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古代“身份證”真實面貌曝光

編者按:從2012年元旦起,火車實名制將擴大至所有列車。也就是說,如果您想購買一張火車票,得先提供身份證啦!如今,身份證已不僅僅是身份的一種證明,它更是現代城市管理的需要。中國的身份證制度始於何時?中國古代的身份證都是啥樣?

中國古代“身份證”真實面貌曝光

魚袋(資料圖)

居民證——現代意義的身份證制度始於75年前

嚴格來說,中國古代并沒有現代意義上的身份證,或者說不是所有人都有身份證的。現代意義的身份證制度,只有短短的75年時間。從史料上看,其始於民國二十五年(1936年),當年,寧夏省政府制定了“居民證制度”,這便是中國現代身份證的雛形。在中國古代,普通人是沒有身份和地位的,身份證只是對有身份者有地位者而言,所以普通老百姓是不會擁有身份證的。那年頭有身份證,確實是“有身份的人”。

古代的身份證沒有現代這么復雜,還要錄入指紋信息什么的,當然古代也沒有現在這種高科技手段。古代身份證上登記錄入的信息比較簡單,如在唐代,一般就是“姓名”、“官職”兩項,再細一點,將“單位”加上,不會有“出生時間”、“性別”這些必須的內容。有的甚至連姓名也沒有,就是一個物證。

雖然簡單,但它上面也有現代身份證上所沒有的信息:如果持有者有兼職的,則要在上面寫清楚。這種身份證實質是一種“官員證”,寫有姓名的,在卸職后要交出來,作廢中止;未刻姓名的,則傳給繼任者,輪流使用。

魚袋——古代身份證的“防偽標記”

古代身份證如此簡單,很容易造假作偽,甚至出現連皇帝都敢騙的現象。

為了防止這種事情發生,有的會在身份證上特別注明偽造和出借或冒用的嚴重后果,如明朝就規定:“借者與借與者同罪”。沒有相應的身份證而去了不該去的地方(如混進后宮)、做了不該做的事情(如謊稱當大官),則要“依律論罪”。

除了加強對身份證的管理、核對外,筆者在研究中發現,一般有兩種防偽辦法。

一是設置身份證的“防偽標記”。古代身份證的防偽標記,也沒有現在這么復雜,如魚符類身份證,僅是為它配一個袋子,即所謂“魚袋”。唐高宗李治當皇帝時是給魚符配一個相對應等級的袋子,這種袋子當然是用來裝符的,皇帝召見時,你有符還得有袋子。有意思的是到了宋代,官員的身份證竟然只用當年的“防偽標記”來識別,即只用“魚袋”,而把身份證的核心憑證——“魚符”廢棄了。

二是制作不同質地的身份證。即不同級別的人,制作身份證所用的材料也不一樣。仍以唐朝來說,制作魚符的材料各不相同:親王及三品以上官員的身份證,用黃金來做;五品以上官員身份證所用材料是白銀;六品以下官員的身份證,質地則是銅料。魚袋也據此使用相應的金、銀裝飾:三品以上用金飾,四品用銀飾,五品用銅飾。到唐中宗的景云年間則改為:凡著紫衣者用金飾,凡著紅衣者用銀飾。因為這些身份證是地位的象征,所以有的使用終身,即便退休了仍能享受身份證制度。

中國古代“身份證”真實面貌曝光

唐代魚符A面(資料圖)

中國古代“身份證”真實面貌曝光

唐代魚符B面(資料圖)

身份憑證——隋唐身份證等級分明

中國最早的身份證始於何時?學術界比較流行的觀點是隋唐時期,當時朝廷給每位官員頒發一個“魚符”。實際上,能夠證明一個人身份的東西都可以看成是身份證,從這種含義上來說,中國古代身份證出現時間應該遠遠早於隋唐。中國古代身份證主要是以下幾種:等級身份證、職業身份證、臨時身份證等,其中以等級身份證最為流行。

古代的身份證式樣很豐富:虎符、免符、魚符、龜符、龍符、麟府、牙牌、腰牌等,都屬於等級身份證,此即《新唐書·車服志》(卷二十四)上所謂,“以明貴賤,應召命。”這一類身份證中,數魚符最為典型和流行,使用的時間亦久。后來武則天當政時,一度廢魚符為龜符。雖然形式改變了,但作為身份證的功能并不改變。

魚符這種身份證正式使用時間在唐代,應該是唐高祖李淵在隋代制度上的一項發明創造。李淵進入長安后,廢除了隋朝那套舊的“身份證制度”,將隋朝使用的“竹使符”改成“銀兔符”,接著又改為“銅魚符”,有交魚符和巡魚符兩種。

魚符分左右,使用方法是,左符放在“派出所”(當時的內廷),作為身份證的“底根”;右符由持有人隨身帶著,作為身份的證明來使用。左右符的數量多少根據使用者的人數和實際需要來定,不一定對等,其第一功能起初并非是表明身份,而是“權力憑證”,可用於調動軍隊、任免官員。

中國古代“身份證”真實面貌曝光

唐代龜符A面(資料圖)

中國古代“身份證”真實面貌曝光

唐代龜符B面(資料圖)

