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日本王牌部隊“關東軍”是如何滅亡的?

日本王牌部隊“關東軍”是如何滅亡的?

日本大本營下達命令,指示關東軍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可以放棄滿洲,退守朝鮮。但長期以日軍“王牌”自居的關東軍為了維護自己“皇軍之花”的臉面,仍然負隅頑抗,不肯投降。可是,這種打腫臉充胖子的姿態并不能重新喚起日本的士氣。

侵略中國的急先峰

1904年,日本出兵入侵中國東北挑起了日俄戰爭。經過一年多廝殺,日本獲勝。長期覬覦我國東北土地的日本侵略者,借口保護南滿鐵路權益,專門成立了一支所謂的“滿鐵”守備隊,另外還留駐南滿一個師團。兩部兵力大約兩萬人,歸屬關東總督指揮。當時日本在其控制的東北地區設置了“關東州”,所以這支部隊也稱為“關東軍”。由此,關東軍便開始了盤踞東北長達40年之久的罪惡行徑。

1919年,為提升關東軍地位,日本撤銷了關東都督府,設立了權限較小的關東廳,并在關東都督府陸軍部的基礎上組建了關東軍司令部,統帥駐扎在中國東北的日軍各部。關東軍從此直接受日本天皇指揮,獨立性大大增強。

1931年9月18日,日本悍然發動“九一八”事變。磨刀霍霍的關東軍借機從南鐵路屬地沖出,一天內便佔領沈陽、長春、遼陽等城市。與此同時,關東軍開始急速增加兵力:1931年關東軍僅有3個師團,1932年達到6個,1933—1936年保持5個師團的兵力,1937年達到7個,1938年9個,1939年11個,1940年12個。1941年七八月間,為了配合納粹德國對蘇聯的進攻,關東軍接連組織以蘇聯為目標的特別大演習,并再次調集大量部隊囤積東北。到日本偷襲珍珠港前,關東軍的總兵力已經達到31個師團,人數上升到85萬人,號稱百萬。

太平洋戰場的炮灰

眼看德國進攻蘇聯受挫,日本十分忌憚,不敢貿然進攻蘇聯。趁英法等國忙於歐洲的非洲戰事,無力東顧之機,日本人決定先發動太平洋戰爭。關東軍於是奉命南下。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挑起太平洋戰爭。次年6月,日軍在中途島海戰中遭到慘敗,被迫停止了戰略進攻,轉而採取守勢。關東軍也不敢再主動挑起事端。1942年下半年,日本《陸軍綜合作戰方案》專門指示關東軍,要“防止對蘇發生戰爭,維持北方靜謐狀態”,但仍在繼續擴充關東軍力量。1942年10月,日本將關東軍司令部升格為關東軍總司令部,增設兩個方面軍司令部和裝甲軍、關東防衛軍司令部以及第二航空軍司令部。

從1943年下半年起,為挽回太平洋戰場的頹勢,日本大本營開始陸續從關東軍抽調兵力增援太平洋戰場,指望這支“精銳之師”能夠挽救自己失敗的命運。1945年1月,大本營又從關東軍抽調13個師團和一支特設的具有高度機械化的常備兵團赴太平洋戰場。可是,關東軍不但沒能扭轉太平洋戰爭的敗局,反而白白充當了對美作戰的炮灰。4月初,美軍攻佔沖繩島,并對日本本土開始空襲,日本不得不集中兵力進行本土決戰的準備,為此又從關東軍抽走7個師團,并將關東軍儲備的近1/3的戰略物資以及大批人員調回國內。

1945年5月初,德國無條件投降后,蘇聯的視線逐漸轉向遠東地區。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東北各抗日武裝也不斷打擊和消滅日軍力量。關東軍只好重新擴充力量,進行備戰。為此,關東軍將在東北的25萬退伍的日本軍人重新征集,并編成8個師團、7個混成旅團、1個坦克兵團和5個炮兵聯隊,作為臨時部署兵力的補充。經過迅速補充,關東軍兵力一舉達到24個師團,約70萬人。關東軍兵力的增加只是一種表面的膨脹,武器裝備和戰斗素養僅僅相當於以前的8個半師團。特別是由於日本在各個戰場連遭慘敗,士氣低落,關東軍往日的威風已經不復存在。

成為逃跑兵團

歐洲戰事結束后,蘇軍開始騰出手來對付關東軍。1945年8月8日蘇聯向日本宣戰。此刻,蘇軍元帥華西列夫斯基指揮的150萬重兵已經利用夜幕掩護在中蘇邊境展開。9日凌晨,蘇軍突然從三個方向同時向日軍發起了強大的突擊行動。拂曉,蘇軍幾乎在所有方向上跨過了國界,強渡了額爾古納河、黑龍江和烏蘇里江,分別從后貝加爾、黑龍江沿岸和濱海地區進入了中國東北境內,在5000公里的正面戰場上展開了強有力的攻擊。9日,毛澤東主席也發表了《對日寇的最后一戰》的聲明,配合蘇軍的進攻行動。

