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葉帥兒媳錢鈴戈:許世友喝酒惟一喝不過的人

葉帥兒媳錢鈴戈:許世友喝酒惟一喝不過的人

不少作品與黃永玉聯合創作

錢鈴戈1945年生于延安,1965年畢業于解放軍藝術學院聲樂系。錢女士告訴記者,戰爭年代,父母都上戰場。她與毛主席等革命家的子女被安排在中南軍區干部子弟學校。酷愛藝術的錢鈴戈小的時候,其他文化課都是5分,惟獨素描美術等課程是3分。錢鈴戈說:“當時我還小,老師讓我畫靜物,我坐不住,所以考試成績老是不好,但我很喜歡畫畫,是那種不受拘束的畫。”

在隨后的藝術生涯中,錢鈴戈成為朝鮮、台灣炮戰等前線著名的文藝工作者,雖然是黨政高級干部的子女,還是葉帥的兒媳,一直以來沒人知道她的身份。工作中,她與老一輩藝術大師黃永玉、黃苗子、陸儼少、丁聰等成為最好的良師益友。記者發現,錢鈴戈抽象藝術作品中,有不少是她與黃永玉聯合創作完成。

許世友喝酒惟一喝不過的人

由于身份特殊,錢鈴戈是軍隊中的女中豪杰。曾傳說,許世友喝酒一喝不過的就是錢鈴戈。回首往事,錢鈴戈說,這是真的,因為她喝酒從來就沒有醉過。許世友去世后墳前裝點的都是茅臺酒酒瓶,他去世前還跟夫人說:“很想再跟鈴戈喝酒。”

大師們都愛吃廣東的燒雞

說起與國內大師的交往,錢鈴戈表示,“從舊社會走過來,包括黃永玉、黃苗子、陸儼少、丁聰等等,他們的生活都相對落魄,他們畫畫只是一種藝術的追求,根本沒有想到賣錢。作為最好的朋友,我有時候一杯老酒,他們就會贈送一幅畫給我,那可是價值不菲,但我都只是用來學習。開始畫抽象畫的時候,我臨摹很多大師的作品。黃永玉和苗子他們說,你就按照你自己的色彩和風格畫,畫出你音樂家的風采和舞蹈的韻味就好了,所以后來我就不拘一格了,化妝品、指甲油都會成為我畫畫的涂料。”

說到那一批老友,錢鈴戈很傷感:“苗子出院了,但還是很擔心他的身體,最遺憾的是丁聰不能再和我們一起吃燒雞了,很奇怪,這些大師都很喜歡吃順峰山的燒雞,那是特定的年代,在珠島賓館時期養成的習慣。現在想起來,我們當時畫畫后丟在廢紙桶里的作品都是很好的。每次喝完老酒,吃完燒雞,這些老友就要借酒作畫,一般都是‘老鼠傍大款’(笑)的內容,他們每年都要送可愛的老鼠給我,只是可惜丁聰無法吃到燒雞了。”

黃苗子告密“據她所知根本沒有證據”

作為葉帥兒媳,錢鈴戈一直未對網絡上關于黃苗子“變節”、告密,賣友求榮之事發表看法。當和記者談到黃苗子出院時,錢鈴戈女士首次直接說出自己的看法。錢鈴戈憤怒地斥責該文作者:“簡直是無理取鬧!她了解還是我們更了解這一段歷史?再把那一段歷史拿出來說事簡直是別有用心。苗子曾是國民黨的高官,為了共產主義和國家自立,苗子做出了相當大的貢獻。”

錢鈴戈表示,那時一個特定的歷史時期,人人自危,連她這樣的家庭也無法避開牽連。即使苗子有告密,也不能上升到所謂的高度來說事,況且據她所知根本沒有證據。大家可以想象那是一個怎樣的時代,“當時,中南軍區干部子弟學校校長王長德(對我最好的老師)在聽說江青被抓了后,一下子就笑死了,因為太高興心臟病發作。可想而知,這一切的禍害不是某個藝術家的事,他們只是畫畫的,現在何苦還要再針對苗子這樣的藝術家?”

黃苗子陷“告密門”

文懷沙事件后,一篇《誰把聶紺弩送進了監獄?》把著名畫家黃苗子推上了“告密者”的受審席。該文作者指出,她在《中國作家》雜志上,看到資深政法工作者寓真所寫的《聶紺弩刑事檔案》,揭示出聶紺弩冤案的真相:“長期監視、告發聶紺弩的不是外人,而是他的好友至交。”雖然“聶檔”中沒有明確列出罪魁禍首是誰,但《誰》的作者卻明確指出他們是王次青、黃苗子等人。

【來源:廣州日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葉帥兒媳錢鈴戈:許世友喝酒惟一喝不過的人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