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雍正朱批萌萌噠:朕之親切寶貝爾等俱好么?

雍正朱批萌萌噠:朕之親切寶貝爾等俱好么?

近年來,隨著清代宮廷戲和“清穿”網絡小說、電視劇的盛行,讓一向神秘莫測的清朝皇帝生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註。清世宗雍正帝更是時下各種題材的影視作品、歷史小說里的熱門人物。只要打開電視,你總會在某個頻道上不經意看到“四爺”的影子。圍繞著雍正帝,人們似乎有說不盡的故事、道不完的傳奇,擁護追捧者有之,撻伐批評者亦不乏,網絡上“四爺黨”與“八爺黨”的交鋒也絲毫不比歷史上的驚心動魄有何遜色。這種熱鬧場景,恐怕連以嚴酷形象載諸史冊的雍正帝本人也始料未及。

如果說此類帶有娛樂色彩的作品只是民間炒作的話,那么,前不久故宮博物院官方微信推出的一組動態版《雍正行樂圖》,以及據雍正帝朱批筆跡“朕知道了”“朕就是這樣漢子”制作的衍生紀念品,則讓人們在熱議和追捧之余,更加心癢難耐:雍正君,你到底是怎樣的漢子呢?

朱批 確實有些萌萌噠

說到朱批,還要提一下清代特有的奏折制度。作為君臣之間的一種機密文書形式,奏折制起源於康熙前期,主要用來臣下向皇帝匯報工作情況和社會見聞等事。皇帝閱覽后,往往會根據所奏內容予以批示,然后返回官員手中,照其意旨來執行和辦理。這種批示,因多用朱砂紅筆寫成,因此稱為朱批。

據統計,康熙一朝獲準上奏的官員約有兩百余人。但在雍正朝短短十三年中,上奏人數已經逾千,不僅督撫大員可以使用,包括一些知府、道員等中下級官員也獲準奏事。所以,雍正帝留下的朱批數量也遠超康熙之時。對雍正帝而言,批閱奏折似乎是一件讓人興奮的事情。如他所說:“朕自朝至夕,凝坐殿室,批覽各處章奏,目不停視,手不停批,訓諭諸臣,日不下數千言。”更難能可貴的是,這些朱批都是出自他自己之手,既不勞煩別人代筆,也不需要別人在旁邊獻計獻策。

在具有如此機密色彩的奏折上,常常會出現成篇的白話俚語。以雍正帝為代表,他看完奏折后往往會先來上一句:“知道了”,這甚至比今天領導們在批示時寫下的“已閱”兩字還更通俗明白。“朕安,爾等好么”,也屬於雍正筆下的高頻詞匯。如果說這只是小試牛刀的話,翻閱雍正朱批,就能看到他在揮動筆桿之時真可謂是任意馳騁,不飾性情,或天真,或世故,或臧否人事,或嬉笑怒罵,也由此呈現出了一個更為鮮活可愛的雍正形象。我們不妨選取幾例,逐步逼近這樣一位君主的內心世界。

作為雍正帝的肱股大臣,田文鏡得遇隆恩,也盡心報效。雍正二年十二月十五日,時任河南巡撫的田文鏡進呈奏折,回復朝廷關於從河南、山東兩地購糧運往江南平糴之事(注:“平糴”指在豐年時購糧儲存以備荒年出售,亦泛指平價出售)。在此之前,田文鏡等曾說江南人不喜食小米,主張運送小麥。大學士朱軾和張廷玉則力主運送小米,雍正帝聽從后者之議。后來果然如田文鏡所言,朝廷運送小米至江南后,所售有限,沒有起到平糴之效。因此,雍正帝念及田文鏡的實心辦事,大加褒揚,對朱軾、張廷玉則不無諷刺。田文鏡受到獎掖,感激無已,所以有了上呈奏折以示萬不敢當之舉。在這封奏折末尾,雍正帝也借朱批的機會,一舒此事帶來的心中憋悶。他說:“朕就是這樣漢子!就是這樣秉性!就是這樣皇帝!爾等大臣若不負朕,朕再不負爾等也。勉之。”

