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年輕人生存壓力大已經是全球性的問題

年輕人生存壓力大已經是全球性的問題

雖然如今韓流不如幾年前那么火熱,但依舊有不小的影響力。韓流在中國可以分為兩個階段,一個是公共電視台階段,一個是有線台階段。在幾年前,韓國的電視劇市場主要被MBC、KBS、SBS三大無線電視台壟斷,在國內引起轟動效應的韓劇,都是出自三大台。但自2011年12月1日起,JTBC等四個綜合編成頻道開播,鯰魚效應發生,韓國電視劇市場進入了“戰國時代”,TVN、JTBC編成的電視劇無論是從題材、設定還是選角,都更為大膽、新銳和富有創意,有線電視台逐漸取代傳統老三台,成為韓流的引領者。像“請回答系列”、《機智的監獄生活》、《秘密森林》都是TVN出品,而大熱的《有品位的她》《迷霧》《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則在JTBC播出。韓流的氣質變得更為多元化,傳統的唯美風仍舊是主流,但新式的韓劇則更偏向於現實題材,一系列反映韓國現實問題的韓劇引起了越來越多的關注。

比如TVN最近又出了一部熱劇——《Live》。《Live》的故事首先是一部“群像劇”,雖然李光洙和鄭裕美是明確的主角,但伴隨裴晟祐、成東日、裴宗玉這些老戲骨的加盟,每個配角的故事線也都很豐滿。那么在這個故事裏的警察群體是怎樣的人呢?他們中既有剛剛成為警察的“菜鳥”,也有已經幹警察這份工作超過二十年的“老江湖”。對所有這些人來說,警察首先是一份職業,是一份拿薪水的工作,所以很多韓國年輕人拼命准備兩年時間備考,考上警察學校後還要咬牙堅持才能夠最終畢業,而前提都是因為這是一份公務員工作。

年輕人生存壓力大已經是全球性的問題。《Live》第一集就展現了年輕人找工作之難,編劇還借主角的口揭露了職場對性別、學曆、家庭背景的歧視。盡管韓劇裏的年輕偶像過著光鮮夢幻的生活,但實際上韓國社會已經把這一代人稱為“五拋世代”:放棄戀愛、結婚和生育,放棄人際關系和購房的年輕一代。這樣的流行語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年輕人生存環境的惡劣,近年來也有《獨酌男女》《今生是第一次》這樣直面此類問題的作品。

除了新人的苦惱,這個故事裏,就算是已經從警二十年的經驗老到的刑警,還是會遇到職場中意想不到的困境。明明是跳海救人,卻被誣陷是在執勤的過程中醉酒誤事,而溺水殉職的警察剛剛破獲的未結大案的功勞卻莫名被“移花接木”到了他上司的頭上……但工作還得繼續,老警察革職調崗後還得出警。

哪怕在接到報警後會第一時間沖到現場幫市民解決問題,但警察在下班後也是普通人,他們的婚姻同樣會出現問題,青春期的子女也會帶來各種麻煩,家裏有年邁的老人需要照顧,又或許年幼的孩子有著沉重的養育負擔,總之平凡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好像和威風凜凜的制服毫無關聯,但又分明是制服下的每一個身軀需要背負的日常。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從去年《今生是第一次》開始,韓劇就彌漫著一種喪喪的氛圍。

何為喪?

指現在的年輕人,在現實生活中,失去目標和希望,陷入頹廢和絕望的泥沼而難以自拔的活著,他們喪失心智,漫無目的,蹣跚而行,沒有情感,沒有意識,沒有約束,只能像行屍走肉一樣麻木地生存下去。

《今生是第一次》中女主雖是首爾大學的高材生,但為了所謂理想,30歲還是助理編劇,沒有男朋友,因為弟弟要結婚,家中也沒了自己的容身之地......

在出租屋,差一點被熟悉的導演強奸。很幸運她逃脫了,但她也失去了工作!

一個人穿著睡衣走在大街上,卻不知道何去何從。

打給好友?不想讓她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

回家?這些遭遇要怎么向父母訴說......

