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拜倒在東洋女間諜“石榴裙”下的民國高官

拜倒在東洋女間諜“石榴裙”下的民國高官

日本女間諜使用的武器不光是手槍、子彈和匕首,而且更有絕代的容貌、誘惑人的肉體和機敏多變的手腕。她們以中國和遠東為自己叱詫風云的大舞臺,活躍在中國軍政要員的身前背后;她們就像森林中的毒蛇,緊緊地纏繞在中國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命脈上;她們的魔影活躍在中國的土地上,成為許多中國人揮之不去的噩夢。

在日本侵略中國的過程中,女間諜是一支不可小視的侵華力量。日本女間諜使用的武器不光是手槍、子彈和匕首,而且更有絕代的容貌、誘惑人的肉體和機敏多變的手腕。她們以中國和遠東為自己叱詫風云的大舞臺,活躍在中國軍政要員的身前背后;她們就像森林中的毒蛇,緊緊地纏繞在中國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命脈上;她們的魔影活躍在中國的土地上,成為許多中國人揮之不去的噩夢。

本文揭示的,不僅有臭名遠揚的川島芳子,也有日本人號稱的“帝國之花”的南造云子,還有一些至今鮮為人知的日本女間諜。在她們的“肉彈”進攻下,一個個民國軍政要員拜倒在她們的“石榴裙”下,永遠地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拜倒在東洋女間諜“石榴裙”下的民國高官

李士群(資料圖)

被美女間諜阿花“俘獲”的雙面間諜——李士群

1937年7月7日,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南京淪陷前夕,國民黨黨政首腦機關撤離南京。特工總部決定李士群和石林森、夏仲高等3名中統特務潛伏下來,做地下工作。3個人雇傭了兩個女傭人,年紀都在20歲左右,一起住在南京玄武湖邊的中央路大樹根76號。

一天,李士群無意中發現,其中的一個名叫“阿花”的女傭是日本間諜。本來他應該將這名女間諜抓獲,出於兩個原因未把事情挑明:一是苦於妻子葉吉卿已隨中統總機關撤離南京,還聽人說成了中統徐恩曾的姘婦,而自己正是精壯之年,孤身一人,這送上門來的“貨”豈有不收之禮?二是李士群多留了一個心眼,留下阿花等於留下了一個投靠日本當漢奸的大好機會。因此李士群在阿花頻頻的“肉彈”進攻下,兩人各取所需,好比周瑜打黃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一時間,李士群與日本女間諜阿花言笑晏晏,風流快活,做了露水夫妻,李士群還向阿花表明了心意。

南京即將淪陷時,狡猾的李士群與阿花一起來到漢口。此時中日戰爭形勢進一步惡化,國民黨軍隊節節敗退,李士群對抗戰完全失去信心。於是在女傭“阿花”的百般引誘下,李士群終於下決心改換門庭,投靠日本侵略者。

1938年上半年,李士群讓阿花先赴香港,為自己的出逃做準備。此后,他避開中統在廣州一帶佈置的耳目,繞道廣西、云南,再經河內、海防,逃往香港。到香港后,在阿花的陪同下,拜見了日本駐香港總領事中村豐一。此后,在香港的日子里,李士群的生活再也離不開阿花,把發妻葉吉卿忘得一干二凈,一頭扎進了日本侵略者的懷抱,開始了他漢奸特務的生涯。此后,作為汪偽政權的主要特務頭子,李士群追隨日本侵略者,甘當鷹犬,破壞抗戰,干下了無數罪惡勾當,給國家和民族造成嚴重危害,在現代中國歷史上,留下了最骯臟、最黑暗的一頁。最后,軍統指示周佛海,利用熊劍東與李士群的矛盾,通過熊劍東借日本憲兵隊特高課課長岡村中佐之手將李士群毒死,李死時38歲。