今日捧讀此批,仍頗覺霸氣外漏,為之震撼。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我們常以為今日才流行的“漢子”之稱,在雍正帝那里早已是信手拈來,自加其身了。對於“漢子”之義,清人王應奎做過一個有意思的解釋:“世俗稱人曰漢子,猶云大丈夫也。”因此,試把雍正帝這段話翻譯出來即為:我就是這么個大丈夫,這么個皇帝,這么爺們兒脾氣,你們對得起我,我自然也不會虧待你們。其直率坦誠,字里行間表露無余。

當然,此一朱批的重點還在於闡釋他的馭人治吏之道。雍正帝曾說:“朕生平不負人,人若負朕,上天賜助報復也。”因此,他對臣下的要求是實心辦事,無欺無隱。倘若徒飾虛文,則會受到嚴厲申斥。這在朱批諭旨中隨處可見。雍正七年十月二十八日,署廣東巡撫傅泰上折奏報關於收成與米價等事。因其中提到“嘉禾呈瑞,實為從來所未有,瀕海之希聞”等浮華詞匯,被雍正帝批斥道:“似此紙上空文,若不實力率屬奉行,何益?”并警告他時刻牢記皇帝之重用,以及不忘自身的利害關係。

相反,對待自己喜歡的大臣,雍正帝卻是不吝贊美之辭,其間歡樂躍然於紙上。雍正初年榮極一時的年羹堯,就常收到雍正帝“甚好,甚好”、“朕甚喜”、“你放心”這些大白話獎勵。遇到皇上動情時,還會獲批:“爾此等用心愛我處,朕皆體到。”親昵纏綿,絲毫不亞於戀人撒嬌。我們也不難設想,當閩浙總督滿保收到雍正帝朱批“若能遇一名賢能之人,乃朕如得活寶矣,將欣喜若狂”之時,能不盡心舉薦人才,以分圣憂嗎?而當喀爾喀副將軍策旺扎佈等人上奏問候皇帝平安,卻得到雍正帝的親切關懷:“爾等如此使朕暢快,何疾不治,何病不除?朕躬甚安,已痊愈。朕之親切寶貝爾等俱好么?”不知這些“親切寶貝”們是否已經感動得淚流滿襟了呢?

以上幾折僅是雍正帝所留海量朱批奏折的冰山一角,也是雍正帝多面性格展露出的一個側面。作為察人治世的重要手段,雍正朱批諭旨雖免不了也有雍正帝本人的矯作痕跡,但仍不失為洞察雍正帝性情的便捷途徑。這也讓我們對這位老成世故的君王多了幾分親切和熟悉,感覺到了他“萌萌噠”的一面。

行樂圖 搞怪亦是極好的

雍正帝中年登基,在位十三載,不僅難比乃父康熙帝治國六十一年的歷史紀錄,也不可與其子乾隆帝統馭一甲子同日而語。但誰也無法否認,正是雍正帝在位期間,革除前朝積弊,大力推行改革,起到了承前啟后的銜接作用,為“康乾盛世”局面的出現奠定了重要基礎。從他所留下的數量駭人的朱批諭旨即可看到,“勤政”二字當是雍正一朝大有作為的不二法門。雍正帝自己就曾說過:“即皇考之勤,亦無自朝至暮辦事之理。”傲嬌之態,溢於言表。

在位時間短促且勤政如斯的雍正帝,并沒有像其父其子一樣,或南下江南察民覽景,或北去承德避暑休憩。那么,給人的印象則不免是他終日深居宮中,枯燥乏味,沒有多少皇帝所享有的樂趣可言。其實不然。應該說,雍正帝有著某種天生的搞怪天賦,不僅招納一批畫師來到宮中,而且令其將自己在各種場景中的形象書諸畫冊。這從今日留存的多幅《雍正行樂圖》中可以盡窺無余。因此,當故宮博物院以動態技術將部分《雍正行樂圖》予以處理之后,立刻使得這些歷史圖冊獲得了喜大普奔的效果。呈現在世人面前的雍正帝,忽而是漁夫垂釣,忽而是詩人酬唱,忽而是隱士歸山,忽而是獵人捕獸……加上詼諧幽默的今人語言予以解讀,立刻萌翻眾生,讓人叫好不迭了。

