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劉慈欣:他非常內斂,隨和,也很有好奇心

劉慈欣:他非常內斂,隨和,也很有好奇心

劉慈欣,男,漢族,1963年6月出生,1985年10月參加工作,山西陽泉人,本科學曆,高級工程師,科幻作家,中國作協會員,山西省作協會員,陽泉市作協副主席,中國科幻小說代表作家之一。

主要作品包括7部長篇小說,9部作品集,16篇中篇小說,18篇短篇小說,以及部分評論文章。代表作有長篇小說《超新星紀元》、《球狀閃電》、《三體》三部曲等,中短篇小說《流浪地球》、《鄉村教師》、《朝聞道》、《全頻帶阻塞幹擾》等。其中《三體》三部曲被普遍認為是中國科幻文學的裏程碑之作,將中國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

2014年11月,出任電影《三體》的監制。2015年8月23日,憑借科幻小說《三體》獲第73屆雨果獎最佳長篇故事獎,這是亞洲人首次獲得雨果獎。10月18日,憑借《三體》獲第六屆全球華語科幻文學最高成就獎,並被授予特級華語科幻星雲勳章,該等級勳章只有獲得國際最高科幻獎項雨果獎和星雲獎的作家有資格獲取。2016年3月,當選山西省作協副主席。同月,以1000萬元版稅收入位列第十屆作家榜第11位。2017年6月25日,憑借《三體3:死神永生》獲得軌跡獎最佳長篇科幻小說獎。

人工智能寫科幻小說,和作家寫科幻小說有什么不一樣?對於這個問題,科幻作家、《三體》作者劉慈欣的回答是:最可怕的不是“不一樣”,而是人工智能和人之間,究竟有什么是“一樣”的?

“要是寫出來劉慈欣沉寂了許久。

《三體》之後,這個被奉為“科幻教父”的作家,一直沒有作品誕生。

這幾年,他每天待在家裏,買菜做飯、接送女兒,剩下的時間全部用來看書、思考和構思,可始終沒能找到突破點。

“難呐,超越《三體》難。”劉慈欣感慨。

完成《三體》後,劉慈欣積累多年的科幻創意已經基本耗盡,重新滿血複活,需要時間。

他坦承,自己的創作也遇到了一些困難,“主要是沒什么好的想法了。”

目前的創作狀態,劉慈欣顯然不太滿意。但當我問他,是否因為《三體》的地位太高,對他產生了創作壓力時,他回答說:“沒有,《三體》怎么樣,對我後續的創作不會有影響。”

他同時安慰自己:“一個作家一生寫出一部成功的作品就夠了,比如塞林格,一輩子也就寫了一部《麥田裏的守望者》。”

封閉已久的劉慈欣,直到近期才開始動筆,一篇名為《黃金袁野》的千字短文,即將刊登在麻省理工科技評論的科幻選集《TwelveTomorrows》上。劉宇昆進行英文翻譯,將於2018年5月出版。

與此同時,劉慈欣也在大量籌備新的素材,他已經有計劃創作一部與《三體》同等體量的小說,沒有預計什么時候動筆,但他仍然抱有期待,希望能夠戰勝“超越自己”的焦慮,超越《三體》。一看就是機器寫的,那構不成威脅。如果讓我們根本分不出是人類科幻作家寫的還是機器寫的,威脅就來了。”

中國棋手柯潔曾發了一條談論人工智能圍棋的微博:“人類千年的實戰演練進化,計算機卻告訴我們,人類全都是錯的。”

柯潔的這句話令劉慈欣印象很深。“AlphaGo對於圍棋的推理過程你看不懂,但是不管看得懂看不懂,它最後贏了。”劉慈欣坦言,無論人們堅信圍棋文化多么古老,與之相守的人多有禪意,而圍棋比賽的存在,本質上只是為了一拼輸贏。