盡管關東軍早有對蘇作戰的準備,甚至一度還拉出與蘇軍決戰的架勢,但是,由於關東軍設想決戰的時刻是1946年,不僅未能偵察到蘇軍的實力,甚至連蘇聯正式對日宣戰的消息,也沒能提前得到。在蘇軍的強大攻勢下,關東軍精心佈設的陣線很快就土崩瓦解,總司令部慌忙決定放棄“新京”(長春),固守通化,并指令偽滿洲國皇帝溥儀隨總司令部遷往通化,企圖在通化一帶與蘇軍決戰。此時的關東軍官兵已經完全沒有了斗志,紛紛逃命。原來設想的大決戰竟然化為一場拼命的追逃游戲。蘇軍各個方面軍的作戰行動都進展順利。特別是由克拉夫欽科上將指揮的近衛坦克第六集團軍在大興安嶺的突擊行動收到了奇效,在不到一周時間已前突到東北中部地區,創造了一個奇跡。關東軍從此一蹶不振。

難逃滅亡命運

8月10日,日本大本營下達命令,指示關東軍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可以放棄滿洲,退守朝鮮。但長期以日軍“王牌”自居的關東軍為了維護自己“皇軍之花”的臉面,仍然負隅頑抗,不肯投降。可是,這種打腫臉充胖子的姿態并不能重新喚起日本的士氣。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公開宣佈投降。但驕橫的關東軍借口沒有收到日軍大本營的停戰命令,仍然繼續抵抗。到17日,除海拉爾、虎頭和東寧等少數筑壘地域的殘余日軍仍在頑抗外,關東軍已經完全喪失了抵抗能力。眼看敗局已定,關東軍最后一任總司令山田乙三大將終於向蘇軍提出了停戰談判的請求。

8月19日中午,蘇軍阿爾捷緬科上校率5名軍官、6名士兵組成的軍使團,在9架殲擊機護航下到達長春機場與日軍進行談判。迫於壓力,山田乙三向蘇軍代表交出了象征指揮權的軍刀,宣佈自己和部屬成為蘇軍俘虜。此次戰役中,關東軍損失約67.7萬人,其中8.3萬人被擊斃,59.4萬人投降,而蘇軍僅傷亡3.2萬人。

不僅如此,那些靠關東軍發家的日本高級戰犯大都也沒有逃脫正義的審判。曾任關東軍憲兵司令、參謀長的東條英機,曾任關東軍副參謀長、參謀長的板垣征四郎,曾任關東軍參謀長的木村兵太郎,曾供職於關東軍司令部、后任第七方面軍總司令的土肥原賢二,曾供職於關東軍司令部、后任第十四方面軍參謀長的武藤章,均被送上了絞刑架。其他一些臭名昭著、惡貫滿盈的關東軍將領要么受到懲罰,要么背著千古罵名茍且偷生。

日本王牌部隊“關東軍”是如何滅亡的?

揭密遠東戰役:匆忙組建的關東軍并非日本陸軍精銳兵團

1945年8月的遠東戰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最后一戰,是蘇聯對日本的惟一一戰;有此一戰才使得反法西斯同盟最終是完整的——雖然這個同盟因勝利而很快解體。《蘇聯軍事百科全書·軍事歷史卷》所界定的遠東戰役,包括蘇軍外貝加爾方面軍實施的大興安嶺-奉天戰役,遠東第一方面軍實施的哈爾濱-吉林戰役,遠東第二方面軍(黑龍江內河艦隊參與)實施的松花江戰役以及南庫頁島戰役、千島群島戰役,太平洋艦隊實施的清津戰役。遠東戰役作戰范圍是中國東北及張北地區、朝鮮東北部沿海、南庫頁島、千島群島。

遠東戰役發起於1945年8月9日,恰好介於兩次原子彈爆炸之間。8月15日日本宣佈投降,蘇聯軍方界定的遠東戰役卻是8月9日至9月2日,二戰的最后一役不是結束於日本的投降,而是延伸到盟國對日受降簽字日。在二戰眾多戰役中,遠東戰役本身就有其獨特性,對於研究遠東戰役的中國學者囿於政治定位,常有過高的評價。斯大林時期曾稱“打敗日本主要是中國人民和蘇聯的功勞”。中蘇交惡后也只是將“修正主義”區別出來:“在斯大林同志領導下的社會主義蘇聯的軍隊和人民,在戰斗中建立了巨大的功勛”(《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三十周年》,《人民日報》1975年9月3日);遠東戰役“一舉摧毀了霸佔中國東北多年的關東軍和其他日軍,在最后徹底擊敗日本帝國主義的戰斗中建立了巨大的功勛”(王捷等《第二次世界大戰大詞典》)。但是,流傳甚廣的關於遠東戰役的一些經典話語其實并不符合事實。

