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古代文人是如何用詩詞耍流氓的?

“鴛鴦被裏成雙夜,一樹梨花壓海棠”,這樣讀起來很美的句子你是否知道它的真實含義呢?其實這是蘇軾寫給好友張先的新婚賀詞,只因張先已年近八十卻娶了個才十八歲的小妾,當真是老夫少妻了,白髮蒼蒼對應“一樹梨花”,嬌美新娘對應嬌嫩“海棠”,這樣一首古色古香的詩句也就帶上了“情色”的意味。

古代文人是如何用詩詞耍流氓的?

古代的確封建禮教甚是嚴格,女子不宜拋頭露面,閨房之樂也是“非禮勿視,非禮勿聽”,但這樣反而有了一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朦朧美感,畢竟咱們講究的就是“言有盡而意無窮”,除了上面說的那一句,古代文人的作品中其實不乏對風月之事的描寫,接下來將為大家細細羅列一番,品味一番古人是如何賞玩男女情事的。

從先秦至明清,可以說文人們對情事的描寫逐漸從遮遮掩掩到“下筆如有神”,拿先秦時期的《詩經》來說,雖然情詩在其中佔了半壁江山,但最多也就是“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清揚婉兮。邂逅相遇,適我願兮”,表達見到美人的欣喜傾慕,那叫一個含蓄蘊藉,漢樂府也差不多,幾乎都是如同《白頭吟》那樣的。

不過別著急,好戲在後面,到了晚唐五代,豔詞就開始流行了,如知名度頗高的豔詞集《花間集》中歐陽炯所寫的《浣溪沙》:“蘭麝細香聞喘息,綺羅纖縷見肌膚,此時還恨薄情無”,把女子的嬌弱柔美,吐氣如蘭刻畫的入木三分。即便是出家人詩僧惠洪,也寫過不少描寫女子的豔詞,被人戲稱為“浪子和尚”,如:十指嫩抽春筍,纖纖玉軟紅柔。人前欲展強嬌羞,微露雲衣霓袖。寥寥數句將女子的纖弱嬌媚盡數展現,看來這“浪子和尚”平日裏怕是沒少觀察女子的情態。

除卻文人,和尚,皇帝也不能免俗,據說宋徽宗曾為自己所喜愛的一個妓女譜寫言辭,內容當真是“不忍卒看”:“淺酒人前共,軟玉燈邊擁,回眸入抱總含情。痛痛痛,輕把郎推,漸聞聲顫,微驚紅湧。試與更番縱,全沒些兒縫,這回風味忒顛犯,動動動,臂兒相兜,唇兒相湊,舌兒相弄。”,不過這樣“明目張膽”的豔詞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宋徽宗所作,暫且聊供賞玩,作不得真。

古代文人是如何用詩詞耍流氓的?

明清的小說戲曲就更是狂放大膽了,如《西廂記》中的“兩情濃,銷金帳裏鏖戰,一霎時魂靈兒不見,我和你波翻浪滾,香汗交流,淚滴一似珍珠串,枕頭兒不知墜在那邊。烏雲髻散了亂挽一霎時雨收雲散,舌尖兒一似冰冷。”,這已經頗為露骨了,讀起來令人臉紅心跳,更遑論蘭陵笑笑生的《金瓶梅》:“溫緊香乾口賽蓮,能柔能軟最堪憐。喜便吐舌開顏笑,困便隨身貼股眠。內襠縣裏為家業,薄草涯邊是故園。若遇風流輕俊子,等閒戰鬥不開言。”,這裏已經接近現代的白話了。

四大名著之一的《紅樓夢》中也不乏這方面的描寫,賈寶玉身邊的丫鬟個個貌美如花,他的風流韻事也不少,和丫鬟襲人初嘗雨雲那一段寫的隱晦:“說到雲雨私情,羞的襲人掩面伏身而笑。寶玉亦素喜襲人柔媚姣俏,遂強拉襲人同領警幻所秘授之事。襲人素知賈母已將自己與了寶玉的,今便如此,亦不為越禮,遂和寶玉偷試一番,幸得無人撞見。自此寶玉視襲人更比別個不同,襲人待寶玉更為盡心。”

這樣一看古人也都能稱得上是“老司機”了,且都在水準之上,像這樣的描寫,太露骨會惹人生厭,太平淡索然無味,像這樣隱晦又大膽的往往才抓人心弦,你是否也折服在古代文人騷客的文筆之下了呢?

來源:搜狐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古代文人是如何用詩詞耍流氓的?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