最近在和駱軼航的對談中,劉慈欣表示,文學藝術的領土,已經被機器大規模侵入了。“一旦計算機、人工智能完全進入人文領域,對我們的文明又是一個沖擊”,畢竟只要幾秒鍾就能生成一部長篇小說,那時候世界上會湧現數量巨大的藝術品。

劉慈欣提及國內曾進行寫古詩的圖靈測試,將機器和人類創作的詩混合,讓人去挑出創作主體。“中文系的教授、學生都挑錯了,分不清是人寫的還是機器寫的,現在電腦能寫出很好的古詩來。”

不少人強烈批判機器創作的文學是沒有感情的,劉慈欣不太認可這種論調——作者根本不重要,詩就擺在那兒呢!

“不管我怎么把它產生出來,我打動你、震撼你、引起了你的共鳴,你管我怎么產生出來的?現在一些人辯護說人類有情感,其實那些情感挖到最深處,不也是大腦中一些化學物質的傳遞和反應嗎?和電子的傳遞算法在自然規律上沒有什么本質區別。”

面對已被機器成功占領的“人文疆土”,再多固執的反駁陳詞都空乏無力。不可否認,如今機器“作家”寫詩作賦,也有本事感動不明真相的讀者。不過劉慈欣也樂觀地表示,至少目前,人類的文學藝術堡壘,尚未被徹底攻破,還存在著機器打敗不了人類的戰局。

舉例來說,機器最容易創作的詩是現代詩,但是要想寫古典的詩詞,像拜倫、雪萊的詩,難度系數會增加很多;計算機寫的小說能夠趕上現代意識流作家,可是要寫出托爾斯泰的水准相當困難。劉慈欣笑稱,能輕松搞定現代畫的機器,是畫不出《蒙娜麗莎》的。

“我們認為越現代、越前衛、越高級的藝術,它越容易被機器所模仿。我們認為越傳統的那些東西,機器反而模仿不出來。這個領域人類還有可防守的疆域,當然最後不一定防得住。”

那么在未來,計算機會不會完美模擬、生成人類的情感?

“智能分兩部分,一部分是很硬的智能,基於數學的推理、邏輯,這些方面計算機早就超過人了;另外一部分涉及人本身很微妙的人文、情感,目前人工智能還在快速地學習當中。”

劉慈欣感覺或許遲早有一天,計算機會通過很快的計算速度、很好的算法,以及海量的數據,在情感方面也超越人類。“假如計算機對人的五官甚至情感的模擬達到AlphaGo這種程度,會產生什么後果?我們真的不屑於跟人交往,因為和機器相比,人的情感太麻木,太貧乏,也太不敏感了,完全沒有機器的感情豐富。”

劉慈欣感慨,等到計算機發展到最高級的那一天,恐怕人類是沒能力與之進行情感交流的,就像螞蟻沒法理解人類一樣。在最高的人工智能面前,人類根本理解不了它的情感和智力世界所達到的程度。

萬一機器終將擁有人類的全部知識、全部的情感經曆,未來或許會出現“人和人之間零交流”的戲劇化場景;而於人類文明,則更難以預料其發展走向。在劉慈欣看來,當人類面臨“智能機器危機”,一個較好途徑就是人機結合,“我打不過你,我就加入你”。

“我們的情感好像是一道馬奇諾防線,把機器擋在外邊。但是像曆史一樣,馬奇諾防線不是被攻破,而是被繞過去的。所以機器從哪一條路繞到我們的背後,在情感、文化上超越我們,這是不知道的。”

日前,“清華大學-阿裏巴巴自然交互體驗聯合實驗室”在北京成立。該實驗室將以人為核心,在機器的多通道感知能力、情感認知能力方面,探索“下一代人機交互的未來”。在劉慈欣看來,這種合作項目,也許會是“向人類文明和文化最核心的領域插進的一些楔子、一個突破”。

根據新華社、中國青年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劉慈欣:他非常內斂,隨和,也很有好奇心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