30歲的廉尚秀(李光洙飾)同樣一事無成,在一個不靠譜的公司當推銷員,沒日沒夜加班到流鼻血,最後發現自己進入的卻是一個傳銷組織,不僅工作丟了,全家的積蓄也搭了進去......

為了家中的生計以及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他決定考警察。

為了這個“鐵飯碗”,在一個幾平米的考試院房間裏複習700多天,考了兩年才通過。

你以為考試過了就可以了嗎?

新的人生考驗才剛剛開始。

訓練時被教官欺負、執行任務時罵不能還口,被打不能還手、日常祈禱別出大案子,平靜度過每一天......

以上兩部與IU主演的《我的大叔》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真實的驗證了一句話,沒有最喪只有更喪!

李知安(IU飾),15歲時家裏欠下高利貸,當放貸者在家中毆打奶奶時,李知安拿著一把刀沖了上去......

放貸者死了,李知安也因未成年逃過牢獄之災,但因此背負了更多的高利貸!

為了還貸,李知安白天在公司做文員,晚上到飯店去刷碗......

所以一天到晚你從她臉上看不到任何表情,更多的是麻木。

要債者進入家中,面不改色吃著剩飯,被打的面目全非,擦幹嘴角的血,繼續工作.....

她的一生正如高利貸所說,你的人生已經完蛋了!

你以為男主是解救女主的大叔?

你想多了,男主的情況同樣喪。

工作總被找茬兒,師弟成了自己的上司,還是自己老婆的出軌對象;家中只有自己扛著,哥哥弟弟都不成材,雖然工資一月三萬,工資卡中只有三百,生活只能依靠信用卡。

生活這樣艱難,還被卷入了公司的派系爭鬥當中,步履維艱......

這些電視都這么壓抑、這么喪,為什么評分還真么高?

裏面總有一些劇情似曾相識,總能找到情感的共鳴。

你為理想堅持六年,卻一無所獲;加班到深夜甚至住院,升職加薪的卻不是你;明明被欺負了,卻要假裝不在乎......

這就是現實的生活,也是生活的本質。

西方有句諺語“Born with a silver spoon in one’s mouth”,嘴裏含著銀湯匙出生的孩子,出生即富貴,家教優良,天生有福。這在韓國社交網絡上演變為非常著名的“湯匙階級論”,二三十歲的年輕一代將個人家庭背景比喻成為“湯匙”,根據父母的經濟能力而非個人能力分為“金湯匙”、“銀湯匙”、“銅湯匙”和“土湯匙”四類。

出生在資產20億韓元(1億韓元相當於59萬元人民幣)或家庭年收入2億韓元以上的家庭者為“金湯匙”階層;資產10億韓元或家庭年收入1億韓元以上的為“銀湯匙”;資產5億韓元或家庭年收入5500萬韓元以上的為“銅湯匙”;“土湯匙”則指資產不足5000萬韓元或家庭年收入不足2000萬韓元。“湯匙階級論”流行的背後,是韓國非常嚴重的階層固化,父母的學曆、職業、家境和社會地位,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子女未來的階層,代際相傳現象正日趨嚴重,階層流動變得非常困難。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曾發表“經濟增長成果的分配——亞洲的不平等分析”報告。該報告顯示,截止到2013年,韓國前10%上流階層的收入佔整體收入的比重為45%,是亞洲國家中的最高值。韓國這個收入比重1995年為29%,18年後猛增了16個百分點。而同一時期內,亞洲國家整體的上流10%收入佔有率平均只增長了1-2個百分點。另據韓國開發研究院(KDI)公佈的近10多年間韓國社會上流階層、中產階層、貧困階層家庭比率變化的分析資料,中產階層比例不斷縮小,貧困階層比例卻不斷擴大。

普遍認為,韓國階層固化的加劇,與1997年經濟危機之後大力推行的新自由主義經濟策略有關。“國家退場,市場進場”的新自由主義式的各類政策,導致市場力量無限擴張,並迫使韓國的政府和社會都被塑造成“對市場友好”的“政府體系”和“社會結構”;韓國工人階級失去了法律保護,可以被自由解雇和替換,他們成為“去勢的階級”,朝不保夕,也無法組織力量反抗。數據表明,“97危機”後十年間,韓國在經合組織國家中,臨時職工比例排名第一、自殺率第一、老年貧困率第一、不平等第三、相對貧困率第二。