在《雍正行樂圖》中,雍正帝正嘗試將自己置身於多種場景之中,向人展示他多姿多彩的斑斕面貌。既有規坐於書房宮殿,也有馳騁於山林野外,既穿漢服,也衣洋裝,當可謂“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動靜自如,中外匯通。這簡直就是清廷版的Cosplay了,直讓人目眩神迷。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游走於各種場景之間的雍正帝形象,并不是據其實際活動繪制而成,而是在其授意之下由畫師精心畫作所得。表面上來看,勤於政務而無暇分身的雍正帝,著力覓得一批優秀畫師,為自己量身定做畫像,此舉既可自娛生活以怡情懷,也可以滿足其難以巡行於外所留下的內心遺憾。所以,我們就不必冥思苦想雍正帝在狩獵之時是什么樣子,而只看其《洋裝俘虎圖》就能一睹這位帝王的英武雄姿了。這種把自身理想化的行為,真可謂雍正帝的一大發明。

然而,正如朱批奏折不只是簡單的私人通信一樣,行樂圖也絕不僅僅是雍正帝獨坐高樓時的無聊創舉,而是借自己皇帝之身,把清朝的治國理念灌輸在了其中。概言之,就是剔除儒家思想傳統里華夷之辨的成分,進而追求滿漢一統,天下共主。應該看到,作為滿族建立的王朝,清朝在入關之初即受到了漢人士大夫的激烈反抗,其合法性也一再遭到質疑。經過順治時期的鎮壓、康熙時期的恢復生產,這種聲音并沒有隨著社會的逐步安定而完全消失,至雍正朝亦然。因此,如何借助文治教化而不是訴諸武力來消弭滿漢矛盾,是擺在雍正帝面前的重要任務。

熟讀儒家經典、對漢文化有著頗深造詣的雍正帝,對此顯然是自信滿滿。雍正初年,面對湖南鄉野文人曾靜等人以華夷之辨的思想游說川陜總督岳鐘琪造反,并控訴雍正本人弒兄、屠弟等十大罪狀時,雍正帝非但不回避,不動武,反而與其當面對質,一一辯解。在后來集結了雍正上諭、曾靜口供等文字而刊發全國的《大義覺迷錄》中,雍正帝就曾巧妙地說過:“本朝之為滿洲,猶中國之有籍貫。舜為東夷之人,文王為西夷之人,曾何損於圣德乎?”用今天的話來說,雍正帝的指導思想就是“大一統”,即不以地域、民族等要素來區分統治者的身份。這對曾靜而言,的確是不易辯駁的道理。雍正帝的文教手段之高超,於此可見一斑。

以此為背景,再來看《雍正行樂圖》,真可以說是圖像版的雍正治國方略。他不斷變身於漢人儒生、滿人弓箭手等多種身份之間,正是在孜孜表明他所主張的“大一統”治國思路。所以,我們在品味《雍正行樂圖》中男主角的怡然自得時,對他的這份良苦用心也不可不察。不過,到了乾隆帝在位之時,隨著漢文化逐步深入宮廷,即使是滿族皇帝本人也深受其感染了。據說乾隆帝在宮中時就經常穿漢服:“一日,(乾隆帝)冕旒袍服,召所親近曰:‘朕似漢人否?’一老臣獨對曰:‘皇上於漢誠似矣,而於滿則非也。’乃止。”從這個小例子中,也能看到雍乾兩帝在個人風格上的差異。

