已經過了十八天時間,蔣介石下野也有一個禮拜了,新的中央銀行總裁劉攻蕓竟然不動如山,不聽命行事,蔣介石內心早就火冒三丈了,只是一時隱忍未發罷了。

蔣經國和俞鴻鈞一干人等於是“一再叮囑財政金融主管當局,應將其運至安全地區”,二月三日,俞鴻鈞發電報給蔣經國說:“滬存金銀已洽劉總裁迅運,此間事務,大體就緒。”可知俞鴻鈞已經說服劉攻蕓,要與蔣介石派來的人配合,將大部分的黃金往台灣撤運。

化解了來自劉攻蕓的阻力,蔣經國等人“經過種種之接洽、說明與佈置”,國民政府財經官員即展開大規模的運金行動,將上海國庫的黃金、外鈔幾乎搬走一空。

俞鴻鈞明知自己已不在央行總裁任上,但由於受蔣介石密令,仍冒險只身赴滬,親自動員央行員工,搶運黃金到台灣。一九六○年七月間台灣《聯合報》的一篇紀念文章寫著:

關於俞氏在卅八年上海淪匪前夕把中央銀行庫存黃金籌劃啟運來台,保全了國家的巨額財產,穩定了政府遷台后的財政金融,此一段事跡,今日已為國人普遍知曉,可是,一般人都還忽略了此中的一個重要關節:也許會有人以為俞氏當時既為中央銀行總裁,籌劃啟運央行庫存黃金至安全地點,本為其職責以內的事。其實,俞氏當時并不在中央銀行總裁任內。

但是,雖然不在其位,而過去同仁之間的老關係依舊存在,對同仁的威權也還有新的職務──“中央銀行常務理事”來當靠山(其實此一職銜,位高卻無權),惟其如此,蔣介石密令俞氏再赴上海撤運黃金,他才可以圓滿達成撤運黃金的目的。

這篇紀念文章繼續寫道:

當時的總裁為財政部長劉攻蕓兼任,俞氏不僅已經離職央行,而且他本人并不在上海,后因滬上情況緊急,李宗仁態度曖昧,鑒於中央銀行庫存黃金對國家命運的重大影響,俞氏乃奉命冒險從香港飛往上海,運用他個人與中央銀行在職人員的淵源關係及影響力,擘劃部署,將庫存黃金運來台灣。俞氏當時并未擔任財經方面的任何公職,完全是本諸個人對國家的忠誠、熱愛,而將個人危險置之度外,為國家保全了巨款財物,這是難能之處。

但依照宋子文在二月九日發給蔣介石的密電推算起來,搶運國庫黃金的計劃,至少因為劉攻蕓的阻擋,遷延了近一個月之久,其言:“俞鴻鈞昨(七日)來港擬謂:攻蕓因環境關係,國庫金銀,該員猶豫延遲甚久。鴻鈞臨走日,彼始決定以翌日起,黃金逐漸空運。至白銀如何,似未肯定,現在情形究竟如何,請注意。”

蔣介石二月十日之《事略稿本》記載:

二月十日……下午周宏濤秘書自上海歸來,謁公報告“中央銀行所存現金,已大部如期運往廈門、台灣,現存上海者,惟留黃金二十萬兩”云。公得報為之一慰,蓋以此項存金為國民汗血之結晶,與國家命脈之所系,故不能不負責設法保存,因一再叮囑財政金融主管當局,應將其運至安全地區,俾得妥善保管與運用,免遭無謂之浪費,至今始得完成此一重要工作耳。

在這段日子里,由於劉攻蕓故意拖延運金,蔣介石父子一方面對黃金搶運工作感到憂心忡忡,另一方面對劉攻蕓不能貫徹命令時感慍怒。蔣經國曾在一九四九年二月某一天的日記中寫道:

中央銀行金銀之轉運於安全地帶,是一個重要的工作。但以少數金融財政主管當局,最初對此不甚了解,故經過種種之接洽、說明與佈置,直至今日,始能將大部分金銀運存台灣和廈門,上海只留二十萬兩黃金,此種同胞血汗之結晶,如不能負責保存,妥善使用,而供諸無謂浪費,乃至資共,那是一種很大的罪惡。

也就是說,在蔣氏父子的心目中,黃金若是留在上海的金庫里,留給李宗仁,只不過是“無謂浪費”;假若留給共產黨,那更是“一種很大的罪惡”,自不能留下這批財寶“資敵”。

章君谷先生在《俞鴻鈞傳》中敘述:

二月十四日,李宗仁連下了兩道命令:令行政院自廣州遷回南京辦公,行政院長孫科托病,置之不理。再嚴令中央銀行總裁劉攻蕓,不得將中央銀行存金運到他處。劉攻蕓也沒有答復,因為他知道中央銀行絕大部分庫存黃金早就給俞鴻鈞運到台灣去了。而且俞鴻鈞是他的老上司,即使再要把剩下的黃金一并運台,劉攻蕓也無法拒絕。

但是,由於延滯黃金搶運時程,蔣氏父子對劉攻蕓始終余怒未消,劉攻蕓不僅受到了蔣介石的責備,更因而失寵。上海解放前夕,劉攻蕓固然去了台灣,但是,在國民政府內部已無其容身之地,后來他悄悄去了新加坡,終老於斯。

【來源:本文摘自《蔣介石父子1949危機檔案》】(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蔣介石父子1949危機檔案:搶運黃金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