在自由流動的市場上,年輕人看似有更多的就業選擇,但卻難以獲得穩定而有保障的工作,隨時有再次失業的危機,很多人都淪為“工作貧困族”。比如根據韓聯社的報道,2017年韓國青年失業率高達9.9%,計入邊打零工邊找工作、備考求職等實際失業者在內的體感失業率高達22.7%。

因此,即便韓劇中的男主角總住高檔公寓,出行有豪車,經常和女主角出入豪華餐廳,但現實中許多韓國年輕人卻深陷貧困。

艱難的現實背後,是年輕人對現狀的失望。對於“湯匙階級論”,有媒體報道稱,84.9%的韓國民眾認為這是不可否認的現實,特別是在20歲至29歲人群中認同率高達88.6%,30歲至39歲人群認同率為83.1%。據韓國國家統計廳公佈的“2015年社會調查”結果顯示,五名韓國人當中,有四名認為自己在同一代中,“階層上升”很難。當被問及“一生當中,通過自己的努力,提高自己在同一代群體中的社會、經濟地位的可能性”時,只有21.8%的人回答“可能性很高”,有62.2%的人稱“可能性很小”。

2007年韓國出版了一本社會學著作《88萬元世代》。該書指出,“97危機”之後,韓國社會轉變為“贏家通吃”的叢林社會,首當其沖的正是20歲左右的大學畢業生,他們之中只有5%的人有機會被錄為公司正式職員,其他人都將成為臨時職員,平均月薪只有88萬韓元。“88萬元世代”隨即成為一個流行詞彙,各種青年世代的新稱謂不脛而走。

2011年韓國《京鄉新聞》在一篇報道中,將青年一代命名為“三拋世代”。報道稱:“當今的青年一代飽受臨時崗位、學費償還、就業准備以及房價高漲之苦,因而不得不無限期延緩甚至放棄戀愛、結婚及生育,即所謂的‘三拋’。‘三拋世代’的形成勢必會加劇低出生率、老齡化等社會問題。”後來又有“五拋世代”之說,連住房、人際關系都拋棄;更有甚者自稱“七拋世代”,連夢想和希望都要拋棄。因此,韓國年輕人普遍不敢結婚。韓國統計廳數據顯示,目前20至29歲的韓國人中,未婚率達91.3%,30至39歲韓國人中,未婚率為36.3%,兩個數據都遠超日本,成為“單身大國”。韓國人口保健福祉協會去年11月發佈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44.4%的大學生認為結婚“可有可無”,回答“還是要結婚”的只有33.2%。

韓國偶像劇裏甜美愛情每每讓觀看者有戀愛結婚的沖動,現實是大部分韓國年輕人在重重壓力下,拋棄了戀愛和婚姻。

由此可見,大部分韓劇其實非常“想當然”,它們對韓國的階層和現實問題進行了濃墨重彩的美化。不過,另外一部由金喜善和金宣兒主演的韓劇《有品位的她》,更近乎韓國階層現實的反映。下流階層的女仆步步為營進入上流階層,卻依舊被輕而易舉地打回原形;對於社會底層的女仆來說,這條流動之路充滿血淚,甚至必須以靈魂的自毀為代價,可終究功虧一簣。不是她不夠努力不夠瘋狂,而是上流階層鑄造的銅牆鐵壁,根本不是血肉之軀可以打破的。同樣的,相較於一系列唯美的電視劇,諸如《四等》《聖殤》《酒神》等小眾韓國電影,也更接近於韓國的現實狀況。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韓劇對於現實的唯美刻畫,以及利用韓國一流明星進公關宣傳,是有一定的政治意圖的。對內可以麻痹國民的神經,掩蓋階級之間的矛盾,掩蓋社會問題;對佔外可以利用龐大的文娛產業創造外彙,帶動旅遊等產業的發展,並樹立韓國良好形象,進行文化輸出和國家形象輸出。

根據新京報、澎湃新聞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年輕人生存壓力大已經是全球性的問題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