首先,遠東戰役時的日本關東軍絕大部分是新編部隊,并非日本陸軍精銳兵團。

蘇聯關於遠東戰役的專著《遠東的勝利》稱“在遠東同蘇軍對壘的敵軍集團計8個野戰軍、2個航空軍,共40到42個步兵師團、7個騎兵師團、22個步兵旅團、2個坦克旅團及一些獨立聯隊,總兵力超過120萬人”,常為一些引用者誤解,如《國外坦克》2005年第8期所載肖鵬《鐵騎千里奔襲橫掃日本關東軍》的關東軍數字當源於此。其錯誤在於《遠東的勝利》所說并非僅指關東軍,而是包括“滿洲國”、“蒙疆自治政府”的偽軍以及駐防南庫頁島與千島列島的日本陸軍第五方面軍。

遠東戰役發起時,在中國東北范圍內有關東軍第一方面軍之第3、5軍,第三方面軍之第30、44軍,直轄第4軍,共轄22個師團8個獨立混成旅團2個獨立戰車旅團1個機動旅團。其中有1944年5月后擴編的第107、108、112、119師團,1945年1月16日編組的第79、122、123、124、125、126、127、128師團,7月10日編組的第134、135、136、138、139、148、149師團,以及1945年6、7月間從日軍中國派遣軍緊急轉調的第39、63、117師團,8個獨立混成旅團均為當年就地編組。以上有作戰經歷的部隊只有關內調入的3個師團。7月10日倉促編組的部隊大多數師團長從日本國內調任,其上任時間還要遲,獨立混成旅團都只轄4個獨立步兵大隊,而此前的日本陸軍獨立混成旅團標準編制是5個獨立步兵大隊或更多。新編部隊的實際編成(包括人員、裝備)能達到何種程度肯定大有問題,例如第136、137、138師團基本由在鄉軍人編成,實際未成軍;又如7月底才獲準組建三個特別警備隊,關東軍8月初開始組織實施,其間預定配屬第4軍的第3特別警備隊因該軍司令官上村干男反對而擱置。

1942年10月關東軍升格為總軍,戰爭末期關東軍指揮范圍擴大到朝鮮半島。因朝鮮東北沿海是蘇軍可能的進攻方向,朝鮮北部防務於5月底由第十七方面軍交割給關東軍,6月17日從關內調入第34軍司令部駐咸興擔任領率,轄2個師團1個獨立混成旅團。遠東戰役發起后,關東軍依預案將逐步收縮到南滿、朝鮮,駐防朝鮮南部的第十七方面軍奉命歸屬關東軍。第十七方面軍司令部駐漢城,轄第58軍以及7個師團2個獨立混成旅團。

朝鮮北部的清津作戰實際發生地在雄基、羅津、清津、成津(今金策)等港口,作戰規模均不大,與蘇軍交戰的是日軍朝鮮軍管區部隊。第34軍司令部駐咸興,部隊分駐咸興、定平、平壤,離上述戰場尚遠,咸興、平壤、元山、海州均為蘇軍以空降方式佔領。

朝鮮南部的第十七方面軍雖隸屬關東軍,但這里為美軍作戰地域。

在南庫頁島蘇軍作戰對象為日軍第88師團、在千島群島佔守島為第91師團,均直屬日軍第五方面軍(司令部駐北海道札幌), 在張北方向有中國派遣軍華北方面軍駐蒙軍獨立混成第2旅團。

總之,遠東戰役全部作戰范圍日本陸軍部隊其實只有26個師團、10個獨立混成旅團、2個獨立戰車旅團和1個機動旅團。日本陸軍第2、5航空軍分駐中國東北與朝鮮,但可用於作戰的飛機極少。

關東軍曾經是日本陸軍精銳兵團。1940年日軍大本營確定當時關東軍序列的12個師團外加第16師團(尚在本土,以后未執行)為“滿洲永久駐扎師團”,到1943年6月又先后調入或就地組建3個師團共15個師團。這15個師團是“常設”第1、8、9、10、11、12、14師團,早期三聯隊制第23、27師團,以四聯隊師團抽出聯隊組建的第24、25、28、29、71師團及“新常設”第57師團,均為日本陸軍主力師團,在1941年“關東軍特別大演習”時各部隊還得到額外的加強。1944年,這15個師團有11個調往南方戰場,遂用守備部隊就地編組6個師團,到年終計有10個師團,無論師團數還是師團戰力均為1939年以來之最低狀態。1945年初其余4個“滿洲永久駐扎師團”亦調出,關東軍實為徹底換血。

