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腐敗藏在繁榮背后:一場不受約束的改革養肥埃及權貴

腐敗藏在繁榮背后:一場不受約束的改革養肥埃及權貴

穆巴拉克全家合影。從左至右依次為:大兒媳海蒂、長子埃拉、妻子蘇珊、穆巴拉克本人以及次子賈邁勒。

埃及發生的種種事實表明,在一個權力得不到約束的國度,旨在扭轉國企虧損、提高經濟效率和國民收入的私有化政策,變成了穆巴拉克家族和特權階層大搞腐敗的幌子。

從上世紀70年代下半期開始,一股以私有化和推行市場經濟為導向的浪潮,席卷了大批第三世界國家,造成的后果卻不盡相同。在某些民主法制不健全的地方,出發點良好的經濟改革往往淪為少數權貴損公肥私的工具,剛剛經歷過革命洗禮的埃及便是一個實例。

在長達30年的執政期間,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家族以權謀私,攫取巨額財富已是盡人皆知的事實。公眾當下最關心的問題是,這筆不義之財究竟有多少?根據卡塔爾半島電視台早先的報道,穆巴拉克家族廣泛介入私有化進程,通過家族企業斂財400億至700億美元,在多家外國銀行開設了秘密賬戶。穆巴拉克個人身家或達150億美元之巨,其次子賈邁勒約為170億美元,夫人蘇珊擁有53億美元,都是富豪榜上的常客。

或許,只有對這名強人的司法判決最終揭曉,答案才能明了。目前,檢察機關已凍結了穆巴拉克家族在埃及的多個賬戶,其妻名下就有1.47億美元。這顯然只是冰山一角——穆巴拉克和親朋好友中飽私囊的行徑,幾乎貫穿於埃及經濟轉型的全過程;借助權力之手,更多財富被轉移到復雜的人際關係網和世界各地的投資中,繼而湮沒無蹤。

兩位總統,兩次改革

1970年10月,薩達特出任埃及總統,不久后便開始“改革開放”,試圖用市場經濟的機制解決國內民生問題,學界稱之為“消費型開放”,基本思路是引進資金與技術,推動經濟增長。

在相關政策刺激下,埃及迎來了“希望的時代”。加上與以色列的戰爭告一段落,這個古老的國家經濟有了奇跡般的騰飛,很多指標高於一般發展中國家:1970至1979年,該國GDP的平均增長率達7.6%,人均收入的年增長率達6.7%;1980年全年,光是300萬在海灣各國打工的勞工帶回的財富,就高達27億美元。

1981年10月6日,薩達特在閱兵時遇刺身亡,穆巴拉克繼任。這位飛行員出身的新總統上台后,對經濟政策做了進一步調整,他鼓勵投資,改造沙漠為農田,緊縮開支,抑制消費,這便是“生產型開放”。

穆巴拉克的另一項承諾是推動私有化進程,以“搞活經濟”。但埃及的私有化改革最初進行得并不順利,上世紀80年代晚期,國營經濟仍然佔據埃及工業生產的半壁江山以及銀行、保險業的90%,至少20%的勞動力在國企內就職。

美好的經濟改革藍圖

隨著國際格局巨變,至上世紀90年代早期,埃及的經濟改革已無法繼續拖延。然而,要改革就得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資助,這兩家機構都表示:不想再支持埃及這樣一種如此依賴國企的經濟體,想要錢,埃及的國企必須私有化。

為了獲取緊急援助,埃及同意對經濟體制動“大手術”,採取蘇聯解體后已被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接受的自由經濟體制。在理論家的美好設想中,這種體制能夠讓大眾擺脫貧困,促進中產階級形成,最終成就政治體制的民主變革。

美國《華盛頓郵報》日前刊發的長篇報道指出,1992年,名為“埃及經濟研究中心”(ECES)的智庫呱呱墜地,稱要通過出書、發放政策文件和召開會議來推動經濟改革。華盛頓也向自己的北非朋友提供了將近80億美元的援助。

此后出現的種種事實卻表明,在一個權力得不到約束的國度,旨在扭轉國企虧損、提高經濟效率和國民收入的私有化政策,卻變成了穆巴拉克家族和埃及特權階層大搞腐敗的幌子,ECES則是他們的斂財利器。這樣一種私有化的結果,《華盛頓郵報》寫道,“大大出乎美國人的意料”。

腐敗藏在繁榮背后

ECES將一批埃及工商界頭面人物聚攏在小圈子里,圈子的中心,就是穆巴拉克的小兒子、現年47歲的賈邁勒。作為私有化改革“最有力的擁護者”,他就讀於美國大學開羅分校,畢業后進入美國商業銀行,負責投資銀行業務,后於1996年自立門戶,和大哥埃拉成立了投資公司“Medinvest”,靠買賣國債日進斗金,資產數年內就超過1億美元。賈邁勒還有個洋氣十足的小名——“吉米”,可見在以伊斯蘭文化為傳統的埃及,他是多么特立獨行。

