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秦始皇不停開疆拓土的背后:自卑作祟

秦始皇不停開疆拓土的背后:自卑作祟

贏政對自卑情緒的補償努力,似乎在他的生命里注人了青春的熱血,他活潑旺盛、充滿朝氣,像匹不停奔馳的野馬,從不后顧,只知勇往直前。但另一方面夾說,他的生命又只屬於青春,只屬於建功立業、開拓疆土和永無窮盡的征服。當天下統一、海內平定、人民安居樂業,他的敵人、對手和對立面逐漸消失,他的生命就變成了一個空殼,顯得毫無意義。

然而,他向來就是一個不甘寂寞之輩,他不能容忍停止、寂靜,不言爵忍生命的虛度、空耗,他要繼續建功立業,創造人間奇跡。於是,他橫征暴斂,濫發謠役,修建龐大的宮室。據說秦阿房官規模宏大,建穿雌偉,“覆玉三百余里,隔離天日”。,“二川溶溶,流人宮墻。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鰻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勢,勾心斗角”。宮內可容納十萬余眾。贏政修建如此宏大的宮室與其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事樂欲,不如說是一種“自比天高”的膨脹欲所致,乃是抑郁人格者的獨特作為。

與此同時,贏政坐著由六匹馬挽駕的金銀車,后面簇擁著一大批文武官員、近侍寵臣、皇后殯妃,開始了他的長途巡游。每到一處,立石刻碑作為紀念,石碑上盛贊他征服六國、統一天下的豐功偉績和崇高威嚴,充分表現出他自大狂的特性。他在泰山封一裸為他遮雨的松積偽“五大夫……因嫉妒湘山祠兩位美貌賢惠的女子――湘神,下令伐盡湘山樹木,火燒湘山祠,饋贈她倆一座光禿禿的小山。

贏政的第三次出巡觸目驚心,韓國姬公子(張良)收買的刺客從山上飛下一柄120斤重的大鐵錘,將一輛副車擊得粉碎。在荊柯刺秦十年之后,死亡又一次以激烈、殘酷的形式走到他的面前。對死亡的憂慮使贏政不勝感慨,他獲得了一切,征服了一切,可他征服不了死亡。死亡通過疾病正在逐步摧毀他強壯的肌體。

就在遇刺的前一年(公元前219年),他巡行到齊國故地,齊人徐市(徐福)等上書說,東海中有蓬菜、方丈、贏洲三座仙山,山上居住的仙人手中有使人長生不老的仙藥。於是,他派徐市率領數千童男童女下海尋覓仙藥,試圖通過這種方式來緩解建功立業與死亡恐懼之間的緊張。徐市一去不回,渺無音訊。贏政又派方士盧生去尋找羨門、高誓兩位傳說中的古寧釗山,派韓終、侯公、石生去尋覓長生不老的仙藥,仍然沒有結果。

盧生對贏政說:“臣等求靈芝、奇藥和神仙,經常碰不見,因為物類中有忌害。按照神仙方術,作為人主的皇帝必須微仔以避惡鬼,避開惡鬼真人方至,希望陛下所居的宮室,不要為人知曉,這樣,才能求得不死之藥。”。於是,贏政下令把成陽附進200里內的270所宮觀用天橋、角道互相連接。他自己在這眾多的宮殿里行居不定,有敢說出他居室的,立刻處死。一次,贏政來到梁山宮,從山上望見丞相走出宮室,隨行的車騎眾多,他很不高興。后來,有人把這話告訴了丞相,丞相就減少了相隨的車馬。贏政知道后,認為是宮中侍從泄漏了他的話,一一審問,無人服罪。他下令逮捕當時在場的所有的人,一律殺掉。此后,他的行蹤就再沒有人知道了。,

贏政的暴決殘忍,使許多方士儒生驚恐不安。為他尋仙藥的侯生、盧生在一塊兒商議說:“始皇為人,天性剛廈自用,起自諸侯,兼并了天下,稱心得意,為所欲為,自以為從古至今沒有能勝過他的人。他重用獄吏,博士雖有70余名,只是湊數櫻設,并不任用。皿相和大臣都接受成命,唯上是從。皇上樂於以重刑、殺戳樹立威權,天下持棒祿的官吏畏罪伯事,不敢盡。忠直言,皇上察覺不出自己的過失,日益驕橫,臣下數衍了事,茍求容身之地。按照秦朝法律,如果獻方不靈驗者要立即處死,這如何是好……”

他們索性逃走了。

贏政得知自己受騙,大發雷霆。他說:“擬召徠方士游覽各地,尋求奇藥,奇藥未得,不辭而別,徐市人海尋仙,花費數萬,仍未所得,只是空空地每天聽他們互相告發非法牟利。盧生等人我平日十分敬重,賞賜甚厚,如今不僅逃走還請誹謗聯!”,

他下令把咸陽的一幫儒生捉拿歸案,嚴加審問,追查誹謗者,那班儒生經受不起嚴刑烤打,互相告密開脫自己。贏政親自圈定了460余名儒生,以“妖言”“討卜謗”罪活埋。這就是“坑儒”事件。

【來源:《帝王的隱秘》】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秦始皇不停開疆拓土的背后:自卑作祟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