倒在川島芳子“石榴裙”下的張學良的副官

1928年初,川島芳子以“省親”為名到東北(當時川島芳子之父肅親王善嗜寄居於旅順),之后并不急於看望生父,而是滯留在大連。川島芳子四處活動,搜集有關北京軍政府的消息。川島芳子的活動不僅沒有引起奉軍情報部門的懷疑,而且,部門中的幾個青年軍官很快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不久,張作霖的奉軍作戰不利,準備退回關外。關東軍稽查處命令川島芳子盡快弄清張作霖回奉天的路線和日程安排,準備實施暗殺任務。

接到指令后,川島芳子主動出擊。只經幾個回合的有意接觸,鄭副官很快便被川島芳子征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鄭副官毫無保留地把自己了解到的奉軍內部絕密消息和盤托出。於是,川島芳子順利地偵察到了張作霖從北京返回奉天的具體行程安排。

在收到川島芳子情報的同時,關東軍方面也通過潛伏在張作霖身旁的日本間諜獲悉了有關情報,但是,川島芳子出色的諜報仍然為他們所折服,她被日本間諜人員和軍人稱為“東方的瑪塔·哈麗”(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德國打入協約國內部的著名女間諜)。

川島芳子“征服”國民政府秘書長——唐有壬

1932年1月29日,日本內閣決定出兵上海。面對日軍的進攻,中國軍隊第十九路軍堅決抵抗。在上海軍民的英勇斗爭下,淞滬抗戰堅持了一個多月,使日本軍隊受到沉重打擊。經英、美等國調停,中日雙方於3月3日宣佈停戰,開始談判。

上海事變給川島芳子提供了興風作浪的大舞臺。由於淞滬戰爭日方傷亡重大,而各國使團出面調停,日本方面見進攻上海的目的已經基本達到,想盡早結束戰爭。川島芳子接到新的指令:摸清中國方面的動向,配合談判。

川島芳子瞄準的目標是:國民黨政府中央政治會議秘書長唐有壬。通過日軍特務機關長田中隆吉的介紹,川島芳子與唐有壬的接觸地點是百老匯舞廳。很快,川島芳子從唐有壬的言談舉止之中看到了他對自己的貪婪目光,於是就主動向他發起了攻勢。在川島芳子百般糾纏的盛情之下,唐有壬很快便神魂顛倒,徹底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川島芳子輕而易舉地從他那里獲悉:在上海的國民黨中央銀行已瀕臨破產,國民政府也希望停戰。川島芳子充分認識到了這一情報的戰略意義,便連忙報告了田中隆吉。田中隆吉又通過田代皖一郎參謀長電告日本政府。這樣,日本政府在優勢局面下主動結束了戰爭。

事后,唐有壬以泄露情報罪受到了國民政府的追究。遵照田中隆吉的指示,川島芳子再次出動,將唐有壬隱藏在自己的家宅之中,前后竟達兩周時間。當然,此時的唐有壬是在逃命,自然不能再享受艷福。

國民黨行政院主任秘書黃浚拜倒在南造云子的石榴裙下

1937年7月,盧溝橋事變后,為了一舉制服蔣介石與國民政府,日本軍部參謀命令潛伏在南京和上海的日本間諜,把暗殺的矛頭指向蔣介石。

7月中旬,南造云子化裝成中國銀行的職員,混在難民中秘密潛入南京。她利用各種關係,迅速將國民政府行政院主任秘書黃浚、外交部副科長黃晟(黃浚之子)發展為間諜,編織了一個足跡遍佈於中國軍隊參謀總部、海軍部和政治部之間的間諜網。

7月28日,蔣介石在南京中山陵孝廬主持國民政府最高會議,決定採用“以快制快”、“制勝機先”的對策,搶在日軍行動之前,選擇長江下游江面最窄的江陰水域,在江中沉船,堵塞航道,再利用海軍艦艇和兩岸炮火,將長江航路截斷。這樣就可以將長江中上游九江、武漢、宜昌一帶的70艘日軍艦船和6000多日海軍陸戰隊圍而殲之。會議屬高層機密,由侍從室秘書陳佈雷和行政院主任秘書黃浚擔任記錄。