賈邁勒進入金融業之初,便結識了一位名叫塔希爾·赫米的律師,正是后者於1991年受命起草了有關埃及國企私有化的法律法規。按照規劃,全國將有350多家公司(總資產超過1000億美元)轉歸私人所有。ECES也是賈邁勒聯手赫米構建的。

最重大的轉折發生在2000年,賈邁勒及其追隨者加入埃及執政黨——民族民主黨之后。一系列更激進的法律和政策相繼出台,許多直接建立在ECES的“研究報告”上。2002年,穆巴拉克將賈邁勒提拔為民族民主黨政策委員會主席,相當於黨內第三把手。ECES的軍師們也相繼擠進政策委員會,當時在該智庫任主席的赫米自然不會被落下。

此后,埃及的私有化進程便一路狂飆。2003年,總資產1800萬美元的9家企業實現私有化;2005年和2006年,共有59家公司實現私有化,總資產26億美元。

表面看來,這一轉變對埃及的經濟頗有裨益,該國的GDP增速也很快,達到7%。不過,某些了解內情的美國外交官卻有不同看法——

2006年初,美國駐埃及大使弗蘭克·里恰爾多內在發給國內的一封密電中提到:埃及執政黨和穆巴拉克政權高層人物對金錢的興趣,可能對經濟改革造成威脅,“腐敗同樣會妨礙經濟增長。而當經濟改革向前發展時,腐敗將變得更加難以遏制。”

“ECES總在合適的時機出現在恰當的地方,”時任執政黨經濟委員會主席的馬哈茂德·穆希丁指出:“ECES有一整套方案,足以讓政府(在私有化過程中)隨心所欲。”

從賣藝人到鋼鐵大王

ECES的辦公室坐落在開羅市的地標性建筑——尼羅河城市大廈內,這座花崗巖外墻的大樓里還駐扎著許多跨國企業,如寶潔、摩托羅拉和美國國際集團。

經由赫米等人的操作,總部位於芝加哥的貝克·麥肯斯國際律師事務所,經手了總值超過30億美元的私有化交易,包括政府資產出售、公司和土地出售等。該事務所表面上代表埃及政府,背地里卻做著將國有企業低價賣給私營公司的生意。

那些依靠ECES獲益的權貴當中,埃及“鋼鐵大王”艾哈姆德·伊茲赫然在列。伊茲發跡前只是個靠賣藝為生的樂隊鼓手。自從結交了賈邁勒后,便飛黃騰達,從其父創辦的小鐵匠鋪起家,連續兼并多家國有鋼鐵企業,成立了國有的亞歷山大鋼鐵公司,有7000多名員工。

1998年,亞歷山大鋼鐵公司瀕臨破產,在時任埃及工業及貿易部長易卜拉欣·薩勒姆·穆罕馬蒂安的幫助下,伊茲通過違規資本運作,將公司收入麾下,一舉成為中東財富版圖上的新貴,其公司的鋼鐵產量居阿拉伯世界首位,超過世界500強企業——沙特基礎工業公司。他還利用壟斷地位操縱鋼鐵價格,加劇了埃及的通貨膨脹。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最近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ECES幫助伊茲牟取了暴利。如在2004年,赫米拋出的一條法規,將公司稅率劇減至20%,讓伊茲的鋼鐵王國發了橫財。第二年,赫米又參與起草了競爭法,讓伊茲的公司免遭壟斷指控。

另一名在私有化大潮中嘗到甜頭的是艾哈姆德·艾爾·馬格拉比,他本是一名房地產開發商,后來成為埃及的住房部長。埃及最有名的房地產公司“棕櫚山開發公司”便歸他和侄子所有。爺兒倆通過關係,拿到廉價土地和稅收優惠易如反掌。

牢獄將是他們的歸宿

關於埃及私有化進程中的種種陰暗面,一本在革命前因內容“太具爭議性”而未獲準出版的讀本,給出了這樣幾個數字:

自穆巴拉克的私有化改革開始以來,埃及公共資產出售的價格總和,不及它們實際價值的十分之一。ECES新任主管瑪格達·坎迪爾透露,由於腐敗,自1991年起,埃及被賤賣的資產總值僅為96億美元,約佔GDP的1%,而它們的實際價值約1040億美元。

“有些私有化交易實在太奇怪了,養肥了那些本該監管這一進程的人。”坎迪爾說。

埃及革命后,5名與ECES有關的人士被起訴存在腐敗行為,除了賈邁勒,還有伊茲、馬格拉比、前內政部長哈比卜·阿德利、旅游部長祖海爾·賈拉納。

如今,除了伊茲躲在英國當“寓公”,其他4人都已和穆巴拉克一道淪為階下囚。

【華發網根據《青年參考》、人民網採編】(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腐敗藏在繁榮背后:一場不受約束的改革養肥埃及權貴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