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喜歡讀書,就等於把生活中寂寞的時光換成巨大享受的時刻”

“喜歡讀書,就等於把生活中寂寞的時光換成巨大享受的時刻”

昨天,由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組織實施的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結果發布,2017年我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為4.66本,比2016年的4.65本略有增長;人均電子書閱讀量為3.12本,略低於2016年的3.21本。

本次調查自2017年7月開始啟動,曆經半年,執行樣本城市為50個,覆蓋29個省、市、自治區,調查可推及人口12.84億。

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2017年我國成年國民包括書報刊和數字出版物在內各種媒介的綜合閱讀率為80.3%,較2016年的79.9%有所提升;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為73.0%,較2016年的68.2%也有提升。其中,圖書閱讀率為59.1%,較2016年的58.8%上升了0.3個百分點。

而從人們對不同媒介接觸時長來看,成年國民人均每天手機接觸時間最長。我國成年國民人均每天手機接觸時長為80.43分鍾,比2016年的74.40分鍾增加了6.03分鍾;人均每天互聯網接觸時長為60.70分鍾,比2016年的57.22分鍾增加了3.48分鍾;人均每天微信閱讀時長為27.02分鍾,較2016年的26.00分鍾增加了1.02分鍾。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院長魏玉山分析,數字化閱讀的發展,提升了國民綜合閱讀率和數字化方式接觸率,整體閱讀人數持續增加,但也帶來了圖書閱讀率增長放緩的新趨勢。

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一成以上國民全年紙質圖書閱讀量超十本,5.4%的國民全年電子書閱讀量超十本。一成以上國民平均每天讀書1小時以上,18周歲至29周歲的青年群體日均讀書時間最長,是最喜愛讀書的人群。

據魏玉山介紹,通過對國民紙質圖書閱讀數量的分析發現,2017年,紙質圖書閱讀數量在10本及以上的國民比例超過一成。其中,有4.1%的國民年閱讀紙質圖書數量在20本及以上,有0.9%的國民年閱讀紙質圖書數量在50本及以上。2017年,兩成以上國民閱讀電子書的數量在10本以下,電子書閱讀數量在10本及以上的國民比例為5.4%。其中,有2.4%的國民年閱讀電子書在20本及以上,年閱讀電子書在50本及以上的國民比例為0.8%。值得關注的是,我國成年國民人均每天讀書時長在1小時及以上的比例為12.1%,年齡越大的群體,日均讀書時長整體越少。

國民閱讀研究與促進中心主任徐升國分析認為,近十年來,圖書閱讀量和閱讀率都處於相對平穩的態勢。這說明,如今媒體接觸方式和閱讀方式已呈多元趨勢,很多人選擇了數字閱讀、有聲閱讀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分流和補充了圖書閱讀。“從國際上看,紙書閱讀量其實是呈緩慢下降趨勢的,相比之下,我國閱讀態勢平穩,這證明這幾年國內大力推進全民閱讀,重視紙書、深閱讀,已經開始收到一些成效。”不過,徐升國認為,盡管我國人均圖書閱讀量為4.66本,但與一些國家相比還有一定差距,“這提醒我們培養國民閱讀習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還需要長期努力。”

今年有一個新趨勢是,兩成以上國民有聽書(有聲閱讀)習慣,移動有聲APP平台已成為聽書的主流選擇,聽書內容以“聽故事(情感故事、少兒故事等)”為主。

我國成年國民的聽書率為22.8%,較2016年的平均水平的17%提高了5.8個百分點。在聽書方式的選擇上,“移動有聲APP平台”最受歡迎,選擇通過此方式聽書的國民比例整體較高。而在成年國民和14周歲至17周歲青少年中,選擇通過“廣播”“微信語音推送”聽書的人也較多,在9周歲至13周歲少年兒童和0至8周歲兒童中,選擇通過“有聲閱讀器或語音讀書機”聽書的人較多。

從聽書內容看,成年國民和未成年國民存在一定差異。在有過聽書行為的成年國民中,選擇“聽故事(情感故事、少兒故事等)”“收聽評書連播”“聽圖書節選或連載”的國民較多,選擇比例分別為41.2%、39.1%和26.9%;而選擇“聽圖書介紹與圖書推薦”“聽英語或進行其他語言學習”“聽詩歌朗誦”的人則相對較少。與成年國民不同,在有過聽書行為的未成年人中,聽書內容以“聽英語或進行其他語言學習”“聽詩歌朗誦”“聽故事(情感故事、少兒故事等)”為主。