黃浚在會后立即將這個絕密情報密告南造云子。南造云子火速將情報轉給日本大使館武官中村少將,由中村直接用密電報告日本參謀本部。結果,就在蔣介石剛剛下達封鎖命令時,日本海軍陸戰隊搶先一步,連夜於8月6日、7日兩天東行,沖過江陰江面,撤出長江口。封鎖江陰要塞的軍事計劃就這樣破產了。

8月12日,蔣介石計劃在中央軍校一次“擴大總理紀念周”上發表講話。可儀式還沒有開始,竟然有兩名日本間諜乘坐轎車混入軍校,企圖刺探情報并謀殺蔣介石及其他軍政人員。兩名間諜被發覺后,立即乘轎車逃跑了。

八一三淞滬抗戰爆發后,蔣介石幾次準備去上海前線視察和指揮作戰,卻因為寧滬之間的鐵路和公路都受到了日軍飛機的嚴密封鎖,狂轟濫炸,極不安全,一直未能成行。8月25日,在國民政府最高軍事會議上,副參謀總長白崇禧向蔣介石建議:26日,英國駐華大使許閣森要從南京去上海會見日本駐華大使川椒茂,蔣介石可以搭乘他的汽車去上海。英國是一個中立國,汽車上有英國國旗,可以免遭日軍飛機的轟炸。蔣介石表示同意。黃浚正好列席會議,會后就立即向南造云子傳遞了這一情報。

8月26日這天,蔣介石因事臨時取消上海之行。結果,在嘉定地區滬寧公路上,英國大使的汽車遭兩袈日本飛機的輪番追逐襲擊,汽車被炸彈炸翻,大使中彈,生命垂危。事件發生后,舉世嘩然,英國政府向日本政府提出強烈抗議。

連續幾次最高軍事會議的泄密,以及日本間諜兩次試圖謀殺蔣介石的行動,使得蔣介石意識到:日本間諜已經打入了國民政府的中樞部門。蔣介石密令憲兵隊總司令谷正倫秘密調查內部,限期破案。破案小組經過分析,認為黃浚的嫌疑最大。黃浚平時生活放蕩,與日本人素有來往。其中來往最密切的要數南造云子。

南造云子於1909年出生於上海,嬌俏動人,能歌善舞。在日本間諜界是與川島芳子齊名的日本王牌間諜,號稱“帝國之花”。南造云子在南京期間,很快就刺探到了國民黨高官黃浚的一些情況:黃浚經常出入歌舞廳,也到妓女館嫖娼,常常是夜不思歸。於是,南造云子略施小計,與黃浚從相識到相熟,再略施媚術,黃浚便被“征服”了,隨時聽從南造云子的調遣。

不久,憲兵又查清“中央軍校發生的刺蔣案”中,兩名日本特務乘坐的正是黃浚的轎車。案情逐漸清晰。谷正倫派員策反了黃浚家的女仆蓮花,令她監視黃浚的行動。此后又查明黃浚的司機在一家“國際咖啡館”利用“禮帽”傳遞情報的線索,隨后,谷正倫接受指令秘密逮捕了黃浚等一伙間諜。

審訊中,黃浚對其罪供認不諱。最后,國民政府軍事法庭以賣國罪判處黃浚父子死刑,公開處決;判處南造云子無期徒刑;其他成員皆判有期徒刑。本來,按國際慣例,戰時抓到敵方間諜,三天內就可處死。但為了牽制日本,當局未判南造云子死罪,而是關押在南京老虎橋中央監獄。

幾個月后,日軍進攻南京,南造云子故伎重演,利用過去的一套手腕,色情兼施,有效地征服了看守,竟奇跡般逃出監獄。因間諜身份已暴露,她不敢前往重慶,而是留在上海繼續從事間諜活動。

南造云子征服的又一民國高官——戴季陶

戴季陶(1891-1949),國民政府國防最高委員會常委、國民政府委員和考試院院長,蔣介石的講稿,國民黨的重要文件,許多都出自他的手筆,是蔣介石的主要謀士之一。年輕時因抨擊清政府被通緝而亡命日本,精通日文,曾把考茨基的《馬克思資本論解說》全文從日文譯成中文。南造云子認識到戴季陶的特殊身份,在南京湯山鎮溫泉招待所期間,用美色手段鎖定了這一特殊目標。