美國曾經以日軍在中國東北的強大兵力為結束太平洋戰爭的重要障礙,對關東軍實力的不恰當估計可謂由來已久。日軍主力第11、25、57師團同在1945年3月從關東軍調回日本本土,至今卻仍有西方資料如The Pacific War Encyclopedia誤稱第25、57師團駐防滿洲直至戰爭結束。

1945年4月5日,蘇聯外交部長莫洛托夫召見日本大使佐藤尚武公佈一項聲明,在一些資料中常被誤解為蘇聯宣佈廢除蘇日中立條約。實際這是蘇聯告知日本,蘇聯決定一年后條約到期時不再延長條約,而蘇日中立條約關係一直保持到遠東戰役發起時(參見拙文《遠東戰役史事新探》)。事實上,盡管“滿洲永久駐扎師團”已於3月全部調出,僅余12個新編師團駐防滿洲,在蘇聯採取此項外交行動時日本并沒有即刻加強軍力,而是遲至6、7月間才從關內調入3個師團,7月10日組建7個師團。

其次,匆忙組建的關東軍遠沒有百萬之多。

1965年版《蘇聯偉大衛國戰爭簡史》記載“日軍損失67.7萬名以上,其中包括戰死者約8.4萬名”, 戰后日軍戰俘解送蘇聯時以每千人編為一個作業大隊,總計作業大隊有“滿洲430個、北朝鮮65個、庫頁島千島75個”。

據此推算,關東軍在中國東北兵員約51萬、在北朝鮮約6萬。第五方面軍在南庫頁島千島群島約9萬。駐遠東戰役作戰地域的日本海軍僅有鎮海警備府(釜山)下屬之旅順方面特別根據地隊、元山方面特別根據地隊,依正常編制估計約兵員2萬,則在遠東戰役全部作戰地域日本陸海軍約68萬人,其中關東軍57萬(包括在北朝鮮的6萬)。

若計入在南朝鮮第十七方面軍的23萬人(戰后向美軍繳械投降),戰爭結束時日本關東軍總員額約80萬。由於關東軍指揮范圍有過很大的變動,常有資料誤稱與蘇軍作戰的有80~100萬關東軍。

還有令人不解的關於蘇軍戰績統計方式——殲敵與受降混為一談。

8月15日日本宣佈戰敗投降,蘇軍界定遠東戰役結束於9月2日,蘇軍的戰績統計應於此日期截止,主戰場中國東北則應為8月20日12時,這是蘇聯遠東軍總司令華西列夫斯基命令日軍停止戰斗行動的截止時間。

前已指出,遠東戰役作戰地域日本陸海軍約68萬人,但不能如《蘇聯偉大衛國戰爭簡史》所稱“日軍損失67.7萬”及一些中國資料如《中國抗日戰爭正面戰場作戰記》(郭汝瑰等編,江蘇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22頁)稱蘇軍“使日軍損失約70萬人”。按戰爭史研究慣例,戰果應指在作戰中導致敵方傷亡、俘虜與投降者,而不包括因國家戰敗而成建制投降者。例如“七七事變”以來中國關內戰場日軍傷亡約140萬,“8.15”后向中國戰區投降的日軍約131萬,但從未有資料稱日軍損失271萬者。至於蘇聯未執行《波茨坦公告》關於“日本軍隊在完全解除武裝以后,將被允許返其家鄉,得有和平及生產生活之機會”條款,將日軍戰俘(包括作戰俘虜、投降者與成建制投降者)解送蘇聯服勞役,那是另一個問題。

遠東戰役作戰時間很短,以蘇聯、日本戰爭史資料參照考查,在中國東北與蘇軍實際交戰的日軍只有牡丹江地區第124、126、128、135師團,琿春地區第112師團,富錦地區第134師團,大興安嶺地區第107、119師團,璦琿地區獨立混成第135旅團,海拉爾地區獨立混成第80旅團,張北地區獨立混成第2旅團,共計為8個師團3個獨立混成旅,約為作戰地域日本陸海軍的三分之一。若將日軍交戰部隊全部計為損失可估計為23萬,亦可按傷亡2∶1的估算法約知日軍損失25萬。大體說在遠東戰役作戰地域蘇軍殲滅(傷亡及作戰中俘虜、投降)日軍約24萬,有44萬日軍成建制向蘇軍繳械投降,蘇軍并非全殲作戰地域的68萬日軍,當然更不是全殲日本關東軍。

另外,至8月20日12時(即日軍停止戰斗行動截止時間),蘇軍只佔領東北部分地區,所謂“蘇軍解放中國東北”之說亦不符合戰爭史研究慣例。

【華發網根據《新聞信息報》、《歷史學家茶座》、人民網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日本王牌部隊“關東軍”是如何滅亡的?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