徐升國由此認為,聽書方式的流行,也說明多元化、個性化的閱讀時代已經來臨。這從另一個方面對全民閱讀推廣活動提出了更高要求,“全民閱讀推廣活動應該從滿足各類人群的需求入手,而不能追求單一形式。”

中國有句古話,“耕讀傳家久,詩書繼世長”。中華民族有著優良的讀書傳統。“閑來讀書”是一種良好的習慣。幾千年來,中華民族傳承下來的書籍典藏汗牛充棟,勤學善學傳統更是一脈相承。從孔子的“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到杜甫的“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從顏真卿的“黑發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到汪洙的“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從蘇軾的“發奮識遍天下字,立志讀盡人間書”,到於謙的“書卷多情似故人,晨昏憂樂每相親”,等等,無不體現中國人對學習的熱愛和對閱讀的推崇。這些經典名句,也始終激勵著後人去遨遊知識的海洋,不斷從書本中汲取智慧力量、蕩滌思想靈魂、提升精神境界。

哲人有言:“喜歡讀書,就等於把生活中寂寞的時光換成巨大享受的時刻。”每每讀到這句話,我都深有感觸。對於很多人而言,現代生活或許是平凡的,但平凡並不意味著接受平庸。讀書,恰恰是克服平庸的一種生活方式。因為,閱讀不僅給人以知識,更像一艘航船,帶領一個人的精神境界從狹隘駛向開闊。

然而,現實生活中,很多人一邊感慨,讀書能給人帶來無窮的益處;一邊又抱怨,生活節奏太快,沒有時間讀書,或不知道該讀什麼書。甚至,年初制定了讀書計劃,規定自己一年要讀多少本書,到年底,一盤點,書確實是買了,但大多安安靜靜地躺在書櫃上。“讀書人為什麼不讀書了?”這確實是值得思考的一個問題。

想起了清代文學家袁枚的那篇《黃生借書說》。黃生來袁枚這裏借書,袁枚不僅慨然答應,還告訴他:“書非借不能讀也。”為何如此說?原因就在於,很多人藏書很多,但往往以“有空再看”的心態,將其束之高閣;而借來的書,由於時刻擔心需要盡快還回去,反而會讓人珍惜寶貴的閱讀機會。袁枚並非借此鼓勵借書,而是勸勉人們不要因為條件不利而裹足不前,也不要因為條件優越而貪圖安逸。某種意義上,在讀書中擴展精神的疆域,需要有一種緊迫感。

對此,我有著切身的體會。小時候,正趕上十年浩劫。每每望著大門緊鎖的學校資料室,透過窗戶看到堆在地上、布滿灰塵的各種書籍,不免耿耿於懷,望書興歎。無奈,只好四處詢問鄰居、親戚、同學、老師,看誰家有好書。雖然借書費力,還是成功地從鄰居那裏借到了魯迅的雜文集《熱風》,從姑父那裏借到了蘇聯的文學名著《海鷗》《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等。緊迫的時間,讓我如饑似渴地啃讀這些著作,而它們也如同甘露浸潤著我的心田。

之後,我考入南開大學,從此進入了浩如煙海的知識海洋。作為書籍的“大本營”,學校的圖書館基本上成了我每天必去的場所。至今依然清晰地記得,讀《紅岩》這本書,在讀到渣滓洞的革命烈士,他們即使身陷囹圄,還不忘讀書,這樣一種精神,在帶給我感動的同時,也讓我多了一份堅定。每讀完一本,總會有幾分激動,在內心告訴自己,又攻下了一個知識堡壘,又獲得了一次知識的洗禮。正是因為這種緊迫感,四年下來,草草統計,居然讀了上千本書。而大學時的這段經曆,不僅讓讀書成了我的一個習慣,更成為了一種生活方式。

如今,雖然已工作多年,我依然保持著每個月去一兩次公共圖書館看書的習慣。一來,是因為那裏的閱讀環境好;二來,也是因為書的品種多,特別是新書的比例大,在啃讀經典的同時,可以迅速了解相關領域的最新成果,通過閱讀,更新知識,克服“本領恐慌”。而新知識的獲得,也會給人帶來成就感等正面的反饋,激勵我們進一步去思考、去探索、去汲取營養。可以說,正是因為這種“雙向互動”,激勵著我們在閱讀中,不斷擴展知識和精神的疆域。

讀書是一場精神的長跑,無論何時開始,都不會太晚。對每個人來說,如果你想不斷提升自己、拓展視野、啟迪智慧,不妨以熱情和時間擁抱閱讀,讓閱讀成為一種生活習慣。

根據新華社、北京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喜歡讀書,就等於把生活中寂寞的時光換成巨大享受的時刻”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