1935年春的一個晚上,南造云子在躲避軍統特工的追捕時,遇見了戴季陶。戴季陶在南造云子的美貌面前,心旌搖蕩,為之傾心。時年正值26歲的南造云子更是施展成熟女性所特有的魅力,把戴季陶馴服得判若兩人。他明明知道這個女人的身份非常可疑,但為滿足自己的私欲,卻仍然讓她在自己的家里躲了好幾天,從而使南造云子得以脫逃軍統特工的追捕。

為加緊破案,谷正倫派出得力部下監視南造云子,而戴笠卻一直拿不定主意。戴笠覺得廖雅權(南造云子在湯山鎮招待所時用的化名)不可能是日本間諜。因為進入湯山陸軍部溫泉招待所的人都必須經過軍統人員很嚴格的審查,再加上當時黨國元老戴季陶曾出面打過招呼,說他本人與廖雅權的父親是世交。

1936年底發生的西安事變,在南造云子的蠱惑與利用之下,一向與蔣介石親如兄弟的戴季陶竟然主張不顧蔣介石的安危,拒絕和西安方面進行和談,而主張用武力解決事變,戴季陶的主張遭到了南京政府大多數人的反對。最后,西安事變和平解決,戴季陶一系列的反常引起了中統和軍統方面的注意,并受到了暗中的調查跟蹤。1937年1月,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長兼中統局長陳果夫就戴季陶的案情,向蔣介石作了專題匯報。但由於蔣介石與戴季陶之間的關係太密切了,終歸下不了處分的決心,只是指示:今后國民政府和國民黨中央的高層重要會議暫不通知戴季陶,對其所閱的中央文件也作出一定的限制。

征服汪精衛的雙面美女間諜——阿香

阿香,真名沈碧慧,淞滬戰役期間曾是戴笠手下的“蘇皖浙抗日別動隊”的女特工,當時的身份為震旦大學的學生。

后來由於日本間諜機關的追蹤,沈碧慧被秘密逮捕,遂落水做了漢奸,成為關東軍參謀部第二課的雙面間諜,化名阿香。

當時正值1938年,日軍沿長江西上,抗日戰爭中規模最大的戰役——武漢會戰即將拉開戰幕。中國軍隊於長江兩岸構筑了許多堅固的堡壘和要塞,其中最為重要的要塞之一是馬當要塞。馬當要塞位於彭澤縣境內,與長江中著名的小孤山互為犄角。這里江面寬闊,水勢表面平緩,但江中卻有許多看不到的沙灘,為阻止日軍沿江西上,中國海軍和無數民工,歷時數年,費盡財力物力,精心佈下了30多處人工暗礁,沉船39艘,佈置水雷1600多枚。

中國軍隊方面認為這道防線肯定固若金湯了。1938年6月5日,日本關東軍參謀部第二課負責人影佐禎昭指令雙面間諜阿香,赴武漢之前熟背四句詩,然后到武漢后會見汪精衛時故意誦讀,必有妙用。

原來,這四句詩是汪精衛的隱私,是他在清廷的監獄所作,其中還有一段不光彩的往事。阿香接受指令后,只身一人前往武漢。

日本間諜機關早已摸清汪精衛之妻陳璧君正好在廣州,於是阿香自稱是汪夫人的隨從,以一口流利的粵語騙過了門衛。在汪精衛的會客廳里,汪精衛開始時沒有露面,阿香深知汪精衛以前曾當過刺客,也遭遇過刺殺,所以警惕性極高,估計他就在客廳旁的密室內正對她窺視。於是,阿香自言自語吟誦了四句詩:平生慕慷慨,養氣殊未學。哀樂過激烈,精氣潛催劑。

汪精衛在客廳旁的密室聽了這首詩大吃一驚,為防隱私外露急忙現身,并再三叮囑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隨后邀阿香進密室密談。阿香提出要求,說影佐禎昭大佐已到上海,要求與汪精衛面商挽救東亞和平局面。汪精衛很為難,因為去上海就等於公開承認了自己當了漢奸。

