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戰地記者的絕筆家書

戰地記者的絕筆家書

父親大人:

今日(四月十七日),接到家中來信,心中稍得安慰,尤其久弟已至華大,惠妹準備至醫科,田、蘭二弟們在求學,這都是很好的,這都是他們將來走上正當前途的保證。

我在一九四三年七月,就在如西縣夏令營受訓兩個月,同年九月仍回到家鄉做秘密工作(即在省中高二三時),想家中也不會知道。一九四五年來到解放區以后,我一直在新華社工作,就是參加部隊以后,也是做的報紙工作……

我黨是有史以來的真正為人民服務的一個政黨,是最公正無私的。他的革命目的是為了世界上人人有飯吃,人人有事做。參加共產黨都是最優秀的人,至少他要打算不顧私人利益為大眾服務。我過去在家中有飯吃、有書讀,為什么要參加革命自找危險、自找辛苦呢?就是因為我當時已看出了共產黨是人類最合理的一種黨派。我是讀書明理的人,如果共產黨不好,我也不會冒了許多危險、吃了多少辛苦,參加革命事業……

就拿部隊里當士兵的來說吧,共產黨部隊的士兵打起仗來像老虎,對待老百姓卻像是兒女見了父母。我們部隊里士兵愛護老百姓的事例、動人的故事簡直太多了。就連我們自己在部隊里做政治工作的,也往往為了這些從古以來、從未見過的事情所感動。我們部隊駐到一個地方,士兵幫助老百姓耕田、挑水、擔糞,那是最普遍的事情……

寫了許多,唯一的目的只是希望父親看開一點、心身愉快一點,不要為兒女們過分掛念,以后在新社會里,兒女們更不會墮落了……

家中千萬勿念。耑特敬祝安好!

兄弟姊妹們不另問好!

兒 陶迅上

四·十九

這是1949年4月19日陶迅同志在渡江戰役發起前寫給父親的一封家書。1949年4月22日,24歲的新華社戰地記者陶迅在渡江戰役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這封絕筆家書如今陳列在渡江勝利紀念館的展柜中。

陶迅原名李鼎香,生於1925年4月10日,1944年6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經黨組織安排,高三還沒讀完的他於1945年4月撤出南通城,分配到淮南解放區盱眙縣新鋪鎮的華中建設大學新聞訓練班學習,并改名為“陶迅”。“陶”是他深愛的病故生母之姓,“迅”是其崇拜的魯迅之名。

1946年,陶迅到華中野戰軍第6師政治部的新華社第24支社工作。渡江戰役時,陶迅任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第24軍《火線報》戰地記者。1949年4月21日,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發佈了《向全國進軍的命令》,解放軍“百萬雄師過大江”。當天深夜,陶迅所在新華社第24支社和火線報社的同志們,同乘一條渡船隨部隊第二梯隊從北岸過長江。當船抵達目的地江南安徽銅陵附近渡口靠岸時,第一個跳上岸的通訊員踏響了敵人埋下的地雷,陶迅及許多同志被彈片炸傷,傷勢最重的陶迅腹內大出血。

22日拂曉,入黨介紹人李干趕去看望陶迅。擔架上的陶迅撕下“中國人民解放軍”胸章:“給你留個紀念吧!”陶迅強忍著說不出的疼痛,始終沒有哼過一聲。他斷斷續續地問李干:“我能不能算完成任務?”他還囑咐李干“把我的一切交給黨”“口袋里的錢,作為最后一次黨費”。當天上午11時45分,突然大量鮮血從陶迅口腔和鼻腔猛地噴出,他隨后昏迷過去,李干連聲喊他卻不得回應。陶迅為解放戰爭的勝利付出了年僅24歲的生命。

陶迅犧牲前5天,即1949年4月17日,他接到家中來信,并花2天時間寫了這封3000多字激情洋溢的給“父親大人”的長信。三年沒見兒子,父親李吉階接到家書喜不自禁,可隨后不久又聽到新華社發出的唯一在渡江戰役犧牲的新華社記者陶迅的消息,又悲從天降。

陶迅這封家書述說了共產黨人的初心:“我黨是有史以來的真正為人民服務的一個政黨,是最公正無私的。他的革命目的是為了世界上人人有飯吃,人人有事做。參加共產黨都是最優秀的人,至少他要打算不顧私人利益為大眾服務。我過去在家中有飯吃、有書讀,為什么要參加革命自找危險、自找辛苦呢?就是因為我當時已看出了共產黨是人類最合理的一種黨派。我是讀書明理的人,如果共產黨不好,我也不會冒了許多危險、吃了多少辛苦,參加革命事業。”

在談到革命部隊時,他說,共產黨在二十多年以前,還只有幾十人,在日本鬼子投降以后,還只有幾十萬人,沒有飛機,沒有大炮,國民黨有飛機、有大炮,有強大的、富有的美國幫助。為什么他還打不過我們呢?為什么他還被我們消滅了300多萬部隊呢?這不是偶然的,這不是共產黨有天兵神將,僅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共產黨為人民辦事,受到人民的擁護。父親,您現在已有兩個兒子參加了這種真正為人民服務的翻天覆地的偉大革命事業,這不值得您引以為慰嗎?

信中還提到解放軍與老百姓打成一片及清廉的作風:“我們部隊駐到一個地方,士兵幫助老百姓耕田、挑水、擔糞,那是最普遍的事情,至於打罵老百姓則絕對不允許。其他對老百姓買賣公平、有借有還,則更非其他部隊所能做到。例如,我們部隊里有種採買上士往往到新區買東西,老百姓不知道我們票子的用法,少算了錢,買回來上士一算太便宜了,馬上又補錢去。一次,我們有個上士買了一只豬,老百姓說可殺30斤肉,把了30斤肉的錢,回到部隊后殺出40斤肉來,第二天又自動補10斤肉價給老百姓送去。這種事連一般老百姓都做不到,但在我們部隊里卻屢見不鮮。自古以來有這種當兵的嗎?”

在信中,除了述說家國情懷之外,他還不忘記對父親諄諄囑咐,信里說“父親年紀大了,可多多補養身體。”“好在最后勝利,年內即可達成,屆時我當返家看望。”“唯一的目的只是希望父親看開一點、心身愉快一點……”

這些家書內容樸實無華,反映了陶迅烈士積極支持家人投身革命的高尚情懷,情感真切,讀之令人潸然淚下。

(供稿單位:南京市紀委監委、渡江勝利紀念館)

【來源: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戰地記者的絕筆家書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