金龜符——唐代最牛的身份證

唐代特別重視“身份證制度”的推廣,連高句麗、安南這些蕃國使者也統統都發給不同樣式的符,蕃國符以雌雄來分,雄符留在朝廷,雌符(有12塊之多)交給蕃國來使帶回去。再有來臣,則以雌雄符相合來證明其真實身份。

皇太子也有身份證,但不是符,而是一種玉質的身份證,即所謂“玉契”。如果皇帝外出親征,或是其他事情離開京師,由皇太子當“代總統”(監國),此時皇太子的身份證又不同了,所使用的是“龍符”;親王或是大臣留守,則發給“麟符”這種身份證。

符中最有名的是“虎符”,一般由軍將們使用。但唐朝實行身份證制度時并不用虎形符。原來,這是為了避諱祖宗李虎之“虎”。后來武則天篡國奪權,將李姓唐朝改為大周時,也沒有用虎符,而用龜符?也許是龜比魚更珍貴、更受尊崇的原因吧。

雖然不久后龜符隨武則天的逝去而消失,但卻留下了一個過去特流行的詞匯——金龜婿。金龜婿是過去民間優質女婿的意思。想想啊,女兒找到了一個身份證是“金龜”的男子做老公,最低也得是三品大員,那可是光耀門第的大喜事兒。所以,唐朝詩人李商隱留下了一首挺有名的詩《為有》:“為有云屏無限嬌,鳳城寒盡怕春宵。無端嫁得金龜婿,辜負香衾事早朝。”

中國古代“身份證”真實面貌曝光

疑似鄭和身份證(資料圖)

烏木腰牌——疑似鄭和身份證

牙牌和腰牌是明清時候使用的身份證。牙牌是一種小片兒,當然也是等級身份證的一種。明朝的牙牌有象牙、獸骨、金屬、木質等多種質地,視身份和地位、功能的不同而有別。在錄入身份信息時,比唐代的身份證要多一點,有時還會寫上“單位”什么,或標示冒用身份證、不用身份證的罪過等警示語。

明清時代的身份證,在現代考古中不時被發現。如在2004年,在南京明代寶船廠遺址第六號船塢遺跡的考古發掘中,便發現了疑似鄭和的身份證。

這是一種腰牌,功能相當於特別通行證,由宮廷制作,為烏木質地,前窄后寬,渾圓形輪廓。腰牌正中刻有一方篆體印紋,目前僅識出右半邊“長壽”二字,推測是吉祥用語。

當時的寶船廠和現在大連的航母制造基地一樣,警衛森嚴,各司、各舫之間也不得隨意走動。沒有這類特別身份證根本進不去的。這腰牌應為鄭和這種在內廷行走的重要人物持有,所以有學者推測這塊腰牌很可能是鄭和或其部下視察船廠時不慎遺失的。

中國古代“身份證”真實面貌曝光

清代紅頭牌和綠頭牌(資料圖)

綠頭牌——清代妃子的身份證

信息較為復雜的古代身份證,出現於清朝。

清代身份證多稱 “腰牌”,牌子上不僅要寫清楚“姓名”、“年齡”、“單位”、“職業”、“官銜”等,還會特別注明身份證的用途。更絕的是,要求比較高的腰牌上還會把持有者的面部特征錄入,以防止別人冒用,這也許就是現代身份證上貼大頭照的起源。把面孔特征寫到腰牌上,有點像現在把持有者指紋錄入一樣,是極為厲害的一種手段。當時還沒有整容術,面部特征信息十分管用,想冒充是頗為困難的。清代最有趣的是后宮妃子的身份證。與一般身份證不同,妃子的身份證不叫“腰牌”,而稱“綠頭牌”——牌的頂端涂有綠色,故名。沒這張身份證,臉蛋長得再漂亮,再風情萬種,也別想得到皇帝的召幸。

原來,清代皇帝要妃子陪睡的規則與明代有異。在明代,當晚方便陪睡的妃子在天黑后,會統一在門前掛上紅燈籠。皇帝由敬事房太監陪著,親自走到妃子的門前挑選,如有興趣,太監就會摘下該妃掛出的燈籠。其他妃子看到后就不用再等皇帝老公來了,值班太監會通知她們各自關門休息。

清代不同,依祖制皇帝不能與妃子“娛樂”整夜,如果想要哪位妃嬪陪睡,則在晚飯后由敬事房太監將眾多妃子的“身份證”統一放進一只銀盤內,端到皇帝跟前。皇帝看中哪個妃子,就將其“牌”翻過來。太監夜里會將皇帝點中的那名妃子扛到皇帝的床上,完事后再扛出來。

相對於等級身份證,職業身份證和臨時身份證更簡單、隨便。職業身份證是根據從事職業的不同來制定的,如僧人的身份證叫“戒牒”、“度牒”,憑此牒可到處化緣、籌善款;妓女也掛一種特殊腰牌,它是性交易的合法證明。可以說,職業身份證更像現代的工作證、名片。“路引”、“門券”,則屬於臨時身份證,具有很強的時效性,古代臨時身份證與現代臨時身份證區別很大,它更像現代的介紹信。

【來源:北京晚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中國古代“身份證”真實面貌曝光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