阿香見汪精衛猶豫不決,於是施展女間諜特有的色情伎倆。這對妻子遠在廣州的汪精衛來說,正如烈火遇干柴。最后的結果是:汪精衛徹底地拜倒在阿香的石榴裙下。

汪精衛不愧老奸巨滑,他一邊和阿香鬼混,一邊想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他推脫了去上海的邀請,但為了不使阿香白跑一趟武漢,就把手下人員從馬當要塞邊防總司令劉興那里搞來的一張要塞佈防圖送給了她,以表示對日本方面的合作“誠意”。

阿香回到上海后,立即把馬當要塞佈防圖呈給了影佐禎昭。影佐禎昭大喜過望,因為武漢會戰馬上就要打響,日軍正為中國軍隊嚴密的沿江佈防傷透腦筋而不得不裹足不前。6月24日,日軍25艘軍艦護送8艘運兵船,在炮火的掩護下,輕而易舉地攻克了馬當要塞東面和西面的戰略要點。6月26日,日軍軍艦又順利繞過中國海軍佈下的暗礁和水雷。就這樣,馬當要塞被日軍不費吹灰之力便攻陷了,武漢重要的門戶被打開。

川島芳子俘獲國民政府行政院長——孫科

孫科(1891-1973),廣東中山人,孫中山獨子。1931年任國民政府行政院院長,1932年任立法院院長。孫科的落水可以說是川島芳子最得意之作。

川島芳子常常女扮男裝,每夜到上海百老匯的俱樂部參加舞會。就在燈紅酒綠、舞榭歌臺的浪蕩生活中,川島芳子又完成了一項令日軍參謀本部驚喜的關鍵性的諜報任務。

在上海百老匯俱樂部的舞會上,川島芳子打聽到孫科就是大名鼎鼎的行政院院長后,遂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身著極富性感的旗袍外裝,把孫科的目光牢牢地控制在自己身上。這樣一來,不需再花多少工夫,孫科便迫不及待地拉著川島芳子的手,跳起了貼面舞,把孫科弄得如醉如癡。當夜,孫科就徹底拜倒在川島芳子的石榴裙下。

快活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一天,孫科終於熬不住了,於是癡情地對川島芳子說:“你當我的舞伴,只能陪我跳舞,假如你能做我的秘書,那么我們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這是川島芳子巴不得的事,好比瞌睡遇到枕頭。於是孫科金屋藏嬌,川島芳子成了孫科的“女秘書”,可隨時進出孫科辦公室和臥室。於是乎,孫科從川島芳子那里得到了色欲的滿足,川島芳子也悄悄地竊走了一份份極有價值的情報。

川島芳子還從孫科那里搶先捕捉到了蔣介石即將下野的消息。由於事先就能得到來自川島芳子的絕密情報,日軍參謀本部就很清楚地掌握了中國政府內部的權力斗爭變化情況,從而可以從容地調整在上海的軍事行動和全盤戰略部署。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孫科泄密軍事情報的事,最后還是受到了蔣介石的彈劾。當時根據日本軍部的指示和孫科的要求,田中隆吉令川島芳子承擔保護和援助孫科的任務。於是,川島芳子便讓孫科悄悄地溜到停泊在上海港的國際客船,巧妙地使孫科逃離上海,到達廣東。這期間,川島芳子成了孫科的救命恩人,孫科則成了驚弓之鳥。自然,這期間的孫科對石榴裙下的風流事再也不敢有半點的癡心妄想。

川島芳子用“肉體攻略”“俘獲”了孫科、唐有壬等,用美色獲取了許多極有價值的情報,為日本侵略中國立下了“奇功偉業”。日軍諜報部門對川島芳子的才能贊不絕口,說她“可抵一個精銳的裝甲師團”。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1948年3月25日,這位曾顯赫一時、不可一世的日本美女間諜川島芳子,這位風流淫蕩、作惡多端的中華民族叛徒最終成了中華民族的階下囚,在北京被處決。

【華發網根據《文史天地》、人民網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拜倒在東洋女間諜“石榴裙”下的民國高官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