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日本竟有慰安夫:美國女兵為何需要慰安?

日本竟有慰安夫:美國女兵為何需要慰安?

二戰后的日本,RAA為美國大兵征集日本年輕女性做“慰安婦”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但是RAA奉命為美國女兵在日本征集年輕男性做“慰安夫”的事,卻很少有人知道。美國女兵為何需要“慰安”呢?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投降。麥克阿瑟率領的美軍進駐日本,一時間,日本朝野人心惶惶。因為日軍在中國等亞洲國家干了太多傷天害理之事,所以在日本人心目中有一種傳統的看法:勝利的一方必然要凌辱戰敗一方國家的婦女。因此日本政府的思維是:為保全皇族、貴族、公卿、上層社會婦女的貞操和日本人純正血統的延續,要建立一個“性的防波堤”——招募民間女子為美軍提供性服務。於是在日本首相近衛文麿的指示下,日本東京警視廳建立了“特殊慰安設施協會”,翻譯成英文就是“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簡稱RAA。日本民間稱之為“國家賣春機關”。RAA通過全國招募的形式讓很多普通百姓家的年輕女子變成慰安婦。在RAA全盛時期,在日本全國各地有約7萬名“從業人員”。

二戰后的日本,RAA為美國大兵征集日本年輕女性做“慰安婦”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但是RAA奉命為美國女兵在日本征集年輕男性做“慰安夫”的事,卻很少有人知道。美國女兵為何需要“慰安”呢?據說,這是因為美國講求“在一切方面男女平等”,美國軍隊認為“那些為國家在戰場上拼命的女性一樣擁有享受勝利的權利”。既然男大兵可以有慰安婦,那女大兵也可以有慰安夫了。

相對於命運悲慘的日本慰安婦,慰安夫們的境遇很不錯。在由日本昭和研究所編著、日本仙臺大學教授百瀨孝監修的《知道戰后的日本嗎?——佔領軍對日本的統治和教化》一書中,收錄了當時一名“美軍女性士兵用慰安夫”的故事。

這位名叫赳田純一的慰安夫是在昭和二十一年(1946年),為進駐名古屋的美國女兵而招募的。當時美軍對RAA招募來的日本民間男子,首先全部進行了嚴格的身體檢查。從心臟、胃、眼睛到皮膚、肌肉、血液、尿液,還有性病、痔瘡等都進行了嚴格的檢查,給每個體檢合格的年輕男子分配一間房子。

赳田純一迎來的第一名“客人”就是之前對慰安夫進行考核的女下士。這個女下士當初一眼看中了他,并將其留了下來。他對女下士身材的描述是這樣的:“乳房猶如兩個飯盒(日本飯盒是圓筒形的),她的腰讓人想起故鄉的牛。”

慰安夫們的“工作”是每隔一天“出勤”,日工資3美元。此外還會得到牛肉、黃油、奶酪等“只要是用於恢復體力,拿多少都行的東西”。那時普通日本百姓每天只能吃山芋,并且還吃不飽。慰安夫這份“工作”算是很難得,就是體力上有些吃不消!半年時間內,女下士除處理必要的軍務以外,剩下的時間全部要這名慰安夫“服侍”。當這名女下士返回美國之時,還“止不住地流下熱淚”。

此外在日本歷史學家田中利幸發表的題為《為什么美軍無視從軍慰安婦問題?》的文章中還披露,“日本慰安夫也提供給美軍中同性戀士兵和從軍護士等”。

慰安婦以及慰安夫們的犧牲,很大程度上促進了日本經濟的發展。《知道戰后的日本嗎?——佔領軍對日本的統治和教化》一書中記述:從二戰后到日本在后來的朝鮮戰爭中經濟崛起這段時期內,雖沒有具體的統計數字,但是慰安產業的確是給日本創造外匯最高的行業。

可是面對日本民間女子、男子的犧牲,日本政府沒有絲毫歉意,談及這段歷史也是一副“滿不在乎”的腔調,RAA也成為日本歷史上不愿揭開的一頁。在RAA成立30年后,日本記者大島幸夫採訪當時RAA計劃的執行人、日本原警視廳警視總監坂信彌,坂信彌的談話被收錄進了日本二戰史籍《原色的戰后史》,坂信彌在採訪中說:“都現在了,為什么還提那件事情?真是低水平的問題!當時因為近衛文麿對於日本兵在支那(日本對中國的蔑稱)對支那婦女所做的事情很有體會,所以出於挽救大和撫子(日本女性的總稱)的目的,才把我叫到首相官邸交給我這項任務的。RAA問題又不是一個左右國家命運的問題,只不過是一個芝麻粒大小的問題罷了。雖然有人說那些被招募做了慰安婦的女子就像是祭祀時的供品一樣被犧牲了,但是那只不過像是‘火災現場圍觀者們的議論’一樣,都是人們的想象。再說當時日本政府有別的辦法嗎?也正是因為那樣才使得日本女性躲過了‘貞操危機’。”

【來源:人民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日本竟有慰安夫:美國女兵為何需要慰安?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