對照一下雍正帝的行樂圖和前述朱批諭旨,不難看到,圖像往往并不像文字那樣直觀通達,能夠將人的性格盡情展露。但予以深究,也能慢慢品味出圖像背后的玄機與蘊意。比如,有的研究者即根據《雍正帝觀花行樂圖》中的人物形象,解讀雍正帝乃是借此舉向康熙宣示,他已遵其遺愿立弘歷為儲君,且以此諭示臣民,他自己的繼位也理屬合法,從而達到了“圖像證史”的功效。因此,對《雍正行樂圖》中的各幅作品仍有可探究的空間。

雍正君 其實我們不懂你的心

史書里面的雍正帝,往往和嚴酷、狠辣等詞匯相連在一起,但朱批里、畫冊中的雍正帝,則可謂一個活生生的頑童形象。這也難怪在他身后數百年,竟引得無數粉絲為之折腰,呼喊著“四爺,我們做朋友吧”。真不知道雍正帝聽了以后,是受寵若驚,大感意料之外呢,還是會微微一笑,并悠悠地冒出一句“朕的心意,爾等小民終於領悟了”呢?恐怕我們還是無法揣摩他的真實想法。但不可否認的是,雍正帝身上既有一國之君所應具備的威嚴和氣場,也不乏類似“暖男”一樣的溫情和貼心。兩者相加,自然魅力無敵了。鐵血柔情,當為“漢子”之本色。

“漢子”的性情之中,自然還少不了雷厲風行,勇敢果決。雍正帝在位期間,曾以鐵腕重拳多面出擊,嚴懲貪污腐敗問題。如雍正元年正月,在批示山東巡撫黃炳調查山東倉谷案的奏折中,雍正帝就已痛快淋漓地表明了態度。對前任山東巡撫李樹德等人,雍正帝認為處置時絲毫不用顧忌情面,正所謂“追到水盡山窮處,畢竟叫他子孫作個窮人,方符朕意”。時至今日,我們聽了這話仍忍不住拍手稱快,大大點贊。要知道,歷朝歷代的貪腐問題往往都是盤根錯節,糾連甚廣,倘若沒有追究到底、徹查他子孫三代的決心和勇氣,則難免虎頭蛇尾,收效甚微。所以,雍正帝在懲貪反腐方面絕對稱得上是鐵漢一枚。

而在私生活方面,雍正帝給人的印象又往往是不喜奢靡,節儉樸實。曾在康雍乾三朝做官的大學士張廷玉,就說雍正帝吃飯時甚至連一些米粒、餅屑都不浪費。宴請大臣的時候,也經常強調要珍惜糧食,不要暴殄天物。聽聞至此,我們不禁慚愧和感嘆,雍正帝就算在私生活方面也可謂標配好男人了。但雍正帝說了,他不喜華靡,此乃“本出自然,并非勉強”。謙虛低調之中,不自覺地就把自己夸揚了一番。

這就是雍正帝。縱然我們想破腦瓜,也不知道到底哪些詞語能夠把他概括清楚。朱批、畫冊,這些載體只能說是反映雍正帝性格的一些園地,興許在其他的某個角落,我們又會看到另一番新奇面貌的雍正帝。這種不拘一格、難以捉摸的性情,或許正是時至今日人們仍對他爭論不休、互打口水仗的原因吧。畢竟,圍繞雍正帝的一些歷史迷思,如合法繼位還是矯詔篡位等等,即便在歷史學界內部尚且還無定論,那自然會給普羅大眾留下足夠的想象空間和書寫余地了。此情此景,倘若四爺有知,他說不定會大笑一番,然后說道:“朕就是這樣漢子,你們盡管去爭論吧。哈哈。”

【參考文獻:《雍正朝漢文朱批奏折匯編》、《雍正朝滿文朱批奏折全譯》、《清世宗實錄》、《年羹堯滿漢奏折譯編》、《清史圖典·雍正朝》(朱誠如)、《朱批:康雍乾用人與治吏》(劉鳳云)】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雍正朱批萌萌噠:朕之親切寶貝爾等俱好么?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